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特區 – 第九五一章 秦禹的想法

小說,小說推薦
第九特區
下午,付小豪開著載著秦禹去了江南區一家茶館,見了神采奕奕的老李。
“怎麼樣,昨天挺累的吧?”老李坐在椅子上,笑吟吟的問了一句。
“何止挺累啊。”秦禹嘆息一聲回道:“能挺過這一關,就真的是燒高香了,駐軍團那邊背刺我一刀,當時我都已經完蛋了……還好林家願意伸手,把我從棺材裡拉回來了。”
“你求林家,他馬上就答應了嗎?”老李問道。
“哪有那麼簡單的事兒啊。”秦禹搖頭:“我和林驍聊了有一會,他才帶我去的王家。”
“我猜也是。”老李點頭:“不過能幫忙,就已經是雪中送炭了。”
“這我心裡是有數的。”秦禹遞給老李一根菸,表情略顯頹廢的說道:“這不打不知道,一打嚇一跳啊。王家在龍城那邊確實是身板很硬實啊,昨天林驍帶我去了,他們那個族長連話都沒說,一直別人跟我們談的。”
“誰啊?”老李問。
“好像叫什麼溫北樑。”秦禹想了一下回道。
“誰?”老李明顯怔了一下。
“溫北樑。”秦禹重複了一句:“你認識他嗎?”
老李一笑:“聽過,我知道有他這麼個人。你繼續說。”
“四臺直升機落院內了,人家都沒服軟,那個溫北樑張嘴還要兩千萬呢。”秦禹忍不住連連搖頭說道:“林驍拿槍頂在他腦袋上,人家都沒說軟話,我這一看……王家還真是有點底蘊的。”
付小豪一臉茫然,有些想不通的問道:“部隊的人去了,他們還敢要兩千萬?他媽的,他不怕直升機上天,衝下面一頓突突啊。”
老李無語的看了他一眼:“哪有那麼簡單。”
“槍桿子在部隊手裡,真就打了他王家,又能怎麼樣呢?”付小豪依然有點想不通的問道。
“能怎麼樣?呵呵,能龍城周圍暴動,能松江政F跟獨立師翻臉!”老李皺眉說道:“從客觀的角度看,你天成在風力村佔地一點毛病都沒有,可你只要動刀動槍的強拆,那一定是你理虧!王家本來就是以小型政F在待規劃區經營著自己產業,那人替風力村出頭有毛病嗎?你第一獨立師無端衝這麼一個龐大家族開火,民眾會不會反彈呢?站在民眾的角度上,能保證他們進區後權益,以及區外權益的是誰呢?是人家王家,明白嗎?在區外,這幫人連軍糧都敢搶,仗著的是什麼啊?仗著的是人家是弱勢群體,懂嗎?在說直白點,昨天晚上人家就急眼了,整一百個民眾衝進來給秦禹他們真弄了,你部隊能開進龍城,衝著待規劃區民眾開槍嗎?”
付小豪沉默。
“還有,黨政拉攏這些大家族,是為了更好的控制民眾,你軍政派隔鍋臺上炕的過去清繳這些人,那政F能幹嗎?黨政和學院派能幹嗎?”老李眉頭輕皺的說道;“部隊的軍費是誰給的?是自己印的嗎?那是政F財政部門給的,雖然政F和部隊之前有協議,但你從人家哪兒拿錢是事實啊。還有,財政部的錢又是誰給的呢?那是從民眾哪兒要來的稅收……這裡面一環一套環,是相互制約的,那天天喊著要翻臉,喊打喊殺的那都是沒腦子的話,想法極其幼稚!為啥政F非要擴建新區?因為民眾是基石,是能帶動經濟和發展的主要勞動力!你部隊一不爽了,就區待規劃區瞎搞,那政F控制不住局面了,稅收沒了,部隊還能繼續存在嗎?沒錢了,你還打個毛啊。”
“我懂了。”付小豪緩緩點頭。
“鐵帽子王在八區開火了,為啥沒有繼續搞,那是因為他清楚,打燕北好打,可打下來誰給你經營和管理呢?”老李再次說道:“所以啊,他要上去也得是政放在前面,軍放在後面,這也就是他為啥還在等的原因。”
秦禹聽完老李的話,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是的,我之前有點把王家這樣大族想簡單了,同時也他媽挺佩服我那個哥們吳天胤的,他最開始的想法,就是要像王家這麼搞,可惜剛有個雛形就被拿掉了。”
“是的,吳天胤是個人才,但性格太剛了。”老李一針見血的評價道:“你看王家,能軟能硬,能屈能伸,揍你的時候往死裡打,林家一去了,也馬上就可以談。”
“是!”秦禹感嘆著說道:“我跟他們碰完之後,心裡突然有個想法。”
“啥想法?”老李問。
“光在區內搞地面前途不大。”秦禹眼神明亮的說道;“如果我在區外能形成一定影響力,用武裝保護自身利益和發展速度,那未來是會有大搞頭的。”
“那是一定的。”
老李立馬點頭,話語詳的提點道:“如果你能有一隻武裝,去待規劃區經營一些生意,保證基本民眾需求,跟各個生活村打好關係,再配合上你本就在體制內的身份,那未來時局一旦發生轉變,你可能坐著火箭就衝起來了!你看王家,新元區沒擴建的時候,有幾個人注意過他們,可最近這段時間,松江所有目光都聚在了龍城,他們家的人,一進區那就是有一席之地的啊。”
秦禹聞聲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藥廠,完成的是吳迪的佈局以及政治訴求,你也得想想自己的政治訴求在哪兒了。”老李點著說面說道:“不要稀裡糊塗的幹,得有規劃和目標。”
“媽的,胤哥不走,我支著他幹就完了,現在他跑去俄區了,我手裡還真沒有適合弄這事兒的人。”秦禹腦中也在思考著這事兒的可行性。
“這事兒你先想著。”老李沉吟半晌,話語簡潔的補充道:“競選議員的事兒,你先不要管,我來鋪墊鋪墊。”
……
南滬機場,之前在歐盟區無意中跟秦禹合作了一把的陳俊,帶著兩三個朋友,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室外,抬頭看著湛藍的天空說道:“天真好,我又回來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