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 第482章 東邊日出西邊雨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東都。
洛陽宮,大業殿。
皇帝移駕洛陽,把紫微宮改名洛陽宮,由行宮提升為大唐帝國正宮,做為皇帝東宅,帝國的東都。
原皇宮正殿大業殿,被李世民改名為貞觀殿。
宮殿草草的修葺了一番,還很簡陋,宮中的宮女、內侍也基本上都是從長安帶來,數量也大為精簡。
來洛陽畢竟是逃荒就食,所以大家也就只能將近些。
此時,尚書右丞、守祕書監、參預朝政的魏徵正在向皇帝彙報,以前魏徵身為諫臣言官,本職是以勸諫規諷為主,整天盯著朝廷各部門,也盯著皇帝,稍有不對,就要一通嘴炮。
李世民神煩魏徵,可又覺得這傢伙不結黨不營私,是個很純粹的噴子,於是對魏徵是十分忍耐。
但有時皇帝急了,也會來一句你有本事你上,別光動嘴皮子,魏徵也很不服氣,畢竟在朝廷也混了這麼多年,沒殺過豬也看過殺豬,對於朝廷辦事流程還是很熟悉的,對於歷代政治得失也有所心得。
於是魏徵毫不客氣的說,我上我也行。
皇帝也惱了,好吧,那你就試試。
試試就試試,魏徵毫不示弱。
皇帝看魏徵還不服氣,於是便給他調整了下官職,原本是祕書監加諫議大夫,現在把諫議大夫改成了尚書右丞。
尚書省主官原是尚書令,可自李世民繼位後,這個職位已經空置不授,於是左右僕射成了主官。
原本房謀杜斷,倒也是配合無間,奈何杜如晦居然英年早逝,這讓皇帝一時間失了一員大將,尚書省的事務越發有些顧不過來。
正好魏徵在那裡喊我上我也行,於是皇帝就讓他兼尚書右丞,戴胄兼尚書左丞。
在大唐政事堂為宰相合議辦公機構,也是最高決策機構。
尚書省比隋朝時地位大為下降,只保留了最高行政機構權力,而不在有決策之權,但做為統領六部的尚書省,依然地位重要。
尚書省下有六部二十四司,各部司的郎中和員外郎,在大唐都屬於清官序列,十分清貴顯要。
尚書左右丞雖說只是四品職,可因為左右僕射都是朝廷宰相,所以左右丞便相當於尚書省的次官,實際主持尚書省的日常工作,對於郎官們不但有統領之權,還有選任舉存之權。
尚書左丞主管的是吏、戶、禮三部十二司,尚書右丞則主管兵、刑、工三部十二司。
而皇帝還按南北朝以來的傳統,賦予了尚書省左右丞監視重任。
左右丞對尚書省的監察大權表現在有決定尚書省郎官選任及黜陟之權,監督尚書六部工部,主持和督促尚書省工作三個方面。
更了得的是,皇帝李世民還給了尚書左右丞對尚書省外的監察權。
左右丞能夠監察御史臺的工作和官員,監察中央其它諸司官員和工作,奉皇帝命負責對刑獄和其他違法案件的審理和查處。
從某些方面來說,李世民給魏徵和戴胄這兩位尚書左右丞的權力很大,與御史臺的御史大夫、御史中丞均負有相當的監察之權。
除了授予省內和省外的監察之權,皇帝還授予左右丞省內的勾檢權,這個勾檢權就是對省內公文政令稽核監督之權,特別是重大事情,以及疑難案件都要他們親自勾檢。
正是因為這監察和勾檢大權,使的魏徵現在已經沒什麼空噴東噴西了,授予的權力大,責任也大,工作自然也忙。
在尚書省裡,左右僕射是長官,也是宰相,總攬六部。而左右丞平時既要主持省內日常事務,各統領三部十二司,還得負責監察省內省外,並勾檢省內分管的三部十二司的事務。
從以前靠嘴噴人出飯,到現在得親自下場幹活,魏徵每天忙的是飯都沒空吃,覺都沒地方睡,好在他兼職的祕書省只是個管理圖書的清閒衙門,那攤子不用管也沒事。
真正做了辦事的官,才知道以前噴人的官是多輕鬆。
不過魏徵倒也確實挺有本事,他雖然以前沒做過這具體的行政事務,可一到任之後,馬上就行監察之權,對省內分管的三部十二司的那些具體主事的郎中、員外郎們進行監察考核,強硬的抓了幾個辦事懈怠的郎官,請求皇帝貶黜。
李世民見他說的有條有理,便也許可。
幾位郎官被貶,這一著殺雞儆猴倒是效果顯著,結果魏徵又出臺了數條官員考核規定,給各個官員都定了任務。
這下沒有人敢懈怠了,都很認真的辦事,原本各部司事務大量積壓不能及時辦理的情況大為緩解。
魏徵還針對省內積壓的許多長期沒有判決的訴訟案件,監察督辦,他不擅律法,卻能根據根本原則,依實際情況督辦處理,使的大家心悅誠服。
一通大刀闊斧的行動後,尚書省的工作風氣大變,大家辦事效率也高了,積極性也提升了。
李世民都大為驚訝。
本以為能藉此機會狠狠挫一挫這魏噴子的囂張氣焰,等到他不焦頭爛額後就把他的尚書右丞罷了。
誰知道居然比先前的右丞做的強多了。
連一向跟魏徵關係不太好的老同學房玄齡,都難得的在皇帝面前講了魏徵幾句好評,他的原話是魏徵在尚書省內行事之風,很有幾分秦三郎的做派,大刀闊斧,雷霆萬鈞,做事有原則,但又能變通,行事較為剛猛,能服眾。
他暗示魏徵雖然經常噴秦琅,可畢竟魏徵當初是秦琅保下來的,還借調他到鎮撫司做過事,所以魏徵行事才會有秦琅之風,這都是跟秦琅學的。
甚至暗示皇帝,魏徵說不定跟秦琅私底下交情不錯,到尚書省做事後,暗裡跟秦琅討教過呢。
皇帝倒沒被房玄齡的這些暗示所動,他覺得魏徵這人狂是狂,但也很聰明,結黨這種事是絕不可能的。
於是皇帝對魏徵的辦事能力大加讚賞,本來只是讓他試一試的,現在徹底的定了讓他主持尚書右丞工作的決心,並且又把原本罷掉的諫議大夫之職又給魏徵了。
諫議大夫不僅是諫官言臣,他還是門下省的重要職官,有駁回不合理詔書的封駁之權。
魏徵也因此一下子成為了朝中顯貴高官,手裡既握監察大權,又有勾檢尚書省內之權,還又得了門下省的封駁之權。
他這個參預朝政,也終於明正言順,實權在握。
皇帝對魏徵也是刮目相看,不再把他只當成了納諫的一個榜樣。
貞觀殿中。
魏徵捧著笏板,對著上面做的小抄在跟皇帝奏報。
“至二月底,西京長安留守朝廷奏報,二月長安未因飢情餓死一人,整個關內道、隴右道、朔方道、河西道、安北道,五道數十州縣,累計統計二月餓死的百姓不足千,實際數字是七百三十六人。”
“而至二月底,長安已經累計為三千七百五十三名孩童進行人痘接種,主要採用水痘法,只有不到百人接種失敗,但死亡只有十三例,其餘接種失敗者很快進行第二次接種併成功,只有兩例死亡。”
“而長安以外的關內五道,至二月底,也已經進行了一萬五千多例接種,死亡總共四十七例,餘皆成功。”
“另外,至二月底,長安和關內五道,目前二月份統計的染豆毒死亡孩童為一千四百餘人,但死亡多是在月初,現在長安已經有半個月沒有再發現染病死亡病例,關內道也有七天沒有死亡病例增加,其它幾道染病死亡數也大為減少。”
魏徵有些激動的告訴皇帝,“長安已經基本上控制了疫情,關內道也馬上能夠控制住,其餘四道,情況也將得到控制。長安奏報,預計在五月端午前,完成對整個關內五道十四歲以下的中男以及下孩童的人痘接種,到時可基本不懼痘毒。”
“而按眼下的控制,長安和關內道,也已經控制住了飢情,接下來是其它四道的飢情控制,目前四輔政宰相正輔佐監國皇太子在準備春耕事宜。”
“他們奏稱,將力保今年春耕進行,並提出,可適當的組織部份出關的青壯勞力返回家鄉開展春耕。”
魏徵放下笏板。
“陛下,他們創造了奇蹟!”
向來噴天噴地噴空氣連皇帝都要噴的魏徵,如今也在這些資料面前徹底的服氣了。
有人說秦琅肯定造假了。
可魏徵雖然以前也經常噴秦琅,但卻對秦琅的人品很相信,他相信這些數字是真的,秦琅雖年輕,也絕不敢在這些數字上做假。
而事實上,越來越多的訊息從關內傳來,證明那邊的疫情、飢情都已經得到了控制。
相比之下,倒是關外這邊,依然勢如水火。
連洛陽城裡,現在百官禁軍們的糧食都還經常供應不足,飢一頓飽一頓的。
更別說這關外的疫情,那是完全控制不住,因為饑荒,百姓流動遷移,導致疫情難以封鎖隔離,無數的孩子在染病死亡,各地報上來的數字一天比一天多,累計的數字觸目驚心。
“朕準備召秦琅來洛陽,讓他主持防疫指揮,你以為如何?”皇帝問。
魏徵毫不猶豫的點頭,“大善,請陛下派八百里加急快馬,往西京急召秦琅來洛主持防疫,早點遏制痘毒。”
“陛下,左衛中郎將、臨清郡公蘇定方,勇安公主、河北都團練使、清河侯竇紅線,燕州刺史、燕國公李謹行,至幽州趕牛三千頭,羊兩萬只,正往洛陽來,已經已過黃河。”
李世民一聽,極為高興。
這麼多牛羊,終於能緩解下洛陽百官軍民們的情況了。
“等牛羊到了,讓蘇定方送一千頭牛,五千只羊去長安給承乾。他們天天吃救災粥,也著實辛苦了,也改善一下伙食。”
皇帝還特意要求,這批牛羊裡,拿出兩頭牛二十隻羊,專門賞賜給秦琅家。

貞觀俗人 – 第480章 近水樓臺先得月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藥王孫思邈一直沒能尋到。
不過卻找到了一些自稱是藥王弟子的人,但經查驗,基本上都是招搖撞騙的傢伙,有些還懂點偏方,有些則啥也不懂。
對這些傢伙,秦琅都將他們扔去了官作坊服勞役。
但對外,秦琅卻一直說這些藥王弟子在研製解藥,並不時的放出一些好訊息來。
隨著飢情的緩解,虜瘡也在關中人口大量出關就食減少,以及關內加大隔離封鎖政策下,疫情一點點的降低。
京南,終南山中。
深山高谷之中,一處隱祕的軍營,戒備森嚴。
李靖、長孫無忌和王珪三位宰相一臉神情嚴重的跟著秦琅經過層層檢查,進入了軍營。
“真有人痘接種之法?”長孫無忌也十分懷疑。
“這是藥王弟子們根本藥王的醫方研究的新法,提前接痘便能預防。”秦琅解釋道。
現在痘毒橫行,導致大量孩童發痘死亡,雖然京中長安的痘瘡死亡率已經控制在百分之五左右,但在其它地方,死亡率卻達到三四成,甚至更高。
秦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借藥王之名提出了種痘之法。後世之時,種痘的痘種本來最好是牛痘,但是關於牛痘接種法,秦琅一無所知。
他組織起來的防疫營裡的醫官們,也認為這根本不可行。再一個,也確實沒有找到有痘種的牛,倒是生痘瘡的孩童現在到處都是。
秦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跟醫官討論起人痘接種之法,雖然醫官們認為這太過不可信,可秦琅堅稱這是藥王之方,還讓他們研究。
在他的堅持之下,前期的理論研究已經差不多捋順,也用奴隸做臨床試驗。
臨床實驗結果出人意料的好。
現在那些醫官甚至已經總結出豐富的經驗來。
“選痘苗最關鍵的是要區別痘苗的順與不順,順的痘苗,瘡蠟光澤,肥大厚實,可以收而用之。對於那些沒把握的痘苗,則寧願不用,也不能濫用。”
醫官們甚至都研究出把痘瘡漿液稀釋來做為種苗使用。
幾個白髮蒼蒼的醫官最近整天在研究這些,雖然疲憊不堪,可醫術上的突破,卻讓他們每個個都精神振奮滿面紅光。
在營內深處,還有個更隱祕的地底密室,張醫師帶他們參觀了種苗。
用專門的小瓶儲存著自患兒身上收取的優質痘苗,埋在土裡待用。
“痘苗要使用時先按專門的比例稀釋,用來染衣物,並讓孩童穿上。”
按他所說,穿上這種染有稀釋痘瘡液的衣服三天後,小孩子全身便會有痘疹萌芽,這個時候小心看護,不要用藥,十日之後,痘瘡就逐漸萎縮,接種的孩子也就痊癒了。
“有些地方痘瘡死亡者達十之七八,關鍵就是誤把痘瘡當其它熱病,給孩子服用熱藥,結果誤以熱藥發汗,致使陽熱轉甚,則重密出不快,多至黑陷而死。”
李靖看著那些小瓷瓶,感覺頭皮發麻。
“真的有用嗎?”
“我們一開始也不敢相信此法能成,是衛公堅持說這是藥王之方,還說已經得到初步驗證,我們這才敢順著這個方向研究,最後有了把握才以奴隸試驗,發現確實有用。”
經過臨床實驗發現,人痘接種之法不僅有效,而且效果極好。
經他們手接種的孩子,一百個,到現在也只死了一個。
“此痘種法太好,堪稱太平痘也,有此神方,以後再不懼痘毒橫行了。”張老醫師興奮的驚歎道。
接痘後百分之一的死亡率,確實已經極低,而張醫師說,這還可能有操作不當等原因,若是再精進一些,可能死亡率能降到更低,達到千分之一甚至是萬中之一。
“接痘發疹後,孩子都會臉留痘印嗎?”
“不會,接痘種後發痘,只是發一點小水痘,而不會潰爛流膿結痂,所以水痘印很快就會消掉。”
長孫無忌聽了後,表示想看看那幾位藥王弟子,表示感覺並要給他們請功。
“他們在一處極嚴密的地方研究,要求不得打擾。等功成之後,再為他們請功吧!”秦琅說道。
“不是已經研究出藥方,怎麼還要研究?”
秦琅當然不能說這些藥王子弟都是冒牌貨,都讓他扔去做苦力了,只能告訴長孫無忌和李靖他們說,“我們接痘防疫法,其實本質上就是人工種痘發痘,讓孩童生痘,用以毒攻毒的方式來防治痘毒。但是我們研究中發現,用人身上發痘後產生的痘液做為時苗接種,雖是解決辦法。但是,時苗毒性太大,所以才會導致現在百分之一的死亡。”
“目前我們正在研究改進之法,不直接用痘液做種苗,而是以痘痂為主。現在我們用的是痘漿稀釋之法,還是有一定的毒性,不能完全保證安全。”
而痘痂比痘漿做時苗雖然安全,可也還不是最安全的。
秦琅現在跟一群醫師們就在向著養苗、選苗的方向研究,其實就是把疫苗提煉提純去毒操作。按一些老醫師提出的通過連續接種和選煉來降低痘苗毒性。
提煉的次數越多,則痘苗越熟,越熟的痘苗就越安全,其價值也就越高。
當然,其需要的時間和成本也就越高。
“現在我們已經研究出了幾種接痘法,最簡單的就是痘衣法,用染稀釋痘液的衣物來發痘,這種辦法發熱、出痘緩慢,但較為安全。”
“還有一種辦法是直接取天花患兒的新鮮痘漿,塞入接種孩童的鼻孔,以此發痘,因為本法需直接刺破兒痘,痘苗也毒性較強,所以現在我們基本上不建議用此法。”
除了這兩種方法,還有新式改良的以痘痂作為疫苗的旱痘法和水痘法。旱痘法用天花痘痂研成細末,對準鼻孔吹入,以種痘發疹,這種一般最多七日發熱出疹,簡便,痘苗毒性弱,不過因為容易刺激鼻子,會使的孩子鼻涕增多,往往導致接種不成功。
而現在正在研究的水痘法,是用痘痂熟苗,和淨水或人乳三五滴調勻,用絲絮裹痘苗在內,捏成棗核樣,塞入鼻孔內半天后取出,一般七天發熱見痘,達到預防效果。
這種方法也是痘種最安全之法,只不過痘種養熟需要時間,成本較高。
當然,最好的辦法,是把水痘法的痘苗再多次提純改進,這樣就更安全。
“能不能加緊養一批熟苗出來?”長孫無忌問道。
“這個需要時間,成本也較高。”
“成本不是問題,人手不夠就增派人手,錢不夠撥錢!”長孫急道。
痘病可不管你是富貴還是貧窮,就是皇帝的兒子也一樣會出痘病死,所以誰都想要一個優質熟苗痘種。
長孫想馬上再進行幾批實驗,若是還能保證效果,就趕緊把好熟苗請示皇帝后給皇子們接痘。
當然,到時自家的孩子們肯定也是要接種的。
長孫無忌還和王珪李靖一起去親自看了那批接痘後已經出痘過的孩子,都是一群奴隸子,而且被選中的多是一些殘疾病兒。
這些人被選中做第一批臨床試驗,是因為他們的身份和身體殘弱,可也是運氣較好的,一百人,只有一個死了。
其它的全都好好的,甚至因為在這個營地裡接了痘種後,他們原來的一些疾病甚至是一些殘疾,都由大唐頂級的醫師團結們在給他們醫治。
在觀察期裡,秦琅不但給他們良好的生活環境,熱水、乾淨舒適的衣服等,甚至還教他們讀書,這些以前最悲慘的孩子,現在在這裡跟活在天上一般。
反正他們自己都覺得上天了。
長孫無忌看到這些孩子身上確實都還殘留著一些沒褪去的痘印,也終於相信了秦琅,不,是相信了藥王神方。
李靖這樣老成持重的人,也不由的驚歎連連。
“立即派飛騎往洛陽報捷,最好是送幾個醫師帶上一些熟苗過去,讓陛下親自驗證。”王珪也激動道。
這麼好的防痘之法,簡直是千古之功啊。
孩子們主動接痘之後,就再也不怕痘瘡流行了。
長孫拉著秦琅,“不知道三郎你打算什麼時候給你家大郎接種?”
“實不相瞞,我家俊兒其實已經接過時苗了,估計這幾天就會發痘出疹了。”
長孫驚呆,這也太大膽了,秦琅就這麼一個兒子,這麼快就給孩子接痘了?
“長孫公,這時苗接痘法,雖然還有些危險,可就算是痘衣法都已經降到百分之一的死亡率,水痘法更是千中之一。但是現在外面痘瘡橫行,一旦感染上,若是重疾死亡率可是十中二三起啊,不敢賭啊。”
長孫無忌本來還想等把時苗多養養,可現在聽秦琅這麼一說,也有點慌。
萬一等不到優質熟苗,就給染上了,豈不後悔死。
“三郎,那能不能請你幫忙安排醫師到我家也給接痘?”
“長孫公願意的話,我這裡可以馬上安排,一定保證用的是從痘痂中經過提純過的熟苗。”
長孫無忌一臉感動,“多謝三郎了。”
那邊李靖和王珪聽了,也不由的湊了過來,厚著臉皮向秦琅提出為自家兒孫們接痘之事。

貞觀俗人 – 第480章 近水樓臺先得月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藥王孫思邈一直沒能尋到。
不過卻找到了一些自稱是藥王弟子的人,但經查驗,基本上都是招搖撞騙的傢伙,有些還懂點偏方,有些則啥也不懂。
對這些傢伙,秦琅都將他們扔去了官作坊服勞役。
但對外,秦琅卻一直說這些藥王弟子在研製解藥,並不時的放出一些好訊息來。
隨著飢情的緩解,虜瘡也在關中人口大量出關就食減少,以及關內加大隔離封鎖政策下,疫情一點點的降低。
京南,終南山中。
深山高谷之中,一處隱祕的軍營,戒備森嚴。
李靖、長孫無忌和王珪三位宰相一臉神情嚴重的跟著秦琅經過層層檢查,進入了軍營。
“真有人痘接種之法?”長孫無忌也十分懷疑。
“這是藥王弟子們根本藥王的醫方研究的新法,提前接痘便能預防。”秦琅解釋道。
現在痘毒橫行,導致大量孩童發痘死亡,雖然京中長安的痘瘡死亡率已經控制在百分之五左右,但在其它地方,死亡率卻達到三四成,甚至更高。
秦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借藥王之名提出了種痘之法。後世之時,種痘的痘種本來最好是牛痘,但是關於牛痘接種法,秦琅一無所知。
他組織起來的防疫營裡的醫官們,也認為這根本不可行。再一個,也確實沒有找到有痘種的牛,倒是生痘瘡的孩童現在到處都是。
秦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跟醫官討論起人痘接種之法,雖然醫官們認為這太過不可信,可秦琅堅稱這是藥王之方,還讓他們研究。
在他的堅持之下,前期的理論研究已經差不多捋順,也用奴隸做臨床試驗。
臨床實驗結果出人意料的好。
現在那些醫官甚至已經總結出豐富的經驗來。
“選痘苗最關鍵的是要區別痘苗的順與不順,順的痘苗,瘡蠟光澤,肥大厚實,可以收而用之。對於那些沒把握的痘苗,則寧願不用,也不能濫用。”
醫官們甚至都研究出把痘瘡漿液稀釋來做為種苗使用。
幾個白髮蒼蒼的醫官最近整天在研究這些,雖然疲憊不堪,可醫術上的突破,卻讓他們每個個都精神振奮滿面紅光。
在營內深處,還有個更隱祕的地底密室,張醫師帶他們參觀了種苗。
用專門的小瓶儲存著自患兒身上收取的優質痘苗,埋在土裡待用。
“痘苗要使用時先按專門的比例稀釋,用來染衣物,並讓孩童穿上。”
按他所說,穿上這種染有稀釋痘瘡液的衣服三天後,小孩子全身便會有痘疹萌芽,這個時候小心看護,不要用藥,十日之後,痘瘡就逐漸萎縮,接種的孩子也就痊癒了。
“有些地方痘瘡死亡者達十之七八,關鍵就是誤把痘瘡當其它熱病,給孩子服用熱藥,結果誤以熱藥發汗,致使陽熱轉甚,則重密出不快,多至黑陷而死。”
李靖看著那些小瓷瓶,感覺頭皮發麻。
“真的有用嗎?”
“我們一開始也不敢相信此法能成,是衛公堅持說這是藥王之方,還說已經得到初步驗證,我們這才敢順著這個方向研究,最後有了把握才以奴隸試驗,發現確實有用。”
經過臨床實驗發現,人痘接種之法不僅有效,而且效果極好。
經他們手接種的孩子,一百個,到現在也只死了一個。
“此痘種法太好,堪稱太平痘也,有此神方,以後再不懼痘毒橫行了。”張老醫師興奮的驚歎道。
接痘後百分之一的死亡率,確實已經極低,而張醫師說,這還可能有操作不當等原因,若是再精進一些,可能死亡率能降到更低,達到千分之一甚至是萬中之一。
“接痘發疹後,孩子都會臉留痘印嗎?”
“不會,接痘種後發痘,只是發一點小水痘,而不會潰爛流膿結痂,所以水痘印很快就會消掉。”
長孫無忌聽了後,表示想看看那幾位藥王弟子,表示感覺並要給他們請功。
“他們在一處極嚴密的地方研究,要求不得打擾。等功成之後,再為他們請功吧!”秦琅說道。
“不是已經研究出藥方,怎麼還要研究?”
秦琅當然不能說這些藥王子弟都是冒牌貨,都讓他扔去做苦力了,只能告訴長孫無忌和李靖他們說,“我們接痘防疫法,其實本質上就是人工種痘發痘,讓孩童生痘,用以毒攻毒的方式來防治痘毒。但是我們研究中發現,用人身上發痘後產生的痘液做為時苗接種,雖是解決辦法。但是,時苗毒性太大,所以才會導致現在百分之一的死亡。”
“目前我們正在研究改進之法,不直接用痘液做種苗,而是以痘痂為主。現在我們用的是痘漿稀釋之法,還是有一定的毒性,不能完全保證安全。”
而痘痂比痘漿做時苗雖然安全,可也還不是最安全的。
秦琅現在跟一群醫師們就在向著養苗、選苗的方向研究,其實就是把疫苗提煉提純去毒操作。按一些老醫師提出的通過連續接種和選煉來降低痘苗毒性。
提煉的次數越多,則痘苗越熟,越熟的痘苗就越安全,其價值也就越高。
當然,其需要的時間和成本也就越高。
“現在我們已經研究出了幾種接痘法,最簡單的就是痘衣法,用染稀釋痘液的衣物來發痘,這種辦法發熱、出痘緩慢,但較為安全。”
“還有一種辦法是直接取天花患兒的新鮮痘漿,塞入接種孩童的鼻孔,以此發痘,因為本法需直接刺破兒痘,痘苗也毒性較強,所以現在我們基本上不建議用此法。”
除了這兩種方法,還有新式改良的以痘痂作為疫苗的旱痘法和水痘法。旱痘法用天花痘痂研成細末,對準鼻孔吹入,以種痘發疹,這種一般最多七日發熱出疹,簡便,痘苗毒性弱,不過因為容易刺激鼻子,會使的孩子鼻涕增多,往往導致接種不成功。
而現在正在研究的水痘法,是用痘痂熟苗,和淨水或人乳三五滴調勻,用絲絮裹痘苗在內,捏成棗核樣,塞入鼻孔內半天后取出,一般七天發熱見痘,達到預防效果。
這種方法也是痘種最安全之法,只不過痘種養熟需要時間,成本較高。
當然,最好的辦法,是把水痘法的痘苗再多次提純改進,這樣就更安全。
“能不能加緊養一批熟苗出來?”長孫無忌問道。
“這個需要時間,成本也較高。”
“成本不是問題,人手不夠就增派人手,錢不夠撥錢!”長孫急道。
痘病可不管你是富貴還是貧窮,就是皇帝的兒子也一樣會出痘病死,所以誰都想要一個優質熟苗痘種。
長孫想馬上再進行幾批實驗,若是還能保證效果,就趕緊把好熟苗請示皇帝后給皇子們接痘。
當然,到時自家的孩子們肯定也是要接種的。
長孫無忌還和王珪李靖一起去親自看了那批接痘後已經出痘過的孩子,都是一群奴隸子,而且被選中的多是一些殘疾病兒。
這些人被選中做第一批臨床試驗,是因為他們的身份和身體殘弱,可也是運氣較好的,一百人,只有一個死了。
其它的全都好好的,甚至因為在這個營地裡接了痘種後,他們原來的一些疾病甚至是一些殘疾,都由大唐頂級的醫師團結們在給他們醫治。
在觀察期裡,秦琅不但給他們良好的生活環境,熱水、乾淨舒適的衣服等,甚至還教他們讀書,這些以前最悲慘的孩子,現在在這裡跟活在天上一般。
反正他們自己都覺得上天了。
長孫無忌看到這些孩子身上確實都還殘留著一些沒褪去的痘印,也終於相信了秦琅,不,是相信了藥王神方。
李靖這樣老成持重的人,也不由的驚歎連連。
“立即派飛騎往洛陽報捷,最好是送幾個醫師帶上一些熟苗過去,讓陛下親自驗證。”王珪也激動道。
這麼好的防痘之法,簡直是千古之功啊。
孩子們主動接痘之後,就再也不怕痘瘡流行了。
長孫拉著秦琅,“不知道三郎你打算什麼時候給你家大郎接種?”
“實不相瞞,我家俊兒其實已經接過時苗了,估計這幾天就會發痘出疹了。”
長孫驚呆,這也太大膽了,秦琅就這麼一個兒子,這麼快就給孩子接痘了?
“長孫公,這時苗接痘法,雖然還有些危險,可就算是痘衣法都已經降到百分之一的死亡率,水痘法更是千中之一。但是現在外面痘瘡橫行,一旦感染上,若是重疾死亡率可是十中二三起啊,不敢賭啊。”
長孫無忌本來還想等把時苗多養養,可現在聽秦琅這麼一說,也有點慌。
萬一等不到優質熟苗,就給染上了,豈不後悔死。
“三郎,那能不能請你幫忙安排醫師到我家也給接痘?”
“長孫公願意的話,我這裡可以馬上安排,一定保證用的是從痘痂中經過提純過的熟苗。”
長孫無忌一臉感動,“多謝三郎了。”
那邊李靖和王珪聽了,也不由的湊了過來,厚著臉皮向秦琅提出為自家兒孫們接痘之事。

貞觀俗人 – 第480章 近水樓臺先得月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藥王孫思邈一直沒能尋到。
不過卻找到了一些自稱是藥王弟子的人,但經查驗,基本上都是招搖撞騙的傢伙,有些還懂點偏方,有些則啥也不懂。
對這些傢伙,秦琅都將他們扔去了官作坊服勞役。
但對外,秦琅卻一直說這些藥王弟子在研製解藥,並不時的放出一些好訊息來。
隨著飢情的緩解,虜瘡也在關中人口大量出關就食減少,以及關內加大隔離封鎖政策下,疫情一點點的降低。
京南,終南山中。
深山高谷之中,一處隱祕的軍營,戒備森嚴。
李靖、長孫無忌和王珪三位宰相一臉神情嚴重的跟著秦琅經過層層檢查,進入了軍營。
“真有人痘接種之法?”長孫無忌也十分懷疑。
“這是藥王弟子們根本藥王的醫方研究的新法,提前接痘便能預防。”秦琅解釋道。
現在痘毒橫行,導致大量孩童發痘死亡,雖然京中長安的痘瘡死亡率已經控制在百分之五左右,但在其它地方,死亡率卻達到三四成,甚至更高。
秦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借藥王之名提出了種痘之法。後世之時,種痘的痘種本來最好是牛痘,但是關於牛痘接種法,秦琅一無所知。
他組織起來的防疫營裡的醫官們,也認為這根本不可行。再一個,也確實沒有找到有痘種的牛,倒是生痘瘡的孩童現在到處都是。
秦琅也只好退而求其次,跟醫官討論起人痘接種之法,雖然醫官們認為這太過不可信,可秦琅堅稱這是藥王之方,還讓他們研究。
在他的堅持之下,前期的理論研究已經差不多捋順,也用奴隸做臨床試驗。
臨床實驗結果出人意料的好。
現在那些醫官甚至已經總結出豐富的經驗來。
“選痘苗最關鍵的是要區別痘苗的順與不順,順的痘苗,瘡蠟光澤,肥大厚實,可以收而用之。對於那些沒把握的痘苗,則寧願不用,也不能濫用。”
醫官們甚至都研究出把痘瘡漿液稀釋來做為種苗使用。
幾個白髮蒼蒼的醫官最近整天在研究這些,雖然疲憊不堪,可醫術上的突破,卻讓他們每個個都精神振奮滿面紅光。
在營內深處,還有個更隱祕的地底密室,張醫師帶他們參觀了種苗。
用專門的小瓶儲存著自患兒身上收取的優質痘苗,埋在土裡待用。
“痘苗要使用時先按專門的比例稀釋,用來染衣物,並讓孩童穿上。”
按他所說,穿上這種染有稀釋痘瘡液的衣服三天後,小孩子全身便會有痘疹萌芽,這個時候小心看護,不要用藥,十日之後,痘瘡就逐漸萎縮,接種的孩子也就痊癒了。
“有些地方痘瘡死亡者達十之七八,關鍵就是誤把痘瘡當其它熱病,給孩子服用熱藥,結果誤以熱藥發汗,致使陽熱轉甚,則重密出不快,多至黑陷而死。”
李靖看著那些小瓷瓶,感覺頭皮發麻。
“真的有用嗎?”
“我們一開始也不敢相信此法能成,是衛公堅持說這是藥王之方,還說已經得到初步驗證,我們這才敢順著這個方向研究,最後有了把握才以奴隸試驗,發現確實有用。”
經過臨床實驗發現,人痘接種之法不僅有效,而且效果極好。
經他們手接種的孩子,一百個,到現在也只死了一個。
“此痘種法太好,堪稱太平痘也,有此神方,以後再不懼痘毒橫行了。”張老醫師興奮的驚歎道。
接痘後百分之一的死亡率,確實已經極低,而張醫師說,這還可能有操作不當等原因,若是再精進一些,可能死亡率能降到更低,達到千分之一甚至是萬中之一。
“接痘發疹後,孩子都會臉留痘印嗎?”
“不會,接痘種後發痘,只是發一點小水痘,而不會潰爛流膿結痂,所以水痘印很快就會消掉。”
長孫無忌聽了後,表示想看看那幾位藥王弟子,表示感覺並要給他們請功。
“他們在一處極嚴密的地方研究,要求不得打擾。等功成之後,再為他們請功吧!”秦琅說道。
“不是已經研究出藥方,怎麼還要研究?”
秦琅當然不能說這些藥王子弟都是冒牌貨,都讓他扔去做苦力了,只能告訴長孫無忌和李靖他們說,“我們接痘防疫法,其實本質上就是人工種痘發痘,讓孩童生痘,用以毒攻毒的方式來防治痘毒。但是我們研究中發現,用人身上發痘後產生的痘液做為時苗接種,雖是解決辦法。但是,時苗毒性太大,所以才會導致現在百分之一的死亡。”
“目前我們正在研究改進之法,不直接用痘液做種苗,而是以痘痂為主。現在我們用的是痘漿稀釋之法,還是有一定的毒性,不能完全保證安全。”
而痘痂比痘漿做時苗雖然安全,可也還不是最安全的。
秦琅現在跟一群醫師們就在向著養苗、選苗的方向研究,其實就是把疫苗提煉提純去毒操作。按一些老醫師提出的通過連續接種和選煉來降低痘苗毒性。
提煉的次數越多,則痘苗越熟,越熟的痘苗就越安全,其價值也就越高。
當然,其需要的時間和成本也就越高。
“現在我們已經研究出了幾種接痘法,最簡單的就是痘衣法,用染稀釋痘液的衣物來發痘,這種辦法發熱、出痘緩慢,但較為安全。”
“還有一種辦法是直接取天花患兒的新鮮痘漿,塞入接種孩童的鼻孔,以此發痘,因為本法需直接刺破兒痘,痘苗也毒性較強,所以現在我們基本上不建議用此法。”
除了這兩種方法,還有新式改良的以痘痂作為疫苗的旱痘法和水痘法。旱痘法用天花痘痂研成細末,對準鼻孔吹入,以種痘發疹,這種一般最多七日發熱出疹,簡便,痘苗毒性弱,不過因為容易刺激鼻子,會使的孩子鼻涕增多,往往導致接種不成功。
而現在正在研究的水痘法,是用痘痂熟苗,和淨水或人乳三五滴調勻,用絲絮裹痘苗在內,捏成棗核樣,塞入鼻孔內半天后取出,一般七天發熱見痘,達到預防效果。
這種方法也是痘種最安全之法,只不過痘種養熟需要時間,成本較高。
當然,最好的辦法,是把水痘法的痘苗再多次提純改進,這樣就更安全。
“能不能加緊養一批熟苗出來?”長孫無忌問道。
“這個需要時間,成本也較高。”
“成本不是問題,人手不夠就增派人手,錢不夠撥錢!”長孫急道。
痘病可不管你是富貴還是貧窮,就是皇帝的兒子也一樣會出痘病死,所以誰都想要一個優質熟苗痘種。
長孫想馬上再進行幾批實驗,若是還能保證效果,就趕緊把好熟苗請示皇帝后給皇子們接痘。
當然,到時自家的孩子們肯定也是要接種的。
長孫無忌還和王珪李靖一起去親自看了那批接痘後已經出痘過的孩子,都是一群奴隸子,而且被選中的多是一些殘疾病兒。
這些人被選中做第一批臨床試驗,是因為他們的身份和身體殘弱,可也是運氣較好的,一百人,只有一個死了。
其它的全都好好的,甚至因為在這個營地裡接了痘種後,他們原來的一些疾病甚至是一些殘疾,都由大唐頂級的醫師團結們在給他們醫治。
在觀察期裡,秦琅不但給他們良好的生活環境,熱水、乾淨舒適的衣服等,甚至還教他們讀書,這些以前最悲慘的孩子,現在在這裡跟活在天上一般。
反正他們自己都覺得上天了。
長孫無忌看到這些孩子身上確實都還殘留著一些沒褪去的痘印,也終於相信了秦琅,不,是相信了藥王神方。
李靖這樣老成持重的人,也不由的驚歎連連。
“立即派飛騎往洛陽報捷,最好是送幾個醫師帶上一些熟苗過去,讓陛下親自驗證。”王珪也激動道。
這麼好的防痘之法,簡直是千古之功啊。
孩子們主動接痘之後,就再也不怕痘瘡流行了。
長孫拉著秦琅,“不知道三郎你打算什麼時候給你家大郎接種?”
“實不相瞞,我家俊兒其實已經接過時苗了,估計這幾天就會發痘出疹了。”
長孫驚呆,這也太大膽了,秦琅就這麼一個兒子,這麼快就給孩子接痘了?
“長孫公,這時苗接痘法,雖然還有些危險,可就算是痘衣法都已經降到百分之一的死亡率,水痘法更是千中之一。但是現在外面痘瘡橫行,一旦感染上,若是重疾死亡率可是十中二三起啊,不敢賭啊。”
長孫無忌本來還想等把時苗多養養,可現在聽秦琅這麼一說,也有點慌。
萬一等不到優質熟苗,就給染上了,豈不後悔死。
“三郎,那能不能請你幫忙安排醫師到我家也給接痘?”
“長孫公願意的話,我這裡可以馬上安排,一定保證用的是從痘痂中經過提純過的熟苗。”
長孫無忌一臉感動,“多謝三郎了。”
那邊李靖和王珪聽了,也不由的湊了過來,厚著臉皮向秦琅提出為自家兒孫們接痘之事。

貞觀俗人 – 第479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秦琅端著個碗,碗裡裝著一碗糊糊。
那糊糊黑乎乎的看不出本來面目,這是一碗救災粥,成份可以說是十分複雜,有五穀有野菜,甚至還有一些魚蝦雞鴨豬羊肉。
裡面還有鹽。
吃起來味道一言難盡,混的過雜,所以絕談不上好吃。
這種救災粥,也是秦琅的發明。
把徵收來的各種糧食牲畜等,配到一起。
五穀雜糧、野菜,各種什麼魚蝦肉蛋等簡單處理後,按比例混合,然後搗爛舂碎,加入鹽,再烘乾晒乾,就成了救災粥粉了。
現在長安城和整個關內的百姓,吃的都是這種。
不分檔次,不分等級,只有這一種。
不管是留守的宰相輔政大臣,還是州刺史縣令,又或是國公貴族們,都是統一吃這種。
每家的糧食牲畜都被徵走了,所以現在誰要是敢偷偷的在家吃碗白米飯,或是吃碗麵條,那都是大罪。
秦琅吃的粥裡,也沒有多加點肉,一樣的配方,一樣的材料。
統一從配糧站領來的,拿開水衝一衝,或放鍋裡煮,得到的粥都差不多,差別就是有的稀點有的乾點。
秦琅的粥裡一樣有許多糠麩野菜,連骨頭都磨成粉混合在內的粥,其餘也嘗不出肉味,畢竟肉數量有限。
這種粥品相難看,味道也不太好,但是充飢還是可以的,甚至比一般的粥其實還要強不少,畢竟肉再少,裡面也還是有肉的。甚至有肉有菜有五穀有雜糧的,還含有較豐富的蛋白質,膳食纖維這些呢。
秦琅甚至跟長孫無忌他們打趣說,吃這個能減肥。
長孫無忌正在烤一隻鳥。
這是長孫用他的粥做誘餌,在衙內院裡捕的一隻麻雀,小小的個頭,本以為發現了食物,結果不料成了長孫的盤中餐。
小麻雀被開水燙毛,剩下少的可憐的一點肉,可長孫無忌卻很有耐心的除盡了毛,然後拿著一支纖子插起來放在火上烤。
他很耐心,小麻雀被烤的金黃,甚至有點流油。
吃多了那救災粥,看到這金黃的皮肉和欲滴的油,那真是引的人喉嚨裡都想伸出隻手來。
“今天終於加餐了!”長孫無忌笑呵呵的道。他本來挺胖的,最近都瘦了快二十斤了,再這樣下去,人都吃不消了。
其實以長孫無忌這樣的身份,要開個小灶什麼的,當然是沒問題的,但是秦琅帶頭表率做的很乾脆,長孫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拖他後腿。
那救災粥確實難吃,可大家都這樣吃,連太子殿下一天都要吃一頓,大家有什麼好說的。
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的是,秦琅這種把所有弄來的食物湊一起搗碎做粥的辦法,雖然難吃了點,但卻最大程度的利用了食物。
穀糠麥麩野菜草根,能吃的都湊進去,人人有份。
白飯麵條肉湯,只有那些隔離營裡的痘瘡孩童們能享用的到。
可誰願意去跟那些可憐的感染者比呢?
為了吃口白飯肉湯,就進病營隔離?
這痘瘡現在雖說有了隔離等諸多防護措施,且僅在孩童中傳染,可一旦感染上,現在依然有起碼百分之五的死亡率。
相比之前的死亡率已經大大降低了,但一百個孩子感染上,起碼就死五個,依然是驚人的。
每天隔離營裡,都會有許多孩童死亡,死狀悽慘。
讓孩子們特殊點,吃幾口麵條和肉湯,誰也不會有意見。
長孫無忌烤好麻雀,撕了一條腿給秦琅。
“趙公你自己吃。”
“有好東西我也不能吃獨食啊。”長孫無忌把幾乎扯掉了一半的麻雀送到嘴邊就啃,也就撒了點鹽而已。
這麻雀說實話,沒吃就能聞到混合了一股子腥臭味,絕對不是什麼好吃的玩意,可吃了許多天粥後,這種純粹的肉,那種紋條肌理,那種嚼勁味道,還是讓長孫一臉享受。
“現在要是烤只羊,我能吃掉半隻!”
“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吃到烤全羊了。”秦琅安慰他,在他這種變態的救災辦法下,如今關內的災情已經穩定了。
做為原本重災區的長安城,現在更是沒有餓死一個人。
大家都還活著。
關外依然在不斷的運糧過來,雖然說數量有限,可長安城在秦琅的管理下,糧食居然還在緩緩的增加著,除了每日必須外,還開始有了一點點存量。
而馬上從朔方河套等地,也會有幾批牛羊運抵。
這些都是從突厥人等手裡硬奪來的。
沒辦法,死道友總好過死貧道。
那些隨著頡利敗亡後亡國的突厥人,現在全都擁堵在長城一線。
他們也深受雪災冰凍的災害,一心想著大唐能夠接濟下他們呢,可說實話,大唐都自顧不暇了,誰會理他們。
邊塞還儲備了點糧食,是上次北伐準備剩下的,可這糧食都是要供應邊軍的,畢竟這麼多突厥人湧到長城線上,一旦出現點意外,搞不好就是戰爭。
邊軍若無糧,怎麼守邊?
中原已經饑荒疫病雙殺,若是再讓胡人南下,那可就真是亂上加亂了。
朝廷對於如何安置突厥人,現在都沒有個結果,也難出結果。
想安置,安置不了,想安撫,也沒錢糧。
想說驅趕或者其它什麼的,這個時候也沒有出動軍隊的能力了,也不敢。
於是只能不管不顧了。
不過秦琅還是傳令北邊,讓那邊的邊將官員們,找那些突厥各部首領,讓他們在艱難之中,想辦法給大唐進貢些牲畜。
做為條件,秦琅讓皇太子給這些首領們授官,讓他們暫時留在長城腳下避寒過冬。
同時,秦琅也向突厥人發出了戰爭威脅。
這個時候,不進貢牛羊,那大唐就派邊軍來搶,搶完牲畜還搶人,把人搶到中原來做奴隸。
這種行為不免有些恃強凌弱,可面對著眼下的困局,秦琅也不在乎充當一把無賴流氓了。
不得不說,效果還是有的。
大唐剛滅了突厥汗國,頡利現在就在大唐皇帝身邊做侍臣呢,連突利也都跑皇帝身邊去了。
所以沒有哪個突厥人敢跟大唐炸刺,況且他們現在也是群龍無首。
於是半強要半強買的,秦琅好不容易從突厥人那裡弄到了不少牛羊牲畜,雖然聽說突厥人也奸詐,都是把一些瘦的皮包骨的牲畜和一些凍肉進獻,可起碼都是能吃的。
等這批牲畜和肉送到,長安城就可以說撐過了最難過的關口了。
李靖撐著個柺杖進來。
這位戰神最近犯了足疾,走路有點一瘸一拐的。
“現在飢情正在好轉,戰馬不用殺了吧?”李靖直接坐到秦琅旁邊問。
秦琅把半邊麻雀遞給李靖。
“嗯,只要繼續眼下這個勢頭,確實用不著殺馬宰牛了。春回大地,能吃的野菜也會多起來,再一個,冰河化凍,從運河過來的糧食也會增多的,所以最困難的一段日子已經撐過來了。接下來,我們得考慮春耕了,耕牛可是春耕的好幫手。”
“等到天氣轉暖,虜瘡疫情也會跟著好轉的。”秦琅說道。
今年這次飢疫並起,可算是給了大唐朝廷重重的一擊。
也讓朝廷上下都真正認識到,軍隊再強悍,稅收的再多,可民以食為天,糧食安全亦是國之根本。
沒有個三五年存糧,以後別說強大。
在這次後,估計皇帝也會老實忍耐幾年,安心休養生息,不敢再隨便折騰了。
委屈太上皇了。
眼看著大明宮都快修好了,結果一下子停工,成了個爛尾工程。出了這趟子事,估計三五年內可能都不會再重新開工了。
李靖搖頭拒絕了那半隻麻雀,看了眼那邊啃的正香的長孫無忌,有些無奈。
誰能想象,堂堂當朝宰相,幾位留守大臣,卻湊在這政事堂衙內,烤麻雀吃,還要分著吃?
但聽說皇帝到了東都洛陽後,都親自帶禁軍去打獵捕魚改善生活,隨往東都洛陽的大臣們,也一樣要派奴僕去城外採野菜回來吃,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代公腿腳不便,就在家多休息,外面有我們幾個在料理。”秦琅笑道,他知道李靖瘸著腿來,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
雖說同為四輔政之一,李靖還是尚書右僕射,論職位,李靖是四輔臣中最高的。
可李靖這人比較低調,尤其是不久前北伐勝利回京後還被御史臺彈劾後,他就更加低調了。
哪怕是右僕射,也幾乎不怎麼管事。
“我也知道長安有三郎和輔機你們輔佐太子殿下,我可放心。只是我最近聽到一些訊息,據說北邊長城一帶聚集的那些突厥人,好些受災嚴重。”
突厥人雖說是遊牧部族,可霜雪災害下,並不比中原漢人好哪去,草原上的草早早凍死,他們的牛羊就沒有草吃。
全靠著牛羊為生的牧民,一旦牛羊餓死,意味著他們也完蛋了。
雖然牛羊能夠宰殺,暫時雪凍,但明年呢?沒有了母羊,哪來的羊崽,沒有了母牛,也不會再有小牛,一個家族一個部落,沒有了牲口,就沒有了未來。
眼下數十萬人擠在長城北面,大唐又不理會他們。
群龍無首的突厥人,眼下正經歷著煎熬。
不出意外的,突厥諸部開始了大魚吃小魚,強一點的部族開始去搶奪小部族的牲畜和凍肉,甚至搶他們的人,然後向長城內的中原商人販賣換錢。
有了錢,也許明年還能東山再起。
幾十萬人馬,無數個大小部族擠在長城線上,你打我我打你,暫時還只是小規模的劫掠拼鬥,可這樣下去,早晚會爆發更大的戰爭。
李靖做為一個老帥,又是剛北伐滅了突厥的大帥,他對這些突厥人的內鬥很關注。
他擔心當突厥人內訌升級後,局勢會難以控制,最終必然可能會演變成突厥部落越過長城,到長城內來搶掠求生。
“必須早做預防啊!”
如今大唐雖然邊境線上駐紮了不少軍隊,可飢情之下,卻也是難以展開大規模的軍事行動。
“代公有何良策以應對?”秦琅虛心求問。

貞觀俗人 – 第479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秦琅端著個碗,碗裡裝著一碗糊糊。
那糊糊黑乎乎的看不出本來面目,這是一碗救災粥,成份可以說是十分複雜,有五穀有野菜,甚至還有一些魚蝦雞鴨豬羊肉。
裡面還有鹽。
吃起來味道一言難盡,混的過雜,所以絕談不上好吃。
這種救災粥,也是秦琅的發明。
把徵收來的各種糧食牲畜等,配到一起。
五穀雜糧、野菜,各種什麼魚蝦肉蛋等簡單處理後,按比例混合,然後搗爛舂碎,加入鹽,再烘乾晒乾,就成了救災粥粉了。
現在長安城和整個關內的百姓,吃的都是這種。
不分檔次,不分等級,只有這一種。
不管是留守的宰相輔政大臣,還是州刺史縣令,又或是國公貴族們,都是統一吃這種。
每家的糧食牲畜都被徵走了,所以現在誰要是敢偷偷的在家吃碗白米飯,或是吃碗麵條,那都是大罪。
秦琅吃的粥裡,也沒有多加點肉,一樣的配方,一樣的材料。
統一從配糧站領來的,拿開水衝一衝,或放鍋裡煮,得到的粥都差不多,差別就是有的稀點有的乾點。
秦琅的粥裡一樣有許多糠麩野菜,連骨頭都磨成粉混合在內的粥,其餘也嘗不出肉味,畢竟肉數量有限。
這種粥品相難看,味道也不太好,但是充飢還是可以的,甚至比一般的粥其實還要強不少,畢竟肉再少,裡面也還是有肉的。甚至有肉有菜有五穀有雜糧的,還含有較豐富的蛋白質,膳食纖維這些呢。
秦琅甚至跟長孫無忌他們打趣說,吃這個能減肥。
長孫無忌正在烤一隻鳥。
這是長孫用他的粥做誘餌,在衙內院裡捕的一隻麻雀,小小的個頭,本以為發現了食物,結果不料成了長孫的盤中餐。
小麻雀被開水燙毛,剩下少的可憐的一點肉,可長孫無忌卻很有耐心的除盡了毛,然後拿著一支纖子插起來放在火上烤。
他很耐心,小麻雀被烤的金黃,甚至有點流油。
吃多了那救災粥,看到這金黃的皮肉和欲滴的油,那真是引的人喉嚨裡都想伸出隻手來。
“今天終於加餐了!”長孫無忌笑呵呵的道。他本來挺胖的,最近都瘦了快二十斤了,再這樣下去,人都吃不消了。
其實以長孫無忌這樣的身份,要開個小灶什麼的,當然是沒問題的,但是秦琅帶頭表率做的很乾脆,長孫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拖他後腿。
那救災粥確實難吃,可大家都這樣吃,連太子殿下一天都要吃一頓,大家有什麼好說的。
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的是,秦琅這種把所有弄來的食物湊一起搗碎做粥的辦法,雖然難吃了點,但卻最大程度的利用了食物。
穀糠麥麩野菜草根,能吃的都湊進去,人人有份。
白飯麵條肉湯,只有那些隔離營裡的痘瘡孩童們能享用的到。
可誰願意去跟那些可憐的感染者比呢?
為了吃口白飯肉湯,就進病營隔離?
這痘瘡現在雖說有了隔離等諸多防護措施,且僅在孩童中傳染,可一旦感染上,現在依然有起碼百分之五的死亡率。
相比之前的死亡率已經大大降低了,但一百個孩子感染上,起碼就死五個,依然是驚人的。
每天隔離營裡,都會有許多孩童死亡,死狀悽慘。
讓孩子們特殊點,吃幾口麵條和肉湯,誰也不會有意見。
長孫無忌烤好麻雀,撕了一條腿給秦琅。
“趙公你自己吃。”
“有好東西我也不能吃獨食啊。”長孫無忌把幾乎扯掉了一半的麻雀送到嘴邊就啃,也就撒了點鹽而已。
這麻雀說實話,沒吃就能聞到混合了一股子腥臭味,絕對不是什麼好吃的玩意,可吃了許多天粥後,這種純粹的肉,那種紋條肌理,那種嚼勁味道,還是讓長孫一臉享受。
“現在要是烤只羊,我能吃掉半隻!”
“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吃到烤全羊了。”秦琅安慰他,在他這種變態的救災辦法下,如今關內的災情已經穩定了。
做為原本重災區的長安城,現在更是沒有餓死一個人。
大家都還活著。
關外依然在不斷的運糧過來,雖然說數量有限,可長安城在秦琅的管理下,糧食居然還在緩緩的增加著,除了每日必須外,還開始有了一點點存量。
而馬上從朔方河套等地,也會有幾批牛羊運抵。
這些都是從突厥人等手裡硬奪來的。
沒辦法,死道友總好過死貧道。
那些隨著頡利敗亡後亡國的突厥人,現在全都擁堵在長城一線。
他們也深受雪災冰凍的災害,一心想著大唐能夠接濟下他們呢,可說實話,大唐都自顧不暇了,誰會理他們。
邊塞還儲備了點糧食,是上次北伐準備剩下的,可這糧食都是要供應邊軍的,畢竟這麼多突厥人湧到長城線上,一旦出現點意外,搞不好就是戰爭。
邊軍若無糧,怎麼守邊?
中原已經饑荒疫病雙殺,若是再讓胡人南下,那可就真是亂上加亂了。
朝廷對於如何安置突厥人,現在都沒有個結果,也難出結果。
想安置,安置不了,想安撫,也沒錢糧。
想說驅趕或者其它什麼的,這個時候也沒有出動軍隊的能力了,也不敢。
於是只能不管不顧了。
不過秦琅還是傳令北邊,讓那邊的邊將官員們,找那些突厥各部首領,讓他們在艱難之中,想辦法給大唐進貢些牲畜。
做為條件,秦琅讓皇太子給這些首領們授官,讓他們暫時留在長城腳下避寒過冬。
同時,秦琅也向突厥人發出了戰爭威脅。
這個時候,不進貢牛羊,那大唐就派邊軍來搶,搶完牲畜還搶人,把人搶到中原來做奴隸。
這種行為不免有些恃強凌弱,可面對著眼下的困局,秦琅也不在乎充當一把無賴流氓了。
不得不說,效果還是有的。
大唐剛滅了突厥汗國,頡利現在就在大唐皇帝身邊做侍臣呢,連突利也都跑皇帝身邊去了。
所以沒有哪個突厥人敢跟大唐炸刺,況且他們現在也是群龍無首。
於是半強要半強買的,秦琅好不容易從突厥人那裡弄到了不少牛羊牲畜,雖然聽說突厥人也奸詐,都是把一些瘦的皮包骨的牲畜和一些凍肉進獻,可起碼都是能吃的。
等這批牲畜和肉送到,長安城就可以說撐過了最難過的關口了。
李靖撐著個柺杖進來。
這位戰神最近犯了足疾,走路有點一瘸一拐的。
“現在飢情正在好轉,戰馬不用殺了吧?”李靖直接坐到秦琅旁邊問。
秦琅把半邊麻雀遞給李靖。
“嗯,只要繼續眼下這個勢頭,確實用不著殺馬宰牛了。春回大地,能吃的野菜也會多起來,再一個,冰河化凍,從運河過來的糧食也會增多的,所以最困難的一段日子已經撐過來了。接下來,我們得考慮春耕了,耕牛可是春耕的好幫手。”
“等到天氣轉暖,虜瘡疫情也會跟著好轉的。”秦琅說道。
今年這次飢疫並起,可算是給了大唐朝廷重重的一擊。
也讓朝廷上下都真正認識到,軍隊再強悍,稅收的再多,可民以食為天,糧食安全亦是國之根本。
沒有個三五年存糧,以後別說強大。
在這次後,估計皇帝也會老實忍耐幾年,安心休養生息,不敢再隨便折騰了。
委屈太上皇了。
眼看著大明宮都快修好了,結果一下子停工,成了個爛尾工程。出了這趟子事,估計三五年內可能都不會再重新開工了。
李靖搖頭拒絕了那半隻麻雀,看了眼那邊啃的正香的長孫無忌,有些無奈。
誰能想象,堂堂當朝宰相,幾位留守大臣,卻湊在這政事堂衙內,烤麻雀吃,還要分著吃?
但聽說皇帝到了東都洛陽後,都親自帶禁軍去打獵捕魚改善生活,隨往東都洛陽的大臣們,也一樣要派奴僕去城外採野菜回來吃,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代公腿腳不便,就在家多休息,外面有我們幾個在料理。”秦琅笑道,他知道李靖瘸著腿來,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
雖說同為四輔政之一,李靖還是尚書右僕射,論職位,李靖是四輔臣中最高的。
可李靖這人比較低調,尤其是不久前北伐勝利回京後還被御史臺彈劾後,他就更加低調了。
哪怕是右僕射,也幾乎不怎麼管事。
“我也知道長安有三郎和輔機你們輔佐太子殿下,我可放心。只是我最近聽到一些訊息,據說北邊長城一帶聚集的那些突厥人,好些受災嚴重。”
突厥人雖說是遊牧部族,可霜雪災害下,並不比中原漢人好哪去,草原上的草早早凍死,他們的牛羊就沒有草吃。
全靠著牛羊為生的牧民,一旦牛羊餓死,意味著他們也完蛋了。
雖然牛羊能夠宰殺,暫時雪凍,但明年呢?沒有了母羊,哪來的羊崽,沒有了母牛,也不會再有小牛,一個家族一個部落,沒有了牲口,就沒有了未來。
眼下數十萬人擠在長城北面,大唐又不理會他們。
群龍無首的突厥人,眼下正經歷著煎熬。
不出意外的,突厥諸部開始了大魚吃小魚,強一點的部族開始去搶奪小部族的牲畜和凍肉,甚至搶他們的人,然後向長城內的中原商人販賣換錢。
有了錢,也許明年還能東山再起。
幾十萬人馬,無數個大小部族擠在長城線上,你打我我打你,暫時還只是小規模的劫掠拼鬥,可這樣下去,早晚會爆發更大的戰爭。
李靖做為一個老帥,又是剛北伐滅了突厥的大帥,他對這些突厥人的內鬥很關注。
他擔心當突厥人內訌升級後,局勢會難以控制,最終必然可能會演變成突厥部落越過長城,到長城內來搶掠求生。
“必須早做預防啊!”
如今大唐雖然邊境線上駐紮了不少軍隊,可飢情之下,卻也是難以展開大規模的軍事行動。
“代公有何良策以應對?”秦琅虛心求問。

貞觀俗人 – 第479章 死道友不死貧道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秦琅端著個碗,碗裡裝著一碗糊糊。
那糊糊黑乎乎的看不出本來面目,這是一碗救災粥,成份可以說是十分複雜,有五穀有野菜,甚至還有一些魚蝦雞鴨豬羊肉。
裡面還有鹽。
吃起來味道一言難盡,混的過雜,所以絕談不上好吃。
這種救災粥,也是秦琅的發明。
把徵收來的各種糧食牲畜等,配到一起。
五穀雜糧、野菜,各種什麼魚蝦肉蛋等簡單處理後,按比例混合,然後搗爛舂碎,加入鹽,再烘乾晒乾,就成了救災粥粉了。
現在長安城和整個關內的百姓,吃的都是這種。
不分檔次,不分等級,只有這一種。
不管是留守的宰相輔政大臣,還是州刺史縣令,又或是國公貴族們,都是統一吃這種。
每家的糧食牲畜都被徵走了,所以現在誰要是敢偷偷的在家吃碗白米飯,或是吃碗麵條,那都是大罪。
秦琅吃的粥裡,也沒有多加點肉,一樣的配方,一樣的材料。
統一從配糧站領來的,拿開水衝一衝,或放鍋裡煮,得到的粥都差不多,差別就是有的稀點有的乾點。
秦琅的粥裡一樣有許多糠麩野菜,連骨頭都磨成粉混合在內的粥,其餘也嘗不出肉味,畢竟肉數量有限。
這種粥品相難看,味道也不太好,但是充飢還是可以的,甚至比一般的粥其實還要強不少,畢竟肉再少,裡面也還是有肉的。甚至有肉有菜有五穀有雜糧的,還含有較豐富的蛋白質,膳食纖維這些呢。
秦琅甚至跟長孫無忌他們打趣說,吃這個能減肥。
長孫無忌正在烤一隻鳥。
這是長孫用他的粥做誘餌,在衙內院裡捕的一隻麻雀,小小的個頭,本以為發現了食物,結果不料成了長孫的盤中餐。
小麻雀被開水燙毛,剩下少的可憐的一點肉,可長孫無忌卻很有耐心的除盡了毛,然後拿著一支纖子插起來放在火上烤。
他很耐心,小麻雀被烤的金黃,甚至有點流油。
吃多了那救災粥,看到這金黃的皮肉和欲滴的油,那真是引的人喉嚨裡都想伸出隻手來。
“今天終於加餐了!”長孫無忌笑呵呵的道。他本來挺胖的,最近都瘦了快二十斤了,再這樣下去,人都吃不消了。
其實以長孫無忌這樣的身份,要開個小灶什麼的,當然是沒問題的,但是秦琅帶頭表率做的很乾脆,長孫也不好在這個時候拖他後腿。
那救災粥確實難吃,可大家都這樣吃,連太子殿下一天都要吃一頓,大家有什麼好說的。
另一方面,不得不承認的是,秦琅這種把所有弄來的食物湊一起搗碎做粥的辦法,雖然難吃了點,但卻最大程度的利用了食物。
穀糠麥麩野菜草根,能吃的都湊進去,人人有份。
白飯麵條肉湯,只有那些隔離營裡的痘瘡孩童們能享用的到。
可誰願意去跟那些可憐的感染者比呢?
為了吃口白飯肉湯,就進病營隔離?
這痘瘡現在雖說有了隔離等諸多防護措施,且僅在孩童中傳染,可一旦感染上,現在依然有起碼百分之五的死亡率。
相比之前的死亡率已經大大降低了,但一百個孩子感染上,起碼就死五個,依然是驚人的。
每天隔離營裡,都會有許多孩童死亡,死狀悽慘。
讓孩子們特殊點,吃幾口麵條和肉湯,誰也不會有意見。
長孫無忌烤好麻雀,撕了一條腿給秦琅。
“趙公你自己吃。”
“有好東西我也不能吃獨食啊。”長孫無忌把幾乎扯掉了一半的麻雀送到嘴邊就啃,也就撒了點鹽而已。
這麻雀說實話,沒吃就能聞到混合了一股子腥臭味,絕對不是什麼好吃的玩意,可吃了許多天粥後,這種純粹的肉,那種紋條肌理,那種嚼勁味道,還是讓長孫一臉享受。
“現在要是烤只羊,我能吃掉半隻!”
“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吃到烤全羊了。”秦琅安慰他,在他這種變態的救災辦法下,如今關內的災情已經穩定了。
做為原本重災區的長安城,現在更是沒有餓死一個人。
大家都還活著。
關外依然在不斷的運糧過來,雖然說數量有限,可長安城在秦琅的管理下,糧食居然還在緩緩的增加著,除了每日必須外,還開始有了一點點存量。
而馬上從朔方河套等地,也會有幾批牛羊運抵。
這些都是從突厥人等手裡硬奪來的。
沒辦法,死道友總好過死貧道。
那些隨著頡利敗亡後亡國的突厥人,現在全都擁堵在長城一線。
他們也深受雪災冰凍的災害,一心想著大唐能夠接濟下他們呢,可說實話,大唐都自顧不暇了,誰會理他們。
邊塞還儲備了點糧食,是上次北伐準備剩下的,可這糧食都是要供應邊軍的,畢竟這麼多突厥人湧到長城線上,一旦出現點意外,搞不好就是戰爭。
邊軍若無糧,怎麼守邊?
中原已經饑荒疫病雙殺,若是再讓胡人南下,那可就真是亂上加亂了。
朝廷對於如何安置突厥人,現在都沒有個結果,也難出結果。
想安置,安置不了,想安撫,也沒錢糧。
想說驅趕或者其它什麼的,這個時候也沒有出動軍隊的能力了,也不敢。
於是只能不管不顧了。
不過秦琅還是傳令北邊,讓那邊的邊將官員們,找那些突厥各部首領,讓他們在艱難之中,想辦法給大唐進貢些牲畜。
做為條件,秦琅讓皇太子給這些首領們授官,讓他們暫時留在長城腳下避寒過冬。
同時,秦琅也向突厥人發出了戰爭威脅。
這個時候,不進貢牛羊,那大唐就派邊軍來搶,搶完牲畜還搶人,把人搶到中原來做奴隸。
這種行為不免有些恃強凌弱,可面對著眼下的困局,秦琅也不在乎充當一把無賴流氓了。
不得不說,效果還是有的。
大唐剛滅了突厥汗國,頡利現在就在大唐皇帝身邊做侍臣呢,連突利也都跑皇帝身邊去了。
所以沒有哪個突厥人敢跟大唐炸刺,況且他們現在也是群龍無首。
於是半強要半強買的,秦琅好不容易從突厥人那裡弄到了不少牛羊牲畜,雖然聽說突厥人也奸詐,都是把一些瘦的皮包骨的牲畜和一些凍肉進獻,可起碼都是能吃的。
等這批牲畜和肉送到,長安城就可以說撐過了最難過的關口了。
李靖撐著個柺杖進來。
這位戰神最近犯了足疾,走路有點一瘸一拐的。
“現在飢情正在好轉,戰馬不用殺了吧?”李靖直接坐到秦琅旁邊問。
秦琅把半邊麻雀遞給李靖。
“嗯,只要繼續眼下這個勢頭,確實用不著殺馬宰牛了。春回大地,能吃的野菜也會多起來,再一個,冰河化凍,從運河過來的糧食也會增多的,所以最困難的一段日子已經撐過來了。接下來,我們得考慮春耕了,耕牛可是春耕的好幫手。”
“等到天氣轉暖,虜瘡疫情也會跟著好轉的。”秦琅說道。
今年這次飢疫並起,可算是給了大唐朝廷重重的一擊。
也讓朝廷上下都真正認識到,軍隊再強悍,稅收的再多,可民以食為天,糧食安全亦是國之根本。
沒有個三五年存糧,以後別說強大。
在這次後,估計皇帝也會老實忍耐幾年,安心休養生息,不敢再隨便折騰了。
委屈太上皇了。
眼看著大明宮都快修好了,結果一下子停工,成了個爛尾工程。出了這趟子事,估計三五年內可能都不會再重新開工了。
李靖搖頭拒絕了那半隻麻雀,看了眼那邊啃的正香的長孫無忌,有些無奈。
誰能想象,堂堂當朝宰相,幾位留守大臣,卻湊在這政事堂衙內,烤麻雀吃,還要分著吃?
但聽說皇帝到了東都洛陽後,都親自帶禁軍去打獵捕魚改善生活,隨往東都洛陽的大臣們,也一樣要派奴僕去城外採野菜回來吃,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代公腿腳不便,就在家多休息,外面有我們幾個在料理。”秦琅笑道,他知道李靖瘸著腿來,肯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
雖說同為四輔政之一,李靖還是尚書右僕射,論職位,李靖是四輔臣中最高的。
可李靖這人比較低調,尤其是不久前北伐勝利回京後還被御史臺彈劾後,他就更加低調了。
哪怕是右僕射,也幾乎不怎麼管事。
“我也知道長安有三郎和輔機你們輔佐太子殿下,我可放心。只是我最近聽到一些訊息,據說北邊長城一帶聚集的那些突厥人,好些受災嚴重。”
突厥人雖說是遊牧部族,可霜雪災害下,並不比中原漢人好哪去,草原上的草早早凍死,他們的牛羊就沒有草吃。
全靠著牛羊為生的牧民,一旦牛羊餓死,意味著他們也完蛋了。
雖然牛羊能夠宰殺,暫時雪凍,但明年呢?沒有了母羊,哪來的羊崽,沒有了母牛,也不會再有小牛,一個家族一個部落,沒有了牲口,就沒有了未來。
眼下數十萬人擠在長城北面,大唐又不理會他們。
群龍無首的突厥人,眼下正經歷著煎熬。
不出意外的,突厥諸部開始了大魚吃小魚,強一點的部族開始去搶奪小部族的牲畜和凍肉,甚至搶他們的人,然後向長城內的中原商人販賣換錢。
有了錢,也許明年還能東山再起。
幾十萬人馬,無數個大小部族擠在長城線上,你打我我打你,暫時還只是小規模的劫掠拼鬥,可這樣下去,早晚會爆發更大的戰爭。
李靖做為一個老帥,又是剛北伐滅了突厥的大帥,他對這些突厥人的內鬥很關注。
他擔心當突厥人內訌升級後,局勢會難以控制,最終必然可能會演變成突厥部落越過長城,到長城內來搶掠求生。
“必須早做預防啊!”
如今大唐雖然邊境線上駐紮了不少軍隊,可飢情之下,卻也是難以展開大規模的軍事行動。
“代公有何良策以應對?”秦琅虛心求問。

貞觀俗人 – 第478章 留守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晨鼓咚咚。
皇帝的車駕已經自太極宮駛出,沿朱雀大街出南門。
長安六街,擠滿了百姓。一個個拖家帶口,扶老攜幼,他們挽著包袱,揹著被褥。
有的趕著牛馬,有的推著車。
更多數普通百姓,只能邁開兩條腿,跟在密集的人群后面出城。
秦琅站在長安城頭,看著這大逃難似的一幕,心情沉重。
想武德九年,皇帝剛即位,頡利率數十萬騎南下,飲馬渭河畔,可長安城都不曾出現這種全城逃亡的情況。
貞觀元年,大旱之後又起大蝗,關中饑荒,百姓也沒逃。
可去年底大唐滅亡了一直如把利劍懸在頭頂上的突厥汗國後,卻要逃亡了。
說來,其實去年打這場仗雖然時機不錯,可也依然耗費了朝廷手裡最後那點糧食儲備。
十八萬大軍北伐,幾十萬民夫轉運糧草軍械,備戰一年。
雖然一出手就滅掉了突厥,整個中原的糧食,幾乎都調往了邊塞前線,夏季的豐收,讓朝廷自信滿滿,雖早有預警,說低溫早霜雪災可能要接連幾年。
但低估了。
去年秋比前年秋的早霜更早也更嚴重,前年秋收只是減產幾成,今年幾乎絕收。
這也使的出現了可怕的饑荒。
糧倉是空的,百姓家的糧倉也是空的。
朝廷無糧,百姓也無糧。
這其實是天災加人禍,是朝廷的嚴重失誤。
可最後結果,卻是要讓所有百姓來承擔。
皇帝太心急了,若能再等兩年滅突厥就好了。
去年的大明宮修建,更是加劇了長安的糧食儲備消耗,數十萬民夫聚集長安修大明宮,讓辛苦從關外轉運進來的糧食迅速的消耗掉了。
“老師,他們出關能解決溫飽吧?”承乾來到秦琅面前,低聲問道。
秦琅苦笑了一聲。
在家鄉,都解決不了溫飽,這背井離鄉的,又到哪裡去解決溫飽呢?
這不是一州一縣的饑荒,是整個北方整個中原的饑荒啊。
就算從關中往外逃荒,可沿途都是一樣的災區,就算是出藍田武關和陳倉散關,去山南和劍南這兩個飢情沒那麼嚴重的地方,可問題是,那麼多饑民湧過去,也承受不起啊。
漢中蜀地,江漢平原,這些地方去秋受早霜影響不大,可問題是這些地方人口不多,糧食產量也是有限的,還一直在往中原輸糧,自家也沒什麼存糧。
現在這麼多百姓湧過去,結果其實只有一個。
就是隨著災民的大量湧入,巴蜀、江漢各州,會一個接一個的被蝗蟲入境般的災民們吃光糧食的。
可以想象,當那些州縣也再拿不出糧食後,會出現什麼後果。
飢餓的百姓只能往更南邊跑,或者乾脆搶劫那邊百姓手裡的餘糧,要麼就只能餓死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
承乾不解的問。
是啊,為何會這樣?
思來想去,天災只是一部份原因,重要的還是朝廷決策失誤。在本就千瘡百孔,倉無餘糧的這開國之初,還一心想要辦太多事情。
朝廷的初衷也許是好的,可卻沒好結果。
“殿下,我們花了沉重的代價,明白了開國之初,大亂之後想要大治,只能儘量別折騰,與民休養生息是最重要的,讓百姓留住自己的糧食。藏糧於民,遠比聚糧於國倉更重要。”
朝廷手裡有錢有糧,就忍不住會有已經富足強盛的假想,就會忍不住想要搞事情,而不管是征戰還是大興土木,都可能帶來的是系統性的巨大風險。
大唐這還是打贏了突厥,滅掉了朔方樑師都,招降了代北苑家等,可這些勝利,沒有給大唐立即帶來好處,反而成了包袱。
用兵費了錢糧,打下來後接收的這些地盤,安置那些百姓,都往裡貼。
“我們該怎麼做?”承乾問。
皇帝已經去洛陽了,雖然洛陽的宮室在當年破王世充後,已經拆毀了,可起碼那裡接收東南來的糧食要近的多。
皇帝走了,百官帶著家眷走了,貴族們也往南跑了,數萬大軍也走了。
長安城最終留下來的,也就是萬餘人。
“我們得自救!”秦琅望著南逃的人群,喃喃道,長安城還有一點糧食,可這點糧食少的可憐,就算只剩下萬把人,也撐不了多久,一樣還得依靠從關外運來的糧食。
好在秦琅是有過救災經驗的。
關鍵時候,只要拿出魄力來便不怕。
皇帝車馬遠去,秦琅開始以留守輔佐大臣身份,以太子詹事、京兆尹、參政的名義,下達一連串的命令。
立即徵收清點所有能吃的,五穀和各種雜糧,以及其它一切能吃的,牛馬豬羊雞鴨鵝駱駝甚至是貓狗鷹雀。
關閉所有的飯店酒樓,停掉所有的釀酒坊。
甚至連皮革坊裡的廠料子都要徵收,這些東西以牛羊豬馬狗駱駝等皮為原料,當然也還是可以煮的吃的。
人餓急了,土都能吃,何況是皮。
所有這些東西,全都徵收起來,入庫登記。
然後做統一安排配給。
糧食定量配給,粗細雜糧搭配。
維持最低的需求水平。
連戰馬、坐騎,都列入了名單,該宰殺時就殺,這種時候,也沒有餘糧來喂戰馬了。
畢竟戰馬的消耗超過五個步兵,而一個步兵的消耗,若是精省點,能維持一家四五口人的勉強活著。
一匹馬宰殺了還能得到幾百斤肉,連皮子和下水都吃掉的話,又能得到許多。
特進、尚書右僕射李進趕了過來。
“三郎你下令要殺戰馬坐騎?”
“代公,不殺不行,我們沒有這麼多糧食來養馬了,尤其是戰馬,光吃草可活不下去,與其讓它們餓死瘦沒,不如趁現在膘肥體壯的時候宰殺了吃肉。”
李靖痛心疾首。
“你知道一匹優良的戰馬,多麼的不容易嗎?每匹戰馬都是千挑萬選的上等好馬,而且還要經過數年的馴服,如此才能成為一匹合格的戰馬,每匹戰馬都是來之不易啊。”
“代公,我也是打過仗的人,哪裡不知道戰馬的寶貴,一匹上等戰馬,那就是騎士的第二條生命,有時就跟自己的兄弟親人一樣。可是,現在我們沒有辦法養馬了,我們連人都養不起了。”
殺馬吃肉,這個代價是巨大的。
一匹戰馬不說價值數萬錢,就說他訓練的週期也是十分長的,一匹野馬捕來,或是一匹牧場的馬捉來,並不能就成為戰馬或坐騎。
一匹合格的戰馬,不僅基本的效能上要好,它還得經歷各種陣列、行軍、衝鋒等訓練,還要經歷防驚防嚇的訓練,還有跳高越遠等等各項訓練。
李靖是一個老將,對於戰馬深知難得。
秦琅又何嘗不知,但現在是沒辦法的。
“代公,百姓與戰馬的命,你選哪個?”
李靖無言以對。
“代公,戰馬沒了,我們將來還能再養再馴,可人沒了,就真的什麼都沒了。錢財沒了可以再賺,馬沒了可以再養,人沒了就是永遠的損失。”
“不到萬不得已,請不要吃戰馬,先吃其它的。”李靖痛苦道。
秦琅點頭。
“我會讓人做好統計,戰馬,尤其是上過戰場的馬,會盡量先養著,沒有糧食吃,就吃草頂著。如果我們能撐過去,我們就不會宰殺他們,可一旦撐不過去,只能宰殺。”
“在人和牛馬之間,我只能選人。”
秦琅釋出命令,百姓的耕牛和士兵們的戰馬,先登記入冊,只在最後時刻才會吃它們。
秦琅帶頭表率。
秦家在關內的各個養殖場,豬廠、羊廠,雞鴨鵝廠,還有牛廠,魚塘等,全都開始清欄屠宰。
屠宰後都歸朝廷排程供給百姓,至於錢,以後再結算。
這樣做的損失會非常巨大。
但秦琅也沒有辦法,他是京兆尹,是留守大臣,如果他家裡的東西都不拿出來,又如何向其它貴族官員家裡徵召他們的糧食牲畜?
“誰敢在這個時候還囤糧倒賣,老子絕不客氣。”
“可誰若有本事,能從外面販糧運糧過來,老子重重有賞,運來的越多,老子賞的越多。陛下授予了太子除授六品以下官員的權力,所以只要肯想辦法運糧來,運的多不僅有賞,老子還會建議太子殿下給他授勳官甚至是授散階。管他是商人還是工匠還是百姓,就算是胡人蠻夷,能在這個時候運來過來,都一樣。”
秦琅也鼓勵關中那些豪強大戶們也出關去。
允許他們帶上路上的口糧。
這樣他們走後了,家裡的糧食就能拿出來供給百姓了。
不願走也沒關係,可家中糧食也一樣要全部徵收,這次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是先給你留足口糧,這次秦琅是直接先把所有糧食全都徵走,然後給你按人定量給糧票。
這樣最大化的避免糧食浪費。
困難關頭,大家都要節衣縮食,吃頓飽飯這個時候都是罪惡的。
秦琅都已經宣佈,把自家的糧食全都交出去,以後也一樣憑定量的糧票去領糧,家裡以後每天一干一稀,一天兩頓。
長孫無忌和王珪兩位留守宰相聽聞後,都不由的直吸冷氣,秦琅也太狠了。
他天天一干一稀,那其它人還好再大魚大肉?他把家中存糧都交出來了,甚至把家裡拉車的馬代步的騾都交出去宰了,別家好意思留著?
秦琅只留了家裡的戰馬坐騎,其它的都交出去了。
這態度,讓留守長安的一眾官吏將士們,無不肅服。
“古有叛軍圍城守軍糧盡後,將軍殺自己的侍妾讓將士們分食的,我秦琅做不到這點,但把家裡糧食和牲口交出來給災民們分食,還是可以的。”

貞觀俗人 – 第477章 監國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封閉一個多月的東宮大門,緩緩開啟。
許久未開的宮門,發出吱呀呀的刺耳聲音,宮門前守衛的羽林、千牛兩軍,無不面面相覷,甚至大為驚訝。
將領高聲喝令,兵士匆忙列陣。
他們的職責就是封鎖東宮,不許任何人進出。
可當看到了太子太師長孫無忌和太子太保秦琅兩位太子老師的身影,兩位當值的將軍便又都不敢炸刺。
看到兩人身後出現的太子殿下身影后,兩位將軍終究還是不敢失職,硬著頭皮上前。
一邊走一邊細細打量,發現太子殿下精神很好,紫金冠圓領袍明玉帶,臉上氣色紅潤,微有紅斑,可不細看倒也瞧不出來。
太子身上瞧不出半點虜瘡的樣。
將軍們略為寬心,殿下似乎是大好的樣子了。
“末將參見太子殿下,拜見趙國公、衛國公!”
承乾抬了抬手臂,面帶著微笑,依然是那副溫仁的賢太子模樣,“老師說孤無礙了。”
將軍微微有些難色,“末將奉陛下旨意在此,職責在身,不敢擅自主張,請殿下允許臣立馬奏報陛下!”
“好。”
承乾站在宮門外,整個人已經非常舒暢了,他並不在意再多呆一時半會。這一個來月的封鎖,讓他整個人都非常抑鬱,幸虧老師回來了,否則還不知道要繼續被封鎖到什麼時候去。
金甲將領趕緊去稟報天子。
承乾便拉著秦琅和長孫無忌做在宮門前。
那將領離開不到半個時辰,大隊千牛衛和羽林軍護衛著皇帝騎馬趕到。
馬蹄轟鳴。
皇帝遠遠看到太子,便滾鞍落馬,大步過來。
幾名內侍似乎還想勸詛,可皇帝並沒有理踩。
“承乾!”
“父皇!”
父子見面,深情凝視。
承乾笑著喊父皇,卻一下子又流出眼淚來,就連李世民也不由的落淚。
“懷良,承乾真的沒事了?”
“陛下,虜瘡潛伏期最多十七天,而如果已經感染過虜瘡,並經過了十七天後,那基本上就已經沒有事了。”
感染虜瘡後,嚴重的三五天就會死掉,輕點的也會在十天內死掉,若是能撐過十七天不死的,重點的就是落個麻子,甚至有可能會落下些耳聾等殘疾,輕點的一般也就會有些痘印而已了。
而且一旦出過天花,以後就都不會再感染上這個天花了。
據說滿朝的康熙皇帝,當年他爹傳聞為情所傷出家五臺山,扔下皇位和帝國不管,滿清無奈,只能讓他兒子繼位,可當時皇子都還小,最後挑來挑去,康熙被挑中的一個極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在諸皇子中是已經出過天花的,還因天花留下了一臉麻子。
所以從健康角度考慮,康麻子最不容易夭折,所以最後選了他,也就成為了滿朝坐皇位最久的皇帝,當了六十一年皇帝,因年號康熙,也被後人稱為康麻子。
出痘後能獲得免疫力,其實這個時代還不怎麼敢肯定,就跟此時的天花也並不完全大人免疫。
中原地區因為天花已經傳入數百年,所以絕大多數成人已經獲得了群體免疫能力,可在一些非中原地區,如一些深山或是草原等地,他們對天花的免疫力可就差的多,所以一旦天花傳入這些地方,依然有很強的殺傷力。
雖然也已經有一些御醫注意到這些,並提出相應說法,但畢竟還有些讓人難以相信,可此時秦琅親口說出,李世民卻很願意相信。
他覺得這些應當是秦琅當初跟藥王子弟相談時得知的,是藥王的觀點。
“讓阿爺抱抱。”
李世民上前,一把擁住了承乾。
一邊的內侍將校們,都很是驚慌。
萬一秦琅說的不對,成人也會感染的話,太子身上又還有虜瘡,那豈不是要感染皇帝?
李世民看著承乾臉上因激動而又顯現出來的紅色痘印,伸手摸了摸。
承乾兩眼發紅。
雙手緊摟著父親。
這一刻,父子難得的那般親密。
“你十一弟和十二弟都夭折了。”李世民抱著長子嘆道。
“九弟還好嗎?”承乾問。
“御醫說還好。”
都說天家無情,可此時李世民跟承乾,也還是真情流露,。
皇帝牽著太子的手,同返太極宮。
並下令,解除東宮封鎖。
太極殿裡,李世民又仔細的聽了秦琅講解虜瘡和防疫的一些看法,深以為然,當場就任命秦琅為負責防疫指揮。
“陛下,臣請由太子總理,臣協理。”
那邊長孫無忌則提出,眼下不僅要防疫,關中大飢更是嚴重問題,他建議還是應當立即移駕東都洛陽。
“好。”李世民終於下定決心。
這時承乾道,“父皇,兒臣請求留守京師,九弟現在情況不能離京,需要照顧,兒臣願意留京指揮抗疫並照顧九弟。”
秦琅也提出,“京中孩童確實不太適合前往洛陽,除非是如太子一樣已經出過痘的,要不然有加重疫情傳播,以及增加孩童感染的風險。”
他提議在長安集中隔離那些出現症狀的孩童,組織醫生安排護工一起看護治理,而對於還沒有感染的,也儘量讓他們居家隔離。尤其是得給讓孩童們戴口罩。
“十歲以下的孩子儘量都留下來。”
李世民在沉吟。
京中現在飢疫雙殺,使的局面困頓,加之流言四起,硬是搞的人心惶惶。
對於流言這些,他還能想辦法控制,可沒有糧,百姓餓著肚子總是要出事的。
移駕東都就食,已經刻不容緩。
承乾能在這個時候主動站出來攬擔子,這讓李世民非常感動,長子長大了成熟了,經歷這些虜瘡之後更有擔當了。
當天。
皇帝在內廷召開了緊急廷議。
除宰輔重臣們,三省六部九寺五監一臺十二衛六軍的主官次官們幾乎都被召來議事。
“朕決定升洛州為東都洛陽,為大唐陪都。鑑於眼下飢情,朕將率京中文武百官及軍民們移駕東都就食。”
“以皇太子承乾留守京師長安,監國!”
“其六品以下除授,及徒罪已下,並取太子處分!”
廷議一開始,皇帝就直接宣佈將移駕洛陽,並讓皇太子留守京師監國。
“以太子太保、太子詹事、翰林院學士承旨、參知政事、京兆少尹、太子左衛率秦琅,加檢校吏部尚書,進京兆尹,輔佐皇太子監國。”
皇帝的任命一道接一道。
與其說這是召重臣廷議國政軍事,倒不如說皇帝早就心中有了決斷,只是讓大臣們前來聽從旨意而已。
皇太子監國,太子師秦琅再得重用。
緊接著皇帝宣佈,北伐有功的李靖,先前被御史臺彈劾一案,已經調查清楚,證明清白。
故皇帝特追論功績,拜李靖尚書右僕射,賜絹兩千匹,賜實封通前共六百戶,加特進銜,並授太子右衛率。
侯君集再授兵部尚書,並參預朝政,拜相。
長孫無忌免京兆尹,檢校中書令,王珪檢校侍中,魏徵以祕書監兼尚書右丞,戴胄以民部尚書兼尚書左丞,皆參預朝政。
御史大夫蕭瑀,加特進,參預朝政。
皇帝在杜如晦和杜淹兩位宰相去世後,迅速又調整了宰相班子。
尚書左僕射房玄齡,右僕射李靖,中書令溫彥博,侍中楊師道,檢校中書令長孫無忌,檢校侍中王珪。
此外還有參預朝政、檢校吏部尚書秦琅,參預朝政、祕書監兼尚書右丞魏徵,參預朝政、民部尚書兼尚書左丞戴胄。
參預朝政、御史大夫蕭瑀,參預朝政、兵部尚書侯君集,參預朝政,大理寺卿孫伏枷。參預朝政,禮部尚書陳叔達。
十三位宰相。
如蕭瑀、陳叔達那都是武德朝就出任過宰相的,蕭瑀更已經三拜了。
秦琅也是政事堂宰相班子裡的老人了。
頭一次拜相的,是侯君集和李靖這兩人。
秦琅、李靖、長孫無忌、王珪四位宰相,被皇帝任命輔佐太子留守京師。
緊接著皇帝又分封皇弟皇子們為王。
封其弟李元裕為鄶王,李元名為譙王,李靈夔為魯王,李元祥為許王,李元曉為密王。
封皇六子李愔為樑王,皇七子李貞為漢王,皇八子李惲為郯王,皇九子李治為晉王,皇十子李慎為申王!
秦瓊晉封司徒,開府儀同三司,世封劍南道鬆州刺史。
一系列的人事命令。
讓人眼花繚亂。
不過殿中大臣們倒是並沒有什麼異議,連向來喜歡噴皇帝的魏徵,這次也很安靜。
誰都知道眼下長安局勢如火,再耽誤不起了。
滅突厥的勝利,也無法沖淡如今長安的困境。
“即日起暫停大明宮修建!”
雖然大明宮修的很順利,可眼下這種飢情,皇帝都要逃到洛陽去吃飯了,長安哪還能再集中那麼多民夫工匠來修宮殿,糧食供應不了,事實上,之前已經陸續停工了。
只是還沒有這樣一道總命令而已。
長安的三萬七千多禁軍,以及三萬六千南衙番上府兵,再加上三千東宮旅賁,除太子旅賁軍外,其餘的大多要隨皇帝去洛陽就食。
北衙六軍,只左右金吾衛各留一千,南衙十二衛軍,只留左右驍衛各一千。
能走的都走,十歲以下未出過痘的孩童,儘量留在京中。
不僅是長安城,整個關內,能走的都走。
朝廷會盡量想辦法在官道沿途,設立一些粥站施粥,幫助百姓逃往關外,去山南、江南、淮南等這些地方。
每個人的臉上都很沉重。
誰都知道這樣的逃荒,意味著什麼。
這將意味著會有無數饑民百姓餓死在半路上,尤其是眼下虜瘡疫情期間,這種逃荒,更不可避免的要加重疫情傳播。
可沒有辦法了。
總不能把所有人都封鎖在城中吧,總不能封鎖州縣道路,讓大家活活餓死吧?
相比起疫病威脅,飢餓的威脅更加嚴峻。

貞觀俗人 – 第476章 太子無恙

小說,小說推薦
貞觀俗人
皇帝生了十四個兒子,夭折了三個,現在又要過繼兩個出去,這操作讓大臣們都覺得反應不過來。
重要的是,以前皇帝還是秦王的時候,其實也把自己兒子過繼給兄弟過,老二楚王李寬,老三衛王李泰,之前都是過繼給了太上皇的楚哀王李智雲,衛懷王李玄霸的。
只是後來皇帝兵變奪位稱帝后,很快又把兩過繼出去的兒子又收了回來,改另以宗室族侄出繼那兩位兄弟為後。
楚王李寬不久後又夭折,衛王李泰改封為越王,再又改封為魏王。
現在皇帝又夭折了兩個年幼的皇子,這個時候卻把最小的兩皇子過繼給李建成和李元吉。
那兩位可不是夭折早死的,而是被李世民親自殺死的啊,甚至那兩兄弟每人都有好多個兒子的,也都是在兵變後被皇帝斬草除根一個不留的殺光了的。
現在皇帝卻說兄弟倆個無後,要過繼自己的兒子給他們繼嗣。
這也太諷刺了。
十三子李福封趙王,過繼給建成,十四子李明封曹王,過繼給元吉。
想想都讓人頭皮發麻。
而有知道李明生母是誰的,更是覺得萬分刺激。李明的生母可就是元吉的王妃楊氏啊,元吉被殺,李世民派人殺光了元吉的兒子,然後把楊氏接入了宮中。
到現在,楊氏在宮裡,都是被稱為巢剌王妃,現在應當叫曹剌王妃了。楊氏入李世民宮中後懷孕生子,產下的就是這皇帝十四子李明。
有傳言,這個李明其實是元吉的遺腹子。
可不管是還不是,皇帝這操作,都讓人頭皮發麻。
但出人意料的是,左僕射房玄齡一言不發,京兆尹長孫無忌也不吭聲。
至於秦琅,他本就是最先提出了要給建成元吉修墓的人,所以大家早認定這事秦琅早就參與,甚至說不定就是策劃者。
皇帝要禮部負責建成和元吉的重葬之禮,還要求以皇太子之禮安葬建成。
早朝結束。
長孫無忌叫住了秦琅。
“聽說你找到了治虜瘡之法?”
“只是曾遇見過藥王弟子,聽他提起過藥王有一種痘預防之法。但也只是還沒驗證過的設想,有多大效果不敢說。並且這只是預防之法,對於已經感染者,依然沒有對策。”
長孫無忌嘆了口氣,“如果預防就已經非常不錯了,你是不知道現在這個疫情弄的,人心惶惶,長安城都快成鬼城了。”
“長孫公也不必過於憂心,據我查知,這虜瘡自漢代時自交趾傳入,到如今數百年時間流傳,一般成人對於虜瘡都已經不會感染,只有體質弱的孩童會感染。但這種虜瘡的傳染方式,主要還是以飛沫吸入和直接接觸方式傳染。只要隔離起來,也能有效預防。”
長孫無忌道,“看來你確實有更多瞭解,你是京兆少尹,你得提起責任來,這防疫之事,我看就要交給你來。”
“我會盡力的,不過我要先去東宮看看太子殿下。”
長孫擔憂道,“東宮還在封鎖隔離之中。”
“我知道,我去東宮會做好防護措施的,不會再傳播疫病可能的。”
大人雖然不會感染天花,但也會攜帶天花病毒的,比如接觸了天花病人,就有可能身上帶有天花病毒的飛沫等。
秦琅畢竟也是經歷過非典等重大傳染病的人,對一些基本的防護措施還是清楚的。
“我去東宮,也主要是要去檢查下那邊的防疫隔離措施是否到位,也順便去探望一下太子,安撫一下他。”
“那你小心一些。”長孫無忌很謹慎道,太子現在隔離在東宮,情況還好,但防不住萬一。
想了想,他又道,“我還是跟你一同去吧,也看看你如何指導檢查。”
······
東宮。
三千旅賁封鎖隔離了整個東宮。
東宮大門更是直接灌鉛上鎖,東宮已經無法出入,每日需要的物資,都是靠城頭上放吊筐下來吊進去。
秦琅遠遠的停下,看著這樣子,心裡覺得發酸。
也不知道那個帥帥的小太子承乾,還好嗎?
十歲的孩子,在裡面封鎖了快一個月,又是否會恐懼孤獨。
高侃幾位中郎將上前來。
“衛公!”
秦琅嘆了聲氣,“醫官呢?”
“在東宮裡面。”
東宮的隔離大法不錯,保證了承乾不與外面接觸,現在承乾的情況比較平穩,所以皇帝最擔心的不是承乾會病情加重傳染外面,而是外面再次傳染到東宮染上承乾。
皇帝今天早朝時追封李建成為皇太子,又把幼十三子李福過繼給他為後,其實也是多半為了承乾。
皇帝想安撫建成元吉的冤魂,更希望他們不要去害自己的太子。
這是一筆交易,不在對他們惡諡壞評,承認他們的功績,承認他們曾經的地位,甚至不讓他們絕嗣。
要交換的是他們就此息隱,不要再纏著不放,更不要去禍害他的兒子,尤其是承乾。
秦琅不相信有冤魂這種事情,但他也相信心理作用,皇帝已經給自己心裡暗示了,所以別人是勸不了的。
在皇帝的心中,建成和元吉一直還在,如今化為厲鬼冤魂。
秦琅還是頭一次坐著吊筐進入東宮。
到了城頭,便主動叫東宮的醫官過來,讓他給準備水、衣物等。
直接就沖洗換衣。
所有身上帶的東西,都直接封存又吊到宮門外。
秦琅甚至讓醫官找來紗布,現場親自指導他們縫製了五層口罩給自己和長孫無忌兩人戴上。
連手也套上了。
“這口罩有用嗎?”
“有很大用處,痘瘡也主要是以飛沫傳播和直接接觸,所以戴上口罩或面罩,能避免飛沫傳播。手也戴上手套,也能避免直接接觸。”
勤洗手,勤換衣,口罩手套都帶起來。
“口罩手套都要記得勤換,最好是半天一換,換下來的都最好用水煮過。戴了口罩手套,更不要用手輕易去碰觸外面。”
“尤其是不要讓孩童接觸到!”
在疫區,孩童應當儘量封閉隔離起來,完全與外面隔絕,不接觸,這樣才能最好的防止傳染上。
不染上,自然就沒危險,也不用治。
來到東宮承乾所在的殿外,秦琅就在殿下沒上前了。
“請殿下留在殿內,關上門,我們隔著門說話就好。”
承乾有些激動的站在殿門口,“這麼遠,說話聽不清。”
“那臣大聲點便好。”
承乾臉上有些興奮,激動的通紅,一激動,臉上的紅斑記便又明顯起來。
秦琅隔著二十步遠,還隔了殿階、殿門,大聲的詢問著承乾的一些情況。
承乾一一回答。
秦琅一邊聽還一邊記下。
“殿下放心,你這個情況當屬於良性感染,雖然已經感染了,但很輕,而且這種情況其實還是好事。”
承乾這種就相當於已經發過痘瘡了,而痘瘡有個特別,感染過後一般就有了免疫力,不會再發了。
痘瘡雖然致死率高,但也分為幾種情況。承乾這種算是良性感染,會經歷發燒背痛甚至起點疹子,但這就跟接種疫苗一樣的反應,很快就會消除症狀,並能獲得免疫力。
就算再遇到痘瘡患者也不怕。
痘瘡感染後會有一個潛伏期,一般是七到十七天左右,然後在感染幾天後會出現反應,有急重症者,一般三五天就會死亡,這種急性的致死率是最高的,往往能達到百分之二十五,若是防範不力,甚至能達到更高的數字。
而稍輕一點的,則潛伏期長點,發作時死亡率一般是百分之十二三左右。
再輕一點的則可能是在十天以後才發作,這種死亡率更低,一般只有百分之一的死亡率。
最可怕的還是那種急性的重症病人,感染後三天後就容易死亡,一旦感染只能憑運氣,看你到底是屬於那百分之二十五,還是另外百分之七十五。
所以要防疫,最重要的還是別感染,控制傳播,感染者少,死亡就少。一旦感染,不管是哪一類,都有死亡可能。
就算承乾這種,其實也是會有一定的死亡率的。
“減少接觸,食物、水也都要加強小心,水最好都是煮開的。”
“所有孩童,最好都要隔離,並戴上口罩。若是發現感染症狀,最好是集中隔離,避免成為傳染源。”
承乾站在殿門後,透過門的縫隙看著遠處的老師秦琅,聽著耐心的給他講解這個痘瘡的傳播方式、感染症狀等,又說他這種屬於良性,除了一開始會有點症狀,很快就沒事了。
“殿下,你已經獲得了免疫力。”
“什麼叫免疫力?”
“就是豁免再感染痘瘡疫病之力,你永遠不用再擔心痘瘡感染了,事實上,殿下已經不需要再隔離了。”
“真的嗎?”
“是的,痘瘡最長潛伏期十七天,而殿下自發症後隔離在這已經有一個月時間了,所以殿下安全了。”
長孫無忌在一邊聽的都極為興奮,他低聲問秦琅,“你這是安慰太子,還是確實如此?”
“痘瘡確實只有十七天潛伏期,隔離十七天沒有發作,就表示沒有感染。而若是未感染過的孩童隔離十七天後,只能證明沒有感染上,但解除隔離後還是有感染的風險,但如果是如殿下這樣感染過的,那麼十七天後,就已經自動獲得了免疫力,不用再擔憂染上痘瘡了。”
“那我臉上身上的這斑?”
“殿下請放心,這些斑不會起水泡也不會起膿包,更不會潰爛,它們會慢慢的淡化,也許將來會留下一點點細微的小印子,可微不可見。只當是,曾經它來過的痕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