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極神話 – 第1083章 道祖VS聻(下)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83章道祖VS聻(下)
時間長河之中,鴻鈞道祖與邪王‘聻’淡然佇立,毀滅的氣息彼此對撞,席捲時間偉力,讓得時間似乎都變得混亂起來,時間加速、時間減速、時間靜止、時間倒退,混亂的狀態疊加在一起,卻又奇妙地統一,讓人絲毫不覺得違和。
“做個了斷吧。”被浩瀚的時間偉力所覆蓋,邪王‘聻’的氣息竟是以驚人的速度壯大起來,彷彿祂的狀態正在迅速地恢復巔峰。
是時間倒退!
在時間長河之中,利用時間的規則,讓時間不斷倒退,定格在祂曾經最巔峰的那一刻,雖然在離開時間長河之後,這種狀態會消失,但在時間長河之中,祂依舊能夠發揮出巔峰時期的力量。
也就是說,鴻鈞道祖此刻所面對的,不是一個受傷的邪王“聻”,而是有著巔峰狀態的邪王“聻”,那個有著殺死傳奇英雄能力的邪王“聻”。
鴻鈞道祖依舊淡然,但他心底,卻是凝重起來,巔峰時期的邪王“聻”,絕非他所能敵!
難怪邪王‘聻’明明傷勢未愈,卻仍有著如此自信!
當然,邪王“聻”的確很強了,但想要殺他,也絕不容易!
“不愧是邪王,這等實力……簡直讓人歎為觀止。”鴻鈞道祖的聲音響起。
他透過時間長河,想要追溯“聻”的過去,追溯源頭,然而“聻”彷彿無所不在,時間長河有多廣闊,“聻”的存在就有多漫長悠久,那無盡的虛影,無盡的空間,皆是存在著“聻”,且皆是散發著令人顫慄的氣息,彷彿祂誕生的那一刻起,就有著無敵的力量。
所以,眼前的“聻”,雖然處於巔峰,但仍舊沒有動用最強的力量。
如果“聻”透過時間長河,將各個時空的自己,無盡的力量,匯聚到一起,即使被時間長河所削弱,那依舊是一股強大得讓人恐懼的力量,就連鴻鈞道祖,也是毫無勝算。
在鴻鈞道祖為“聻”的力量而感慨的時候,“聻”也是有些吃驚:“本王竟看不到你的過去……”看不到未來,那很正常,未來本就模糊不清,即使以邪王的能力,也無法洞悉清晰的未來,可是,看不到過去,那就奇怪了。
要知道,“聻”存在的歲月極為古老,幾乎可以追溯到時間長河的源頭,無數的時空,都有著祂的存在,只要那些時空之中有著鴻鈞道祖的存在,祂就一定能夠感應到,可是,在祂的感知中,過去的時空,根本就沒有鴻鈞道祖的存在,就好像鴻鈞道祖是憑空從石頭蹦出來的一般,過去沒有一絲痕跡!
鴻鈞道祖所存在的痕跡,最早也只能追溯到十天以前,最多不超過半個月!
這就是鴻鈞道祖在時間長河中所存在的所有痕跡!
“本王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邪王‘聻’的聲音似有似無,那浩瀚的時間偉力,時明時滅,“本王有種預感,你的身上,一定隱藏著大祕密!解開這祕密,也許,就能明悟時空亂流的真實面目!”
這時空亂流,誕生無盡歲月,而祂亦是存在無盡歲月,按理說,這世間在祂眼中應該沒有任何祕密,可鴻鈞道祖的情況,祂卻琢磨不透。
這世間,竟還有祂都不知道的事情!
這是祂誕生以來,所遇到的第二個看不透的人,第一個是“無”!
“正好……我也有此想法。”鴻鈞道祖道。
在“聻”看來,他很神祕,可在他看來,“聻”更加神祕。
“聻”到底是以什麼樣的狀態存在的?為何無影無形無聲無息,連生命氣息都沒有?“聻”究竟存在了多少歲月?又是如何誕生的?
這些問題,也許只有“聻”本人才知道答案。
“聻”掌控著時間禁忌的力量,那浩瀚偉力,開始積蓄:“鴻鈞,準備好了嗎?”
邪王太自信了,根本不屑於偷襲。
鴻鈞道祖淡然的聲音響起:“來吧!”
只見他的聲音剛落,邪王“聻”驟然爆發可怕的能量波動,那是無盡的時空能量,那時空能量如同祂自身的力量一般,如臂揮使,此刻祂所控制的時空能量,浩瀚如海,磅礴無際,恐怕整個域外戰場的時空能量,也不及那一股時空能量的千分之一。
也只有在無垠的時間長河之中,才可能在短短一瞬間繼續如此浩瀚的時空能量,別的地方,根本不現實!
“轟隆隆~”
時間長河的一個節點,可怕的能量爆發毀滅性的威能,對著鴻鈞道祖衝擊而去。
如此可怕的威能,縱使是傳奇英雄,被命中以後,恐怕不死也得重傷。
然而令邪王“聻”意外的是,那毀天滅地的力量,竟是直接穿透了鴻鈞道祖的“身軀”,彷彿穿過了空氣一般,沒能對鴻鈞道祖造成絲毫的傷害,隨即彷彿失去了目標一般,轟然爆炸,在時空長河之中,留下一道微不可查的漣漪。
還好他們脫離了時空亂流,進入了時間長河,否則,就剛剛那一下爆炸,估計數以百萬、千萬的世界,都將在頃刻之間毀滅,從這時空亂流之中徹底抹去,數以億計的世界,都會遭到毀滅性的衝擊。
“你既然知道我與黑霧人一族,有著相似之處,就應該明白,純粹的物質攻擊……對我無效!”鴻鈞道祖那充斥著時間偉力的大道法則身軀,依舊散發著可怕的氣息,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
物質攻擊,是最基礎的力量,別的傳奇英雄,也許會忌憚物質攻擊的力量,鴻鈞道祖毫不在意。
邪王“聻”並不意外,祂剛剛只是試探攻擊一下,並不覺得那樣的攻擊能夠威脅到鴻鈞道祖,而事實也正如祂所料。
“無視物質攻擊,那麼……法則攻擊呢?”邪王‘聻’饒有興致,似乎直接拿鴻鈞道祖來做試驗,一個類似於黑霧人一族的傳奇英雄,到底有著什麼神奇之處,其中又隱藏著什麼祕密,祂很感興趣。
下一刻,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法則力量,在邪王“聻”身邊凝聚,各種各樣的大道法則,以及更高等級的空間法則,都與時間偉力融合在一起,最終在祂的意志支配下,對著鴻鈞道祖衝擊而去,那無盡的法則力量,包含數不清的法則,且每一種,都達到了圓滿,圓滿的法則力量,融合在一起,散發著一股超脫維度的意志威能!
與此同時,鴻鈞道祖隱隱感受到了一絲威脅,竟是與邪王“聻”做出同樣的舉動,那充斥著時間偉力的大道法則身軀,也是凝聚出一道道圓滿的法則力量,三千多條圓滿的大道法則、圓滿的空間法則,盡皆融合在時間偉力之中,形成一股奇異的意志威能!
只是,與邪王“聻”相比,鴻鈞道祖所凝聚的大道法則數量,差太多了!
鴻鈞道祖凝聚的大道法則,只有三千多道,而邪王“聻”所控制的大道法則,卻是多不勝數,儘管其中大多是低等、弱小的大道法則,但積少成多,積沙成塔,當無數的大道法則匯聚到一起,迸發出的能量,誰敢小覷?
兩人所施展的攻擊手段,極度相似,甚至可以說一模一樣,但意志威能,卻差了數倍!
剎那間,兩道意志威能,在時間長河之中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
兩人所在的時間節點,竟是蕩起層層的漣漪,儘管這對整個時間長河來說,微不足道,但能夠撼動一個時間節點,也是相當驚人了,一般的傳奇英雄,都很難做到這一點,而鴻鈞道祖與邪王“聻”,都輕而易舉做到了。
意志的碰撞,法則的較量,時間長河之中,綻放美麗的光彩!
漸漸地,鴻鈞道祖的意志威能,開始敗退,面對邪王“聻”那宛如大日一般璀璨不可抵擋的意志威能,鴻鈞道祖也難以與之抗衡,僅僅堅持了剎那,就難以為繼,彷彿一棵小草對抗一棵撐天巨木,自身意志威能瀕臨崩潰。
“道!”鴻鈞道祖淡然的聲音忽然響起,那一剎那,他的意志威能,彷彿受到某種特殊力量的加持,竟是稍稍穩定了幾分,可是,他那與大道相合的神魂,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消耗,屬於他自身的獨立思維,漸漸有著被大道同化的趨勢。
他的眼神,越發漠然。
他的意識與思維,越來越微弱。
可他的意志威能,卻死死地頂住了邪王“聻”的意志威能!
荒野真神界,蒼穹學院。
張煜微微皺眉:“不愧是邪王,竟然將鴻鈞道祖逼到了這一步……”
不能再等下去了,鴻鈞道祖現在的情況十分危險,這麼下去,鴻鈞道祖即使沒有被邪王“聻”殺死,也會被大道徹底同化,喪失其自身的意識與思維,徹底成為大道的一部分,被大道同化的鴻鈞道祖,就不再是鴻鈞道祖了,而是純粹的大道。鴻鈞道祖本就與大道相合,失去了自我,可如果連最後的意識與思維都被同化,那麼世間將再無鴻鈞道祖,有的僅僅是名為鴻鈞道祖的大道聚合體。
比起鴻鈞道祖失去意識與思維,被大道所同化,張煜寧願他死在邪王“聻”手中。
這樣的結果,絕不是張煜願意看到的!

祝大家端午安康!

武極神話 – 第1082章 道祖VS聻(中)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82章道祖VS聻(中)
眾多長老雖然渴望能夠在現場觀戰,但他們也清楚,以他們的實力……連“聻”與鴻鈞道祖戰鬥的餘威都擋不住,留下來絕對只有一個結果,死!
他們毫不懷疑,“聻”與鴻鈞道祖大戰的餘威,絕對有著抹滅他們的威能!
“走!”見大戰隨時可能會開始,封神世界太上老君當機立斷,立即帶上所有人返回荒野真神界。
鴻蒙等人雖然有些不捨,但終究還是小命要緊,既然不能現場觀戰,那就先返回荒野真神界,以神念觀戰。
荒野真神界有著院長坐鎮,絕對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有在那裡,他們才能安心。
瞬息間,他們便跨越億萬裡距離,身影沒入通往荒野真神界的巨大黑洞。
戰場中央,鴻鈞道祖與“聻”靜靜對峙,“聻”似乎眼中只有鴻鈞道祖,對於太上老君、鴻蒙等人的離去,絲毫不在意,祂若是想殺死這些人,隨時都有機會,可現在,祂明顯對鴻鈞道祖更感興趣。
兩位大佬,淡然對峙,戰場也是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鴻鈞道祖身軀好似由大道法則組成,他站在那裡,就如同大道顯化!
“聻”無影無形無聲無息,沒有生命氣息,宛如透明的水流,時空亂流穿透祂的身軀,毫無阻礙,就彷彿祂本身就不存在。
……
“院長!”長老們返回了蒼穹學院,紛紛行禮。
蘇芮則是急聲道:“請院長大人立即出手,助鴻鈞大人一臂之力!”
五大邪王早已在萬族生靈心底深處留下了陰影,種下無敵的種子,哪怕傳奇英雄,亦不可敵……而今邪王“聻”雖然受了傷,狀態不及巔峰,但也絕非普通傳奇英雄能夠對付的。
在蘇芮看來,也許這位院長大人與鴻鈞大人聯手,才有可能與受傷的“聻”勉強抗衡。
單憑鴻鈞大人一人……絕對敵不過“聻”!
“不急。”張煜微微一笑,臉上依舊有著淡然的笑容,彷彿一切都成竹在胸,“我已經有了全盤計劃,鴻鈞長老並不會有危險……”
聽到張煜此言,蒼穹學院眾人神情都十分放鬆,對於院長,他們百分之百信任。
既然院長都說了,鴻鈞長老不會有危險,那就絕對不會有危險。
如此,他們倒也可以放鬆心情,安心觀戰了。
蘇芮心中仍舊是焦躁不安,雖然礙於張煜的話語,它沒敢再勸說,但她顯然沒有真的相信張煜的話語。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邪王“聻”啊!那可是仙域、四方界域億兆兆生靈最恐懼的噩夢啊!
讓鴻鈞大人獨自迎戰邪王“聻”,豈會沒有危險?
別說讓鴻鈞道祖獨戰邪王“聻”,就是張煜與鴻鈞道祖聯手對抗邪王“聻”,蘇芮都沒有信心,邪王“聻”的強大,在無數人心中留下了陰影,曾經那些隕落在邪王“聻”手中的傳奇英雄,也是無不證明著邪王“聻”的可怕。
“安心觀戰即可,邪王‘聻’,我自有應對之策。”張煜淡淡一笑,“也許,真正該擔心自己處境的,不是鴻鈞長老,而是……邪王‘聻’!”
張煜都這麼說了,蘇芮還能如何?
她不知道張煜有著什麼計劃,為何如此自信,只能勉強壓下心中的焦躁,釋放神念,關注著戰場中的情況。
……
鴻鈞道祖與邪王“聻”也感應到了蒼穹學院眾人的神念,但兩人都毫不在意。
至於張煜的神念,無論是鴻鈞道祖,還是邪王“聻”,都不曾感應到,除非張煜站在他們面前,否則,他們很難察覺到張煜的存在。
戰場中央,一切都風平浪靜,靜得有些詭異,彷彿暴風雨前的平靜。
忽然——
在鴻鈞道祖與邪王“聻”所在的地方,時間長河漸漸顯化,不同於潛淵召喚的時間長河投影,這是真正的時間長河,鴻鈞道祖與邪王“聻”平靜地立於波瀾起伏的時間長河之中,那令人顫慄的時間偉力,卻如涓涓細流一般,從他們的身軀流過,無法在他們身上留下絲毫的痕跡。
對整個時間長河來說,縱使是鴻鈞道祖與邪王“聻”這樣的偉大存在,也依舊如同一粒塵埃,無法撼動其分毫,連一絲漣漪都無法激起,可同樣的,他們也是依靠著自身偉力,置身於時間長河之中,萬劫沾身卻毫不動搖。
這就是傳奇英雄!
超脫於時空輪迴,俯瞰時間長河的偉大存在!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時間長河,但每一次看,都不禁讓人感到震撼!”荒野真神界中,張煜不由感慨。
那時間長河,無邊無際,無根無垠,看不到源頭,似乎也沒有盡頭,就這麼永恆流淌。
真神強者,可借用一絲時間長河的力量,卻不敢深入其中,唯有傳奇英雄,才能夠踏足其上,俯瞰整個時間長河。
然而,即使以傳奇英雄的偉力,也看不到時間長河的源頭,亦不知其盡頭,不知其流往何處。
世人眼中最可怕的邪王,強大的傳奇英雄,在這慢慢無垠的時空長河之中,也翻不起一朵浪花,彷彿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
這樣的時間長河,的確讓人震撼,也讓人敬畏。
相比之下,張煜的丹田世界,每一個世界,也都有著一條時間長河,這些時間長河,更像是一條條支流,遠遠無法與外界這無邊無際的時間長河相提並論,也只有鴻鈞道祖所在的封神世界的時間長河,稍微寬闊一些,但仍舊遠無法與外界的時間長河相比。
也許,當未來某一天,張煜丹田空間中所有的世界,時間長河某一天匯聚到一起,並且打通時空亂流以後,也會形成如此浩瀚而壯觀的時間長河,不過那是未來的事情,一切都還是未知。
鴻鈞道祖與邪王“聻”,身軀浸沒在時間長河之中,那足以消融萬物的時間偉力,卻猶如空氣一般,從他們身軀流過,卻沒能對他們造成絲毫的影響,若他們願意,甚至能夠調動一點點時間偉力,為自己所用。雖然那一點點時間偉力,對整個時間長河來說,如塵埃一般微不足道,但對旁人來說,卻是浩瀚無際,有著不可想象的威能。
“難怪你如此自信。”邪王‘聻’有些詫異,“那些傳奇英雄,進入時間長河,無不小心翼翼,以免受到時間偉力的反噬,你卻能如此輕鬆……看來,你的確有著一些本事!”
鴻鈞道祖的確很輕鬆,他不是第一次踏足時間長河,甚至……在封神世界之中,他本身就算是時間長河的一部分,是道的一部分!雖然眼前這一條時間長河,規模大了無數倍,更加浩瀚無際,但本質上沒有什麼變化,對他影響不大。
“你很特別。”邪王‘聻’很少會說這麼多話,祂越是瞭解鴻鈞道祖,就越是對後者感興趣,“你的狀態,與別的傳奇英雄不同!倒是有些類似我黑霧人一族!不過也有區別……”
“是嗎?”鴻鈞道祖淡淡開口:“也許吧。”
“有沒有興趣加入我黑霧人一族?”邪王‘聻’心神一動,鬼使神差地問了一句。
祂從未招攬過傳奇英雄,鴻鈞道祖卻讓祂有了招攬的念頭。
遺憾的是,鴻鈞道祖似乎對加入黑霧人一族並不感興趣,他眸子漠然:“傳說中的邪王,廢話也這麼多嗎?”
邪王“聻”並不惱怒,但也知道了鴻鈞道祖的態度,放棄了招攬。
“既然你一心求死,本王便成全你。”邪王‘聻’的氣息緩緩瀰漫開,那如同來自深淵的氣息,陰森、冰冷,充滿了各種負面的情緒,彷彿集合了古往今來所有的惡念,給人一種猙獰極度邪惡的感覺,像極了邪惡天道,但與邪惡天道相比,卻又更為恐怖,並且還有著細微的區別。
邪王‘聻’的氣息,與潛淵、極冰、斜月十分相似,只是更加強大,更加邪惡,更加可怕!
如果將邪王‘聻’的氣息比作大海,那麼潛淵的氣息,則如同一條溪流,極冰與斜月的氣息甚至連溪流都算不上,頂多只是一個小池塘。
邪王‘聻’與普通邪靈,有著天淵之別!
只見那時間長河之中,邪王‘聻’氣息所至,時間偉力都彷彿沸騰起來,一團時間偉力包裹著祂,彷彿化作祂的身軀,如臂揮使,這就是邪王‘聻’,亙古以來的無敵存在,只要祂願意,任何事物,都將為祂所控制,成為祂身軀的一部分。
鴻鈞道祖的身軀,亦是緩緩幻化,原本實質的肉身,開始虛化,成為無數的大道法則、神魂之力的聚合體,玄奧的道之氣息,散發開來,那無形的道之軀體,亦是充斥著時間偉力,與邪王‘聻’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時間,對別人來說,是禁忌的力量,是不可褻瀆的偉岸力量,可在邪王‘聻’與鴻鈞道祖眼中,時間似乎只是一種工具,這也是時間所存在的唯一意義。
兩股傳奇的氣息,在時間長河之中對撞,波瀾不驚的時間長河,在某一個節點,綻放出絢爛的光彩!

感謝從渠道平臺專程過來支援的兄弟,老宅感動得都溼了……眼睛溼了。

武極神話 – 第1080章 聻!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80章聻!
域外戰場中央,那看不清容貌的中年身軀漸漸虛化,重新變成一道光,與那蓮花融合在一起,而後,那光芒一分為三,每一道光芒,都化為一道人影,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結束了。”太上老君看著那漫漫消失的時間長河,低語道。
潛淵的過去、現在,都被掃滅,不留一絲痕跡,也就意味著它徹底被抹除了,沒有了過去與現在,還談什麼未來?未來,永遠都是建立在過去、現在的基礎上,一旦過去與現在被抹去,那麼未來也將在時間長河中消失。
潛淵隕落,那顯化時間長河的力量,自然也就消失了。
轉過頭,太上老君目光投向極冰與斜月。
感受到太上老君的目光,極冰與斜月心底一顫,隨即——
“逃!”極冰與斜月沒有任何猶豫,瞬間化作兩團黑霧,跨越無盡遙遠的距離,朝著遠方瘋狂地逃竄,連真神上境的潛淵都隕落了,它們可不認為自己能夠扛得住太上老君等人的攻擊。
儘管逃跑對它們來說,是難以洗刷的恥辱,可比起這,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它們還未逃遠,長老團人群中,兩道身影瞬間閃爍一下,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們便出現在極冰與斜月的前方,這兩人,分別是星辰變鴻蒙與星辰變林雷,兩人皆是有著真神上境的修為,實力絲毫不弱於太上老君。
“死!”星辰變鴻蒙與星辰變林雷直接調動一半的神魂之力,施展雷霆一擊。
以他們真神上境的神魂,哪怕是一半,也遠遠勝過真神中境,哪怕是真神中境的極冰,也扛不住這樣強大的神魂攻擊。
鴻蒙與林雷的神魂力量,穿過時間長河,超越了空間的維度,瞬間對極冰與斜月各個時空的本體造成全方位打擊,這樣的攻擊,對早已經將時間法則參悟到極高境界的鴻蒙與林雷來說,並非是什麼難事。
“轟!”
天地震顫,鴻蒙與林雷的神魂攻擊,透過時間長河,將極冰與斜月徹底抹殺,那可怕的神魂之力,猶如太陽一般,將無盡的黑霧融化,直至徹底消融。
眾人甚至能夠聽到,淒厲的慘叫聲,從那時間長河傳出:“啊!”
當天地恢復平靜,極冰與斜月,就這麼被無情抹殺,未能留下絲毫的痕跡,那時間長河之中,也是再也看不到它們的身影。
“呼……”鴻蒙與林雷相視一眼,隨即緩緩吐了一口氣,原本處於巔峰狀態的他們,氣息虛弱了幾分,一下子消耗了一半的神魂之力,對他們來說,亦是不小的負擔。
“怎麼樣?”盤龍鴻蒙問道。
“很強。”星辰變鴻蒙凝重道:“我與二弟各自耗費一半的神魂之力,才勉強殺死它們,換作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恐怕耗費三分之二的神魂之力都難以奈何它們……”他們修煉了院長傳授的功法,神魂比尋常的真神上境強者更強,融合大道本源之後,又有了一定的提升,然而即使如此,他們擊殺極冰與斜月,也是費了不少的力氣,可見真神境邪靈的強大。
林雷也是凝重道:“我懷疑,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都不一定是它們的對手……”
說到這,林雷不由看向蘇芮,道:“你對邪靈比較瞭解,可知道,真神上境強者與真神中境邪靈,誰厲害?”
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到蘇芮身上。
蘇芮精神有些恍惚,顯然,潛淵的死,對她造成很大的震撼,久久難以平息。
歷史上,也曾有真神上境邪靈隕落過,且不止一位,可出手的,是傳奇英雄!
以真神上境修為斬殺真神上境邪靈的,在仙域歷史上,也是第一次!
這是一個偉大的奇蹟!
而她蘇芮,有幸成為了這段歷史的見證者!
這樣偉大的一刻,她有幸參與了進來,儘管,她不曾動手。
蘇芮心神激盪,難以平息。
直到聽到林雷的問話,蘇芮才稍稍清醒幾分。
面對眾多大佬的目光,蘇芮心裡微微顫抖,尤其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與通天教主,那可是斬殺了潛淵的大佬,這樣的大佬,在某方面來說,甚至可與傳奇英雄媲美,若在仙域,絕對是萬人敬仰的英雄,容不得她不敬畏。
蘇芮深吸一口氣,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聲音帶著一絲輕顫:“邪靈幾乎全都能越級與萬族生靈戰鬥,真神下境邪靈,可戰真神中境強者,真神中境邪靈,可戰真神上境強者,只有極少數戰力極高的天才,才能與同級邪靈抗衡,只是這樣的天才極為稀有,在晉級真神之前,我也有著這樣的戰力,可與超脫上境邪靈正面一戰,可晉級真神之後,我戰力下降了不少,難以與真神下境的邪靈抗衡……”
“至於真神上境邪靈,因為真神上境與傳奇英雄之間的戰力差距太大了,真神上境邪靈也無法越級與傳奇英雄戰鬥,可它們的戰力依舊無比可怕,十位真神上境強者聯手,也難以奈何一頭真神上境邪靈……潛淵的實力,諸位前輩也見識到了,即使以諸位前輩這樣厲害的真神上境強者,也是難傷它分毫。哪怕諸位前輩聯手,也難以奈何它。”
邪靈的數量極為稀少,不及萬族生靈的億分之一,即使如此,萬族生靈依舊被打得節節敗退,仙域防線一步步縮小,生存空間被壓得越來越小,除了它們本身形態詭異,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它們的戰力太可怕了。
同級別的戰鬥,人海戰術對它們來說,效果趨近於零。
聽得蘇芮所言,鴻蒙等人有些意外:“這麼說來,我們的實力,比起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還強大不少?”
“豈止是強大不少……”蘇芮苦笑道:“諸位前輩,絕對是最頂級的真神上境強者!這樣的高手,放眼整個仙域,數量恐怕也不會超過十位……準確地說,是八位!”偌大的仙域,也只有八個這個級別的真神上境強者,然而這蒼穹學院,卻是足足有著五位。
雖然魔童世界女媧娘娘和盤龍世界鴻蒙沒有出手,但蘇芮可不認為他們會比太上老君幾人弱。
蘇芮漸漸意識到,荒野真神界,或者說蒼穹學院,就像一個縮小版的仙域。
這裡有著傳奇英雄,還不止一個,這裡還有著真神強者,光是她所見到的,就有十四個,並且她從鴻蒙等人的對話中,隱隱得知,蒼穹學院的真神強者,似乎還不止他們這群人,至於超脫者,蒼穹學院師生們超脫者眾多,其中不少人比王者還可怕……
一個小小的荒野真神界,綜合實力,竟是接近仙域的一半!
要知道,仙域囊括無數的世界,光是真神界,就有著數十之多,七階大世界更是多不勝數,這麼多世界經過無數年歲月的積累,才擁有現如今的規模,與之相比,荒野真神界就顯得更加可怕了。
“神祕的荒野真神界,神祕的蒼穹學院!”蘇芮本以為已經對蒼穹學院很瞭解了,可是越是接觸蒼穹學院,她就越是感到蒼穹學院的神祕,彷彿有著一團迷霧籠罩著蒼穹學院。
“八個嗎?”盤龍世界鴻蒙若有所思,“數量倒是不少,不過……”
他話音一轉:“我們的戰力,還遠遠沒有達到巔峰……等我們再修煉一段時間,體內能量完全轉化為更加精煉純粹的真神之力,神魂還會迎來一段成長期,到時候,我們的戰力,還能夠提升不少,估計比起真神上境邪靈,也不會差多少。”
他們才轉修新的功法沒有多久,還沒有徹底挖掘出功法的潛能,沒有達到現階段的巔峰。
“還沒有達到巔峰?”蘇芮眼睛瞪得滾圓,感覺自己的認知再一次被顛覆。
難道萬族生靈的真神上境強者,成長到極致,真的能夠與真神上境邪靈媲美?
如果是以前聽到這樣的言論,蘇芮只會嗤之以鼻,然後嘲笑對方狂妄無知,可現在,她竟隱隱感覺,鴻蒙所說之話,很可能會在未來某一天實現。
“我一定是瘋了!”蘇芮都被自己這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
甩了甩頭,蘇芮壓制著自己的思維,不能再胡思亂想了,萬族生靈的真神上境強者,怎麼可能與真神上境邪靈媲美?
“邪靈……遲早有一天,我們蒼穹學院與邪靈五族,必有一戰。”盤龍世界鴻蒙笑了起來,“真是期待啊!”
星辰變世界鴻蒙也是笑了起來:“邪靈,的確是值得期待的對手!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得先應對邪王降臨的危機,以院長與鴻鈞長老的實力,想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哦?”忽然,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那聲音彷彿不存在,又彷彿源自眾人的心底,“院長是誰?鴻鈞長老又是誰?傳奇英雄嗎?這就是你們殺死潛淵他們的依仗?”
眾人心底齊齊一驚,那若有若無的聲音,讓得他們毛骨悚然。
“誰!”盤龍世界鴻蒙低喝一聲。
他釋放神念,籠罩著周圍,卻察覺不到絲毫的異常痕跡,彷彿那聲音是他們的錯覺。
無形,無影,無蹤,彷彿根本不存在,就連聲音,也像是他們在心中自語,每個人聽到的,都是他們自己的聲音,源自他們的心底,而非外界傳入,只是所有人聽到的聲音內容,都是一樣。
“萬族螻蟻,皆傳頌吾名,無盡世界,皆在吾腳下顫抖,吾目光所及,皆為生命禁區。”那聲音帶著幾分笑意,在所有人心底響起,“吾便是這北方界域的統治者,黑霧人一族的王!不過吾更喜歡另一個稱呼,那便是……”
“聻!”
邪王,聻!!!
蒼穹學院眾人悚然一驚。
蘇芮更是神魂顫慄。

武極神話 – 第1080章 聻!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80章聻!
域外戰場中央,那看不清容貌的中年身軀漸漸虛化,重新變成一道光,與那蓮花融合在一起,而後,那光芒一分為三,每一道光芒,都化為一道人影,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結束了。”太上老君看著那漫漫消失的時間長河,低語道。
潛淵的過去、現在,都被掃滅,不留一絲痕跡,也就意味著它徹底被抹除了,沒有了過去與現在,還談什麼未來?未來,永遠都是建立在過去、現在的基礎上,一旦過去與現在被抹去,那麼未來也將在時間長河中消失。
潛淵隕落,那顯化時間長河的力量,自然也就消失了。
轉過頭,太上老君目光投向極冰與斜月。
感受到太上老君的目光,極冰與斜月心底一顫,隨即——
“逃!”極冰與斜月沒有任何猶豫,瞬間化作兩團黑霧,跨越無盡遙遠的距離,朝著遠方瘋狂地逃竄,連真神上境的潛淵都隕落了,它們可不認為自己能夠扛得住太上老君等人的攻擊。
儘管逃跑對它們來說,是難以洗刷的恥辱,可比起這,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它們還未逃遠,長老團人群中,兩道身影瞬間閃爍一下,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們便出現在極冰與斜月的前方,這兩人,分別是星辰變鴻蒙與星辰變林雷,兩人皆是有著真神上境的修為,實力絲毫不弱於太上老君。
“死!”星辰變鴻蒙與星辰變林雷直接調動一半的神魂之力,施展雷霆一擊。
以他們真神上境的神魂,哪怕是一半,也遠遠勝過真神中境,哪怕是真神中境的極冰,也扛不住這樣強大的神魂攻擊。
鴻蒙與林雷的神魂力量,穿過時間長河,超越了空間的維度,瞬間對極冰與斜月各個時空的本體造成全方位打擊,這樣的攻擊,對早已經將時間法則參悟到極高境界的鴻蒙與林雷來說,並非是什麼難事。
“轟!”
天地震顫,鴻蒙與林雷的神魂攻擊,透過時間長河,將極冰與斜月徹底抹殺,那可怕的神魂之力,猶如太陽一般,將無盡的黑霧融化,直至徹底消融。
眾人甚至能夠聽到,淒厲的慘叫聲,從那時間長河傳出:“啊!”
當天地恢復平靜,極冰與斜月,就這麼被無情抹殺,未能留下絲毫的痕跡,那時間長河之中,也是再也看不到它們的身影。
“呼……”鴻蒙與林雷相視一眼,隨即緩緩吐了一口氣,原本處於巔峰狀態的他們,氣息虛弱了幾分,一下子消耗了一半的神魂之力,對他們來說,亦是不小的負擔。
“怎麼樣?”盤龍鴻蒙問道。
“很強。”星辰變鴻蒙凝重道:“我與二弟各自耗費一半的神魂之力,才勉強殺死它們,換作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恐怕耗費三分之二的神魂之力都難以奈何它們……”他們修煉了院長傳授的功法,神魂比尋常的真神上境強者更強,融合大道本源之後,又有了一定的提升,然而即使如此,他們擊殺極冰與斜月,也是費了不少的力氣,可見真神境邪靈的強大。
林雷也是凝重道:“我懷疑,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都不一定是它們的對手……”
說到這,林雷不由看向蘇芮,道:“你對邪靈比較瞭解,可知道,真神上境強者與真神中境邪靈,誰厲害?”
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到蘇芮身上。
蘇芮精神有些恍惚,顯然,潛淵的死,對她造成很大的震撼,久久難以平息。
歷史上,也曾有真神上境邪靈隕落過,且不止一位,可出手的,是傳奇英雄!
以真神上境修為斬殺真神上境邪靈的,在仙域歷史上,也是第一次!
這是一個偉大的奇蹟!
而她蘇芮,有幸成為了這段歷史的見證者!
這樣偉大的一刻,她有幸參與了進來,儘管,她不曾動手。
蘇芮心神激盪,難以平息。
直到聽到林雷的問話,蘇芮才稍稍清醒幾分。
面對眾多大佬的目光,蘇芮心裡微微顫抖,尤其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與通天教主,那可是斬殺了潛淵的大佬,這樣的大佬,在某方面來說,甚至可與傳奇英雄媲美,若在仙域,絕對是萬人敬仰的英雄,容不得她不敬畏。
蘇芮深吸一口氣,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聲音帶著一絲輕顫:“邪靈幾乎全都能越級與萬族生靈戰鬥,真神下境邪靈,可戰真神中境強者,真神中境邪靈,可戰真神上境強者,只有極少數戰力極高的天才,才能與同級邪靈抗衡,只是這樣的天才極為稀有,在晉級真神之前,我也有著這樣的戰力,可與超脫上境邪靈正面一戰,可晉級真神之後,我戰力下降了不少,難以與真神下境的邪靈抗衡……”
“至於真神上境邪靈,因為真神上境與傳奇英雄之間的戰力差距太大了,真神上境邪靈也無法越級與傳奇英雄戰鬥,可它們的戰力依舊無比可怕,十位真神上境強者聯手,也難以奈何一頭真神上境邪靈……潛淵的實力,諸位前輩也見識到了,即使以諸位前輩這樣厲害的真神上境強者,也是難傷它分毫。哪怕諸位前輩聯手,也難以奈何它。”
邪靈的數量極為稀少,不及萬族生靈的億分之一,即使如此,萬族生靈依舊被打得節節敗退,仙域防線一步步縮小,生存空間被壓得越來越小,除了它們本身形態詭異,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它們的戰力太可怕了。
同級別的戰鬥,人海戰術對它們來說,效果趨近於零。
聽得蘇芮所言,鴻蒙等人有些意外:“這麼說來,我們的實力,比起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還強大不少?”
“豈止是強大不少……”蘇芮苦笑道:“諸位前輩,絕對是最頂級的真神上境強者!這樣的高手,放眼整個仙域,數量恐怕也不會超過十位……準確地說,是八位!”偌大的仙域,也只有八個這個級別的真神上境強者,然而這蒼穹學院,卻是足足有著五位。
雖然魔童世界女媧娘娘和盤龍世界鴻蒙沒有出手,但蘇芮可不認為他們會比太上老君幾人弱。
蘇芮漸漸意識到,荒野真神界,或者說蒼穹學院,就像一個縮小版的仙域。
這裡有著傳奇英雄,還不止一個,這裡還有著真神強者,光是她所見到的,就有十四個,並且她從鴻蒙等人的對話中,隱隱得知,蒼穹學院的真神強者,似乎還不止他們這群人,至於超脫者,蒼穹學院師生們超脫者眾多,其中不少人比王者還可怕……
一個小小的荒野真神界,綜合實力,竟是接近仙域的一半!
要知道,仙域囊括無數的世界,光是真神界,就有著數十之多,七階大世界更是多不勝數,這麼多世界經過無數年歲月的積累,才擁有現如今的規模,與之相比,荒野真神界就顯得更加可怕了。
“神祕的荒野真神界,神祕的蒼穹學院!”蘇芮本以為已經對蒼穹學院很瞭解了,可是越是接觸蒼穹學院,她就越是感到蒼穹學院的神祕,彷彿有著一團迷霧籠罩著蒼穹學院。
“八個嗎?”盤龍世界鴻蒙若有所思,“數量倒是不少,不過……”
他話音一轉:“我們的戰力,還遠遠沒有達到巔峰……等我們再修煉一段時間,體內能量完全轉化為更加精煉純粹的真神之力,神魂還會迎來一段成長期,到時候,我們的戰力,還能夠提升不少,估計比起真神上境邪靈,也不會差多少。”
他們才轉修新的功法沒有多久,還沒有徹底挖掘出功法的潛能,沒有達到現階段的巔峰。
“還沒有達到巔峰?”蘇芮眼睛瞪得滾圓,感覺自己的認知再一次被顛覆。
難道萬族生靈的真神上境強者,成長到極致,真的能夠與真神上境邪靈媲美?
如果是以前聽到這樣的言論,蘇芮只會嗤之以鼻,然後嘲笑對方狂妄無知,可現在,她竟隱隱感覺,鴻蒙所說之話,很可能會在未來某一天實現。
“我一定是瘋了!”蘇芮都被自己這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
甩了甩頭,蘇芮壓制著自己的思維,不能再胡思亂想了,萬族生靈的真神上境強者,怎麼可能與真神上境邪靈媲美?
“邪靈……遲早有一天,我們蒼穹學院與邪靈五族,必有一戰。”盤龍世界鴻蒙笑了起來,“真是期待啊!”
星辰變世界鴻蒙也是笑了起來:“邪靈,的確是值得期待的對手!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得先應對邪王降臨的危機,以院長與鴻鈞長老的實力,想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哦?”忽然,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那聲音彷彿不存在,又彷彿源自眾人的心底,“院長是誰?鴻鈞長老又是誰?傳奇英雄嗎?這就是你們殺死潛淵他們的依仗?”
眾人心底齊齊一驚,那若有若無的聲音,讓得他們毛骨悚然。
“誰!”盤龍世界鴻蒙低喝一聲。
他釋放神念,籠罩著周圍,卻察覺不到絲毫的異常痕跡,彷彿那聲音是他們的錯覺。
無形,無影,無蹤,彷彿根本不存在,就連聲音,也像是他們在心中自語,每個人聽到的,都是他們自己的聲音,源自他們的心底,而非外界傳入,只是所有人聽到的聲音內容,都是一樣。
“萬族螻蟻,皆傳頌吾名,無盡世界,皆在吾腳下顫抖,吾目光所及,皆為生命禁區。”那聲音帶著幾分笑意,在所有人心底響起,“吾便是這北方界域的統治者,黑霧人一族的王!不過吾更喜歡另一個稱呼,那便是……”
“聻!”
邪王,聻!!!
蒼穹學院眾人悚然一驚。
蘇芮更是神魂顫慄。

武極神話 – 第1080章 聻!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80章聻!
域外戰場中央,那看不清容貌的中年身軀漸漸虛化,重新變成一道光,與那蓮花融合在一起,而後,那光芒一分為三,每一道光芒,都化為一道人影,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結束了。”太上老君看著那漫漫消失的時間長河,低語道。
潛淵的過去、現在,都被掃滅,不留一絲痕跡,也就意味著它徹底被抹除了,沒有了過去與現在,還談什麼未來?未來,永遠都是建立在過去、現在的基礎上,一旦過去與現在被抹去,那麼未來也將在時間長河中消失。
潛淵隕落,那顯化時間長河的力量,自然也就消失了。
轉過頭,太上老君目光投向極冰與斜月。
感受到太上老君的目光,極冰與斜月心底一顫,隨即——
“逃!”極冰與斜月沒有任何猶豫,瞬間化作兩團黑霧,跨越無盡遙遠的距離,朝著遠方瘋狂地逃竄,連真神上境的潛淵都隕落了,它們可不認為自己能夠扛得住太上老君等人的攻擊。
儘管逃跑對它們來說,是難以洗刷的恥辱,可比起這,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它們還未逃遠,長老團人群中,兩道身影瞬間閃爍一下,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們便出現在極冰與斜月的前方,這兩人,分別是星辰變鴻蒙與星辰變林雷,兩人皆是有著真神上境的修為,實力絲毫不弱於太上老君。
“死!”星辰變鴻蒙與星辰變林雷直接調動一半的神魂之力,施展雷霆一擊。
以他們真神上境的神魂,哪怕是一半,也遠遠勝過真神中境,哪怕是真神中境的極冰,也扛不住這樣強大的神魂攻擊。
鴻蒙與林雷的神魂力量,穿過時間長河,超越了空間的維度,瞬間對極冰與斜月各個時空的本體造成全方位打擊,這樣的攻擊,對早已經將時間法則參悟到極高境界的鴻蒙與林雷來說,並非是什麼難事。
“轟!”
天地震顫,鴻蒙與林雷的神魂攻擊,透過時間長河,將極冰與斜月徹底抹殺,那可怕的神魂之力,猶如太陽一般,將無盡的黑霧融化,直至徹底消融。
眾人甚至能夠聽到,淒厲的慘叫聲,從那時間長河傳出:“啊!”
當天地恢復平靜,極冰與斜月,就這麼被無情抹殺,未能留下絲毫的痕跡,那時間長河之中,也是再也看不到它們的身影。
“呼……”鴻蒙與林雷相視一眼,隨即緩緩吐了一口氣,原本處於巔峰狀態的他們,氣息虛弱了幾分,一下子消耗了一半的神魂之力,對他們來說,亦是不小的負擔。
“怎麼樣?”盤龍鴻蒙問道。
“很強。”星辰變鴻蒙凝重道:“我與二弟各自耗費一半的神魂之力,才勉強殺死它們,換作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恐怕耗費三分之二的神魂之力都難以奈何它們……”他們修煉了院長傳授的功法,神魂比尋常的真神上境強者更強,融合大道本源之後,又有了一定的提升,然而即使如此,他們擊殺極冰與斜月,也是費了不少的力氣,可見真神境邪靈的強大。
林雷也是凝重道:“我懷疑,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都不一定是它們的對手……”
說到這,林雷不由看向蘇芮,道:“你對邪靈比較瞭解,可知道,真神上境強者與真神中境邪靈,誰厲害?”
眾人的目光都匯聚到蘇芮身上。
蘇芮精神有些恍惚,顯然,潛淵的死,對她造成很大的震撼,久久難以平息。
歷史上,也曾有真神上境邪靈隕落過,且不止一位,可出手的,是傳奇英雄!
以真神上境修為斬殺真神上境邪靈的,在仙域歷史上,也是第一次!
這是一個偉大的奇蹟!
而她蘇芮,有幸成為了這段歷史的見證者!
這樣偉大的一刻,她有幸參與了進來,儘管,她不曾動手。
蘇芮心神激盪,難以平息。
直到聽到林雷的問話,蘇芮才稍稍清醒幾分。
面對眾多大佬的目光,蘇芮心裡微微顫抖,尤其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與通天教主,那可是斬殺了潛淵的大佬,這樣的大佬,在某方面來說,甚至可與傳奇英雄媲美,若在仙域,絕對是萬人敬仰的英雄,容不得她不敬畏。
蘇芮深吸一口氣,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聲音帶著一絲輕顫:“邪靈幾乎全都能越級與萬族生靈戰鬥,真神下境邪靈,可戰真神中境強者,真神中境邪靈,可戰真神上境強者,只有極少數戰力極高的天才,才能與同級邪靈抗衡,只是這樣的天才極為稀有,在晉級真神之前,我也有著這樣的戰力,可與超脫上境邪靈正面一戰,可晉級真神之後,我戰力下降了不少,難以與真神下境的邪靈抗衡……”
“至於真神上境邪靈,因為真神上境與傳奇英雄之間的戰力差距太大了,真神上境邪靈也無法越級與傳奇英雄戰鬥,可它們的戰力依舊無比可怕,十位真神上境強者聯手,也難以奈何一頭真神上境邪靈……潛淵的實力,諸位前輩也見識到了,即使以諸位前輩這樣厲害的真神上境強者,也是難傷它分毫。哪怕諸位前輩聯手,也難以奈何它。”
邪靈的數量極為稀少,不及萬族生靈的億分之一,即使如此,萬族生靈依舊被打得節節敗退,仙域防線一步步縮小,生存空間被壓得越來越小,除了它們本身形態詭異,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它們的戰力太可怕了。
同級別的戰鬥,人海戰術對它們來說,效果趨近於零。
聽得蘇芮所言,鴻蒙等人有些意外:“這麼說來,我們的實力,比起普通的真神上境強者,還強大不少?”
“豈止是強大不少……”蘇芮苦笑道:“諸位前輩,絕對是最頂級的真神上境強者!這樣的高手,放眼整個仙域,數量恐怕也不會超過十位……準確地說,是八位!”偌大的仙域,也只有八個這個級別的真神上境強者,然而這蒼穹學院,卻是足足有著五位。
雖然魔童世界女媧娘娘和盤龍世界鴻蒙沒有出手,但蘇芮可不認為他們會比太上老君幾人弱。
蘇芮漸漸意識到,荒野真神界,或者說蒼穹學院,就像一個縮小版的仙域。
這裡有著傳奇英雄,還不止一個,這裡還有著真神強者,光是她所見到的,就有十四個,並且她從鴻蒙等人的對話中,隱隱得知,蒼穹學院的真神強者,似乎還不止他們這群人,至於超脫者,蒼穹學院師生們超脫者眾多,其中不少人比王者還可怕……
一個小小的荒野真神界,綜合實力,竟是接近仙域的一半!
要知道,仙域囊括無數的世界,光是真神界,就有著數十之多,七階大世界更是多不勝數,這麼多世界經過無數年歲月的積累,才擁有現如今的規模,與之相比,荒野真神界就顯得更加可怕了。
“神祕的荒野真神界,神祕的蒼穹學院!”蘇芮本以為已經對蒼穹學院很瞭解了,可是越是接觸蒼穹學院,她就越是感到蒼穹學院的神祕,彷彿有著一團迷霧籠罩著蒼穹學院。
“八個嗎?”盤龍世界鴻蒙若有所思,“數量倒是不少,不過……”
他話音一轉:“我們的戰力,還遠遠沒有達到巔峰……等我們再修煉一段時間,體內能量完全轉化為更加精煉純粹的真神之力,神魂還會迎來一段成長期,到時候,我們的戰力,還能夠提升不少,估計比起真神上境邪靈,也不會差多少。”
他們才轉修新的功法沒有多久,還沒有徹底挖掘出功法的潛能,沒有達到現階段的巔峰。
“還沒有達到巔峰?”蘇芮眼睛瞪得滾圓,感覺自己的認知再一次被顛覆。
難道萬族生靈的真神上境強者,成長到極致,真的能夠與真神上境邪靈媲美?
如果是以前聽到這樣的言論,蘇芮只會嗤之以鼻,然後嘲笑對方狂妄無知,可現在,她竟隱隱感覺,鴻蒙所說之話,很可能會在未來某一天實現。
“我一定是瘋了!”蘇芮都被自己這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
甩了甩頭,蘇芮壓制著自己的思維,不能再胡思亂想了,萬族生靈的真神上境強者,怎麼可能與真神上境邪靈媲美?
“邪靈……遲早有一天,我們蒼穹學院與邪靈五族,必有一戰。”盤龍世界鴻蒙笑了起來,“真是期待啊!”
星辰變世界鴻蒙也是笑了起來:“邪靈,的確是值得期待的對手!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得先應對邪王降臨的危機,以院長與鴻鈞長老的實力,想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哦?”忽然,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那聲音彷彿不存在,又彷彿源自眾人的心底,“院長是誰?鴻鈞長老又是誰?傳奇英雄嗎?這就是你們殺死潛淵他們的依仗?”
眾人心底齊齊一驚,那若有若無的聲音,讓得他們毛骨悚然。
“誰!”盤龍世界鴻蒙低喝一聲。
他釋放神念,籠罩著周圍,卻察覺不到絲毫的異常痕跡,彷彿那聲音是他們的錯覺。
無形,無影,無蹤,彷彿根本不存在,就連聲音,也像是他們在心中自語,每個人聽到的,都是他們自己的聲音,源自他們的心底,而非外界傳入,只是所有人聽到的聲音內容,都是一樣。
“萬族螻蟻,皆傳頌吾名,無盡世界,皆在吾腳下顫抖,吾目光所及,皆為生命禁區。”那聲音帶著幾分笑意,在所有人心底響起,“吾便是這北方界域的統治者,黑霧人一族的王!不過吾更喜歡另一個稱呼,那便是……”
“聻!”
邪王,聻!!!
蒼穹學院眾人悚然一驚。
蘇芮更是神魂顫慄。

武極神話 – 第1079章 三清合一,潛淵之死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79章三清合一,潛淵之死
潛淵呆住了,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這樣程度的攻擊,都沒能破開那附魔真神器的防禦,沒能殺死太上老君,它感到深深的無力。
最強的手段都用上了,卻無法殺死太上老君,那麼別的手段還管用嗎?
潛淵沉默了,它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無力。
以前,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對手,哪怕手持附魔真神器的真神上境強者,它依然能殺死對方,再不濟,也能夠重創對方……然而面對太上老君,它卻是連太上老君的防禦都破不開。
一切都因為那件附魔真神器!
兼備物質防禦與靈魂防禦的附魔真神器!
潛淵不禁懷疑,那並不是附魔真神器,而是超越附魔真神器的某種重寶!
“我承認,我奈何不了你。”潛淵極為不甘,可不甘又能如何,現實不會因為它的不甘而改變。
準確地說,他並非是奈何不了太上老君,而是奈何不了那一件附魔真神器。
想到這,潛淵心底湧上一股莫名的悲哀,自己堂堂真神上境黑霧人,竟然輸給了一件附魔真神器,輸給了一件死物,這還真是莫大的諷刺!
“大人!”極冰與斜月,有些難以置信。
從潛淵嘴裡親口說出來的話,讓得極冰與斜月都有些難以接受。
它們黑霧人一族,無論面對什麼樣的高手,從來都是碾壓,何曾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這讓它們產生一股挫敗感。
潛淵並未理會極冰與斜月,它慢慢恢復了平靜,冷漠地注視著太上老君:“我的確殺不了你,可是……你也只是仗著附魔真神器之利,才能抵擋我的攻擊,沒了附魔真神器,你什麼也不是!”
太上老君神情淡然,無喜無悲。
“我殺不了你,你也傷不了我。”潛淵漠然道:“除非你能找到一件與你那防禦附魔真神器一樣擁有可怕威能的攻擊附魔真神器!不過很顯然,你沒有!那個葫蘆,還差得遠!”
“攻擊附魔真神器嗎?”太上老君點點頭,“除了那葫蘆之外,我的確沒有別的攻擊附魔真神器了。”
他有著不少的先天靈寶,但有著附魔威能的,只有那葫蘆,別的雖然也有著不俗的威能,但無法對邪靈這樣特殊形態的生命造成威脅。
不光是太上老君,整個蒼穹學院,除了院長那六位記名弟子以外,都沒有人擁有攻擊附魔真神器,不,不是沒有攻擊附魔真神器,而是沒有如同他們身份令牌那樣強大的攻擊附魔真神器。
他們的身份令牌,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全都是院長親自煉製的。
也唯有院長親自煉製的附魔真神器,才有著這樣的威能!
“你們殺不死我!”潛淵十分自信,“只要那位大人不出手,你們就永遠都殺不死我!”
它奈何不了有著防禦附魔真神器的太上老君,可同樣,它也有著自信,這群萬族生靈的真神強者,也奈何不了它。因為這群人的神魂,還遠沒有強大到足以傷害到它的地步。
盤龍鴻蒙不禁皺眉:“它說的沒錯,沒攻擊附魔真神器,我們還真奈何不了它。”
封神世界通天教主召喚四柄仙劍,道:“我這誅仙劍陣,不知有沒有用……”
“沒用的。”盤龍鴻蒙搖搖頭,“就算誅仙劍陣有著附魔威能,比起院長煉製的攻擊附魔真神器,恐怕還是有著差距,至少,在附魔威能這一塊,肯定有所差距。”
“那怎麼辦?總不能真的放了它們吧?”
“或許,可以向院長開口討要一件攻擊附魔真神器……”
“院長已經賜予我們一件防禦附魔真神器,可謂是天大的恩賜,若再討要攻擊附魔真神器,豈不成了得寸進尺?”
“借,借總行了吧?”
長老們議論起來,一個個都皺起眉頭,頗有些頭疼。
“蘇芮,你應該對真神境邪靈比較瞭解,可有應對之法?”白婕不禁看向身邊的蘇芮。
此刻,蘇芮還沉浸在震驚之中,時間長河的顯化,潛淵的可怕威能,以及太上老君那近乎無解的防禦附魔真神器,一切的一切,都帶給蘇芮太多的震撼,顛覆了她對力量的認知,以至於她到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
直到聽到白婕的問話,蘇芮才慢慢清醒過來。
她不禁苦笑:“我能有什麼辦法?”
真神境邪靈,幾乎是無解的存在,哪怕是仙域強者,也拿它們毫無辦法,她不過是真神下境強者,對她來說,真神中境,都是不可抗衡的存在,真神上境更是需要仰望,更別說真神上境邪靈了!
“除非傳奇英雄親自出手,否則,真神上境邪靈就是無敵的。”蘇芮嘆息道:“要是它們真的這麼容易對付,神魔戰場之中,也就不至於隕落那麼多真神強者了。”
“連你都沒辦法,看來,我們是真的奈何不了它了。”白婕皺起眉頭,心中頗為不甘。
可惜了!
明明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除掉一頭真神上境邪靈,卻因為他們的實力不足,導致機會溜走。
“沒辦法?”元始天尊淡淡道:“未必!”
聞言,白婕眼睛一亮:“元始長老有何高見?”
只見元始天尊看了一眼太上老君,又看了看身旁的通天教主,道:“我也沒把握,不過,可以試一試。”
“你是說……那個辦法?”通天教主一怔。
他沉默了一下,而後說道:“也許可以試一試。”
“走吧。”元始天尊當即身影一閃,跨越億萬公里,出現在太上老君身邊。
下一刻,通天教主也是瞬移到太上老君身邊。
太上老君看著身旁忽然出現的兩人,身軀迅速縮小,變回原本的大小,然後才平靜道:“無數年了,你們終於想通了嗎?”
“我只是不想被放走這頭真神上境邪靈。”元始天尊淡淡道。
“雖然我們的道,理念不合,但我們終究同出一源,如今大敵當前,自當摒棄不合,展開合作。”通天教主說道。
看著三人神叨叨地說著話,蘇芮不解:“他們做在什麼?”
魔童世界太上老君沉默了一下,道:“三清同出一源,乃盤古大神元神所化,繼承了盤古大神一絲真蘊,三清合一,自可重現盤古大神的一絲威能……”不過,這威能,與真正的盤古大神相比,猶如海中的一滴水,有著天淵之別,畢竟,盤古大神身化洪荒,三清只是其中渺小的一部分,微不足道。
哪怕三清合一,三位洪荒聖人重現一絲盤古威能,亦不是鴻鈞道祖的對手。
就在蘇芮要繼續追問的時候,戰場之中的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身影消失了,他們的身軀開始散去,化作一團光芒,三道光芒相融,三種顏色逐漸統一,最終幻化出一朵蓮花,那蓮花緩緩盛開,蓮花中央,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緩緩站起。
三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中年。
那中年容貌模糊,看不清面容,氣息極度內斂,像是與天地融合一般,神念都難以捕捉到他的身影。
“三個人融合成了一個?”蘇芮眼睛瞪圓,有些傻眼了。
見此一幕,潛淵也是心中莫名有著不安:“你們在搞什麼鬼?”
只見三清所化的中年,淡淡注視著潛淵,儘管他沒有散發絲毫的氣息,卻隱隱讓人有種心悸的感覺。
他不是盤古,他只是有幸繼承了盤古元神的三個幸運兒重新組成的盤古元神,卻並無曾經盤古大神的威能,更沒有盤古大神的意識與思維,在某種意義上講,他僅僅只是三清的意念聚合體,只是因為重鑄盤古元神,從而產生神奇的反應,可發揮一絲盤古大神的威能。
並且,因為三清理念不合,道不同,也讓得他的狀態並不穩定,隨時都可能分解。
“如果你能活下來,我們便放你離開。”中年說話間,身軀散發一股令人顫慄的氣息。
那氣息,只有真神上境,卻莫名地讓人感到一股深深的心悸。
只見中年雙目光芒大盛,像是日月一般,可怕的神魂之力,如潮水一般湧出,那神魂之力蘊含著可怕的毀滅性力量,直接對著潛淵衝擊而去。
“可笑!區區真神強者,也想殺我!”潛淵大喝一聲,彷彿在掩飾心中的不安與悸動。
可就在它話音剛落之時,那充滿毀滅性力量的神魂之力,便掃過那無邊無際的黑霧,掃過時間長河之上重重疊疊的虛影,一路摧枯拉朽,將一切都橫掃而盡,各個時空,潛淵所留下的一切痕跡,都在剎那之間湮滅、消散,過去、現在,都被強行抹除,連一丁點抵抗之力都沒有……
強勢、暴力、摧枯拉朽!
“不,不可……”潛淵的聲音戛然而止。
消失了!
真神無敵的潛淵,令仙域無數真神顫慄的存在,聻王麾下最高統帥之一,就這麼被強行抹除了,整個過程,摧枯拉朽,蠻橫強勢,毫無道理可言。
蘇芮完全呆住了,臉上佈滿了震撼的表情。
極冰與斜月也是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長老團眾人不禁沉默。
“僅僅是重現一絲盤古大神的威能,便輕易掃滅一個真神上境邪靈,盤古大神本人,又有著何等威能?”鴻蒙、林雷、白婕等人心底皆是湧起一股莫名的心悸。

武極神話 – 第1079章 三清合一,潛淵之死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79章三清合一,潛淵之死
潛淵呆住了,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這樣程度的攻擊,都沒能破開那附魔真神器的防禦,沒能殺死太上老君,它感到深深的無力。
最強的手段都用上了,卻無法殺死太上老君,那麼別的手段還管用嗎?
潛淵沉默了,它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無力。
以前,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對手,哪怕手持附魔真神器的真神上境強者,它依然能殺死對方,再不濟,也能夠重創對方……然而面對太上老君,它卻是連太上老君的防禦都破不開。
一切都因為那件附魔真神器!
兼備物質防禦與靈魂防禦的附魔真神器!
潛淵不禁懷疑,那並不是附魔真神器,而是超越附魔真神器的某種重寶!
“我承認,我奈何不了你。”潛淵極為不甘,可不甘又能如何,現實不會因為它的不甘而改變。
準確地說,他並非是奈何不了太上老君,而是奈何不了那一件附魔真神器。
想到這,潛淵心底湧上一股莫名的悲哀,自己堂堂真神上境黑霧人,竟然輸給了一件附魔真神器,輸給了一件死物,這還真是莫大的諷刺!
“大人!”極冰與斜月,有些難以置信。
從潛淵嘴裡親口說出來的話,讓得極冰與斜月都有些難以接受。
它們黑霧人一族,無論面對什麼樣的高手,從來都是碾壓,何曾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這讓它們產生一股挫敗感。
潛淵並未理會極冰與斜月,它慢慢恢復了平靜,冷漠地注視著太上老君:“我的確殺不了你,可是……你也只是仗著附魔真神器之利,才能抵擋我的攻擊,沒了附魔真神器,你什麼也不是!”
太上老君神情淡然,無喜無悲。
“我殺不了你,你也傷不了我。”潛淵漠然道:“除非你能找到一件與你那防禦附魔真神器一樣擁有可怕威能的攻擊附魔真神器!不過很顯然,你沒有!那個葫蘆,還差得遠!”
“攻擊附魔真神器嗎?”太上老君點點頭,“除了那葫蘆之外,我的確沒有別的攻擊附魔真神器了。”
他有著不少的先天靈寶,但有著附魔威能的,只有那葫蘆,別的雖然也有著不俗的威能,但無法對邪靈這樣特殊形態的生命造成威脅。
不光是太上老君,整個蒼穹學院,除了院長那六位記名弟子以外,都沒有人擁有攻擊附魔真神器,不,不是沒有攻擊附魔真神器,而是沒有如同他們身份令牌那樣強大的攻擊附魔真神器。
他們的身份令牌,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全都是院長親自煉製的。
也唯有院長親自煉製的附魔真神器,才有著這樣的威能!
“你們殺不死我!”潛淵十分自信,“只要那位大人不出手,你們就永遠都殺不死我!”
它奈何不了有著防禦附魔真神器的太上老君,可同樣,它也有著自信,這群萬族生靈的真神強者,也奈何不了它。因為這群人的神魂,還遠沒有強大到足以傷害到它的地步。
盤龍鴻蒙不禁皺眉:“它說的沒錯,沒攻擊附魔真神器,我們還真奈何不了它。”
封神世界通天教主召喚四柄仙劍,道:“我這誅仙劍陣,不知有沒有用……”
“沒用的。”盤龍鴻蒙搖搖頭,“就算誅仙劍陣有著附魔威能,比起院長煉製的攻擊附魔真神器,恐怕還是有著差距,至少,在附魔威能這一塊,肯定有所差距。”
“那怎麼辦?總不能真的放了它們吧?”
“或許,可以向院長開口討要一件攻擊附魔真神器……”
“院長已經賜予我們一件防禦附魔真神器,可謂是天大的恩賜,若再討要攻擊附魔真神器,豈不成了得寸進尺?”
“借,借總行了吧?”
長老們議論起來,一個個都皺起眉頭,頗有些頭疼。
“蘇芮,你應該對真神境邪靈比較瞭解,可有應對之法?”白婕不禁看向身邊的蘇芮。
此刻,蘇芮還沉浸在震驚之中,時間長河的顯化,潛淵的可怕威能,以及太上老君那近乎無解的防禦附魔真神器,一切的一切,都帶給蘇芮太多的震撼,顛覆了她對力量的認知,以至於她到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
直到聽到白婕的問話,蘇芮才慢慢清醒過來。
她不禁苦笑:“我能有什麼辦法?”
真神境邪靈,幾乎是無解的存在,哪怕是仙域強者,也拿它們毫無辦法,她不過是真神下境強者,對她來說,真神中境,都是不可抗衡的存在,真神上境更是需要仰望,更別說真神上境邪靈了!
“除非傳奇英雄親自出手,否則,真神上境邪靈就是無敵的。”蘇芮嘆息道:“要是它們真的這麼容易對付,神魔戰場之中,也就不至於隕落那麼多真神強者了。”
“連你都沒辦法,看來,我們是真的奈何不了它了。”白婕皺起眉頭,心中頗為不甘。
可惜了!
明明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除掉一頭真神上境邪靈,卻因為他們的實力不足,導致機會溜走。
“沒辦法?”元始天尊淡淡道:“未必!”
聞言,白婕眼睛一亮:“元始長老有何高見?”
只見元始天尊看了一眼太上老君,又看了看身旁的通天教主,道:“我也沒把握,不過,可以試一試。”
“你是說……那個辦法?”通天教主一怔。
他沉默了一下,而後說道:“也許可以試一試。”
“走吧。”元始天尊當即身影一閃,跨越億萬公里,出現在太上老君身邊。
下一刻,通天教主也是瞬移到太上老君身邊。
太上老君看著身旁忽然出現的兩人,身軀迅速縮小,變回原本的大小,然後才平靜道:“無數年了,你們終於想通了嗎?”
“我只是不想被放走這頭真神上境邪靈。”元始天尊淡淡道。
“雖然我們的道,理念不合,但我們終究同出一源,如今大敵當前,自當摒棄不合,展開合作。”通天教主說道。
看著三人神叨叨地說著話,蘇芮不解:“他們做在什麼?”
魔童世界太上老君沉默了一下,道:“三清同出一源,乃盤古大神元神所化,繼承了盤古大神一絲真蘊,三清合一,自可重現盤古大神的一絲威能……”不過,這威能,與真正的盤古大神相比,猶如海中的一滴水,有著天淵之別,畢竟,盤古大神身化洪荒,三清只是其中渺小的一部分,微不足道。
哪怕三清合一,三位洪荒聖人重現一絲盤古威能,亦不是鴻鈞道祖的對手。
就在蘇芮要繼續追問的時候,戰場之中的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身影消失了,他們的身軀開始散去,化作一團光芒,三道光芒相融,三種顏色逐漸統一,最終幻化出一朵蓮花,那蓮花緩緩盛開,蓮花中央,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緩緩站起。
三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中年。
那中年容貌模糊,看不清面容,氣息極度內斂,像是與天地融合一般,神念都難以捕捉到他的身影。
“三個人融合成了一個?”蘇芮眼睛瞪圓,有些傻眼了。
見此一幕,潛淵也是心中莫名有著不安:“你們在搞什麼鬼?”
只見三清所化的中年,淡淡注視著潛淵,儘管他沒有散發絲毫的氣息,卻隱隱讓人有種心悸的感覺。
他不是盤古,他只是有幸繼承了盤古元神的三個幸運兒重新組成的盤古元神,卻並無曾經盤古大神的威能,更沒有盤古大神的意識與思維,在某種意義上講,他僅僅只是三清的意念聚合體,只是因為重鑄盤古元神,從而產生神奇的反應,可發揮一絲盤古大神的威能。
並且,因為三清理念不合,道不同,也讓得他的狀態並不穩定,隨時都可能分解。
“如果你能活下來,我們便放你離開。”中年說話間,身軀散發一股令人顫慄的氣息。
那氣息,只有真神上境,卻莫名地讓人感到一股深深的心悸。
只見中年雙目光芒大盛,像是日月一般,可怕的神魂之力,如潮水一般湧出,那神魂之力蘊含著可怕的毀滅性力量,直接對著潛淵衝擊而去。
“可笑!區區真神強者,也想殺我!”潛淵大喝一聲,彷彿在掩飾心中的不安與悸動。
可就在它話音剛落之時,那充滿毀滅性力量的神魂之力,便掃過那無邊無際的黑霧,掃過時間長河之上重重疊疊的虛影,一路摧枯拉朽,將一切都橫掃而盡,各個時空,潛淵所留下的一切痕跡,都在剎那之間湮滅、消散,過去、現在,都被強行抹除,連一丁點抵抗之力都沒有……
強勢、暴力、摧枯拉朽!
“不,不可……”潛淵的聲音戛然而止。
消失了!
真神無敵的潛淵,令仙域無數真神顫慄的存在,聻王麾下最高統帥之一,就這麼被強行抹除了,整個過程,摧枯拉朽,蠻橫強勢,毫無道理可言。
蘇芮完全呆住了,臉上佈滿了震撼的表情。
極冰與斜月也是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長老團眾人不禁沉默。
“僅僅是重現一絲盤古大神的威能,便輕易掃滅一個真神上境邪靈,盤古大神本人,又有著何等威能?”鴻蒙、林雷、白婕等人心底皆是湧起一股莫名的心悸。

武極神話 – 第1079章 三清合一,潛淵之死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79章三清合一,潛淵之死
潛淵呆住了,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這樣程度的攻擊,都沒能破開那附魔真神器的防禦,沒能殺死太上老君,它感到深深的無力。
最強的手段都用上了,卻無法殺死太上老君,那麼別的手段還管用嗎?
潛淵沉默了,它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無力。
以前,無論面對什麼樣的對手,哪怕手持附魔真神器的真神上境強者,它依然能殺死對方,再不濟,也能夠重創對方……然而面對太上老君,它卻是連太上老君的防禦都破不開。
一切都因為那件附魔真神器!
兼備物質防禦與靈魂防禦的附魔真神器!
潛淵不禁懷疑,那並不是附魔真神器,而是超越附魔真神器的某種重寶!
“我承認,我奈何不了你。”潛淵極為不甘,可不甘又能如何,現實不會因為它的不甘而改變。
準確地說,他並非是奈何不了太上老君,而是奈何不了那一件附魔真神器。
想到這,潛淵心底湧上一股莫名的悲哀,自己堂堂真神上境黑霧人,竟然輸給了一件附魔真神器,輸給了一件死物,這還真是莫大的諷刺!
“大人!”極冰與斜月,有些難以置信。
從潛淵嘴裡親口說出來的話,讓得極冰與斜月都有些難以接受。
它們黑霧人一族,無論面對什麼樣的高手,從來都是碾壓,何曾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這讓它們產生一股挫敗感。
潛淵並未理會極冰與斜月,它慢慢恢復了平靜,冷漠地注視著太上老君:“我的確殺不了你,可是……你也只是仗著附魔真神器之利,才能抵擋我的攻擊,沒了附魔真神器,你什麼也不是!”
太上老君神情淡然,無喜無悲。
“我殺不了你,你也傷不了我。”潛淵漠然道:“除非你能找到一件與你那防禦附魔真神器一樣擁有可怕威能的攻擊附魔真神器!不過很顯然,你沒有!那個葫蘆,還差得遠!”
“攻擊附魔真神器嗎?”太上老君點點頭,“除了那葫蘆之外,我的確沒有別的攻擊附魔真神器了。”
他有著不少的先天靈寶,但有著附魔威能的,只有那葫蘆,別的雖然也有著不俗的威能,但無法對邪靈這樣特殊形態的生命造成威脅。
不光是太上老君,整個蒼穹學院,除了院長那六位記名弟子以外,都沒有人擁有攻擊附魔真神器,不,不是沒有攻擊附魔真神器,而是沒有如同他們身份令牌那樣強大的攻擊附魔真神器。
他們的身份令牌,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全都是院長親自煉製的。
也唯有院長親自煉製的附魔真神器,才有著這樣的威能!
“你們殺不死我!”潛淵十分自信,“只要那位大人不出手,你們就永遠都殺不死我!”
它奈何不了有著防禦附魔真神器的太上老君,可同樣,它也有著自信,這群萬族生靈的真神強者,也奈何不了它。因為這群人的神魂,還遠沒有強大到足以傷害到它的地步。
盤龍鴻蒙不禁皺眉:“它說的沒錯,沒攻擊附魔真神器,我們還真奈何不了它。”
封神世界通天教主召喚四柄仙劍,道:“我這誅仙劍陣,不知有沒有用……”
“沒用的。”盤龍鴻蒙搖搖頭,“就算誅仙劍陣有著附魔威能,比起院長煉製的攻擊附魔真神器,恐怕還是有著差距,至少,在附魔威能這一塊,肯定有所差距。”
“那怎麼辦?總不能真的放了它們吧?”
“或許,可以向院長開口討要一件攻擊附魔真神器……”
“院長已經賜予我們一件防禦附魔真神器,可謂是天大的恩賜,若再討要攻擊附魔真神器,豈不成了得寸進尺?”
“借,借總行了吧?”
長老們議論起來,一個個都皺起眉頭,頗有些頭疼。
“蘇芮,你應該對真神境邪靈比較瞭解,可有應對之法?”白婕不禁看向身邊的蘇芮。
此刻,蘇芮還沉浸在震驚之中,時間長河的顯化,潛淵的可怕威能,以及太上老君那近乎無解的防禦附魔真神器,一切的一切,都帶給蘇芮太多的震撼,顛覆了她對力量的認知,以至於她到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
直到聽到白婕的問話,蘇芮才慢慢清醒過來。
她不禁苦笑:“我能有什麼辦法?”
真神境邪靈,幾乎是無解的存在,哪怕是仙域強者,也拿它們毫無辦法,她不過是真神下境強者,對她來說,真神中境,都是不可抗衡的存在,真神上境更是需要仰望,更別說真神上境邪靈了!
“除非傳奇英雄親自出手,否則,真神上境邪靈就是無敵的。”蘇芮嘆息道:“要是它們真的這麼容易對付,神魔戰場之中,也就不至於隕落那麼多真神強者了。”
“連你都沒辦法,看來,我們是真的奈何不了它了。”白婕皺起眉頭,心中頗為不甘。
可惜了!
明明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除掉一頭真神上境邪靈,卻因為他們的實力不足,導致機會溜走。
“沒辦法?”元始天尊淡淡道:“未必!”
聞言,白婕眼睛一亮:“元始長老有何高見?”
只見元始天尊看了一眼太上老君,又看了看身旁的通天教主,道:“我也沒把握,不過,可以試一試。”
“你是說……那個辦法?”通天教主一怔。
他沉默了一下,而後說道:“也許可以試一試。”
“走吧。”元始天尊當即身影一閃,跨越億萬公里,出現在太上老君身邊。
下一刻,通天教主也是瞬移到太上老君身邊。
太上老君看著身旁忽然出現的兩人,身軀迅速縮小,變回原本的大小,然後才平靜道:“無數年了,你們終於想通了嗎?”
“我只是不想被放走這頭真神上境邪靈。”元始天尊淡淡道。
“雖然我們的道,理念不合,但我們終究同出一源,如今大敵當前,自當摒棄不合,展開合作。”通天教主說道。
看著三人神叨叨地說著話,蘇芮不解:“他們做在什麼?”
魔童世界太上老君沉默了一下,道:“三清同出一源,乃盤古大神元神所化,繼承了盤古大神一絲真蘊,三清合一,自可重現盤古大神的一絲威能……”不過,這威能,與真正的盤古大神相比,猶如海中的一滴水,有著天淵之別,畢竟,盤古大神身化洪荒,三清只是其中渺小的一部分,微不足道。
哪怕三清合一,三位洪荒聖人重現一絲盤古威能,亦不是鴻鈞道祖的對手。
就在蘇芮要繼續追問的時候,戰場之中的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身影消失了,他們的身軀開始散去,化作一團光芒,三道光芒相融,三種顏色逐漸統一,最終幻化出一朵蓮花,那蓮花緩緩盛開,蓮花中央,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緩緩站起。
三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中年。
那中年容貌模糊,看不清面容,氣息極度內斂,像是與天地融合一般,神念都難以捕捉到他的身影。
“三個人融合成了一個?”蘇芮眼睛瞪圓,有些傻眼了。
見此一幕,潛淵也是心中莫名有著不安:“你們在搞什麼鬼?”
只見三清所化的中年,淡淡注視著潛淵,儘管他沒有散發絲毫的氣息,卻隱隱讓人有種心悸的感覺。
他不是盤古,他只是有幸繼承了盤古元神的三個幸運兒重新組成的盤古元神,卻並無曾經盤古大神的威能,更沒有盤古大神的意識與思維,在某種意義上講,他僅僅只是三清的意念聚合體,只是因為重鑄盤古元神,從而產生神奇的反應,可發揮一絲盤古大神的威能。
並且,因為三清理念不合,道不同,也讓得他的狀態並不穩定,隨時都可能分解。
“如果你能活下來,我們便放你離開。”中年說話間,身軀散發一股令人顫慄的氣息。
那氣息,只有真神上境,卻莫名地讓人感到一股深深的心悸。
只見中年雙目光芒大盛,像是日月一般,可怕的神魂之力,如潮水一般湧出,那神魂之力蘊含著可怕的毀滅性力量,直接對著潛淵衝擊而去。
“可笑!區區真神強者,也想殺我!”潛淵大喝一聲,彷彿在掩飾心中的不安與悸動。
可就在它話音剛落之時,那充滿毀滅性力量的神魂之力,便掃過那無邊無際的黑霧,掃過時間長河之上重重疊疊的虛影,一路摧枯拉朽,將一切都橫掃而盡,各個時空,潛淵所留下的一切痕跡,都在剎那之間湮滅、消散,過去、現在,都被強行抹除,連一丁點抵抗之力都沒有……
強勢、暴力、摧枯拉朽!
“不,不可……”潛淵的聲音戛然而止。
消失了!
真神無敵的潛淵,令仙域無數真神顫慄的存在,聻王麾下最高統帥之一,就這麼被強行抹除了,整個過程,摧枯拉朽,蠻橫強勢,毫無道理可言。
蘇芮完全呆住了,臉上佈滿了震撼的表情。
極冰與斜月也是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長老團眾人不禁沉默。
“僅僅是重現一絲盤古大神的威能,便輕易掃滅一個真神上境邪靈,盤古大神本人,又有著何等威能?”鴻蒙、林雷、白婕等人心底皆是湧起一股莫名的心悸。

武極神話 – 第1078章 時間長河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78章時間長河
防禦附魔真神器,潛淵並非沒有見過,可是,什麼樣的防禦附魔真神器能夠擁有無限的威能?
要知道,它剛剛釋放的力量,足夠消耗數件附魔真神器的威能了,可籠罩在太上老君身上那一道浩瀚神光,卻彷彿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猶如黑暗之海的燈塔,永不熄滅。
“哈哈,這傢伙,嚇傻了吧?”盤龍鴻蒙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剛剛也是被潛淵那爆發的暗黑力量嚇了一跳,如今見到潛淵似乎被紫色身份令牌的威能驚呆了,心中難免一樂,原本那一絲絲陰影,也是消散一空。
真神蘇芮也是目瞪口呆:“老天,這附魔真神器!”
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震驚,她只知道,這附魔真神器太可怕了,竟然連潛淵的力量都能夠完全擋住,與之相比,仙域那些所謂的附魔真神器,就好像垃圾一般。
極冰與斜月臉上的期待、笑容凝固,它們呆滯地看著這一幕,目光中滿是震驚。
這時候,潛淵暴怒了,它無法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自己乃真神上境黑霧人,是邪靈五族最頂級的存在,僅次於五位至高無上的王,即使對方擁有著神祕而可怕的附魔真神器,它依舊覺得,這是一種恥辱,最強一擊都沒能殺死對方,這是它難以接受的事情。
從身份暴露,一直到現在,潛淵都保持著自信,可現在,它卻是有些慌了。
那位傳奇英雄都還沒有出手,甚至……這群真神強者,也只出動了一位,就讓得它這位真神上境邪靈無可奈何,它如何能不憤怒,如何能不慌張?
“擁有攻擊附魔真神器也就罷了,竟連防禦附魔真神器也有,而且,威能還如此可怕。”潛淵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威脅,仙域那些真神上境強者,也從來沒有帶給它這樣的威脅。
它目光注視著太上老君,心中的殺念,越發強烈了。
“此人,必須死!”潛淵從來沒有這麼強烈地想要殺死一個人,它非常清楚,眼前這人對邪靈五族來說意味著什麼,一旦這人對上邪靈五族,在戰場中衝殺,將無人能夠阻攔他,除非邪王親自出手。
這對邪靈五族,尤其是對黑霧人一族來說,絕對水一場可怕的災難!
潛淵所化的黑霧漩渦,開始沸騰起來,它的殺念強烈到了極點,那念頭像是在它心中生了根,並且瘋狂地滋長,可怕的殺意,瀰漫著整個域外戰場,讓得域外戰場的溫度急劇下降,陰寒、森冷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它將不惜代價殺死這個真神上境強者,毀滅這一件可怕的防禦附魔真神器!
死,也要殺!
“吼!”潛淵那黑霧所化的漩渦,傳來一道宛如深淵怪物一般的厲嘯,那聲音尖銳刺耳,猶如惡魔的慟哭,聲音所過之處,所有人都感覺心神震盪,毛骨悚然。
幾乎半個域外戰場,無盡的時空亂流,都開始瘋狂旋轉起來,億萬裡的空間,令人驚悸的時空能量,開始暴動,黑暗再度降臨,侵蝕著這一片天地,時空能量也彷彿成為了它的一部分,在黑暗的陰影之下,暴動、瘋竄,可怕的氣息,讓得數以萬計的世界,億萬的生靈,神魂都顫慄起來。
忽然——
在域外戰場中央,開始出現重重疊疊的虛影畫面,時空開始紊亂。
“這是……”蘇芮心神一顫,驚呼道:“時間長河!”
只要達到真神境,就能夠掌握時間禁忌的力量,能稍微觸碰到時間的偉岸之力,可是,想要完全脫離這個維度,進入時間長河,卻是需要對時間法則領悟到極為高深的境界才行,也許,只有真神上境強者,才能夠做到,而潛淵此刻,竟是靠著一己之力,讓得時間長河顯形,降臨這一個維度,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那浩瀚的時間偉力之中,過去、現在、未來交織,重重疊疊的虛影畫面,從時間長河投影而出……
遺憾的是,他們只能看清楚過去、現在的畫面,未來的畫面,卻是模糊不清,就好像籠罩著一層迷霧,即使他們明知道那裡有著他們的未來,未來之中也必定存在著他們的身影,卻依然看不透,被那偉岸的時間之力所阻擋。
“太上長老他……”蘇芮看向太上老君,不禁擔憂起來,“他被潛淵強行扯進了時間長河。”
他們依稀能夠看到,在那時間長河之中,歷史再一次重演,那無盡的域外大軍、巨頭、王者們,彷彿復活過來了一般,那裡也有著蒼穹學院眾人的身影,他們在激烈的交戰,不過很顯然,蒼穹學院眾人統治了戰場,在域外大軍之中衝殺,所過之處,成片成片的域外大軍化作齏粉。
這就是時間長河,震撼而壯觀,它橫貫古今,屹立於時空亂流,無人能夠撼動。
即使以潛淵的力量,也僅僅只是讓得時間長河短暫在這裡顯形,對時間長河本身,卻是沒有絲毫的影響,似乎,對時間長河來說,潛淵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塵埃,它那偉岸無雙的力量,也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在時間長河中,連一道漣漪都無法激起。
正當蘇芮震撼不已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潛淵震驚的聲音:“怎麼可能,這時間長河,竟然映照不出你的過去!”
它想利用時間長河的偉力,擊殺太上老君,連帶著,想要將太上老君在各個時空留下的痕跡都抹去,可讓它震驚的是,它看不到太上老君的過去,那浩瀚的時空長河之中,只有太上老君的現在和未來,並且未來一片模糊。
“因為我的過去,不在於此。”太上老君似乎早有意料,十分平靜。
他的過去,在於封神世界,在於那個古老得早已經消失於時間長河的世界,連時間長河,也沒有了封神世界的痕跡,直到院長重新將其演化,才有瞭如今的封神世界。
太上老君注視著潛淵,淡淡道:“放棄抵抗吧,你不可能殺死我的,就算我沒有防禦附魔真神器,你也無法徹底殺死我……這個時空的我隕落了,還會誕生出新的我,除非你能找到我的過去,將我在世間所有的痕跡都抹除。”他也是在潛淵召喚出時間長河以後,才意識到這一點,潛淵殺死現在的他,頂多只能讓他神魂受到重創,可於那漫漫時間長河來說,他並不會真正死亡。
要殺死一個真神強者,很難!
而要殺死太上老君、鴻蒙這樣誕生於張煜丹田世界的真神強者……恐怕連傳奇英雄、邪王也無法做到!
“差點忘了,我們過去在時間長河中的痕跡,幾乎完全消失了,估計連邪王都未必能找到我們曾經留下的痕跡。這豈不是說,我們幾乎是不死的?哪怕邪王出手,也未必能殺死我們!”盤龍鴻蒙怔了一下,隨即有些激動起來。
“邪王能不能殺死我們,我不知道,但這個潛淵,肯定威脅不到我們。”魔童世界女媧娘娘微笑道。
星辰變鴻蒙哭笑不得:“這麼說來,我們剛才白白為太上長老擔心了!”
“找不到你的過去,那就殺了現在的你!”潛淵充滿殺意的聲音響起,“我就不信,你的防禦附魔真神器能抵擋時間長河的力量!”所謂時間長河的力量,並非是時間之力,而是潛淵於各個時空的自己匯聚而成的力量,雖然透過時間長河,那力量會被大幅度削弱,但眾多的時空,眾多的潛淵,即使被削弱了,那力量匯聚在一起,也是極度可怕。
在那時空長河之下,令人絕望、窒息的黑暗,擴散開來,彷彿將時間長河都染黑了一般。
眾人神念所及之處,除了啟用了身份令牌防禦力量的太上老君身邊有著璀璨神光,別的地方,一片黑暗,彷彿整個時空亂流,都被黑暗所侵蝕了一般。
潛淵的力量,比起正常狀態,要強了十倍不止!
這樣的力量,讓人感到深深的無力,根本不可抗衡!
眾人實在難以想象,真神上境邪靈,就已經如此可怕,那麼比之更加強大的邪王,又有著何等恐怖的威能?那種強大,恐怕根本沒人能夠想象出來,那是完全超出了思維想象極限的強大!
“這一次,能擋得住嗎?”太上老君眸子淡然,瞥了一眼籠罩著自己身體的神光。
在那樣一股可怕的黑暗力量衝擊之下,太上老君也不知道身份令牌的威能是否能夠抵擋,但無論結果如何,他都無所畏懼。
死亡,對他來說,並不是那麼不可接受的事情。
“轟隆隆!”
時間長河之下,天地震盪,時空亂流沸騰,黑暗之力爆發前所未有的威能。
然而……籠罩著太上老君的神光,依舊明亮,儘管微微波動了幾下,受到了一絲影響,但僅僅是一瞬間,就重新恢復了平靜,依舊璀璨奪目,彷彿有著源源不斷的威能,在持續不斷地補充進來,而神光中的太上老君,也是毫髮無損。
與此同時,那橫貫古今,長流不息的時間長河,始終屹立,那可怕的黑暗力量,對它沒有半分影響,連一絲漣漪都不曾蕩起,就好像一粒塵埃投進那廣闊無垠的宇宙,對宇宙來說,一粒塵埃,實在是微不足道。
“死心了嗎?”太上老君緩緩抬起頭,平靜注視著潛淵。

武極神話 – 第1078章 時間長河

小說,小說推薦
武極神話
第1078章時間長河
防禦附魔真神器,潛淵並非沒有見過,可是,什麼樣的防禦附魔真神器能夠擁有無限的威能?
要知道,它剛剛釋放的力量,足夠消耗數件附魔真神器的威能了,可籠罩在太上老君身上那一道浩瀚神光,卻彷彿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猶如黑暗之海的燈塔,永不熄滅。
“哈哈,這傢伙,嚇傻了吧?”盤龍鴻蒙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剛剛也是被潛淵那爆發的暗黑力量嚇了一跳,如今見到潛淵似乎被紫色身份令牌的威能驚呆了,心中難免一樂,原本那一絲絲陰影,也是消散一空。
真神蘇芮也是目瞪口呆:“老天,這附魔真神器!”
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震驚,她只知道,這附魔真神器太可怕了,竟然連潛淵的力量都能夠完全擋住,與之相比,仙域那些所謂的附魔真神器,就好像垃圾一般。
極冰與斜月臉上的期待、笑容凝固,它們呆滯地看著這一幕,目光中滿是震驚。
這時候,潛淵暴怒了,它無法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自己乃真神上境黑霧人,是邪靈五族最頂級的存在,僅次於五位至高無上的王,即使對方擁有著神祕而可怕的附魔真神器,它依舊覺得,這是一種恥辱,最強一擊都沒能殺死對方,這是它難以接受的事情。
從身份暴露,一直到現在,潛淵都保持著自信,可現在,它卻是有些慌了。
那位傳奇英雄都還沒有出手,甚至……這群真神強者,也只出動了一位,就讓得它這位真神上境邪靈無可奈何,它如何能不憤怒,如何能不慌張?
“擁有攻擊附魔真神器也就罷了,竟連防禦附魔真神器也有,而且,威能還如此可怕。”潛淵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威脅,仙域那些真神上境強者,也從來沒有帶給它這樣的威脅。
它目光注視著太上老君,心中的殺念,越發強烈了。
“此人,必須死!”潛淵從來沒有這麼強烈地想要殺死一個人,它非常清楚,眼前這人對邪靈五族來說意味著什麼,一旦這人對上邪靈五族,在戰場中衝殺,將無人能夠阻攔他,除非邪王親自出手。
這對邪靈五族,尤其是對黑霧人一族來說,絕對水一場可怕的災難!
潛淵所化的黑霧漩渦,開始沸騰起來,它的殺念強烈到了極點,那念頭像是在它心中生了根,並且瘋狂地滋長,可怕的殺意,瀰漫著整個域外戰場,讓得域外戰場的溫度急劇下降,陰寒、森冷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它將不惜代價殺死這個真神上境強者,毀滅這一件可怕的防禦附魔真神器!
死,也要殺!
“吼!”潛淵那黑霧所化的漩渦,傳來一道宛如深淵怪物一般的厲嘯,那聲音尖銳刺耳,猶如惡魔的慟哭,聲音所過之處,所有人都感覺心神震盪,毛骨悚然。
幾乎半個域外戰場,無盡的時空亂流,都開始瘋狂旋轉起來,億萬裡的空間,令人驚悸的時空能量,開始暴動,黑暗再度降臨,侵蝕著這一片天地,時空能量也彷彿成為了它的一部分,在黑暗的陰影之下,暴動、瘋竄,可怕的氣息,讓得數以萬計的世界,億萬的生靈,神魂都顫慄起來。
忽然——
在域外戰場中央,開始出現重重疊疊的虛影畫面,時空開始紊亂。
“這是……”蘇芮心神一顫,驚呼道:“時間長河!”
只要達到真神境,就能夠掌握時間禁忌的力量,能稍微觸碰到時間的偉岸之力,可是,想要完全脫離這個維度,進入時間長河,卻是需要對時間法則領悟到極為高深的境界才行,也許,只有真神上境強者,才能夠做到,而潛淵此刻,竟是靠著一己之力,讓得時間長河顯形,降臨這一個維度,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那浩瀚的時間偉力之中,過去、現在、未來交織,重重疊疊的虛影畫面,從時間長河投影而出……
遺憾的是,他們只能看清楚過去、現在的畫面,未來的畫面,卻是模糊不清,就好像籠罩著一層迷霧,即使他們明知道那裡有著他們的未來,未來之中也必定存在著他們的身影,卻依然看不透,被那偉岸的時間之力所阻擋。
“太上長老他……”蘇芮看向太上老君,不禁擔憂起來,“他被潛淵強行扯進了時間長河。”
他們依稀能夠看到,在那時間長河之中,歷史再一次重演,那無盡的域外大軍、巨頭、王者們,彷彿復活過來了一般,那裡也有著蒼穹學院眾人的身影,他們在激烈的交戰,不過很顯然,蒼穹學院眾人統治了戰場,在域外大軍之中衝殺,所過之處,成片成片的域外大軍化作齏粉。
這就是時間長河,震撼而壯觀,它橫貫古今,屹立於時空亂流,無人能夠撼動。
即使以潛淵的力量,也僅僅只是讓得時間長河短暫在這裡顯形,對時間長河本身,卻是沒有絲毫的影響,似乎,對時間長河來說,潛淵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塵埃,它那偉岸無雙的力量,也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在時間長河中,連一道漣漪都無法激起。
正當蘇芮震撼不已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潛淵震驚的聲音:“怎麼可能,這時間長河,竟然映照不出你的過去!”
它想利用時間長河的偉力,擊殺太上老君,連帶著,想要將太上老君在各個時空留下的痕跡都抹去,可讓它震驚的是,它看不到太上老君的過去,那浩瀚的時空長河之中,只有太上老君的現在和未來,並且未來一片模糊。
“因為我的過去,不在於此。”太上老君似乎早有意料,十分平靜。
他的過去,在於封神世界,在於那個古老得早已經消失於時間長河的世界,連時間長河,也沒有了封神世界的痕跡,直到院長重新將其演化,才有瞭如今的封神世界。
太上老君注視著潛淵,淡淡道:“放棄抵抗吧,你不可能殺死我的,就算我沒有防禦附魔真神器,你也無法徹底殺死我……這個時空的我隕落了,還會誕生出新的我,除非你能找到我的過去,將我在世間所有的痕跡都抹除。”他也是在潛淵召喚出時間長河以後,才意識到這一點,潛淵殺死現在的他,頂多只能讓他神魂受到重創,可於那漫漫時間長河來說,他並不會真正死亡。
要殺死一個真神強者,很難!
而要殺死太上老君、鴻蒙這樣誕生於張煜丹田世界的真神強者……恐怕連傳奇英雄、邪王也無法做到!
“差點忘了,我們過去在時間長河中的痕跡,幾乎完全消失了,估計連邪王都未必能找到我們曾經留下的痕跡。這豈不是說,我們幾乎是不死的?哪怕邪王出手,也未必能殺死我們!”盤龍鴻蒙怔了一下,隨即有些激動起來。
“邪王能不能殺死我們,我不知道,但這個潛淵,肯定威脅不到我們。”魔童世界女媧娘娘微笑道。
星辰變鴻蒙哭笑不得:“這麼說來,我們剛才白白為太上長老擔心了!”
“找不到你的過去,那就殺了現在的你!”潛淵充滿殺意的聲音響起,“我就不信,你的防禦附魔真神器能抵擋時間長河的力量!”所謂時間長河的力量,並非是時間之力,而是潛淵於各個時空的自己匯聚而成的力量,雖然透過時間長河,那力量會被大幅度削弱,但眾多的時空,眾多的潛淵,即使被削弱了,那力量匯聚在一起,也是極度可怕。
在那時空長河之下,令人絕望、窒息的黑暗,擴散開來,彷彿將時間長河都染黑了一般。
眾人神念所及之處,除了啟用了身份令牌防禦力量的太上老君身邊有著璀璨神光,別的地方,一片黑暗,彷彿整個時空亂流,都被黑暗所侵蝕了一般。
潛淵的力量,比起正常狀態,要強了十倍不止!
這樣的力量,讓人感到深深的無力,根本不可抗衡!
眾人實在難以想象,真神上境邪靈,就已經如此可怕,那麼比之更加強大的邪王,又有著何等恐怖的威能?那種強大,恐怕根本沒人能夠想象出來,那是完全超出了思維想象極限的強大!
“這一次,能擋得住嗎?”太上老君眸子淡然,瞥了一眼籠罩著自己身體的神光。
在那樣一股可怕的黑暗力量衝擊之下,太上老君也不知道身份令牌的威能是否能夠抵擋,但無論結果如何,他都無所畏懼。
死亡,對他來說,並不是那麼不可接受的事情。
“轟隆隆!”
時間長河之下,天地震盪,時空亂流沸騰,黑暗之力爆發前所未有的威能。
然而……籠罩著太上老君的神光,依舊明亮,儘管微微波動了幾下,受到了一絲影響,但僅僅是一瞬間,就重新恢復了平靜,依舊璀璨奪目,彷彿有著源源不斷的威能,在持續不斷地補充進來,而神光中的太上老君,也是毫髮無損。
與此同時,那橫貫古今,長流不息的時間長河,始終屹立,那可怕的黑暗力量,對它沒有半分影響,連一絲漣漪都不曾蕩起,就好像一粒塵埃投進那廣闊無垠的宇宙,對宇宙來說,一粒塵埃,實在是微不足道。
“死心了嗎?”太上老君緩緩抬起頭,平靜注視著潛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