第九特區 – 第九五一章 秦禹的想法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下午,付小豪開著載著秦禹去了江南區一家茶館,見了神采奕奕的老李。
“怎麼樣,昨天挺累的吧?”老李坐在椅子上,笑吟吟的問了一句。
“何止挺累啊。”秦禹嘆息一聲回道:“能挺過這一關,就真的是燒高香了,駐軍團那邊背刺我一刀,當時我都已經完蛋了……還好林家願意伸手,把我從棺材裡拉回來了。”
“你求林家,他馬上就答應了嗎?”老李問道。
“哪有那麼簡單的事兒啊。”秦禹搖頭:“我和林驍聊了有一會,他才帶我去的王家。”
“我猜也是。”老李點頭:“不過能幫忙,就已經是雪中送炭了。”
“這我心裡是有數的。”秦禹遞給老李一根菸,表情略顯頹廢的說道:“這不打不知道,一打嚇一跳啊。王家在龍城那邊確實是身板很硬實啊,昨天林驍帶我去了,他們那個族長連話都沒說,一直別人跟我們談的。”
“誰啊?”老李問。
“好像叫什麼溫北樑。”秦禹想了一下回道。
“誰?”老李明顯怔了一下。
“溫北樑。”秦禹重複了一句:“你認識他嗎?”
老李一笑:“聽過,我知道有他這麼個人。你繼續說。”
“四臺直升機落院內了,人家都沒服軟,那個溫北樑張嘴還要兩千萬呢。”秦禹忍不住連連搖頭說道:“林驍拿槍頂在他腦袋上,人家都沒說軟話,我這一看……王家還真是有點底蘊的。”
付小豪一臉茫然,有些想不通的問道:“部隊的人去了,他們還敢要兩千萬?他媽的,他不怕直升機上天,衝下面一頓突突啊。”
老李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哪有那麼簡單。”
“槍桿子在部隊手裡,真就打了他王家,又能怎麼樣呢?”付小豪依然有點想不通的問道。
“能怎麼樣?呵呵,能龍城周圍暴動,能松江政F跟獨立師翻臉!”老李皺眉說道:“從客觀的角度看,你天成在風力村佔地一點毛病都沒有,可你只要動刀動槍的強拆,那一定是你理虧!王家本來就是以小型政F在待規劃區經營著自己產業,那人替風力村出頭有毛病嗎?你第一獨立師無端衝這麼一個龐大家族開火,民眾會不會反彈呢?站在民眾的角度上,能保證他們進區後權益,以及區外權益的是誰呢?是人家王家,明白嗎?在區外,這幫人連軍糧都敢搶,仗著的是什麼啊?仗著的是人家是弱勢群體,懂嗎?在說直白點,昨天晚上人家就急眼了,整一百個民眾衝進來給秦禹他們真弄了,你部隊能開進龍城,衝著待規劃區民眾開槍嗎?”
付小豪沉默。
“還有,黨政拉攏這些大家族,是為了更好的控制民眾,你軍政派隔鍋臺上炕的過去清繳這些人,那政F能幹嗎?黨政和學院派能幹嗎?”老李眉頭輕皺的說道;“部隊的軍費是誰給的?是自己印的嗎?那是政F財政部門給的,雖然政F和部隊之前有協議,但你從人家哪兒拿錢是事實啊。還有,財政部的錢又是誰給的呢?那是從民眾哪兒要來的稅收……這裡面一環一套環,是相互制約的,那天天喊著要翻臉,喊打喊殺的那都是沒腦子的話,想法極其幼稚!為啥政F非要擴建新區?因為民眾是基石,是能帶動經濟和發展的主要勞動力!你部隊一不爽了,就區待規劃區瞎搞,那政F控制不住局面了,稅收沒了,部隊還能繼續存在嗎?沒錢了,你還打個毛啊。”
“我懂了。”付小豪緩緩點頭。
“鐵帽子王在八區開火了,為啥沒有繼續搞,那是因為他清楚,打燕北好打,可打下來誰給你經營和管理呢?”老李再次說道:“所以啊,他要上去也得是政放在前面,軍放在後面,這也就是他為啥還在等的原因。”
秦禹聽完老李的話,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是的,我之前有點把王家這樣大族想簡單了,同時也他媽挺佩服我那個哥們吳天胤的,他最開始的想法,就是要像王家這麼搞,可惜剛有個雛形就被拿掉了。”
“是的,吳天胤是個人才,但性格太剛了。”老李一針見血的評價道:“你看王家,能軟能硬,能屈能伸,揍你的時候往死裡打,林家一去了,也馬上就可以談。”
“是!”秦禹感嘆著說道:“我跟他們碰完之後,心裡突然有個想法。”
“啥想法?”老李問。
“光在區內搞地面前途不大。”秦禹眼神明亮的說道;“如果我在區外能形成一定影響力,用武裝保護自身利益和發展速度,那未來是會有大搞頭的。”
“那是一定的。”
老李立馬點頭,話語詳的提點道:“如果你能有一隻武裝,去待規劃區經營一些生意,保證基本民眾需求,跟各個生活村打好關係,再配合上你本就在體制內的身份,那未來時局一旦發生轉變,你可能坐著火箭就衝起來了!你看王家,新元區沒擴建的時候,有幾個人注意過他們,可最近這段時間,松江所有目光都聚在了龍城,他們家的人,一進區那就是有一席之地的啊。”
秦禹聞聲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藥廠,完成的是吳迪的佈局以及政治訴求,你也得想想自己的政治訴求在哪兒了。”老李點著說面說道:“不要稀裡糊塗的幹,得有規劃和目標。”
“媽的,胤哥不走,我支著他幹就完了,現在他跑去俄區了,我手裡還真沒有適合弄這事兒的人。”秦禹腦中也在思考著這事兒的可行性。
“這事兒你先想著。”老李沉吟半晌,話語簡潔的補充道:“競選議員的事兒,你先不要管,我來鋪墊鋪墊。”
……
南滬機場,之前在歐盟區無意中跟秦禹合作了一把的陳俊,帶著兩三個朋友,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室外,抬頭看著湛藍的天空說道:“天真好,我又回來了,呵呵……!”

第九特區 – 第九四八章 空降王家大院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風力村。
徐洋的兩個兄弟去卡車內搬來了兩大箱子蕾管,這些東西原本是準備爆破堅硬和高層建築物的,但現場情況比預想的要好一些,所以一直沒用上。
不到這一步,誰也不願意動這玩應,因為大家心裡也都清楚,想在待規劃區佔地那是一定會有衝突的,可這種衝突是有槓的,一旦越過這到槓,讓事情徹底往不可控的方向發展時,那上層也一定會問責!
但此刻情況如此危機,不還狠手就要被打死,徐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完全紅眼了!
剷車旁邊,徐洋左手攥住引線,雙腳踩著蕾管箱子,歇斯底里的吼道:“CNM的!!來來,你們在衝一下我看看!來啊?!”
話音落,徐洋身後的數名兄弟,全都狼狽不堪的從車內拽出槍,分散著站在四周,隨時防止有人衝徐洋大空槍!
“我CNM的,你們這些傻B!修鐵路是給誰修的?是給王家嗎?還是給我們修的?”徐洋攥著引線,雙眼圓瞪的吼道:“你們蠢到賣命都不知道該給誰賣!你覺得我給的錢少了,回頭我們不幹了,你看王家支援的承包商,會不會比我們掏的錢還多!”
民眾怔住。
“長吉拆一個整村子,才給四百多萬!風力村拆了一半,我們就拿出六百萬預算,你們還要怎麼樣?!還想怎麼樣?”徐洋氣到發瘋的指著眾人罵道:“整到現在我才明白,對待你們這幫人,還是老祖宗的辦法最有用!就是子D配鈔票幹你們!往死壓你們,別人給四百萬,我就給兩百萬,往死幹你們一頓,再給你加一百,你還覺得我們是好人!”
民眾看著瘋了一樣的徐洋,莫名有些發怵。
“聽他嗶嗶什麼,他就在哪兒唬人呢!”王家一個壯漢,咬牙吼道:“在待規劃區呆著,飯都吃不飽,還怕他這個?都給我往裡衝,我就看他敢不敢拉!”
徐洋背靠著剷車,誰都不找,就指著那個壯漢吼道:“CNM,你不怕是嗎?來,你第一個往前走,我就找你,你敢不敢過來!”
喊聲久久迴盪,王家的那名壯漢有些被僵住了,他硬著頭皮剛要往前衝,徐洋直接就將引線拽出了一半!
就在這時,一名生活村的村長非常明白事兒的拽了一下壯漢:“要衝一起衝,你聽他拿話激你幹什麼?!”
“我去尼瑪的!你們就忽悠傻子行,真到你站出來的時候,你行嗎?行不行!”徐洋一人站在蕾管箱子上,言語犀利的瘋狂輸出。
王家壯漢思考半天,轉身就走到人群后面,衝著幾名嫡系子弟說道:“整二三十個人,讓民眾躲遠點,你們拿槍給他崩了,打死他,再往裡面衝!”
“行!”
“我現在叫人!”
“……!”
眾人紛紛附和,並且說著建議。
“嗡,嗡嗡!!”
話音剛落,長吉北側突然暴起尖銳的破風聲,附近待規劃區的民眾幾乎全部抬頭看向了天空,見到那邊有耀眼的光芒亮起。
光亮泛起的位置距離風力村很遠,聲音傳到這裡也不是那麼的清晰,所以民眾只安靜了一下,就繼續準備強打進風力村。
“滴玲玲!”
與此同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馬老二脫力的坐在地上,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在挺五分鐘!!”
一條簡訊,宛若一陣強心劑打到了馬老二的身體裡,他咬牙看著人群中的王宗祥,扶著輪胎再次站起。
……
龍城王家大院內。
王氏族長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問道:“北面什麼動靜?怎麼好像有部隊在放炮呢。”
“不清楚啊,北面好像也沒啥部隊啊。”一名中年彎腰回道。
“有一隻部隊,不是九區的。”王氏族長沉吟半晌,突然岔開話題問道:“風力村的情況怎麼樣了?”
“很可控。”中年坐在沙發上,插手回道:“但這個事兒,肯定會引起軍政的不滿。”
“窮哥們想多要點錢,有啥不滿的啊。”王氏族長輕笑著說道:“我相信政F還是能理解民眾的,承包商可以換,但老百姓能換嗎?這是基石啊!”
“也是。”中年點頭。
王氏族長端起茶杯,停頓了好一會問道:“你覺得讓宗祥進去當議員怎麼樣?”
“可以是可以。”中年思考一下回道:“就怕……三房那邊……!”
“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王氏族長眉頭輕皺:“宗堂有意思要進區這我知道,唉,這碗水不好端平啊。”
“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中年適時的提出了建議:“您進區當首席議員,誰也說不出什麼。”
“哈哈!”
王氏族長聞聲一笑:“要不是小一輩的還沒有這兩下子,我都不想讓宗祥他們進去摻和,一個小議員而已,去個人給它占上就行了。”
中年沉默。
“嗡嗡!”
二人正在說話時,別苑上空突然傳來了破風聲,王氏族長一怔:“什麼聲音?”
門被推開,宗字輩的一名中年快步走進來說道:“部隊的直升機在上面,四架!”
王氏族長聽到這話後,臉上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了;“還是真是北面鬧出的動靜!”
室外,四架直升機在天空中盤旋一圈後,連個招呼都沒打,直接就落在了王家上萬平的別院空地內。
林驍一身戎裝,領著秦禹等十幾名衛兵下了直升機。
王家一大群人圍了過來,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
“我是第一獨立師特戰旅旅長林驍!”林驍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以軍事調停的態度,上門見一見你們族長!”
眾人驚愕。
一分鐘後,林驍和秦禹等人被請進王家主房,坐在了左側的沙發上。
“林旅長,我不太清楚這個武力調停的意思,風力村事件,是村民自發組織的,我們也……!”那名剛才陪著族長說話的中年率先開口。
林驍掃了他一眼,話語簡潔的說道:“我來不是打太極的,就一個態度,民眾鬧,部隊不可能衝他們開火,但有人牽頭鬧,我就拉兩個團過來,長期駐紮在龍城周邊,打一打地方勢力!!”
王氏族長聞聲皺起了眉頭。
……
風力村上空,又有四架直升機突兀間出現,緊跟著喊話聲清晰的響起:“我方接到師部命令,武裝調停佔地衝突!兩方人員各自後退一公里!”
“吹牛B,部隊的多雞毛啊,你敢開火啊!”
“不用搭理他們!”
“……!”
民眾仗著人數眾多,根本不理會喊話之聲。
“嘭嘭嘭嘭嘭……!”
四架直升機拔高數十米後,衝著地面連打了十幾發炮彈!
一陣陣爆炸聲響,防爆乾粉炮彈在空中爆響,整個風力村霎時間變得一片白茫茫……

第九特區 – 第九四八章 空降王家大院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風力村。
徐洋的兩個兄弟去卡車內搬來了兩大箱子蕾管,這些東西原本是準備爆破堅硬和高層建築物的,但現場情況比預想的要好一些,所以一直沒用上。
不到這一步,誰也不願意動這玩應,因為大家心裡也都清楚,想在待規劃區佔地那是一定會有衝突的,可這種衝突是有槓的,一旦越過這到槓,讓事情徹底往不可控的方向發展時,那上層也一定會問責!
但此刻情況如此危機,不還狠手就要被打死,徐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完全紅眼了!
剷車旁邊,徐洋左手攥住引線,雙腳踩著蕾管箱子,歇斯底里的吼道:“CNM的!!來來,你們在衝一下我看看!來啊?!”
話音落,徐洋身後的數名兄弟,全都狼狽不堪的從車內拽出槍,分散著站在四周,隨時防止有人衝徐洋大空槍!
“我CNM的,你們這些傻B!修鐵路是給誰修的?是給王家嗎?還是給我們修的?”徐洋攥著引線,雙眼圓瞪的吼道:“你們蠢到賣命都不知道該給誰賣!你覺得我給的錢少了,回頭我們不幹了,你看王家支援的承包商,會不會比我們掏的錢還多!”
民眾怔住。
“長吉拆一個整村子,才給四百多萬!風力村拆了一半,我們就拿出六百萬預算,你們還要怎麼樣?!還想怎麼樣?”徐洋氣到發瘋的指著眾人罵道:“整到現在我才明白,對待你們這幫人,還是老祖宗的辦法最有用!就是子D配鈔票幹你們!往死壓你們,別人給四百萬,我就給兩百萬,往死幹你們一頓,再給你加一百,你還覺得我們是好人!”
民眾看著瘋了一樣的徐洋,莫名有些發怵。
“聽他嗶嗶什麼,他就在哪兒唬人呢!”王家一個壯漢,咬牙吼道:“在待規劃區呆著,飯都吃不飽,還怕他這個?都給我往裡衝,我就看他敢不敢拉!”
徐洋背靠著剷車,誰都不找,就指著那個壯漢吼道:“CNM,你不怕是嗎?來,你第一個往前走,我就找你,你敢不敢過來!”
喊聲久久迴盪,王家的那名壯漢有些被僵住了,他硬著頭皮剛要往前衝,徐洋直接就將引線拽出了一半!
就在這時,一名生活村的村長非常明白事兒的拽了一下壯漢:“要衝一起衝,你聽他拿話激你幹什麼?!”
“我去尼瑪的!你們就忽悠傻子行,真到你站出來的時候,你行嗎?行不行!”徐洋一人站在蕾管箱子上,言語犀利的瘋狂輸出。
王家壯漢思考半天,轉身就走到人群后面,衝著幾名嫡系子弟說道:“整二三十個人,讓民眾躲遠點,你們拿槍給他崩了,打死他,再往裡面衝!”
“行!”
“我現在叫人!”
“……!”
眾人紛紛附和,並且說著建議。
“嗡,嗡嗡!!”
話音剛落,長吉北側突然暴起尖銳的破風聲,附近待規劃區的民眾幾乎全部抬頭看向了天空,見到那邊有耀眼的光芒亮起。
光亮泛起的位置距離風力村很遠,聲音傳到這裡也不是那麼的清晰,所以民眾只安靜了一下,就繼續準備強打進風力村。
“滴玲玲!”
與此同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馬老二脫力的坐在地上,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在挺五分鐘!!”
一條簡訊,宛若一陣強心劑打到了馬老二的身體裡,他咬牙看著人群中的王宗祥,扶著輪胎再次站起。
……
龍城王家大院內。
王氏族長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問道:“北面什麼動靜?怎麼好像有部隊在放炮呢。”
“不清楚啊,北面好像也沒啥部隊啊。”一名中年彎腰回道。
“有一隻部隊,不是九區的。”王氏族長沉吟半晌,突然岔開話題問道:“風力村的情況怎麼樣了?”
“很可控。”中年坐在沙發上,插手回道:“但這個事兒,肯定會引起軍政的不滿。”
“窮哥們想多要點錢,有啥不滿的啊。”王氏族長輕笑著說道:“我相信政F還是能理解民眾的,承包商可以換,但老百姓能換嗎?這是基石啊!”
“也是。”中年點頭。
王氏族長端起茶杯,停頓了好一會問道:“你覺得讓宗祥進去當議員怎麼樣?”
“可以是可以。”中年思考一下回道:“就怕……三房那邊……!”
“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王氏族長眉頭輕皺:“宗堂有意思要進區這我知道,唉,這碗水不好端平啊。”
“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中年適時的提出了建議:“您進區當首席議員,誰也說不出什麼。”
“哈哈!”
王氏族長聞聲一笑:“要不是小一輩的還沒有這兩下子,我都不想讓宗祥他們進去摻和,一個小議員而已,去個人給它占上就行了。”
中年沉默。
“嗡嗡!”
二人正在說話時,別苑上空突然傳來了破風聲,王氏族長一怔:“什麼聲音?”
門被推開,宗字輩的一名中年快步走進來說道:“部隊的直升機在上面,四架!”
王氏族長聽到這話後,臉上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了;“還是真是北面鬧出的動靜!”
室外,四架直升機在天空中盤旋一圈後,連個招呼都沒打,直接就落在了王家上萬平的別院空地內。
林驍一身戎裝,領著秦禹等十幾名衛兵下了直升機。
王家一大群人圍了過來,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
“我是第一獨立師特戰旅旅長林驍!”林驍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以軍事調停的態度,上門見一見你們族長!”
眾人驚愕。
一分鐘後,林驍和秦禹等人被請進王家主房,坐在了左側的沙發上。
“林旅長,我不太清楚這個武力調停的意思,風力村事件,是村民自發組織的,我們也……!”那名剛才陪著族長說話的中年率先開口。
林驍掃了他一眼,話語簡潔的說道:“我來不是打太極的,就一個態度,民眾鬧,部隊不可能衝他們開火,但有人牽頭鬧,我就拉兩個團過來,長期駐紮在龍城周邊,打一打地方勢力!!”
王氏族長聞聲皺起了眉頭。
……
風力村上空,又有四架直升機突兀間出現,緊跟著喊話聲清晰的響起:“我方接到師部命令,武裝調停佔地衝突!兩方人員各自後退一公里!”
“吹牛B,部隊的多雞毛啊,你敢開火啊!”
“不用搭理他們!”
“……!”
民眾仗著人數眾多,根本不理會喊話之聲。
“嘭嘭嘭嘭嘭……!”
四架直升機拔高數十米後,衝著地面連打了十幾發炮彈!
一陣陣爆炸聲響,防爆乾粉炮彈在空中爆響,整個風力村霎時間變得一片白茫茫……

第九特區 – 第九四八章 空降王家大院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風力村。
徐洋的兩個兄弟去卡車內搬來了兩大箱子蕾管,這些東西原本是準備爆破堅硬和高層建築物的,但現場情況比預想的要好一些,所以一直沒用上。
不到這一步,誰也不願意動這玩應,因為大家心裡也都清楚,想在待規劃區佔地那是一定會有衝突的,可這種衝突是有槓的,一旦越過這到槓,讓事情徹底往不可控的方向發展時,那上層也一定會問責!
但此刻情況如此危機,不還狠手就要被打死,徐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完全紅眼了!
剷車旁邊,徐洋左手攥住引線,雙腳踩著蕾管箱子,歇斯底里的吼道:“CNM的!!來來,你們在衝一下我看看!來啊?!”
話音落,徐洋身後的數名兄弟,全都狼狽不堪的從車內拽出槍,分散著站在四周,隨時防止有人衝徐洋大空槍!
“我CNM的,你們這些傻B!修鐵路是給誰修的?是給王家嗎?還是給我們修的?”徐洋攥著引線,雙眼圓瞪的吼道:“你們蠢到賣命都不知道該給誰賣!你覺得我給的錢少了,回頭我們不幹了,你看王家支援的承包商,會不會比我們掏的錢還多!”
民眾怔住。
“長吉拆一個整村子,才給四百多萬!風力村拆了一半,我們就拿出六百萬預算,你們還要怎麼樣?!還想怎麼樣?”徐洋氣到發瘋的指著眾人罵道:“整到現在我才明白,對待你們這幫人,還是老祖宗的辦法最有用!就是子D配鈔票幹你們!往死壓你們,別人給四百萬,我就給兩百萬,往死幹你們一頓,再給你加一百,你還覺得我們是好人!”
民眾看著瘋了一樣的徐洋,莫名有些發怵。
“聽他嗶嗶什麼,他就在哪兒唬人呢!”王家一個壯漢,咬牙吼道:“在待規劃區呆著,飯都吃不飽,還怕他這個?都給我往裡衝,我就看他敢不敢拉!”
徐洋背靠著剷車,誰都不找,就指著那個壯漢吼道:“CNM,你不怕是嗎?來,你第一個往前走,我就找你,你敢不敢過來!”
喊聲久久迴盪,王家的那名壯漢有些被僵住了,他硬著頭皮剛要往前衝,徐洋直接就將引線拽出了一半!
就在這時,一名生活村的村長非常明白事兒的拽了一下壯漢:“要衝一起衝,你聽他拿話激你幹什麼?!”
“我去尼瑪的!你們就忽悠傻子行,真到你站出來的時候,你行嗎?行不行!”徐洋一人站在蕾管箱子上,言語犀利的瘋狂輸出。
王家壯漢思考半天,轉身就走到人群后面,衝著幾名嫡系子弟說道:“整二三十個人,讓民眾躲遠點,你們拿槍給他崩了,打死他,再往裡面衝!”
“行!”
“我現在叫人!”
“……!”
眾人紛紛附和,並且說著建議。
“嗡,嗡嗡!!”
話音剛落,長吉北側突然暴起尖銳的破風聲,附近待規劃區的民眾幾乎全部抬頭看向了天空,見到那邊有耀眼的光芒亮起。
光亮泛起的位置距離風力村很遠,聲音傳到這裡也不是那麼的清晰,所以民眾只安靜了一下,就繼續準備強打進風力村。
“滴玲玲!”
與此同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馬老二脫力的坐在地上,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在挺五分鐘!!”
一條簡訊,宛若一陣強心劑打到了馬老二的身體裡,他咬牙看著人群中的王宗祥,扶著輪胎再次站起。
……
龍城王家大院內。
王氏族長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問道:“北面什麼動靜?怎麼好像有部隊在放炮呢。”
“不清楚啊,北面好像也沒啥部隊啊。”一名中年彎腰回道。
“有一隻部隊,不是九區的。”王氏族長沉吟半晌,突然岔開話題問道:“風力村的情況怎麼樣了?”
“很可控。”中年坐在沙發上,插手回道:“但這個事兒,肯定會引起軍政的不滿。”
“窮哥們想多要點錢,有啥不滿的啊。”王氏族長輕笑著說道:“我相信政F還是能理解民眾的,承包商可以換,但老百姓能換嗎?這是基石啊!”
“也是。”中年點頭。
王氏族長端起茶杯,停頓了好一會問道:“你覺得讓宗祥進去當議員怎麼樣?”
“可以是可以。”中年思考一下回道:“就怕……三房那邊……!”
“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王氏族長眉頭輕皺:“宗堂有意思要進區這我知道,唉,這碗水不好端平啊。”
“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中年適時的提出了建議:“您進區當首席議員,誰也說不出什麼。”
“哈哈!”
王氏族長聞聲一笑:“要不是小一輩的還沒有這兩下子,我都不想讓宗祥他們進去摻和,一個小議員而已,去個人給它占上就行了。”
中年沉默。
“嗡嗡!”
二人正在說話時,別苑上空突然傳來了破風聲,王氏族長一怔:“什麼聲音?”
門被推開,宗字輩的一名中年快步走進來說道:“部隊的直升機在上面,四架!”
王氏族長聽到這話後,臉上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了;“還是真是北面鬧出的動靜!”
室外,四架直升機在天空中盤旋一圈後,連個招呼都沒打,直接就落在了王家上萬平的別院空地內。
林驍一身戎裝,領著秦禹等十幾名衛兵下了直升機。
王家一大群人圍了過來,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
“我是第一獨立師特戰旅旅長林驍!”林驍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以軍事調停的態度,上門見一見你們族長!”
眾人驚愕。
一分鐘後,林驍和秦禹等人被請進王家主房,坐在了左側的沙發上。
“林旅長,我不太清楚這個武力調停的意思,風力村事件,是村民自發組織的,我們也……!”那名剛才陪著族長說話的中年率先開口。
林驍掃了他一眼,話語簡潔的說道:“我來不是打太極的,就一個態度,民眾鬧,部隊不可能衝他們開火,但有人牽頭鬧,我就拉兩個團過來,長期駐紮在龍城周邊,打一打地方勢力!!”
王氏族長聞聲皺起了眉頭。
……
風力村上空,又有四架直升機突兀間出現,緊跟著喊話聲清晰的響起:“我方接到師部命令,武裝調停佔地衝突!兩方人員各自後退一公里!”
“吹牛B,部隊的多雞毛啊,你敢開火啊!”
“不用搭理他們!”
“……!”
民眾仗著人數眾多,根本不理會喊話之聲。
“嘭嘭嘭嘭嘭……!”
四架直升機拔高數十米後,衝著地面連打了十幾發炮彈!
一陣陣爆炸聲響,防爆乾粉炮彈在空中爆響,整個風力村霎時間變得一片白茫茫……

第九特區 – 第九四五章 絕境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秦禹被擺了一道,就間接等於吳迪也被擺了一道,他十分惱火,直接給奉北的軍政關係打了電話,但那邊責問和調動部隊是需要一定時間的,而現在王家已經要帶人圍聚風力村,這種反應速度肯定是來不及的。
……
天成公司內。
秦禹在跟吳迪通完電話後,整個人就懵了,因為駐軍部隊是他最後的底牌,可現在這張牌還沒等打出去,就已經被摁死了。
這種情況跟秦禹團隊這幾年竄起的太快有直接關係,社會上資源就這麼多,你想硬往起拔,短時間內蓋起高樓大廈,那肯定無意中會碰觸很多人的利益,得罪很多人,很多勢力。
在二龍崗事件上,秦禹徹底交下了吳天胤這個朋友,兩個人從簡單的合作關係,變成了守望相助的鐵盟,這種交情是怎麼積累下來的?是通過得罪兩個駐軍團,才產生的結果啊……
凡事兒有因就有果,這是恆古不變的道理。
秦禹搓著臉蛋子,手掌哆嗦的拿起了煙盒,在強迫著自己想出路。
“吳迪那邊會有效果嗎?”朱偉問。
“會有,但是來不及了,他的大關係全在奉北,松江的駐軍陽奉陰違,表面上讓你挑不出毛病,吳迪找的人也是天高皇帝遠啊,想要解決問題,就得調動部隊,可從奉北趕過來,這需要多長時間啊?真的來不及了。”秦禹聲音顫抖的說道:“王家過去了肯定是要打,而咱們一旦按不住風力村的反彈,那就徹底完了!房子白推,地佔不上,人被扣住,工期也延誤了……!”
“肯定有韓家的影子,我艹他媽的,這幫人太陰了。”朱偉也是心急如焚的罵道。
秦禹點了根菸,斟酌許久後說道:“不,我不在這兒等著了!你馬上在警司內調四個大隊去風力村,拿上裝備,護一護老二他們!”
“我們去有效果嗎?警務系統在區外沒有執法權,王家不一定會理咱們。”
“有沒有效果,也得先嚇唬嚇唬他們啊。”秦禹擺手催促道:“你帶去的人畢竟是警務系統內的人,就是打起來,他們也不敢衝你們亂來!”
“還,我馬上去辦。”朱偉點頭:“那你去哪兒!”
“賭一把了,我去一趟北面!”秦禹低頭掃了一眼手錶:“快點動,別墨跡了!”
“好!”
說完,二人結束了通話。
……
五分鐘後。
秦禹穿著風衣,帶著付小豪和察猛二人,開著汽車就趕往松江北關口。
車上。
秦禹撥通了馬老二的電話,語氣嚴肅的囑咐道:“我們被擺了一道,之前聯絡好的駐軍已經指不上了!你聽我說,如果王家的人過去挑事兒,想動手,那你們就躲在村裡跟他們幹,他們動刀你就動刀,他們動槍你就動槍!全力拖延時間,我去搬救兵。”
“吳迪聯絡的人,怎麼會有問題呢,他咋辦的事兒啊?”馬老二不解的喝問道。
“這事兒不怨人家吳迪。”秦禹皺眉回道:“在鐵路專案上,他已經竭盡全力的在支著我們了!這次他找的人也是繞過了743和356團,但誰能想到,這幫駐軍在私底下通氣兒了,而且一定是有人替王家掏大錢了,明白嗎?”
“他媽的!”馬老二睏意全無的回道:“我這裡的人已經偷著走了能有二三百了,剩下的人全都沒睡覺,沒咋吃東西,你得快點,不然我們全得被拍在這兒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堅持住,今天我就是跪下,也肯定部隊拽到風力村!”秦禹咬牙回道。
“好,就這樣!”
話音落,二人結束了通話。
……
凌晨六點多鐘,天色已經濛濛放亮。
鬼子走到馬老二身邊,皺眉問道:“小禹咋說啊?!駐軍到底啥時候來?”
話音落,二三十名帶隊過來的大佬,全部圍上了馬老二,想聽聽信兒。
馬老二掃視著眾人,立馬精神百倍的拍手吼道:“別慌,慌個JB!小禹剛給我打完電話,駐軍已經在這兒周圍了,跟旁邊聚集的民眾發生了一點小衝突,但很快就過來了!”
“這都拖多長時間了?真到周圍了嗎?二哥!”一個小夥湊上前問道。
“艹,騙你給獎金啊。”馬老二翻了翻白眼,話語簡潔的說道:“小禹說了,駐軍趕來之前,只要王家那邊敢動手,咱就幹他!出多大事兒,有他兜著!”
眾人聽到馬老二說還要打王家,頓時放心了不少。
“都別在這兒圍著了,喝點水,吃點乾糧!”馬老二表情輕鬆的擺手招呼道:“休息一小會,咱把兩個村口堵上!一千多號人呢,有雞毛慌的,他們還敢拿大炮轟你啊。”
徐洋聞聲一笑:“艹,轟我我就訛他!”
“哈哈!”
眾人聞聲一笑,緩緩的各自散去。
人群都走了之後,徐洋扭頭衝著馬老二說道:“駐軍到底能不能來?”
“第一批到不了了,小禹去找別人了。”馬老二臉上已經沒了笑容。
徐洋沉默數秒:“……那……那就幹吧!一會我帶人去左邊村口,只要罵你來,你們就動手!”
“嗯。”馬老二點頭。
“這一把說啥不能倒啊,不然啥都沒了。”徐洋背手看著遠處,輕聲衝馬老二說道:“昨天來之前,財務已經跟我說了……佔地的事情上,我們超了太多預算了……!”
“我知道。”馬老二心裡非常緊張,只有面對大家的時候,才會顯得很平靜。
天色大亮之時,左側寸頭出現了一眼望不到盡頭的人群,絕大部分人都是步行著衝了過來,隊伍中央夾雜著各種型號的機動車,浩浩蕩蕩的殺了過來。
徐洋站在村口,立馬擺手吼道:“來來,都過來,一會別讓他們進來,快點……!”
……
松江外。
秦禹坐在車內,右手拿著電話,語氣柔和的問了一句:“寶貝,你醒了嗎?”
“他給誰打電話呢?”付小豪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扭頭衝著察猛問了一句。
“你說呢?”察猛反問。
“啊,我知道了!”付小豪恍然大悟:“不過,我哥這時候打電話要幹啥啊?”
“賣.屌唄。”察猛話語非常簡潔的說道。

第九特區 – 第九四二章 生推風力村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齊麟和梟哥能帶隊衝散星耀的人,那靠的不光是過人的素質和魄力,更重要的是突然性。五十個人也不算少,宛若一把鋼刀突然捅到對方最中央的位置,那肯定是有奇效的。
但這種奇效在交火時間一延長後,就會逐漸失去作用。錢佔軍反應很快,他發現零散著射擊打不退對方後,就開始重新集人,準備集中力量重新反打過來。
梟哥是個地地道道的老油子,他自然知道齊麟剛才喊話的意思。如果對方人一旦反撲上來,自己又推不進去,那很大可能會被留在這兒,所以他想繼續碾壓和剿滅是不可能的。對方人數上佔有絕對優勢,即使魄力稍微差點,躲在遠處冷不丁崩你兩槍,你也受不了。
所以,梟哥思考兩秒後,立馬擺手吩咐道:“後面的人撤,前面的人再往前壓一下,打出安全距離,就撤了。”
一聲令下,兩個大隊裂變成四隊,後方的人群毫無顧忌的開始撤退,前方的人火力全開的往前壓制。
兩撥人拉出安全距離後,錢佔軍才感覺到不對:“都給我聚過來,他們要跑。”
“撤了,齊麟,撤了!”梟哥扭頭吼道。
眾人聞聲立馬向後退去。
錢佔軍急眼了,扯脖子吼道:“CNM,扔雷,雷呢?!留住他們!”
幾個在後面車隊位置的馬仔,聞聲掐雷向前面扔去。
數秒後,連成片的爆炸聲響起,火光沖天,照的路邊兩側宛若白晝。梟哥浴火奔跑,回頭觀望齊麟位置之時被火苗捲到,頭髮,脖子上瞬間著了起來。
“梟哥!”
齊麟急了,從側面衝過來,直接扔掉槍,脫下外套就扣到了梟哥頭上。
二人相互攙扶著猛跑,待梟哥解開頭頂衣物時,他的脖子和左側半邊臉頰,已經被燒的漆黑,皮肉泛著。
“梟哥,你……!”齊麟嚇壞了,拿著衣物就要幫他把脖子纏住。
“沒事兒,沒事兒,跑!”梟哥摸了一下左側臉頰,竟帶下了整整一個巴掌大小的皮肉。
沒有人是無敵的,五十打三四百人,狙擊的星耀寸步不前,耀光兄弟死了三個,傷了十幾個,梟哥被燒傷,用命為秦禹迎來了絕地反轉。
……
風力村。
上千人徹底將民眾衝散,大鐵棍子隊,持槍隊一同開路,連拉帶拽的將人群攆到了最左側道路上。
“車隊,車隊,給我進來!”
馬老二急迫地吼道:“別他媽磨磨蹭蹭的,趕緊開進來。”
“嗡嗡嗡……!”
大馬力的剷車從道路右側方向開進生活村,二十臺連在一塊,場面極為壯觀地奔著佔地區域行駛過去。
徐洋領著一百多人在前面開道,將阻攔者,死活不從家裡出來的人,全部硬拽著驅攆到旁邊,隨即擺手吼道:“推了,全他媽推了!”
剷車車隊在得到命令後,立馬鳴笛示意周圍人群散開,隨即在道路中央分散,直愣愣的向一座座民房衝去。
“嘭!”
一輛剷車直接撞碎了電線杆子,將鏟頭升起六七米高後,突兀間下落。
“轟隆!”
一聲悶響泛起,院牆直接被砸碎,剷車碾壓著磚頭瓦塊衝進院內,一鏟直接從中間將房屋推碎,大輪胎碾壓著碎物,有序地平推著周圍建築。
道路旁邊,民眾哭天喊地地吼著:“強盜!土匪!”
“你們這麼幹早晚是要遭天譴的!”
“CNM的,畜生!”
“……”
怒罵聲不絕於耳,馬老二理都不理。在這個亂世中道理是很難說得清的。鐵路專案是利民的,三區政F投了這麼多錢,想帶動的也是區外的穩定和經濟。而民眾想比別人多要一些錢,其實也無可厚非。
但矛盾點就在這兒。地皮是無主的,你村民強佔了,就說是自己的,那秦禹的公司用武力強佔了這裡,是不是也可以說是自己的呢?
你錢要得太多,承包公司給不起,之前談好的生活村也肯定不幹,那再娘們唧唧地磨嘰下去,鐵路還要不要修呢?!
今天松江警署為啥不管這事兒?因為他們知道,這活兒秦禹不幹,那就得政F幹。
誰對誰錯,此刻已經沒有任何討論的意義了,幹就得有結果。
馬老二站在道路中央,擺手吼道:“動作快點,右邊再去幾臺,全部推掉!”
二十臺剷車,橫衝直撞,將佔地線內的所有民房全部拍碎,碾壓。
也就二十多分鐘的時間,風力生活村一大半的建築,全部成了廢墟。你從遠處看去,這裡就像是被橫著一刀切碎,看著莫名空曠無比。
老黃躺在地上,咬牙罵道:“CNM的,不是人啊!我們這麼窮,你們還欺負我們……。”
“窮有理啊?要不是你他媽B的這種人在中間搞事兒,佔地早都結束了。”徐洋上去就是兩腳:“鐵路專案能不能因為你一個村子停工?能嗎?!你像個傻B似的,還想指著這個事兒當松江首富啊?我他媽告訴你,事後誰家都會被賠償,就你家不會。老子就生推你家,CNM的!”
說完,徐洋衝著老黃又是一頓亂踹。
……
市中心。
秦禹皺眉衝著財務部十幾個高層說道:“賠償款全部提出來,完事兒之後該給民眾那多少錢,還繼續拿,不要再讓事件升級了。”
“滴玲玲!”
話音剛落,一陣電話鈴聲響起。
“喂?”秦禹走到門口接通了電話。
“王家動了,十幾個村子全部在搖人。”朱偉的聲音響起:“他們可能馬上就要到風力生活村。”
“他媽了個B的,我一猜他們就不會老實。”秦禹咬牙罵道:“你繼續盯著,剩下的事兒我來辦。”
“好。”朱偉點頭。
秦禹結束通話手機,第一時間給吳迪打了個電話。
“喂,咋樣了?”吳迪問。
“風力村拿下了,但王家動了,十幾個村子在搖人,要往馬老二他們那邊去。”秦禹語速很快地說道:“這麼多人整一塊,我肯定是扛不住的。就按之前說好的辦,你給上層打電話,調兩個團的駐軍過去一壓,這事兒就結束了。”
“後面的路你想好了嗎?”吳迪問。
“想好了啊,房子生推了,下一步就賠錢唄。”秦禹皺眉說道:“我準備了六百萬給風力村的民眾,我也算對得起他們了。長吉那邊拆,一個整村子才發了不到四百萬,老子對得起家鄉的老少爺們了。”
“行,我找駐軍調兵過去。”吳迪果斷回道。
……
龍城王家大院內,王宗祥拿著電話,非常果斷地說道:“生推肯定沒理,這個必須弄他,叫人吧!”
————————————
今天凌晨三章,晚上六章,總共爆發九章,戒戒的極限了!另外,第一波高C結束,也開啟了區內區外的亂戰序幕。這一週劇情都會持續高能,求大家支援啊!龍舟活動,推薦票,訂閱都飛起來!我愛你們!
另外,明早無更,晚上3章。

第九特區 – 第九三六章 風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第二日一早。
秦禹三人乘車返回松江,在車上他也不吃早餐,也不怎麼說話,就看著窗外發呆。
付小豪坐在一旁,有些擔憂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哥,你沒事兒吧?”
“他媽的,這點破事兒整的我鬧心。”秦禹嘴上起了個火泡,臉頰蠟黃,看著有些憔悴。
付小豪其實心裡也挺替公司著急,但他個人又實在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出言勸說道:“這事兒也不是一天兩天能過去的,你總這樣著急上火的有啥用?看開點,咱得該吃吃該喝喝啊。”
“沒事兒,你們吃吧。”秦禹插著手掌:“我再想想。”
察猛掃了秦禹一眼,拉著付小豪說道:“走,咱倆去買點東西,不用管他,讓他自己琢磨。”
“嗯。”付小豪起身就跟察猛去了餐車。
秦禹雙眼凝望著車外,皺眉沉思。
……
數個小時後,列車抵達松江北站,秦禹三人匆忙離開出站口,剛要往停車場方向走,一陣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
“喂?”秦禹駐足接通了電話。
“他媽的出事兒了。”老貓的聲音響起:“嚴工的人進風力村測量施工位置,跟當地民眾發生衝突被打了。”
秦禹愣了半天:“被打了?這佔地的事兒還沒談妥,嚴工他們去施工位置幹什麼?”
“是專案組要求咱們這邊迅速丈量出幾個站臺的實際建築面積,嚴工他們才開車去的風力村,而且提前也沒跟我們說。”老貓語速很快地迴應道:“但人家嚴工想的是,我就丈量個地皮,也不拆你們房子,能有啥問題?誰知道那幫民眾根本不講理,吵吵了兩句就動手……連嚴工都被打了。”
“他媽的,嚴工他們呢?”秦禹喝問。
“我帶了兩組警員正出關口過去接呢。”
“快點去接,可千萬別讓嚴工他們再出事兒了。”秦禹皺眉催促道:“這幫人都金貴得很,他們要賭氣走了,那咱這鐵路沒法修了。”
“好,好我知道了。”
“電話聯絡。”秦禹結束通話手機,立馬跑著說道:“快快,開車去區外。”
……
十幾分鍾後。
秦禹坐車趕往東關口的時候,接到了顧言的電話:“喂?”
“不是,你這到底行不行啊?”顧言有些急地說道:“你怎麼還能讓嚴工捱揍了呢?!”
“他們自己去的區外,提前也沒打招呼,到地方不知道咋跟當地人溝通的,稀裡糊塗的就打起來了。”秦禹皺眉回道:“我正在往外趕呢。”
“祖宗啊,你可別給嚴工整跑了啊!他要沒了,咱這活兒沒法幹了。”
“我知道,我知道。”
“艹!”顧言無語地罵道:“你的能耐呢,區外的兄弟呢?這點事兒啃不下來嗎?”
“你別扯沒用的了,松江的情況現在有點複雜,我會想辦法的。”
“上面我安排好了,下面你千萬不能掉鏈子,不然咱哥幾個在燕北折騰那一通不白費了嗎?”顧言咬牙說道:“把事兒狠點辦著啊。”
“我心有數,就這樣。”
“嗯!”
說完二人結束了通話,秦禹擰著眉毛坐在副駕駛內,扯脖子嚷道:“你不捨得踩油門啊?快點開啊!”
付小豪委屈地看了秦禹一眼,也不敢大聲說話地回道:“路……路不太好走。”
四十多分鐘後,汽車離開松江東口,往前行進了不到五公里,正好碰見老貓等人返回。
付小豪趕緊按了兩聲喇叭,示意對面停車,隨即秦禹推門走下去,步伐迅速趕到了警用車旁邊:“嚴工怎麼樣?”
警用車內,嚴工用紗布捂著腦袋,咬牙切齒地罵道:“這幫人太野蠻了,沒腦子。他媽的……就該讓部隊狠點收拾著他們,刁民!無知!”
秦禹粗略掃了一眼嚴工,見他沒有受啥大傷,這才算放下心來:“其他人怎麼樣?”
老貓聞聲指著後車說道:“嚴工的一個學生腿被撬棍砸了,傷得挺重的。”
秦禹聞聲走向後車,拽開車門一看,嚴工帶去的幾個學生嚇的臉都沒血色了,每個人身上都有傷。最嚴重的那個側躺在後座上,右腿都已經輕微變形了。
付小豪看著這個情況,頓時忍不住罵了一句:“咱以前啥都沒有的時候,在乎過誰啊?啥時候受過這樣的氣?這怎麼越來越好了,反而憋屈了。”
秦禹聽到這話,猛然扭頭看向了付小豪。
“哥……這事兒太憋屈了。”付小豪以為秦禹要罵他,頓時出言解釋了一句。
“你說的對。”秦禹拍了拍付小豪的肩膀,立馬擺手喊道:“趕緊,趕緊給嚴工他們送醫院去的。”
“好。”老貓點頭。
秦禹叉腰站在路上,指著付小豪說道:“你給馬老二,徐洋,張亮,鬼子,丁彬,還有區外分銷咱們貨的那幾個帶隊的全打電話,倆小時後,在建築公司開會,全員開會。”
“妥!”付小豪立即點頭。
……
下午。
天成建築公司四層,十幾個指著秦禹生存的地面大佬,與馬老二,徐洋等人一同走進了會議室。
秦禹坐在會議桌首位,眉頭緊皺地抽著煙,紛紛衝眾人點頭示意。
一行人進屋後,各自落座,都沒有先說話。
“鐵路專案遇到坎了,我自己過不去,那沒辦法了,各位都出點力吧。”秦禹猛然站起身,掐滅菸頭說道:“今天晚上有大動作,我要人。”
“人咱們有,戰士也有。”張亮抬頭說道:“問題是整完了,誰給兜底啊?”
“這你們不用擔心,我馬上找吳迪談。”
“那沒問題。”張亮點頭。
徐洋沉默半晌,轉身看向秦禹問道:“真要硬來啊?”
“如果僅僅只是本地民眾想多要點錢,那我能滿足。但風力村這麼搞事兒,明顯是他媽B背後有人捅咕的。”秦禹果斷做出了決定:“不談了,開戰!”
當天下午,會議室裡煙霧繚繞,二十幾個帶隊的都在不停地打著電話,準備配合秦禹晚上要搞的大動作。
與此同時。
秦禹找到了吳迪,插手說道:“你得幫我跟上面打個招呼,我不求他們替我說啥話,也不求他們幫我辦啥事兒,只是我在地面鬧出響動後,得有人支我一下。”
“行。”吳迪立即點頭。
區內區外的摩擦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雙方不停地試探試探,終於要在鐵路專案無法推進之時徹底爆發。
秦禹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無非韓家,王家,甚至可能還有長吉星耀的影子。
但這都無所謂了,鐵路專案上不了,一切前功盡棄,秦禹也不可能拖延工期,所以……那就整吧!
————————————
凌晨更三章,明日一早無更,晚上大爆發推高C!週一了,求推薦票,求訂閱,求龍舟活動助力!另外,那些新來的讀者不要再質疑每章字數了,我從寫書至今每一章都是兩千字,非常穩定,而且17K不足兩千字是沒辦法上VIP章節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