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五章 姜氏老祖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耳邊響起的那個蒼老的聲音,姜雲儘管第一次聽到,也知道那必然就是來自於姜氏一脈的那位老祖!
雖然姜雲不知道那位老祖,此刻置身在什麼地方,但對於這第一百區內發生的一切,他都是能夠清楚的知道。
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是在監視著這裡。
之前,父親告訴自己那些事情,他都沒有阻止,唯獨在這個時候開口。
顯然,父親即將告訴自己的關於天外天的事情,觸犯到了某些隱私,是自己沒有資格,或者是他不希望其他人知道的,故而這位老祖才會出手,阻止父親繼續說下去。
只是,對方既然是姜氏的老祖,對於父親這位後人,竟然如此殘忍,為了阻止父親說下去,甚至不惜將父親給打的吐血!
這讓姜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但瞬間就被他給深深的隱藏了起來,面露焦急之色,衝到了父親的身邊,攙扶住了父親的身體道:“父親。”
姜雲的神識也是瞬間沒入了父親的體內,檢視著父親傷勢。
在父親的體內,姜雲依稀的察覺到了一絲絲藥力的痕跡,限制住了父親的修為。
“等離開這裡之後,要儘快想辦法弄清楚那種限制修為的丹藥的效用。”
“然後,煉製出破解的丹藥,解開父母的封印!”
封無顏也是已經扶住了姜秋陽的另一邊身體,目光悽楚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姜秋陽擺了擺手,雖然面色蒼白,但是姜雲清楚的看到,父親此刻的眼中,赫然同樣閃過了一道寒光!
看著父親眼中迅速斂去的寒光,姜雲心中頓時瞭然:“看來,父親對這位老祖,也是有些不滿。”
其實,之前姜雲就有過這方面的懷疑!
那位姜氏老祖,雖然和父親,和自己有著血脈關係,但對方對於父親,並不是太過友好。
不然的話,父親作為姜氏後人,那位老祖又是建立藏老會的強大存在,縱然和藏老會其他大帝之間,彼此制衡。
但是,只要他願意,絕對可以讓父母離開這天外天。
哪怕不能離開四境藏,但至少不用限制他們的修為,讓他們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將父母囚禁在這麼一座小小的村莊之中。
至於那位老祖為什麼會這樣做,姜雲也是想到了很多的原因。
比如說,對方很可能並非姜氏直系一脈的老祖,那麼對於父親這位直系長子,有意壓迫。
或者是,離開了苦域這麼多年,讓他對於姜氏,早就沒有了什麼親情。
亦或是,那位老祖,對這天外天的覬覦之心,已經超過了血脈相連的親情!
姜雲認為,最後一種可能性最大。
所以,哪怕自己同樣是姜氏後人,但那位老祖,也不允許父親對自己說出關於天外天的祕密。
而且,對於父親的性格,姜雲是瞭解的,知道父親的行事風格,和自己是截然相反,囂張霸氣,以一己之力都敢去戰諸天集域的諸多天尊。
因此,父親在這裡遭遇了自家老祖這樣的對待,讓他的心中肯定有著不滿,但是因為實力不如對方,所以父親只能隱忍。
此刻的姜秋陽,已經擦去了嘴角的鮮血,反手拍了拍姜雲握住自己的手掌,笑著道:“我沒事了。”
“好了,雲兒,你來這裡的時間也已經不短了,還是早點離去吧。”
“反正,日後你還有機會再來!”
在父親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姜雲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父親那拍在自己的手掌上的手指,以極快的速度寫出了一個字——忍!
姜雲不動聲色的微微一笑道:“好,那父親,母親,我先離開了。”
“等有機會,我再來看您們。”
儘管封無顏和姜秋陽的臉上都是露出了不捨之色,但兩人都是心知肚明,這個時候,必須要讓姜雲趕緊離開。
姜雲對著封無顏道:“對了,娘,我已經見過外公了。”
“在外公那裡住了一段時間,我的封印之術,就是外公教我的。”
“外公很好,當年的一些傷勢,也在逐漸痊癒,您不用擔心。”
封無顏強忍著淚水,用力的點了點頭。
除了牽掛兒子之外,她最牽掛的人,自然就是自己的父親了。
而姜雲的這番話,給了她一些安慰。
姜雲深吸一口氣,同樣壓制住內心的不捨道:“沒其他的事了,父親,母親,那我先走了!”
封無顏急忙道:“我們送送你!”
一家三口,走出了小屋。
站在屋外,看到父母兩人互相攙扶著站在門口。
尤其是父親的面色還是無比的蒼白,但卻極力挺直了身體,甚至都不讓臉上流露出不捨之色,讓姜雲的鼻子不禁一酸。
姜雲在心中默默的道:“父親母親,您們放心,我一定想辦法將盡快將你們救出來!”
就在姜雲準備拜別父母的時候,姜秋陽的目光忽然掃到了遠處的一間小屋,猶豫了一下,輕聲的開口道:“雲兒,那間小屋之中,住著一位叫做申老的人!”
“他和我們一樣,都是來自於諸天集域!”
姜雲順著父親的目光,看向了那間小屋,心中有些不解,不明白父親怎麼好好的提起一位申老。
姜秋陽沉默了一下道:“申老,算起來,應該是你的二師伯!”
“什麼!”
姜雲的身體驟然一顫。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師父還有著三位同門師兄弟,不老不死,不生不滅。
自己的二師伯,就是不生。
沒想到,竟然也被關在了這裡。
姜秋陽接著道:“你這位二師伯,對我們,一直有些恨意。”
“我想,他可能是知道了關於你師父的來歷,知道了我姜氏和古之間的一些恩怨。”
“不過,恩怨歸恩怨,既然你是你師父的弟子,身為晚輩,那麼你來這裡,自然也要去拜見一下他!”
姜雲點了點頭道:“應該的!”
說完之後,邁步走向了那間小屋,如同之前一樣,直接跪在了屋門之前,沉聲開口道:“弟子姜雲,拜見二師伯!”
屋內靜悄悄的,但片刻之後,就聽到“砰”的一聲悶響傳出,屋門開啟,走出了一個老者,臉上帶著震驚之色,死死的盯著姜雲,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說,什,麼?”
姜雲自然能夠理解自己這位二師伯的驚訝,繼續道:“古不老,是弟子的師父!”
對著姜雲再次深深的看了片刻之後,申老的臉上漸漸的露出了一抹冷笑。
然後,突然轉身,走回了屋中,並且再次將門給重重關上。
面對著已經關上的房門,姜雲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後道:“二師伯,弟子要離開了,有機會的話,弟子,再來看您老人家!”
屋內,緊緊靠在門上的申老,聽著姜雲的話語,臉上的冷笑化作了苦笑,喃喃的道:“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姜雲站起身來,再次走到父母的面前,硬是從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道:“爹,娘,孩兒先走了!”
封無顏儘管極力剋制,但眼淚已經不受控制的再次落下,眼中滿是不捨,而姜秋陽卻是點了點頭,用帶著些微顫抖的聲音道:“去吧!”
“記住,任何時候,都要以自己的實力為先!”
“孩兒記住了!”
對著父母二人抱拳一拜,姜雲咬緊牙關,轉過身去,一步踏出。
天空之上,冷逸塵赫然已經等在那裡,看到姜雲出現,毫不驚訝,更是沒有去問姜雲到底經歷了什麼,大袖一揮,直接帶著姜雲離開。
村莊之中,姜秋陽夫婦依然抬頭,注視著天空。
良久之後,封無顏忽然輕聲的開口道:“關於你們姜氏之事,你為什麼沒有告訴他!”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五章 姜氏老祖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耳邊響起的那個蒼老的聲音,姜雲儘管第一次聽到,也知道那必然就是來自於姜氏一脈的那位老祖!
雖然姜雲不知道那位老祖,此刻置身在什麼地方,但對於這第一百區內發生的一切,他都是能夠清楚的知道。
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是在監視著這裡。
之前,父親告訴自己那些事情,他都沒有阻止,唯獨在這個時候開口。
顯然,父親即將告訴自己的關於天外天的事情,觸犯到了某些隱私,是自己沒有資格,或者是他不希望其他人知道的,故而這位老祖才會出手,阻止父親繼續說下去。
只是,對方既然是姜氏的老祖,對於父親這位後人,竟然如此殘忍,為了阻止父親說下去,甚至不惜將父親給打的吐血!
這讓姜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但瞬間就被他給深深的隱藏了起來,面露焦急之色,衝到了父親的身邊,攙扶住了父親的身體道:“父親。”
姜雲的神識也是瞬間沒入了父親的體內,檢視著父親傷勢。
在父親的體內,姜雲依稀的察覺到了一絲絲藥力的痕跡,限制住了父親的修為。
“等離開這裡之後,要儘快想辦法弄清楚那種限制修為的丹藥的效用。”
“然後,煉製出破解的丹藥,解開父母的封印!”
封無顏也是已經扶住了姜秋陽的另一邊身體,目光悽楚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姜秋陽擺了擺手,雖然面色蒼白,但是姜雲清楚的看到,父親此刻的眼中,赫然同樣閃過了一道寒光!
看著父親眼中迅速斂去的寒光,姜雲心中頓時瞭然:“看來,父親對這位老祖,也是有些不滿。”
其實,之前姜雲就有過這方面的懷疑!
那位姜氏老祖,雖然和父親,和自己有著血脈關係,但對方對於父親,並不是太過友好。
不然的話,父親作為姜氏後人,那位老祖又是建立藏老會的強大存在,縱然和藏老會其他大帝之間,彼此制衡。
但是,只要他願意,絕對可以讓父母離開這天外天。
哪怕不能離開四境藏,但至少不用限制他們的修為,讓他們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將父母囚禁在這麼一座小小的村莊之中。
至於那位老祖為什麼會這樣做,姜雲也是想到了很多的原因。
比如說,對方很可能並非姜氏直系一脈的老祖,那麼對於父親這位直系長子,有意壓迫。
或者是,離開了苦域這麼多年,讓他對於姜氏,早就沒有了什麼親情。
亦或是,那位老祖,對這天外天的覬覦之心,已經超過了血脈相連的親情!
姜雲認為,最後一種可能性最大。
所以,哪怕自己同樣是姜氏後人,但那位老祖,也不允許父親對自己說出關於天外天的祕密。
而且,對於父親的性格,姜雲是瞭解的,知道父親的行事風格,和自己是截然相反,囂張霸氣,以一己之力都敢去戰諸天集域的諸多天尊。
因此,父親在這裡遭遇了自家老祖這樣的對待,讓他的心中肯定有著不滿,但是因為實力不如對方,所以父親只能隱忍。
此刻的姜秋陽,已經擦去了嘴角的鮮血,反手拍了拍姜雲握住自己的手掌,笑著道:“我沒事了。”
“好了,雲兒,你來這裡的時間也已經不短了,還是早點離去吧。”
“反正,日後你還有機會再來!”
在父親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姜雲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父親那拍在自己的手掌上的手指,以極快的速度寫出了一個字——忍!
姜雲不動聲色的微微一笑道:“好,那父親,母親,我先離開了。”
“等有機會,我再來看您們。”
儘管封無顏和姜秋陽的臉上都是露出了不捨之色,但兩人都是心知肚明,這個時候,必須要讓姜雲趕緊離開。
姜雲對著封無顏道:“對了,娘,我已經見過外公了。”
“在外公那裡住了一段時間,我的封印之術,就是外公教我的。”
“外公很好,當年的一些傷勢,也在逐漸痊癒,您不用擔心。”
封無顏強忍著淚水,用力的點了點頭。
除了牽掛兒子之外,她最牽掛的人,自然就是自己的父親了。
而姜雲的這番話,給了她一些安慰。
姜雲深吸一口氣,同樣壓制住內心的不捨道:“沒其他的事了,父親,母親,那我先走了!”
封無顏急忙道:“我們送送你!”
一家三口,走出了小屋。
站在屋外,看到父母兩人互相攙扶著站在門口。
尤其是父親的面色還是無比的蒼白,但卻極力挺直了身體,甚至都不讓臉上流露出不捨之色,讓姜雲的鼻子不禁一酸。
姜雲在心中默默的道:“父親母親,您們放心,我一定想辦法將盡快將你們救出來!”
就在姜雲準備拜別父母的時候,姜秋陽的目光忽然掃到了遠處的一間小屋,猶豫了一下,輕聲的開口道:“雲兒,那間小屋之中,住著一位叫做申老的人!”
“他和我們一樣,都是來自於諸天集域!”
姜雲順著父親的目光,看向了那間小屋,心中有些不解,不明白父親怎麼好好的提起一位申老。
姜秋陽沉默了一下道:“申老,算起來,應該是你的二師伯!”
“什麼!”
姜雲的身體驟然一顫。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師父還有著三位同門師兄弟,不老不死,不生不滅。
自己的二師伯,就是不生。
沒想到,竟然也被關在了這裡。
姜秋陽接著道:“你這位二師伯,對我們,一直有些恨意。”
“我想,他可能是知道了關於你師父的來歷,知道了我姜氏和古之間的一些恩怨。”
“不過,恩怨歸恩怨,既然你是你師父的弟子,身為晚輩,那麼你來這裡,自然也要去拜見一下他!”
姜雲點了點頭道:“應該的!”
說完之後,邁步走向了那間小屋,如同之前一樣,直接跪在了屋門之前,沉聲開口道:“弟子姜雲,拜見二師伯!”
屋內靜悄悄的,但片刻之後,就聽到“砰”的一聲悶響傳出,屋門開啟,走出了一個老者,臉上帶著震驚之色,死死的盯著姜雲,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說,什,麼?”
姜雲自然能夠理解自己這位二師伯的驚訝,繼續道:“古不老,是弟子的師父!”
對著姜雲再次深深的看了片刻之後,申老的臉上漸漸的露出了一抹冷笑。
然後,突然轉身,走回了屋中,並且再次將門給重重關上。
面對著已經關上的房門,姜雲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後道:“二師伯,弟子要離開了,有機會的話,弟子,再來看您老人家!”
屋內,緊緊靠在門上的申老,聽著姜雲的話語,臉上的冷笑化作了苦笑,喃喃的道:“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姜雲站起身來,再次走到父母的面前,硬是從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道:“爹,娘,孩兒先走了!”
封無顏儘管極力剋制,但眼淚已經不受控制的再次落下,眼中滿是不捨,而姜秋陽卻是點了點頭,用帶著些微顫抖的聲音道:“去吧!”
“記住,任何時候,都要以自己的實力為先!”
“孩兒記住了!”
對著父母二人抱拳一拜,姜雲咬緊牙關,轉過身去,一步踏出。
天空之上,冷逸塵赫然已經等在那裡,看到姜雲出現,毫不驚訝,更是沒有去問姜雲到底經歷了什麼,大袖一揮,直接帶著姜雲離開。
村莊之中,姜秋陽夫婦依然抬頭,注視著天空。
良久之後,封無顏忽然輕聲的開口道:“關於你們姜氏之事,你為什麼沒有告訴他!”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五章 姜氏老祖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耳邊響起的那個蒼老的聲音,姜雲儘管第一次聽到,也知道那必然就是來自於姜氏一脈的那位老祖!
雖然姜雲不知道那位老祖,此刻置身在什麼地方,但對於這第一百區內發生的一切,他都是能夠清楚的知道。
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是在監視著這裡。
之前,父親告訴自己那些事情,他都沒有阻止,唯獨在這個時候開口。
顯然,父親即將告訴自己的關於天外天的事情,觸犯到了某些隱私,是自己沒有資格,或者是他不希望其他人知道的,故而這位老祖才會出手,阻止父親繼續說下去。
只是,對方既然是姜氏的老祖,對於父親這位後人,竟然如此殘忍,為了阻止父親說下去,甚至不惜將父親給打的吐血!
這讓姜雲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但瞬間就被他給深深的隱藏了起來,面露焦急之色,衝到了父親的身邊,攙扶住了父親的身體道:“父親。”
姜雲的神識也是瞬間沒入了父親的體內,檢視著父親傷勢。
在父親的體內,姜雲依稀的察覺到了一絲絲藥力的痕跡,限制住了父親的修為。
“等離開這裡之後,要儘快想辦法弄清楚那種限制修為的丹藥的效用。”
“然後,煉製出破解的丹藥,解開父母的封印!”
封無顏也是已經扶住了姜秋陽的另一邊身體,目光悽楚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姜秋陽擺了擺手,雖然面色蒼白,但是姜雲清楚的看到,父親此刻的眼中,赫然同樣閃過了一道寒光!
看著父親眼中迅速斂去的寒光,姜雲心中頓時瞭然:“看來,父親對這位老祖,也是有些不滿。”
其實,之前姜雲就有過這方面的懷疑!
那位姜氏老祖,雖然和父親,和自己有著血脈關係,但對方對於父親,並不是太過友好。
不然的話,父親作為姜氏後人,那位老祖又是建立藏老會的強大存在,縱然和藏老會其他大帝之間,彼此制衡。
但是,只要他願意,絕對可以讓父母離開這天外天。
哪怕不能離開四境藏,但至少不用限制他們的修為,讓他們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將父母囚禁在這麼一座小小的村莊之中。
至於那位老祖為什麼會這樣做,姜雲也是想到了很多的原因。
比如說,對方很可能並非姜氏直系一脈的老祖,那麼對於父親這位直系長子,有意壓迫。
或者是,離開了苦域這麼多年,讓他對於姜氏,早就沒有了什麼親情。
亦或是,那位老祖,對這天外天的覬覦之心,已經超過了血脈相連的親情!
姜雲認為,最後一種可能性最大。
所以,哪怕自己同樣是姜氏後人,但那位老祖,也不允許父親對自己說出關於天外天的祕密。
而且,對於父親的性格,姜雲是瞭解的,知道父親的行事風格,和自己是截然相反,囂張霸氣,以一己之力都敢去戰諸天集域的諸多天尊。
因此,父親在這裡遭遇了自家老祖這樣的對待,讓他的心中肯定有著不滿,但是因為實力不如對方,所以父親只能隱忍。
此刻的姜秋陽,已經擦去了嘴角的鮮血,反手拍了拍姜雲握住自己的手掌,笑著道:“我沒事了。”
“好了,雲兒,你來這裡的時間也已經不短了,還是早點離去吧。”
“反正,日後你還有機會再來!”
在父親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姜雲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父親那拍在自己的手掌上的手指,以極快的速度寫出了一個字——忍!
姜雲不動聲色的微微一笑道:“好,那父親,母親,我先離開了。”
“等有機會,我再來看您們。”
儘管封無顏和姜秋陽的臉上都是露出了不捨之色,但兩人都是心知肚明,這個時候,必須要讓姜雲趕緊離開。
姜雲對著封無顏道:“對了,娘,我已經見過外公了。”
“在外公那裡住了一段時間,我的封印之術,就是外公教我的。”
“外公很好,當年的一些傷勢,也在逐漸痊癒,您不用擔心。”
封無顏強忍著淚水,用力的點了點頭。
除了牽掛兒子之外,她最牽掛的人,自然就是自己的父親了。
而姜雲的這番話,給了她一些安慰。
姜雲深吸一口氣,同樣壓制住內心的不捨道:“沒其他的事了,父親,母親,那我先走了!”
封無顏急忙道:“我們送送你!”
一家三口,走出了小屋。
站在屋外,看到父母兩人互相攙扶著站在門口。
尤其是父親的面色還是無比的蒼白,但卻極力挺直了身體,甚至都不讓臉上流露出不捨之色,讓姜雲的鼻子不禁一酸。
姜雲在心中默默的道:“父親母親,您們放心,我一定想辦法將盡快將你們救出來!”
就在姜雲準備拜別父母的時候,姜秋陽的目光忽然掃到了遠處的一間小屋,猶豫了一下,輕聲的開口道:“雲兒,那間小屋之中,住著一位叫做申老的人!”
“他和我們一樣,都是來自於諸天集域!”
姜雲順著父親的目光,看向了那間小屋,心中有些不解,不明白父親怎麼好好的提起一位申老。
姜秋陽沉默了一下道:“申老,算起來,應該是你的二師伯!”
“什麼!”
姜雲的身體驟然一顫。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師父還有著三位同門師兄弟,不老不死,不生不滅。
自己的二師伯,就是不生。
沒想到,竟然也被關在了這裡。
姜秋陽接著道:“你這位二師伯,對我們,一直有些恨意。”
“我想,他可能是知道了關於你師父的來歷,知道了我姜氏和古之間的一些恩怨。”
“不過,恩怨歸恩怨,既然你是你師父的弟子,身為晚輩,那麼你來這裡,自然也要去拜見一下他!”
姜雲點了點頭道:“應該的!”
說完之後,邁步走向了那間小屋,如同之前一樣,直接跪在了屋門之前,沉聲開口道:“弟子姜雲,拜見二師伯!”
屋內靜悄悄的,但片刻之後,就聽到“砰”的一聲悶響傳出,屋門開啟,走出了一個老者,臉上帶著震驚之色,死死的盯著姜雲,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說,什,麼?”
姜雲自然能夠理解自己這位二師伯的驚訝,繼續道:“古不老,是弟子的師父!”
對著姜雲再次深深的看了片刻之後,申老的臉上漸漸的露出了一抹冷笑。
然後,突然轉身,走回了屋中,並且再次將門給重重關上。
面對著已經關上的房門,姜雲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後道:“二師伯,弟子要離開了,有機會的話,弟子,再來看您老人家!”
屋內,緊緊靠在門上的申老,聽著姜雲的話語,臉上的冷笑化作了苦笑,喃喃的道:“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姜雲站起身來,再次走到父母的面前,硬是從臉上擠出了一抹笑容道:“爹,娘,孩兒先走了!”
封無顏儘管極力剋制,但眼淚已經不受控制的再次落下,眼中滿是不捨,而姜秋陽卻是點了點頭,用帶著些微顫抖的聲音道:“去吧!”
“記住,任何時候,都要以自己的實力為先!”
“孩兒記住了!”
對著父母二人抱拳一拜,姜雲咬緊牙關,轉過身去,一步踏出。
天空之上,冷逸塵赫然已經等在那裡,看到姜雲出現,毫不驚訝,更是沒有去問姜雲到底經歷了什麼,大袖一揮,直接帶著姜雲離開。
村莊之中,姜秋陽夫婦依然抬頭,注視著天空。
良久之後,封無顏忽然輕聲的開口道:“關於你們姜氏之事,你為什麼沒有告訴他!”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成帝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關於藏老會,姜雲也有了大致的瞭解,知道是由幾位來自於苦域的大帝所建立的。
而這些大帝,之所以會來到四境藏,則是為了追殺古而來!
他們也的確取得了成果,將古逼得不得不進入了禁地躲藏,無法離開。
縱然古之帝尊要殺姜雲,但是對於古,姜雲卻是有著割捨不斷的感情。
因為,他的師父,是古,是尊古!
然而現在,父親竟然告訴他,藏老會是由姜氏的一位老祖所建立的。
那豈不就是說,當初追殺古的眾多大帝之中,就有自己姜氏的老祖。
甚至於,這位老祖,還有可能是領袖一般的存在。
而藏老會和古之間,已經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那麼,古和姜氏一脈之間,等於同樣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可偏偏,自己也是姜氏一脈的後人,而自己的師父,卻又是古中的至尊。
那豈不意味著,有朝一日,自己將會和師父,反目成仇……
姜雲驀然抬起頭來,第一次雙目直視著自己的父親,情緒激動的問道:“父親,我們姜氏,沒有參與對於古的追殺,是不是,是不是?”
看著姜雲的樣子,姜秋陽默默的移開了目光,甚至就連一旁的封無顏都是低下了頭去。
身為諸天集域姜氏的建立者,雖然姜秋陽沒有直接和古不老打過交道,沒有和古不老師兄弟四人打過交道,但當他見到了古不老之後,就已經明白,古不老,就是尊古的轉世!
原本,古不老是誰,和他姜秋陽的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但是,自從他留在姜雲魂中的神識分身甦醒之後,讓他得知,自己的兒子,竟然拜在了古不老的門下,成為了古不老的弟子。
而古不老,對於自己的兒子,也是有著數次的救命之恩。
最近的那次,就是為了讓姜雲順利進入諸天集域,都不惜和巡天使者等所有的大天尊抗衡!
因此,此刻,他沒有辦法去回答姜雲的問題。
良久之後,姜秋陽嘆了口氣道:“孩子,你應該得到了貫天宮吧!”
“貫天宮,實際上,就是我姜氏之物。”
“當年為父第一次闖入四境藏,之所以能夠平安離去,就是因為有我姜氏一脈老祖背後的支援,故意以闖過貫天宮為由,放我離開了。”
姜秋陽雖然沒有直接回答姜雲的問題,但是他的這句話,卻等於是給出了答案。
姜氏老祖,作為藏老會的創造者,都能讓父親自由進出四境藏,說明他的權力之大,豈能沒有參與追殺古之事!
而貫天宮的祕密,也算是解開了一些。
只是,現在的姜雲卻是沒有半點撥開雲霧見月明的喜悅。
因為,古和姜氏之間,日後必然一場大戰。
而等到那一天,自己是站在師父那邊,去幫助師父,對抗姜氏,還是站在姜氏這邊,去對抗師父?
如果從感情上來講,姜雲當然會選擇師父。
畢竟他對姜氏,根本沒有絲毫的感情。
但事情,哪裡有那麼簡單!
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他是姜氏的後人,他的體內,流著姜氏的血脈。
他的父親,是姜氏上一代中的長子,自己是這一代中的長子。
這一點,永遠不可能改變。
到時候,他姜雲真的能夠站在師父的那邊,去擊殺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叔叔,自己的姑姑,殺了所有那些雖然他未曾見過,但是體內和他流著相同血脈的親人嗎?
面對失魂落魄的姜雲,姜秋陽夫妻二人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忍和無奈。
可是,這並不能怪他們,他們事先也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拜入了尊古的門下。
要怪,只能怪命運弄人!
姜秋陽輕聲的道:“雲兒,關於你和你師父之間的事情,你現在還無需去考慮。”
“畢竟,縱然真有那麼一天的到來,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或許到了那個時候,你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
“現在,你需要考慮的是即將到來的域戰!”
“我雖然如今修為被限制,但是我能感覺得到,苦域之內,我們姜氏,已經在為域戰做著準備。”
“姜氏作為苦域的大族,每次域戰,都會派人來督戰,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短則三五年,長則數十年,但百年之內,域戰肯定會真正展開。”
“因此,你,也要儘快做準備了。”
“我們兩人不用你操心,域戰還波及不到我們這裡,但是你母親的封命一脈,你所在意的那些人,你要想保住他們,你就必須變得更強。”
“其他集域之中,同樣會是強者如雲。”
姜雲定了定神,終於讓自己清醒了過來。
的確,古和姜氏之間的仇怨,雖然很深,但如今就連師父都被寂滅大帝抓住,置身在幻真域。
沒將師父救出之前,自己根本沒有必要去考慮這些事情。
只是對於域戰,自己同樣不想其發生。
其他集域的修士,和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瓜葛,甚至在今天之前,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然而不久之後,自己卻要和他們展開一場生死之戰。
姜雲抬頭看著自己的父親,面露苦澀道:“父親,沒有辦法阻止域戰嗎?”
姜秋陽搖了搖頭道:“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也不希望域戰的發生。”
“這個比喻,可能會有些不恰當,但如果有著數群螞蟻,有可能毀掉你的家,殺死你的親人,你是放任這群螞蟻存在下去,還是會去殺了這群螞蟻?”
“任何人,都無法阻止域戰的開啟。”
“這不是什麼仇恨,也沒有什麼對錯,而是關係到整個苦域,無數生靈的生死存亡。”
姜雲明白,集域根本就是苦域用來分割魘獸之魂所開闢出來的。
而集域的生靈又是魘獸在暗中扶持,那麼對於苦域來說,集域自然是要徹底清理的。
而集域,連大帝都沒有一位,在苦域的眼中,也的確是如同螞蟻一樣的存在。
姜雲不甘心的接著問道:“那就算我們諸天集域,最終能夠活下來,但一樣不是還要面對苦域的最終清理嗎?”
姜秋陽盯著姜雲道:“這就是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事情。”
“你不但要變得更強,而且,你要成為諸天集域之主。”
“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獲得魘獸的那絲分魂。”
姜雲不解的道:“魘獸的分魂?我獲得了,豈不是會被魘獸控制?”
姜秋陽搖搖頭道:“不會的,魘獸的分魂,具備力量,但不具備意識,等你得到了,自然就會明白。”
“每一座集域,其實都有一位域主的存在。”
“身為域主,雖然不是大帝,但卻擁有堪比大帝的實力,因為每一位域主,都能獲得魘獸的那絲分魂。”
“簡單的說,域主,就如同是一域的寵兒一樣,他能獲得所在一域的所有的氣運!”
“而域戰發生之後,如果你還能擊敗其他集域,搶奪到每座集域的魘獸的分魂的話,那,帶著這些分魂,至少可以讓諸天集域活下來!”
“只有你,能夠做到,你明白嗎?”
姜雲眼中寒光一閃,輕輕的開口道:“因為我是姜氏的人。”
“我可以將那些魘獸的分魂,當做投名狀,交給苦域的姜氏,從而換來諸天集域所有生靈的活路!”
姜秋陽重重的一點頭道:“不錯,你可以用任何方式去變強,去搶諸天集域的魘獸那絲分魂。”
“但唯獨一點,你要牢記。”
“不要成帝!”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成帝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關於藏老會,姜雲也有了大致的瞭解,知道是由幾位來自於苦域的大帝所建立的。
而這些大帝,之所以會來到四境藏,則是為了追殺古而來!
他們也的確取得了成果,將古逼得不得不進入了禁地躲藏,無法離開。
縱然古之帝尊要殺姜雲,但是對於古,姜雲卻是有著割捨不斷的感情。
因為,他的師父,是古,是尊古!
然而現在,父親竟然告訴他,藏老會是由姜氏的一位老祖所建立的。
那豈不就是說,當初追殺古的眾多大帝之中,就有自己姜氏的老祖。
甚至於,這位老祖,還有可能是領袖一般的存在。
而藏老會和古之間,已經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那麼,古和姜氏一脈之間,等於同樣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可偏偏,自己也是姜氏一脈的後人,而自己的師父,卻又是古中的至尊。
那豈不意味著,有朝一日,自己將會和師父,反目成仇……
姜雲驀然抬起頭來,第一次雙目直視著自己的父親,情緒激動的問道:“父親,我們姜氏,沒有參與對於古的追殺,是不是,是不是?”
看著姜雲的樣子,姜秋陽默默的移開了目光,甚至就連一旁的封無顏都是低下了頭去。
身為諸天集域姜氏的建立者,雖然姜秋陽沒有直接和古不老打過交道,沒有和古不老師兄弟四人打過交道,但當他見到了古不老之後,就已經明白,古不老,就是尊古的轉世!
原本,古不老是誰,和他姜秋陽的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但是,自從他留在姜雲魂中的神識分身甦醒之後,讓他得知,自己的兒子,竟然拜在了古不老的門下,成為了古不老的弟子。
而古不老,對於自己的兒子,也是有著數次的救命之恩。
最近的那次,就是為了讓姜雲順利進入諸天集域,都不惜和巡天使者等所有的大天尊抗衡!
因此,此刻,他沒有辦法去回答姜雲的問題。
良久之後,姜秋陽嘆了口氣道:“孩子,你應該得到了貫天宮吧!”
“貫天宮,實際上,就是我姜氏之物。”
“當年為父第一次闖入四境藏,之所以能夠平安離去,就是因為有我姜氏一脈老祖背後的支援,故意以闖過貫天宮為由,放我離開了。”
姜秋陽雖然沒有直接回答姜雲的問題,但是他的這句話,卻等於是給出了答案。
姜氏老祖,作為藏老會的創造者,都能讓父親自由進出四境藏,說明他的權力之大,豈能沒有參與追殺古之事!
而貫天宮的祕密,也算是解開了一些。
只是,現在的姜雲卻是沒有半點撥開雲霧見月明的喜悅。
因為,古和姜氏之間,日後必然一場大戰。
而等到那一天,自己是站在師父那邊,去幫助師父,對抗姜氏,還是站在姜氏這邊,去對抗師父?
如果從感情上來講,姜雲當然會選擇師父。
畢竟他對姜氏,根本沒有絲毫的感情。
但事情,哪裡有那麼簡單!
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他是姜氏的後人,他的體內,流著姜氏的血脈。
他的父親,是姜氏上一代中的長子,自己是這一代中的長子。
這一點,永遠不可能改變。
到時候,他姜雲真的能夠站在師父的那邊,去擊殺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叔叔,自己的姑姑,殺了所有那些雖然他未曾見過,但是體內和他流著相同血脈的親人嗎?
面對失魂落魄的姜雲,姜秋陽夫妻二人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忍和無奈。
可是,這並不能怪他們,他們事先也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拜入了尊古的門下。
要怪,只能怪命運弄人!
姜秋陽輕聲的道:“雲兒,關於你和你師父之間的事情,你現在還無需去考慮。”
“畢竟,縱然真有那麼一天的到來,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或許到了那個時候,你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
“現在,你需要考慮的是即將到來的域戰!”
“我雖然如今修為被限制,但是我能感覺得到,苦域之內,我們姜氏,已經在為域戰做著準備。”
“姜氏作為苦域的大族,每次域戰,都會派人來督戰,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短則三五年,長則數十年,但百年之內,域戰肯定會真正展開。”
“因此,你,也要儘快做準備了。”
“我們兩人不用你操心,域戰還波及不到我們這裡,但是你母親的封命一脈,你所在意的那些人,你要想保住他們,你就必須變得更強。”
“其他集域之中,同樣會是強者如雲。”
姜雲定了定神,終於讓自己清醒了過來。
的確,古和姜氏之間的仇怨,雖然很深,但如今就連師父都被寂滅大帝抓住,置身在幻真域。
沒將師父救出之前,自己根本沒有必要去考慮這些事情。
只是對於域戰,自己同樣不想其發生。
其他集域的修士,和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瓜葛,甚至在今天之前,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然而不久之後,自己卻要和他們展開一場生死之戰。
姜雲抬頭看著自己的父親,面露苦澀道:“父親,沒有辦法阻止域戰嗎?”
姜秋陽搖了搖頭道:“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也不希望域戰的發生。”
“這個比喻,可能會有些不恰當,但如果有著數群螞蟻,有可能毀掉你的家,殺死你的親人,你是放任這群螞蟻存在下去,還是會去殺了這群螞蟻?”
“任何人,都無法阻止域戰的開啟。”
“這不是什麼仇恨,也沒有什麼對錯,而是關係到整個苦域,無數生靈的生死存亡。”
姜雲明白,集域根本就是苦域用來分割魘獸之魂所開闢出來的。
而集域的生靈又是魘獸在暗中扶持,那麼對於苦域來說,集域自然是要徹底清理的。
而集域,連大帝都沒有一位,在苦域的眼中,也的確是如同螞蟻一樣的存在。
姜雲不甘心的接著問道:“那就算我們諸天集域,最終能夠活下來,但一樣不是還要面對苦域的最終清理嗎?”
姜秋陽盯著姜雲道:“這就是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事情。”
“你不但要變得更強,而且,你要成為諸天集域之主。”
“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獲得魘獸的那絲分魂。”
姜雲不解的道:“魘獸的分魂?我獲得了,豈不是會被魘獸控制?”
姜秋陽搖搖頭道:“不會的,魘獸的分魂,具備力量,但不具備意識,等你得到了,自然就會明白。”
“每一座集域,其實都有一位域主的存在。”
“身為域主,雖然不是大帝,但卻擁有堪比大帝的實力,因為每一位域主,都能獲得魘獸的那絲分魂。”
“簡單的說,域主,就如同是一域的寵兒一樣,他能獲得所在一域的所有的氣運!”
“而域戰發生之後,如果你還能擊敗其他集域,搶奪到每座集域的魘獸的分魂的話,那,帶著這些分魂,至少可以讓諸天集域活下來!”
“只有你,能夠做到,你明白嗎?”
姜雲眼中寒光一閃,輕輕的開口道:“因為我是姜氏的人。”
“我可以將那些魘獸的分魂,當做投名狀,交給苦域的姜氏,從而換來諸天集域所有生靈的活路!”
姜秋陽重重的一點頭道:“不錯,你可以用任何方式去變強,去搶諸天集域的魘獸那絲分魂。”
“但唯獨一點,你要牢記。”
“不要成帝!”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成帝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關於藏老會,姜雲也有了大致的瞭解,知道是由幾位來自於苦域的大帝所建立的。
而這些大帝,之所以會來到四境藏,則是為了追殺古而來!
他們也的確取得了成果,將古逼得不得不進入了禁地躲藏,無法離開。
縱然古之帝尊要殺姜雲,但是對於古,姜雲卻是有著割捨不斷的感情。
因為,他的師父,是古,是尊古!
然而現在,父親竟然告訴他,藏老會是由姜氏的一位老祖所建立的。
那豈不就是說,當初追殺古的眾多大帝之中,就有自己姜氏的老祖。
甚至於,這位老祖,還有可能是領袖一般的存在。
而藏老會和古之間,已經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那麼,古和姜氏一脈之間,等於同樣是無可化解的仇恨。
可偏偏,自己也是姜氏一脈的後人,而自己的師父,卻又是古中的至尊。
那豈不意味著,有朝一日,自己將會和師父,反目成仇……
姜雲驀然抬起頭來,第一次雙目直視著自己的父親,情緒激動的問道:“父親,我們姜氏,沒有參與對於古的追殺,是不是,是不是?”
看著姜雲的樣子,姜秋陽默默的移開了目光,甚至就連一旁的封無顏都是低下了頭去。
身為諸天集域姜氏的建立者,雖然姜秋陽沒有直接和古不老打過交道,沒有和古不老師兄弟四人打過交道,但當他見到了古不老之後,就已經明白,古不老,就是尊古的轉世!
原本,古不老是誰,和他姜秋陽的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
但是,自從他留在姜雲魂中的神識分身甦醒之後,讓他得知,自己的兒子,竟然拜在了古不老的門下,成為了古不老的弟子。
而古不老,對於自己的兒子,也是有著數次的救命之恩。
最近的那次,就是為了讓姜雲順利進入諸天集域,都不惜和巡天使者等所有的大天尊抗衡!
因此,此刻,他沒有辦法去回答姜雲的問題。
良久之後,姜秋陽嘆了口氣道:“孩子,你應該得到了貫天宮吧!”
“貫天宮,實際上,就是我姜氏之物。”
“當年為父第一次闖入四境藏,之所以能夠平安離去,就是因為有我姜氏一脈老祖背後的支援,故意以闖過貫天宮為由,放我離開了。”
姜秋陽雖然沒有直接回答姜雲的問題,但是他的這句話,卻等於是給出了答案。
姜氏老祖,作為藏老會的創造者,都能讓父親自由進出四境藏,說明他的權力之大,豈能沒有參與追殺古之事!
而貫天宮的祕密,也算是解開了一些。
只是,現在的姜雲卻是沒有半點撥開雲霧見月明的喜悅。
因為,古和姜氏之間,日後必然一場大戰。
而等到那一天,自己是站在師父那邊,去幫助師父,對抗姜氏,還是站在姜氏這邊,去對抗師父?
如果從感情上來講,姜雲當然會選擇師父。
畢竟他對姜氏,根本沒有絲毫的感情。
但事情,哪裡有那麼簡單!
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他是姜氏的後人,他的體內,流著姜氏的血脈。
他的父親,是姜氏上一代中的長子,自己是這一代中的長子。
這一點,永遠不可能改變。
到時候,他姜雲真的能夠站在師父的那邊,去擊殺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叔叔,自己的姑姑,殺了所有那些雖然他未曾見過,但是體內和他流著相同血脈的親人嗎?
面對失魂落魄的姜雲,姜秋陽夫妻二人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忍和無奈。
可是,這並不能怪他們,他們事先也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拜入了尊古的門下。
要怪,只能怪命運弄人!
姜秋陽輕聲的道:“雲兒,關於你和你師父之間的事情,你現在還無需去考慮。”
“畢竟,縱然真有那麼一天的到來,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或許到了那個時候,你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
“現在,你需要考慮的是即將到來的域戰!”
“我雖然如今修為被限制,但是我能感覺得到,苦域之內,我們姜氏,已經在為域戰做著準備。”
“姜氏作為苦域的大族,每次域戰,都會派人來督戰,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短則三五年,長則數十年,但百年之內,域戰肯定會真正展開。”
“因此,你,也要儘快做準備了。”
“我們兩人不用你操心,域戰還波及不到我們這裡,但是你母親的封命一脈,你所在意的那些人,你要想保住他們,你就必須變得更強。”
“其他集域之中,同樣會是強者如雲。”
姜雲定了定神,終於讓自己清醒了過來。
的確,古和姜氏之間的仇怨,雖然很深,但如今就連師父都被寂滅大帝抓住,置身在幻真域。
沒將師父救出之前,自己根本沒有必要去考慮這些事情。
只是對於域戰,自己同樣不想其發生。
其他集域的修士,和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瓜葛,甚至在今天之前,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然而不久之後,自己卻要和他們展開一場生死之戰。
姜雲抬頭看著自己的父親,面露苦澀道:“父親,沒有辦法阻止域戰嗎?”
姜秋陽搖了搖頭道:“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也不希望域戰的發生。”
“這個比喻,可能會有些不恰當,但如果有著數群螞蟻,有可能毀掉你的家,殺死你的親人,你是放任這群螞蟻存在下去,還是會去殺了這群螞蟻?”
“任何人,都無法阻止域戰的開啟。”
“這不是什麼仇恨,也沒有什麼對錯,而是關係到整個苦域,無數生靈的生死存亡。”
姜雲明白,集域根本就是苦域用來分割魘獸之魂所開闢出來的。
而集域的生靈又是魘獸在暗中扶持,那麼對於苦域來說,集域自然是要徹底清理的。
而集域,連大帝都沒有一位,在苦域的眼中,也的確是如同螞蟻一樣的存在。
姜雲不甘心的接著問道:“那就算我們諸天集域,最終能夠活下來,但一樣不是還要面對苦域的最終清理嗎?”
姜秋陽盯著姜雲道:“這就是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事情。”
“你不但要變得更強,而且,你要成為諸天集域之主。”
“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獲得魘獸的那絲分魂。”
姜雲不解的道:“魘獸的分魂?我獲得了,豈不是會被魘獸控制?”
姜秋陽搖搖頭道:“不會的,魘獸的分魂,具備力量,但不具備意識,等你得到了,自然就會明白。”
“每一座集域,其實都有一位域主的存在。”
“身為域主,雖然不是大帝,但卻擁有堪比大帝的實力,因為每一位域主,都能獲得魘獸的那絲分魂。”
“簡單的說,域主,就如同是一域的寵兒一樣,他能獲得所在一域的所有的氣運!”
“而域戰發生之後,如果你還能擊敗其他集域,搶奪到每座集域的魘獸的分魂的話,那,帶著這些分魂,至少可以讓諸天集域活下來!”
“只有你,能夠做到,你明白嗎?”
姜雲眼中寒光一閃,輕輕的開口道:“因為我是姜氏的人。”
“我可以將那些魘獸的分魂,當做投名狀,交給苦域的姜氏,從而換來諸天集域所有生靈的活路!”
姜秋陽重重的一點頭道:“不錯,你可以用任何方式去變強,去搶諸天集域的魘獸那絲分魂。”
“但唯獨一點,你要牢記。”
“不要成帝!”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二章 不準入苦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此刻的姜雲,非但是連一個字都已經說不出來,而且甚至覺得自己快要喘不上來氣了。
因為父親所說的這些事情,實在是太過出人意料,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讓他一時之間,真的是有點難以法接受。
諸天集域,是苦域的強者開闢出來,他相信,也不難理解。
就像是諸天集域會開闢出無數個下域一樣。
但是,苦域開闢出集域的目的,竟然只是為了將魘獸的魂,給分散開來,阻止魘獸的甦醒。
而魘獸不甘心之下,竟然在夢中,讓集域生靈也走上修行之路,出現了所謂的集境大能,反過來去抗衡苦域,去讓它自己重新甦醒。
甚至,就連兩界域花所結出的果實,竟然都是為了魘獸自己甦醒而用。
也就是說,一切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魘獸!不過,這倒是讓姜雲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所在諸天集域的魘獸,地位會無比的超然。
不管是當初的父親,還是忘老,甚至就連寂滅大帝等等任何強者,一旦進入諸天集域,對於魘獸,都是十分的忌憚。
或許,有人敢於去反抗魘獸,也去如此做了,但顯然是沒有人能夠成功。
因為,魘獸太過強大!只是,姜雲卻想不明白,為什麼魘獸會如此強大,它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存在?
大帝,已經是修士修行的極致了,是修士所能站的最高之處了。
然而就連大帝,都無法去抗衡魘獸,甚至是魘獸的一絲分魂!古往今來,苦集滅道,四大境也好,四大域也罷,誕生過了多少驚才絕豔的大能強者。
他們開創過一個又一個的奇蹟,走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高度。
可直到現在,卻仍然無法奈何得了魘獸,以至於還出現了所謂的域戰。
看著姜雲低頭沉思不語,姜秋陽和封無顏也都是保持著沉默。
他們自然能夠理解此刻姜雲心中的感受,所以給姜雲一些時間去消化這些事情。
因為他們當初知曉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是和姜雲有著同樣的震驚。
良久之後,姜秋陽才接著開口道:“你一定在想魘獸的來歷,我可以告訴你。”
“魘獸,應該是來自於真域!”
真域!姜雲的心中又是重重一跳道:“魘獸如果是來自於真域,那它的實力之強,更是難以想象。”
“因為等於魘獸是憑藉著它的一己之力,硬是以夢境開闢出了和真域分庭抗禮的幻域。”
然而,就在姜雲冒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並沒有察覺到,在他體內,有著一滴紅色的鮮血。
其內盤坐著的一個模糊人影,忽然發出了一聲充滿了不屑的冷哼。
姜秋陽點點頭道:“魘獸的實力,的確是強大到了讓人難以想象的程度。”
“而且,據苦域一些流傳下來的傳說,真域,對於魘獸,似乎也在想辦法對付抓捕。”
“甚至還應該有專門的強者,從真域一路追殺到了幻域,殺入了苦域。”
“只是,結果,似乎並不理想!”
“不過,你也不用覺得灰心喪氣。”
“魘獸肯定不會是不可戰勝的,如果是的話,那它豈能被我們給分裂了魂,直至今天,都無法甦醒過來。”
“總之,至少從目前來看,我們和魘獸,還是勢均力敵的。”
“專門的強者……”然而,姜雲卻並沒有在意父親後面的話,而是重複著這五個字,漸漸的皺起了眉頭。
看到姜雲的樣子,姜秋陽也閉上了嘴巴,意識到姜雲必然是想到了什麼。
姜雲的確是想到了自己在幻真域中的經歷,想到了那位被自己收伏大妖苦竹,曾經認出了自己煉妖師的身份。
甚至,在幻真域內,也有煉妖師的存在。
這讓他眼中陡然光芒一亮道:“會不會,煉妖之術,實際上就是從真域傳來的。”
“就是因為真域為了抓捕魘獸,所以特意派來了一位煉妖師,橫穿幻真之域,來到了幻域,甚至進入了四境藏。”
“他要麼就是那位屠妖大帝,要麼就是將自己的煉妖之術,傳給了屠妖大帝……”姜秋陽也是皺起眉頭道:“煉妖師,我當初留在你體內的神識分身,看到過一些,但具體我不是很清楚,他到底是怎樣的一種身份?”
“還有,屠妖大帝又是誰?”
姜雲手腕一翻,取出了屠妖鞭道:“屠妖大帝,又名夜帝,據說是四境藏內曾經存在的一位大帝,對妖族有著極大的恨意,專殺妖族。”
“煉妖師一脈,應該就是從他那裡傳承而來。”
姜秋陽對著鞭子看了一眼,搖了搖頭道:“我沒有聽說過,但既然你遇到了,那也不排除你說的這種可能。”
“好了,繼續我們剛才的話題。”
“魘獸為了讓魂合併,對於各大集域的掌控,有著各種各樣的方式。”
“他有可能是培養一個強者,讓他作為自己的傀儡。”
姜雲脫口而出道:“巡天使者?”
姜秋陽點點頭道:“巡天使者,有可能是他的傀儡,但也有可能,就是它本人的神識所化。”
“但不管怎麼說,集域對於苦域,大多是充滿了敵意。”
“總之,苦域發動域戰,就是要清理所有的集域,摧毀其內的一切,杜絕任何類似於巡天使者這樣的存在,繼續成長下去。”
“原本,域戰對於你來說,是不需要參加的,但是……”說到這裡,姜秋陽頓了一頓,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而後者的眼中已經又泛起了淚光。
這讓姜秋陽暗暗的嘆了口氣道:“但是,我知道,以你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置身於域戰之外的。”
“因為,這個諸天集域之中,有著太多你在乎的人,在乎的事。”
“而他們,是不可能進入苦域的!”
姜雲忽然開口道:“父親,其實,我和母親,應該也是不準進入苦域的吧!”
姜秋陽,沉默了片刻後點點頭道:“不錯,你和你的母親,所有出生在集域的生靈,除非是被苦域之人認可。”
“否則的話,任何生靈,全都不準進入苦域,哪怕你有姜氏的血脈也不行!”
“原本,我是可以帶你們迴轉苦域的,但是,我也只能帶你一人回去。”
姜秋陽又嘆了口氣道:“只可惜,當初來到這裡的時候,我也不知道這件事。”
“不然的話,我都不會和你的母親結……”不等姜秋陽將話說完,封無顏突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讓他不得不嚥下去了最後一個字,改口道:“因此,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
“要麼,就是被清理,要麼,就是去和所有集域生靈一起,去戰其他集域。”
“而域戰,苦域會派人出來督戰,必要之時,苦域修士也會出手,但除非特殊情況,大帝是不會出手的。”
“因為大帝出手,反而有可能會刺激到魘獸的分魂。”
聽完了父親的這番話,姜雲終於明白,為什麼父親,一直提醒自己抓緊時間提升實力,原來就是為了這即將到來的集域之戰。
雖然明白了這一切,但是姜雲的腦中卻是亂成了一團,良久之後才開口道:“父親,您也回不去苦域了吧?”
“據說您是被驅逐出家族的。”
姜秋陽卻搖搖頭道:“我能回去,因為我並不是被驅逐出家族的,而是來此尋找一位家族老祖,尋找一樣東西的。”
姜雲猛然抬頭,看著父親,驚訝的道:“我們姜氏的老祖,也來到了這四境藏?”
姜秋陽點了點頭道:“何止是來到了四境藏,就連這第一百區,也是他特意開闢出來。”
“甚至,就連藏老會,都是他一手建立的!”
“轟!”
父親的這句話,讓姜雲的腦中陡然傳出了轟鳴之聲,仿若要炸開一般!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三百七十二章 不準入苦

小說,小說推薦
道界天下
此刻的姜雲,非但是連一個字都已經說不出來,而且甚至覺得自己快要喘不上來氣了。
因為父親所說的這些事情,實在是太過出人意料,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讓他一時之間,真的是有點難以法接受。
諸天集域,是苦域的強者開闢出來,他相信,也不難理解。
就像是諸天集域會開闢出無數個下域一樣。
但是,苦域開闢出集域的目的,竟然只是為了將魘獸的魂,給分散開來,阻止魘獸的甦醒。
而魘獸不甘心之下,竟然在夢中,讓集域生靈也走上修行之路,出現了所謂的集境大能,反過來去抗衡苦域,去讓它自己重新甦醒。
甚至,就連兩界域花所結出的果實,竟然都是為了魘獸自己甦醒而用。
也就是說,一切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魘獸!不過,這倒是讓姜雲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所在諸天集域的魘獸,地位會無比的超然。
不管是當初的父親,還是忘老,甚至就連寂滅大帝等等任何強者,一旦進入諸天集域,對於魘獸,都是十分的忌憚。
或許,有人敢於去反抗魘獸,也去如此做了,但顯然是沒有人能夠成功。
因為,魘獸太過強大!只是,姜雲卻想不明白,為什麼魘獸會如此強大,它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存在?
大帝,已經是修士修行的極致了,是修士所能站的最高之處了。
然而就連大帝,都無法去抗衡魘獸,甚至是魘獸的一絲分魂!古往今來,苦集滅道,四大境也好,四大域也罷,誕生過了多少驚才絕豔的大能強者。
他們開創過一個又一個的奇蹟,走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高度。
可直到現在,卻仍然無法奈何得了魘獸,以至於還出現了所謂的域戰。
看著姜雲低頭沉思不語,姜秋陽和封無顏也都是保持著沉默。
他們自然能夠理解此刻姜雲心中的感受,所以給姜雲一些時間去消化這些事情。
因為他們當初知曉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是和姜雲有著同樣的震驚。
良久之後,姜秋陽才接著開口道:“你一定在想魘獸的來歷,我可以告訴你。”
“魘獸,應該是來自於真域!”
真域!姜雲的心中又是重重一跳道:“魘獸如果是來自於真域,那它的實力之強,更是難以想象。”
“因為等於魘獸是憑藉著它的一己之力,硬是以夢境開闢出了和真域分庭抗禮的幻域。”
然而,就在姜雲冒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他並沒有察覺到,在他體內,有著一滴紅色的鮮血。
其內盤坐著的一個模糊人影,忽然發出了一聲充滿了不屑的冷哼。
姜秋陽點點頭道:“魘獸的實力,的確是強大到了讓人難以想象的程度。”
“而且,據苦域一些流傳下來的傳說,真域,對於魘獸,似乎也在想辦法對付抓捕。”
“甚至還應該有專門的強者,從真域一路追殺到了幻域,殺入了苦域。”
“只是,結果,似乎並不理想!”
“不過,你也不用覺得灰心喪氣。”
“魘獸肯定不會是不可戰勝的,如果是的話,那它豈能被我們給分裂了魂,直至今天,都無法甦醒過來。”
“總之,至少從目前來看,我們和魘獸,還是勢均力敵的。”
“專門的強者……”然而,姜雲卻並沒有在意父親後面的話,而是重複著這五個字,漸漸的皺起了眉頭。
看到姜雲的樣子,姜秋陽也閉上了嘴巴,意識到姜雲必然是想到了什麼。
姜雲的確是想到了自己在幻真域中的經歷,想到了那位被自己收伏大妖苦竹,曾經認出了自己煉妖師的身份。
甚至,在幻真域內,也有煉妖師的存在。
這讓他眼中陡然光芒一亮道:“會不會,煉妖之術,實際上就是從真域傳來的。”
“就是因為真域為了抓捕魘獸,所以特意派來了一位煉妖師,橫穿幻真之域,來到了幻域,甚至進入了四境藏。”
“他要麼就是那位屠妖大帝,要麼就是將自己的煉妖之術,傳給了屠妖大帝……”姜秋陽也是皺起眉頭道:“煉妖師,我當初留在你體內的神識分身,看到過一些,但具體我不是很清楚,他到底是怎樣的一種身份?”
“還有,屠妖大帝又是誰?”
姜雲手腕一翻,取出了屠妖鞭道:“屠妖大帝,又名夜帝,據說是四境藏內曾經存在的一位大帝,對妖族有著極大的恨意,專殺妖族。”
“煉妖師一脈,應該就是從他那裡傳承而來。”
姜秋陽對著鞭子看了一眼,搖了搖頭道:“我沒有聽說過,但既然你遇到了,那也不排除你說的這種可能。”
“好了,繼續我們剛才的話題。”
“魘獸為了讓魂合併,對於各大集域的掌控,有著各種各樣的方式。”
“他有可能是培養一個強者,讓他作為自己的傀儡。”
姜雲脫口而出道:“巡天使者?”
姜秋陽點點頭道:“巡天使者,有可能是他的傀儡,但也有可能,就是它本人的神識所化。”
“但不管怎麼說,集域對於苦域,大多是充滿了敵意。”
“總之,苦域發動域戰,就是要清理所有的集域,摧毀其內的一切,杜絕任何類似於巡天使者這樣的存在,繼續成長下去。”
“原本,域戰對於你來說,是不需要參加的,但是……”說到這裡,姜秋陽頓了一頓,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而後者的眼中已經又泛起了淚光。
這讓姜秋陽暗暗的嘆了口氣道:“但是,我知道,以你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置身於域戰之外的。”
“因為,這個諸天集域之中,有著太多你在乎的人,在乎的事。”
“而他們,是不可能進入苦域的!”
姜雲忽然開口道:“父親,其實,我和母親,應該也是不準進入苦域的吧!”
姜秋陽,沉默了片刻後點點頭道:“不錯,你和你的母親,所有出生在集域的生靈,除非是被苦域之人認可。”
“否則的話,任何生靈,全都不準進入苦域,哪怕你有姜氏的血脈也不行!”
“原本,我是可以帶你們迴轉苦域的,但是,我也只能帶你一人回去。”
姜秋陽又嘆了口氣道:“只可惜,當初來到這裡的時候,我也不知道這件事。”
“不然的話,我都不會和你的母親結……”不等姜秋陽將話說完,封無顏突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讓他不得不嚥下去了最後一個字,改口道:“因此,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
“要麼,就是被清理,要麼,就是去和所有集域生靈一起,去戰其他集域。”
“而域戰,苦域會派人出來督戰,必要之時,苦域修士也會出手,但除非特殊情況,大帝是不會出手的。”
“因為大帝出手,反而有可能會刺激到魘獸的分魂。”
聽完了父親的這番話,姜雲終於明白,為什麼父親,一直提醒自己抓緊時間提升實力,原來就是為了這即將到來的集域之戰。
雖然明白了這一切,但是姜雲的腦中卻是亂成了一團,良久之後才開口道:“父親,您也回不去苦域了吧?”
“據說您是被驅逐出家族的。”
姜秋陽卻搖搖頭道:“我能回去,因為我並不是被驅逐出家族的,而是來此尋找一位家族老祖,尋找一樣東西的。”
姜雲猛然抬頭,看著父親,驚訝的道:“我們姜氏的老祖,也來到了這四境藏?”
姜秋陽點了點頭道:“何止是來到了四境藏,就連這第一百區,也是他特意開闢出來。”
“甚至,就連藏老會,都是他一手建立的!”
“轟!”
父親的這句話,讓姜雲的腦中陡然傳出了轟鳴之聲,仿若要炸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