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農場主 – 790 酋長們送助攻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給辛巴找媳婦的事情再次提上了日程,只不過就算是以劉文睿現在的實力,也不是一個電話過去人家就能把獅子給你送過來。
這裡邊牽扯到的方方面面的考慮太多了,需要慢慢去協調。反正辛巴將來的幸福生活就靠它的一大爺去完成,讓陳成同志都非常有壓力。
如今咖啡漿果的收購已經全面啟動了,今年的天氣還是很不錯的,算是恢復了以往非洲的正常雨季天氣。所以今年的咖啡漿果成色都很不錯,有了充足的陽光照耀,對農作物來講確實是很讚的。
針對兄弟公司相關產業的襲擾,也並沒有因為劉文睿這邊秀了肌肉就停了下來。這個世界上就是不缺少愣頭青,從來都以為自己是很行的存在。
不過就在記者們都有些沒啥興趣報道這些事情的時候,非洲大陸上又發生了一件大事。有很多部落的酋長集體發聲,聲援兄弟公司,譴責那些胡作非為的地方武裝。
這些酋長們並沒有什麼官方身份,他們只是來自於民間。可是不要忘了,在非洲大陸上酋長們就相當於土皇帝,他們的話分量很重。
因為在支援劉文睿的同時,就代表著他們跟兄弟公司站到了同一陣線。那些地方武裝其實也是由小部落所構成,現在他們所要面對的不僅僅是兄弟公司這頭龐然大物,還要面對那麼多的部落敵視。
會有這樣的變化劉文睿都沒有想到,看到新聞上的報道後他都呆愣了半天。然後就是接到了一輪恭喜的電話,大意就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非洲人民是支援他的。
“是不是老酋長給咱們幫的忙啊?要是這樣的話,再過去就得多帶一些小禮物。”王莎莎將二寶給歸置好後笑著說道。
“應該差不多吧,不過這些酋長們應該也是真心支援咱們。”劉文睿笑著說道。
“我倒是挺納悶的,也就是那次的酋長大會見了一面,哪怕酋長老爺子威風不減當年,這個號召力也有些大吧?”
“想那麼多幹啥,反正是對咱們好的事情。還有那些酋長們咱們也不能忘了,這就是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可難得呢。準備一些禮物套裝吧,也得表示一下咱們的心意。”王莎莎說道。
“也是啊,這個事情交給老大吧,讓他對那些酋長們表達一些感謝,然後給準備好小禮物。”劉文睿點了點頭。
他光顧著開心了,還真就忘了考慮這茬。這樣的支援力度很大,禮尚往來麼,自己也不能讓這些酋長們寒心。
“老大,你說我的人格魅力把這些酋長給征服了麼?”跟陳成扯了一會兒後劉文睿說道。
“你咋這麼不要臉?跟你的關係還真不大,跟咱們公司的關係倒是很大。”陳成笑著說道。
“這是摸清了情況啊?那你剛才咋不說?”劉文睿鬱悶的問道。
“我就是想看看你啥時候還能再顯擺一下,果然都沒過三分鐘。”陳成說道。
“現如今咱們公司跟這些部落之間的合作還是很緊密的,不僅僅幫他們的領地修了路,也會聘請很多他們部落的人到咱們的水洗廠工作。”
“更主要的是這些部落裡也有很多種植咖啡漿果的人,如果影響到咱們水洗廠的正常運轉,這些咖啡漿果搞不好就會降低品質。現在可都盼著自家的咖啡豆能夠在杯測大賽上拿一個好名次呢。”
“上一次的比賽咱們實現了霸榜,明年的比賽好多小農場也都憋足了勁兒。這也是能夠影響到很多人收入的一個大問題,老弗蘭克林算是打錯了主意。”
“嘖嘖,還有這麼一層關係啊,我都不知道咱們的買賣已經鋪得這麼細了。”劉文睿感慨了一句。
“你知道啥?你現在肯定連咱們一共有多少個水洗廠,這些水洗廠分佈在哪裡都不知道。”陳成沒好氣的說道。
“不跟你扯了,我還得跟那些酋長們聯絡一下。哎,有時間的話其實是應該咱們倆過去一趟親自感謝的。不管咋說這也都是在給咱們幫忙呢,有了他們這一波的助攻,就能夠讓局勢整個扭轉過來。”
“老大,你要是想到外邊溜達一圈兒也行,車票我都能給你報銷。”劉文睿一本正經的說道。
“滾一邊去,沒時間跟你扯蛋了。”陳成笑罵了一句,然後就結束通話了電話。
“又被批評了吧?你也是笨,這個事情還用你說?老大自然就辦利索的。”王莎莎說道。
“哈哈,就是習慣性的跟老大鬥鬥嘴。”劉文睿笑眯眯的說道。
“咱們現在是不是也得給二寶解放一下啊,可以讓他光溜溜的呆會了吧?今天的天氣也是很不錯的,咱們可以到露臺上晒會太陽。”
“你就折騰他吧,跟苗苗都一樣,小襪子現在都不喜歡穿了。”王莎莎無奈的說道。
“沒事,現在還年輕呢,火力壯嘛。”劉文睿隨口說道。
王莎莎拍了他一巴掌。這貨對閨女兒子確實是很寵,但是要是折騰他們玩的時候也是一點不收手。二寶才做大啊,就得成為他的小玩具。
“莎莎,你說我現在算不算得上是得道多助那一夥的?反正我現在就是非常有成就感。”劉文睿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一點算你勉強通過,也沒想到當初跟這些部落保持友好合作的關係還能夠帶來這樣的好處。”王莎莎笑著說道。
“雖然說也是牽扯到了利益,可是這些人能夠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真的不容易。之所以發聲這麼晚,也是經過了慎重考慮的。最起碼也證明了咱們在這片土地上還是值得信賴的,很多人願意成為咱們的小夥伴。”
劉文睿點了點頭,“這次屬於咱們這邊放了一個大招了,就看老弗蘭克林如何接招。估計他也沒有想到跟咱們之間的戰鬥會持續這麼久,對於他來講開銷也不會小。”
“這些地方勢力也都不是善茬子,拿錢辦事那是打順風仗的時候。咱們是塊硬骨頭,不僅僅他們啃不動,還會崩壞他們的牙。就算老弗蘭克林是將這些活轉包出來的,他們也能一層層找回去。”
“晚上咱們要不要好好的慶祝一下?反正我覺得這個事情是非常喜慶的,比咱們二寶能夠提前這麼久學會坐著都開心。”
王莎莎白了他一眼,“那是二寶的身子骨結實,要慶祝也是二寶自己慶祝。不過這麼早學會坐著,不會對他的小身子有啥不好的影響吧?網上不是說比如孩子走路啥的,其實還是晚點好。”
“不用多擔心,這是二寶自己的選擇。他能自己想坐著,就證明是真正成熟的二寶了。讓他自己玩唄,想咋玩就咋玩。”劉文睿笑著說道。
“當初的苗苗啊比二寶還結實呢,你就看現在的苗苗,哪裡像同齡的小娃娃啊。你就說她已經七八歲了,都不會有人懷疑。”
王莎莎瞅了一眼邊上拎著蟒蛇尾巴玩的小苗苗,晃了晃腦袋。她現在真的沒啥信心了,不知道自家的二寶將來長大以後會不會也跟苗苗一樣的彪悍。
正常孩子的玩具小苗苗少得可憐,對那些也沒啥太大的興趣兒。也就是有一些樂高積木堆成的挖掘機啥的,再有的就是這些小動物們。
甚至於都可以說這些小動物們才是苗苗正經的玩具,別的玩具玩一遍就會給丟到一邊去。至於說洋娃娃啥的,苗苗真心不在意,好多還沒開封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父母在說自己,睡得正香的二寶翻了個身,小腳丫還小踹了一下。
“將來就是個皮小子,不把咱們這裡折騰個底朝天就不錯了。”王莎莎苦笑著說道。
“放心吧,再大一點才好玩呢。就像小苗苗一樣,其實四驅的時候最有意思了。”老劉同志很不負責的說道。
王莎莎瞪了他一眼,略微有些頭疼。將來可不僅僅是孩子們能鬧,劉文睿更能鬧啊。孩子們老實的時候都不定折騰出啥來呢,將來這個家會被折騰成啥樣還真不好說。
兩口子正閒聊呢,老劉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好歹也算是兄弟公司正經的老闆,新一輪恭喜電話再次開啟。這也算是幸福的小煩惱,對於這些人表達的善意老劉同志也只能妥妥的收下。
這些人就屬於錦上添花的人了,雖然也很不錯,但是跟送了一大波助攻的酋長們相比意思就差了很多。
總體來講,局勢是越來越明朗了,一切的發展也都正在朝著好的一面走。又忙活了一通的老劉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電話也是很累人的嘛。
然後他就看到自家的二寶已經睡醒了,正睜著大眼睛四處亂瞅呢。那裡會放過他,直接抱到懷裡邊轉幾圈再說。
小苗苗也跟著湊了過來,手腳麻利的爬到了老劉的身上,穩穩當當的坐在他的肩膀上。
王莎莎看得好無奈,這才是正經的一家三口,自己想要像劉文睿這麼帶娃瘋,難度係數太高了。

非洲農場主 – 789 辛巴眼光高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感謝好友彼岸花火、此岸燈斑、chlkuei、JD、404、不餓4310、mel、EVFA月票鼓勵)
有了小苗苗,帶娃就變得很簡單了。相較於老劉和王莎莎來講,二寶好像也更喜歡跟苗苗一起呆著。
有了小傢伙的照顧,老劉也能夠安心的溜達一圈。最起碼需要到水洗廠看看去,好歹也是第一批收上來的咖啡漿果嘛。
也得說習慣的力量很強大,每一次的採摘季劉文睿都會四處溜達的品嚐咖啡漿果。這一次算是藉著機會放個假,他還有些閒不住。
嚐了幾粒後劉文睿滿意的點了點頭,還別說今年的咖啡漿果品質都很不錯。也可能自己農場的肥料太好,反正現在送來的這批咖啡漿果都能夠達到一級的水準。
嚼了幾個粒,他就心滿意足了。自己也覺得挺有趣兒的,還抱怨外出收咖啡漿果比較累、比較苦呢,可是自己好像還有些懷念。
在這邊小小轉了一圈兒,老劉就顛顛跑回去找老婆孩子了。這是他的大小寶貝們啊,對於沒啥志向的他來講,這才是他生活的全部。
早晨的飯吃得有些糊弄,中午的時候就必須要好好的找補一頓。其實也沒啥,只不過是挑著王莎莎和小苗苗愛吃的弄上幾樣。他的胃口一直都很好,吃啥都香。
“一會兒帶你看個好玩的。”吃完了飯後王莎莎捅了捅老劉說道。
“喲,這還有啥我不知道的小祕密啊。”老劉打趣兒了一句。
“那你看,還是我發現的呢,你等著啊。”王莎莎笑眯眯的說道。
然後就拿著平板電腦一路折騰,最後投屏到電視上。其實也沒啥,是一個講獅子的小節目。讓老劉有些意外的就是不僅僅苗苗很喜歡,直接湊過去看,辛巴也跟著乖乖的趴在一邊看。
“小傢伙就喜歡看各種動物,要不然接黑白猴的時候再把獅子們給接回來?”劉文睿問道。
“你接著看。”王莎莎仍舊笑眯眯的說道。
給老劉都聽得愣住了,也沒有啥特殊的啊。自己這個寶貝閨女對於講動物的視訊會有一些樂趣兒,但是也就是那麼回事吧。畢竟那些都是隔著螢幕的,不如家裡邊這些能直接抱懷裡玩。
看啊看的,他終於發現了一個小問題。
“不是吧,辛巴這貨總算是找到了自己的意中獅?”劉文睿有些遲疑和吃驚的問道。
他不能不吃驚啊,給辛巴找物件這個事情還讓他在草原上跑了好久呢。只不過辛巴拒絕長大,始終想當一個大寶寶。
可是自己剛剛看到了啥?電視上出現了母獅子的時候辛巴就會揚著頭認真看。現在視訊播放完了,它還湊到了電視跟前兒找。
“今天你去水洗廠的時候我發現的,它好像真的很喜歡視訊裡的獅子。”王莎莎笑眯眯的說道。
“我也是服了,草原上那麼多的獅子不找,非得找視訊裡的?剛剛也出來了好幾頭,它都喜歡啊?”劉文睿哭笑不得的問道。
王莎莎聳了聳肩膀,“我也不知道啊,不過你的眼神兒有些問題。”
“咋了?不就是發現得晚了一些麼。”劉文睿無奈的說道。
王莎莎白了他一眼,“你咋這麼笨呢?辛巴喜歡的應該是外國的獅子。剛剛這個視訊就有亞洲獅和南非獅子,只有播到外國獅子的時候它才會認真的看。”
劉文睿聽得很好奇,將平板拿起來又播了一遍。
果然跟王莎莎說的差不多,辛巴一看到別的國家的獅子的時候就會變得炯炯有神。讓老劉看得都好無奈,這是要鬧哪樣啊,非得找外國媳婦唄?
老劉湊過去,將辛巴的大腦袋給抱到了懷裡,“你這個貨非得找外國媳婦還是咋地?草原上那麼多優秀的母獅子你都看不上啊?”
辛巴抬頭瞅了瞅他,大腦袋在他的懷裡蹭了蹭。
“現在就看你給力不給力了,反正辛巴已經給了你明確的指示。”王莎莎笑眯眯的說道。
老劉很無奈,用力的在辛巴的腦袋上揉搓了一通,“只能想想辦法了,看看能不能從外邊倒騰兩頭回來了。”
辛巴給他出了一個難題,他這裡畢竟不是動物園啊,要是動物園的話還能夠方便一些。作為個人來講收養別的國家的獅子難度係數可不僅僅是高,而是非常高。
但是沒辦法,辛巴的眼光就是這麼高。肯亞的獅子長得再好看,它就是看不上你有啥辦法?
南非獅倒是好辦一些,好歹都是在非洲。憑藉著現在劉文睿的名氣和實力,收養上一頭母獅子應該沒啥問題。可是亞洲獅子呢?剛剛視訊也介紹了,只在印度的吉爾森林國家公園裡生活。
辛巴好像也知道劉文睿正在努力的想,怎麼才能幫它拐來外國媳婦。反正現在的辛巴就很開心的用大腦袋在老劉的臉上、胸口上不停的蹭,蹭得老劉都站不穩了。
老劉是真的沒辦法了,只好將電話撥給了哈維。
“西蒙,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啊?”聽劉文睿講完之後,哈維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本能的就覺得他是在扯淡。
“我也覺得應該不可能,剛剛放了兩遍視訊,它只要看到外國獅子就開心。”劉文睿無奈的說道。
“你覺得這個事情該咋樣操作一下比較好啊?人家能放心把獅子交給我不?我這樣算不算是倒騰野生動物啊?”
“應該不算吧,畢竟你豢養動物跟別人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不過這個就需要你跟他們聯絡了,我們國內的審批手續沒關係。”哈維說道。
“好吧,一會兒我就讓公司的人跟這兩個國家接觸一下。辛巴也這麼大了,你這個當叔叔的也要幫幫忙。”劉文睿一本正經的說道。
哈維是真的不知道該說啥好了,不過劉文睿說得也不算差。最起碼他也算是看著辛巴長大的啊,小獅子的時候就一直在劉文睿的家裡生活,還差點被壞人給弄死了呢。
他也知道劉文睿一家跟辛巴之間的感情不簡單,但是現在一想他們為了辛巴的終身大事都盯上了外國獅子,也是覺得有些頭大。
跟哈維溝通完,劉文睿又給陳成發過去了視訊。跟哈維一樣,陳成一聽就覺得他這是在扯淡。他就覺得這是劉文睿為了讓苗苗開心,然後拿辛巴當藉口。
“你還別不信啊,要不你現在過來我給你演示一下。”劉文睿說道。
“還是莎莎今天發現的呢,吃完飯我們就實驗了一下。誰讓辛巴的眼光這麼高啊,你這個當大爺的就得努力。”
“還是以公司的名義跟對方諮詢吧,最起碼公司的牌子現在很響亮。而且也可以發一些咱們這邊的資料過去,到咱們家的獅子那都會過上貴族生活。”
“你就瞎扯吧,這可不像從剛果金帶來貝克和它的媳婦那麼簡單。咱們平時跟那邊接觸得也少,我想想辦法吧。”陳成無奈的說道。
他也沒有想到有一天竟然會為了辛巴的終身大事而操心,而且這個事情的難度係數好像還有些高。
“好啊,現在我們全家都努力幫你找媳婦呢。”放下電話後老劉在辛巴的腦袋上又揉搓了一下。
“爸爸,給辛巴找到媳婦了麼?”小苗苗也美滋滋的問道。
“你是惦記家裡邊再多小動物吧?這個事情現在爸爸也不能保證,只能努力幫它找。”劉文睿說道。
得到這樣的答案小苗苗也是很開心的,從來不擔心家裡邊的動物們多啊。
這是一個利好訊息,小傢伙一開心,午睡就不想睡了。然後騎上了辛巴直接就從城堡裡衝了出去,要到外邊好好的玩一圈。
“你說咱們這個日子是不是過得有些不正經啊?”劉文睿看著王莎莎問道。
“跟我可沒關係,我只管帶二寶。”王莎莎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咋也變得調皮了呢?按照現在這個情況來講,你算得上是辛巴未來媳婦的介紹人了吧?也是媒人級別的?”劉文睿打趣兒了一句。
“你還是別高興得太早,還得看看人家願意不願意給咱們呢。畢竟是在不同的國家,估計手續辦起來也會非常繁瑣。”王莎莎說道。
“你說辛巴咋就被你給養成了這樣呢?都說小動物隨主人,你說你的心裡邊是不是也這麼想的?”
“天地良心啊,你才是我媳婦好不好。”劉文睿更加的無奈了。
“暫時放過你,我帶著二寶上樓午睡去。小傢伙今天也活動半天了,現在都有些打瞌睡。”王莎莎得意洋洋的說道。
老劉很是恭敬的將這娘倆送上樓,然後才跑到樓下接著收拾飯桌。
心裡邊覺得有些無奈的同時也覺得很好玩,真心沒想到辛巴的眼光竟然會這麼高,非得找外國媳婦。
辛巴現在可算是成年獅子了,就算是現在的難度係數再高,也得想辦法幫辛巴搞定。要不然他都擔心將來辛巴會成為單身獅,就這麼稀裡糊塗的玩下去。
看來家裡邊的這些小動物們成親的事情也得慢慢提上日程,因為在這個家裡邊生活,它們的性格多少都有些不正常嘛。

非洲農場主 – 788 接著秀肌肉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今天的嗨玩開啟方式是一杯啤酒,到食堂裡糊弄了一頓稍晚的早餐後,老劉就抱著小苗苗屁顛屁顛的跑走了。連他的寶貝二寶都沒管,給王莎莎鬱悶得不行。
往常還能讓貝克幫忙照看一下二寶,今天就不行了。貝克到食堂來已經撞翻了三張桌子,現在就被罰坐呢
“你爸爸和你姐姐都不管你了,以後我也不管你了。”王莎莎抓著二寶的小手跟他告狀。
只不過二寶哪裡懂這些啊,抓小手、小腳的遊戲是他現在能玩的。小樣子現在也是美滋滋的,小腳丫還跟你不停的撲騰呢。
王莎莎想了想,光剩下自己也是真的沒啥事情做,還不如帶著二寶找老劉混去。只不過也有些小問題,二寶好帶,貝克咋辦啊?現在的貝克就笑眯眯的看著自己呢,大豬蹄子可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大問題。
“貝克,跟著我慢慢走啊,不著急。”
實在沒辦法了,王莎莎只好耐著性子跟貝克商量。
好在貝克也算得上是酒醉三分醒了,剛剛撞翻了餐桌確實有些犯錯誤的嫌疑。現在就跟在王莎莎的身後,一點一點的往前蹭。
貝克的身子太大了,原本就是一個魁梧的大漢,來到了農場之後還二次發育了一下。就算是王莎莎站在它的身邊都顯得嬌小玲瓏呢,現在就只能跟著蹭。
平時真的不覺得,帶著二寶就是玩麼。很多的事情都是老劉和小劉操持,自己跟著轉悠就行。今天的王莎莎算是正經體驗了一把寶媽的日常,雖然就走了這麼一會兒也給她累夠嗆。
她的心中都很是感慨,得虧現在是暫時的,要不然讓自己一直這麼照顧二寶和小動物們早晚得崩潰。也不知道大豬蹄子和小苗苗他們每天都是咋堅持下來的,跟小動物們玩雖然很開心,有時候也一直在給添亂啊。
等她來到湖邊看到了老劉後就給他一頓掐,太壞了,就是故意折騰自己呢。二寶這個沒心沒肺的寶兒,走這一路過來好像還挺享受。
二寶是個可愛的寶,雖然說才不點點大,小身子也硬實得很,小胳膊小腿也非常有力氣。抱著二寶的老劉就坐在地上,把二寶往腿上一放,這就不用管了。管是自己看熱鬧玩呢,還是瞅瞅身邊的小動物們,二寶都能乖乖的玩半天。
“你現在不擔心老弗蘭克林的事情了啊?”王莎莎問道。
劉文睿點了點頭,“我還真不擔心了,其實也沒啥,看著挺嚇人罷了。已經過去這麼些天了,不還是啥事情都沒有?現在他們也要衡量一下咱們是不是他們能啃得動的。”劉文睿笑著說道。
“其實以前咱們都是被影視作品給帶歪了,總覺得這些黑惡勢力都強大的很,無法無天的存在。實際上呢,他們也是用錢來買關係。”
“真個的說起來,NG公司還沒有那些販.毒集團凶狠呢。他們只是將所有人都用利益給串了起來,但是實際的情況呢?也就是那麼回事唄。”
“玩錢,咱們在總體實力上比他們差很多。但是拼的又不是這個,老弗蘭克林也頂多是小打小鬧的折騰,不敢明晃晃的站出來。”
“咱們有沒有什麼大集團、大企業讓他們用資本運作的手段給架空,他們能把咱們咋樣?放心吧,啥問題都沒有。”
王莎莎看了他一眼,沒有說啥。這些東西反正也是不懂,他說啥就是啥吧。
這時候在邊上玩耍的小苗苗跑了過來,小傢伙多少是有些閒不住的。沒人陪著能自己玩,現在有人陪著了就想大家一起玩。
老劉也不是那差事的人,雖然說二寶在腿上躺著呢,也能捉著小苗苗玩上一通。這也是小傢伙喜歡跟他玩的一個主要原因吧,不管啥時候湊過來都能開心的玩耍。
玩得正開心呢,老劉的電話響了起來,竟然是趙鵬打過來的。
“趙鵬,有啥新情況了麼?”劉文睿問道。
“老闆,今天又有人想襲擊咱們的水洗廠。不過被咱們給輕鬆搞定了,我們有個想法。是不是可以派人出去接著搜捕他們呢?”趙鵬問道。
“這個事情就得你自己來判斷了,畢竟我不在那邊,對於那邊的情況也不是很瞭解。”劉文睿想了一下說道。
“我個人的意見就是在能夠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你們想怎麼折騰都行。對了,那兩個礦場的建設咋樣?不會受到影響吧?”
“目前看還沒有什麼關係,咱們在那邊也放了不少保安。”趙鵬笑著說道。
“反正您要是允許了,我們在這裡的動作就可以大一些。要不然在咱們公司附近轉悠的人太多,也可以適當的給梅羅德他們一些支援,也不知道那些人往林子裡鑽是不是為了襲擊咱們。”
“成,現在你就是在那邊的負責人,你想怎麼來都可以。只要咱們站住理,所有事情都好辦。”劉文睿笑著說道。
“咱們接下來還會自己釀啤酒呢,存上一批,到時候給你們送過去。這個走咱們的運輸渠道,還不用那麼麻煩。”
“哈哈,老闆,那就先這樣,我去做佈置。”趙鵬笑著說道。
“那邊那麼亂,沒關係麼?”王莎莎擔憂的問道。
老劉將電話放到了一邊,“其實越亂的地方,越是應該宣揚一下自己的武力值。咱們以前就是顧慮得太多,總擔心會背上不好的名聲。實際上呢?人善被人欺啊。”
“要是所有人都知道咱們是不好惹的、小心眼兒的,以後還會有人跟咱們找麻煩麼?就算是NG公司都得掂量一下啊。咱們就是光腳丫子跑的,哪裡會在乎他們這些穿綾羅綢緞的。”
王莎莎白了他一眼,這都是啥比喻啊。只不過邊上的小苗苗可是聽得真真兒的,小鞋子一踢,小襪子一拽。你不是說光腳丫跑麼,那就這麼辦。
一家四口帶著小動物們在這裡玩得很開心,這時候就看到車隊緩緩的開了過來。上邊裝著的都是咖啡漿果,今年的收穫季算是正式開始了。
“啥時候接那些猴子們去啊?”王莎莎問道。
“還得等等,咱們這裡的咖啡漿果最少還得過半個月左右吧。接太早了,那些猴子們也會想家。”劉文睿說道。
“你現在也能估算出來大概的採摘日子了麼?”王莎莎好奇的問道。
“那當然了,每年都要花兩個月以上的時間在這些咖啡林裡轉呢。”劉文睿躺到草地上,將二寶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我覺得我還是很聰明的,只不過我對於很多事情都沒有啥太多的興趣。也就是咖啡漿果屬於我剛來肯亞就接觸的產業,要不然我連茶葉應該也能玩轉。”
“現在啤酒算是沒啥問題了,無非就是找釀酒師罷了。我覺得紅酒應該也沒啥事,還不如一起請,然後把紅酒釀造的裝置也給買進來。”
“管是啥新世界還是舊世界的紅酒釀造方法呢,咱們的目標就是好喝就完了。以後咱們在酒水方面是不是就算得上是全品系了?白酒、啤酒、紅酒就都有了。”
“哎,咱們只正經做農產品的公司,現在可倒好,還很不正經的開始賣酒了。”王莎莎感慨了一句。
“哈哈,老郭不是說過麼?擠兌死你的未必是同行,有可能是跨界而來的啊。”劉文睿笑眯眯的說道。
“咱們這裡水好,只要跟水有關係的咱們就都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咱們就折騰唄,賣不好,咱們就自產自銷。”
“這段時間跟老大聯絡投資的人也很多,後天吧,還會有一撥人過來實地考察。等投資的人越多,就越能夠吸引人過來。”
“那在外圍轉悠那些人呢?也不能總是讓保安公司的人驅趕他們啊。”王莎莎皺眉問道。
“哎……,那些人也是真愁人。可以給他們機會從事最簡單的工作,可是他們不把握啊。”劉文睿很無奈的說道。
“身上沾染的惡習太多了,連最基本的體檢都無法通過。咱們是做買賣的,不是開避難所的啊。老大都無能為力了,只能就這麼著了。”
王莎莎也是很無奈,因為她知道劉文睿說的是事實。
在這樣一片略顯無序的土地上生活的人們,很難不沾染上一些惡習。如果僅僅是懶還沒什麼,這個能夠慢慢改正過來。可是很多人都是受到了毒.品的殘害的,這樣的人咋用他們?
也不是說歧視他們,主要是這些人在犯癮的時候就會帶來安全隱患。不能說因為照顧他們,然後就將別的工人給陷入危險中。
更不用說他們的存在,也會讓這裡變得亂糟糟的。除非他們有真正的決心,可是他們會有麼?要是能有的話,也不至於淪落到現在的地步了。
“別想這麼多了,難得我今年能夠好好休息一下。稍後咱們就踅摸船,那麼大的船也得好好的佈置和改造一下啊。”劉文睿笑著說道。
“反正你就是想到玩的事情比誰都開心。”王莎莎很無奈的看了他一眼。
老劉美滋滋的沒有說話,這也是應該的嘛。

非洲農場主 – 788 接著秀肌肉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今天的嗨玩開啟方式是一杯啤酒,到食堂裡糊弄了一頓稍晚的早餐後,老劉就抱著小苗苗屁顛屁顛的跑走了。連他的寶貝二寶都沒管,給王莎莎鬱悶得不行。
往常還能讓貝克幫忙照看一下二寶,今天就不行了。貝克到食堂來已經撞翻了三張桌子,現在就被罰坐呢
“你爸爸和你姐姐都不管你了,以後我也不管你了。”王莎莎抓著二寶的小手跟他告狀。
只不過二寶哪裡懂這些啊,抓小手、小腳的遊戲是他現在能玩的。小樣子現在也是美滋滋的,小腳丫還跟你不停的撲騰呢。
王莎莎想了想,光剩下自己也是真的沒啥事情做,還不如帶著二寶找老劉混去。只不過也有些小問題,二寶好帶,貝克咋辦啊?現在的貝克就笑眯眯的看著自己呢,大豬蹄子可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大問題。
“貝克,跟著我慢慢走啊,不著急。”
實在沒辦法了,王莎莎只好耐著性子跟貝克商量。
好在貝克也算得上是酒醉三分醒了,剛剛撞翻了餐桌確實有些犯錯誤的嫌疑。現在就跟在王莎莎的身後,一點一點的往前蹭。
貝克的身子太大了,原本就是一個魁梧的大漢,來到了農場之後還二次發育了一下。就算是王莎莎站在它的身邊都顯得嬌小玲瓏呢,現在就只能跟著蹭。
平時真的不覺得,帶著二寶就是玩麼。很多的事情都是老劉和小劉操持,自己跟著轉悠就行。今天的王莎莎算是正經體驗了一把寶媽的日常,雖然就走了這麼一會兒也給她累夠嗆。
她的心中都很是感慨,得虧現在是暫時的,要不然讓自己一直這麼照顧二寶和小動物們早晚得崩潰。也不知道大豬蹄子和小苗苗他們每天都是咋堅持下來的,跟小動物們玩雖然很開心,有時候也一直在給添亂啊。
等她來到湖邊看到了老劉後就給他一頓掐,太壞了,就是故意折騰自己呢。二寶這個沒心沒肺的寶兒,走這一路過來好像還挺享受。
二寶是個可愛的寶,雖然說才不點點大,小身子也硬實得很,小胳膊小腿也非常有力氣。抱著二寶的老劉就坐在地上,把二寶往腿上一放,這就不用管了。管是自己看熱鬧玩呢,還是瞅瞅身邊的小動物們,二寶都能乖乖的玩半天。
“你現在不擔心老弗蘭克林的事情了啊?”王莎莎問道。
劉文睿點了點頭,“我還真不擔心了,其實也沒啥,看著挺嚇人罷了。已經過去這麼些天了,不還是啥事情都沒有?現在他們也要衡量一下咱們是不是他們能啃得動的。”劉文睿笑著說道。
“其實以前咱們都是被影視作品給帶歪了,總覺得這些黑惡勢力都強大的很,無法無天的存在。實際上呢,他們也是用錢來買關係。”
“真個的說起來,NG公司還沒有那些販.毒集團凶狠呢。他們只是將所有人都用利益給串了起來,但是實際的情況呢?也就是那麼回事唄。”
“玩錢,咱們在總體實力上比他們差很多。但是拼的又不是這個,老弗蘭克林也頂多是小打小鬧的折騰,不敢明晃晃的站出來。”
“咱們有沒有什麼大集團、大企業讓他們用資本運作的手段給架空,他們能把咱們咋樣?放心吧,啥問題都沒有。”
王莎莎看了他一眼,沒有說啥。這些東西反正也是不懂,他說啥就是啥吧。
這時候在邊上玩耍的小苗苗跑了過來,小傢伙多少是有些閒不住的。沒人陪著能自己玩,現在有人陪著了就想大家一起玩。
老劉也不是那差事的人,雖然說二寶在腿上躺著呢,也能捉著小苗苗玩上一通。這也是小傢伙喜歡跟他玩的一個主要原因吧,不管啥時候湊過來都能開心的玩耍。
玩得正開心呢,老劉的電話響了起來,竟然是趙鵬打過來的。
“趙鵬,有啥新情況了麼?”劉文睿問道。
“老闆,今天又有人想襲擊咱們的水洗廠。不過被咱們給輕鬆搞定了,我們有個想法。是不是可以派人出去接著搜捕他們呢?”趙鵬問道。
“這個事情就得你自己來判斷了,畢竟我不在那邊,對於那邊的情況也不是很瞭解。”劉文睿想了一下說道。
“我個人的意見就是在能夠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你們想怎麼折騰都行。對了,那兩個礦場的建設咋樣?不會受到影響吧?”
“目前看還沒有什麼關係,咱們在那邊也放了不少保安。”趙鵬笑著說道。
“反正您要是允許了,我們在這裡的動作就可以大一些。要不然在咱們公司附近轉悠的人太多,也可以適當的給梅羅德他們一些支援,也不知道那些人往林子裡鑽是不是為了襲擊咱們。”
“成,現在你就是在那邊的負責人,你想怎麼來都可以。只要咱們站住理,所有事情都好辦。”劉文睿笑著說道。
“咱們接下來還會自己釀啤酒呢,存上一批,到時候給你們送過去。這個走咱們的運輸渠道,還不用那麼麻煩。”
“哈哈,老闆,那就先這樣,我去做佈置。”趙鵬笑著說道。
“那邊那麼亂,沒關係麼?”王莎莎擔憂的問道。
老劉將電話放到了一邊,“其實越亂的地方,越是應該宣揚一下自己的武力值。咱們以前就是顧慮得太多,總擔心會背上不好的名聲。實際上呢?人善被人欺啊。”
“要是所有人都知道咱們是不好惹的、小心眼兒的,以後還會有人跟咱們找麻煩麼?就算是NG公司都得掂量一下啊。咱們就是光腳丫子跑的,哪裡會在乎他們這些穿綾羅綢緞的。”
王莎莎白了他一眼,這都是啥比喻啊。只不過邊上的小苗苗可是聽得真真兒的,小鞋子一踢,小襪子一拽。你不是說光腳丫跑麼,那就這麼辦。
一家四口帶著小動物們在這裡玩得很開心,這時候就看到車隊緩緩的開了過來。上邊裝著的都是咖啡漿果,今年的收穫季算是正式開始了。
“啥時候接那些猴子們去啊?”王莎莎問道。
“還得等等,咱們這裡的咖啡漿果最少還得過半個月左右吧。接太早了,那些猴子們也會想家。”劉文睿說道。
“你現在也能估算出來大概的採摘日子了麼?”王莎莎好奇的問道。
“那當然了,每年都要花兩個月以上的時間在這些咖啡林裡轉呢。”劉文睿躺到草地上,將二寶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我覺得我還是很聰明的,只不過我對於很多事情都沒有啥太多的興趣。也就是咖啡漿果屬於我剛來肯亞就接觸的產業,要不然我連茶葉應該也能玩轉。”
“現在啤酒算是沒啥問題了,無非就是找釀酒師罷了。我覺得紅酒應該也沒啥事,還不如一起請,然後把紅酒釀造的裝置也給買進來。”
“管是啥新世界還是舊世界的紅酒釀造方法呢,咱們的目標就是好喝就完了。以後咱們在酒水方面是不是就算得上是全品系了?白酒、啤酒、紅酒就都有了。”
“哎,咱們只正經做農產品的公司,現在可倒好,還很不正經的開始賣酒了。”王莎莎感慨了一句。
“哈哈,老郭不是說過麼?擠兌死你的未必是同行,有可能是跨界而來的啊。”劉文睿笑眯眯的說道。
“咱們這裡水好,只要跟水有關係的咱們就都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咱們就折騰唄,賣不好,咱們就自產自銷。”
“這段時間跟老大聯絡投資的人也很多,後天吧,還會有一撥人過來實地考察。等投資的人越多,就越能夠吸引人過來。”
“那在外圍轉悠那些人呢?也不能總是讓保安公司的人驅趕他們啊。”王莎莎皺眉問道。
“哎……,那些人也是真愁人。可以給他們機會從事最簡單的工作,可是他們不把握啊。”劉文睿很無奈的說道。
“身上沾染的惡習太多了,連最基本的體檢都無法通過。咱們是做買賣的,不是開避難所的啊。老大都無能為力了,只能就這麼著了。”
王莎莎也是很無奈,因為她知道劉文睿說的是事實。
在這樣一片略顯無序的土地上生活的人們,很難不沾染上一些惡習。如果僅僅是懶還沒什麼,這個能夠慢慢改正過來。可是很多人都是受到了毒.品的殘害的,這樣的人咋用他們?
也不是說歧視他們,主要是這些人在犯癮的時候就會帶來安全隱患。不能說因為照顧他們,然後就將別的工人給陷入危險中。
更不用說他們的存在,也會讓這裡變得亂糟糟的。除非他們有真正的決心,可是他們會有麼?要是能有的話,也不至於淪落到現在的地步了。
“別想這麼多了,難得我今年能夠好好休息一下。稍後咱們就踅摸船,那麼大的船也得好好的佈置和改造一下啊。”劉文睿笑著說道。
“反正你就是想到玩的事情比誰都開心。”王莎莎很無奈的看了他一眼。
老劉美滋滋的沒有說話,這也是應該的嘛。

非洲農場主 – 788 接著秀肌肉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今天的嗨玩開啟方式是一杯啤酒,到食堂裡糊弄了一頓稍晚的早餐後,老劉就抱著小苗苗屁顛屁顛的跑走了。連他的寶貝二寶都沒管,給王莎莎鬱悶得不行。
往常還能讓貝克幫忙照看一下二寶,今天就不行了。貝克到食堂來已經撞翻了三張桌子,現在就被罰坐呢
“你爸爸和你姐姐都不管你了,以後我也不管你了。”王莎莎抓著二寶的小手跟他告狀。
只不過二寶哪裡懂這些啊,抓小手、小腳的遊戲是他現在能玩的。小樣子現在也是美滋滋的,小腳丫還跟你不停的撲騰呢。
王莎莎想了想,光剩下自己也是真的沒啥事情做,還不如帶著二寶找老劉混去。只不過也有些小問題,二寶好帶,貝克咋辦啊?現在的貝克就笑眯眯的看著自己呢,大豬蹄子可是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大問題。
“貝克,跟著我慢慢走啊,不著急。”
實在沒辦法了,王莎莎只好耐著性子跟貝克商量。
好在貝克也算得上是酒醉三分醒了,剛剛撞翻了餐桌確實有些犯錯誤的嫌疑。現在就跟在王莎莎的身後,一點一點的往前蹭。
貝克的身子太大了,原本就是一個魁梧的大漢,來到了農場之後還二次發育了一下。就算是王莎莎站在它的身邊都顯得嬌小玲瓏呢,現在就只能跟著蹭。
平時真的不覺得,帶著二寶就是玩麼。很多的事情都是老劉和小劉操持,自己跟著轉悠就行。今天的王莎莎算是正經體驗了一把寶媽的日常,雖然就走了這麼一會兒也給她累夠嗆。
她的心中都很是感慨,得虧現在是暫時的,要不然讓自己一直這麼照顧二寶和小動物們早晚得崩潰。也不知道大豬蹄子和小苗苗他們每天都是咋堅持下來的,跟小動物們玩雖然很開心,有時候也一直在給添亂啊。
等她來到湖邊看到了老劉後就給他一頓掐,太壞了,就是故意折騰自己呢。二寶這個沒心沒肺的寶兒,走這一路過來好像還挺享受。
二寶是個可愛的寶,雖然說才不點點大,小身子也硬實得很,小胳膊小腿也非常有力氣。抱著二寶的老劉就坐在地上,把二寶往腿上一放,這就不用管了。管是自己看熱鬧玩呢,還是瞅瞅身邊的小動物們,二寶都能乖乖的玩半天。
“你現在不擔心老弗蘭克林的事情了啊?”王莎莎問道。
劉文睿點了點頭,“我還真不擔心了,其實也沒啥,看著挺嚇人罷了。已經過去這麼些天了,不還是啥事情都沒有?現在他們也要衡量一下咱們是不是他們能啃得動的。”劉文睿笑著說道。
“其實以前咱們都是被影視作品給帶歪了,總覺得這些黑惡勢力都強大的很,無法無天的存在。實際上呢,他們也是用錢來買關係。”
“真個的說起來,NG公司還沒有那些販.毒集團凶狠呢。他們只是將所有人都用利益給串了起來,但是實際的情況呢?也就是那麼回事唄。”
“玩錢,咱們在總體實力上比他們差很多。但是拼的又不是這個,老弗蘭克林也頂多是小打小鬧的折騰,不敢明晃晃的站出來。”
“咱們有沒有什麼大集團、大企業讓他們用資本運作的手段給架空,他們能把咱們咋樣?放心吧,啥問題都沒有。”
王莎莎看了他一眼,沒有說啥。這些東西反正也是不懂,他說啥就是啥吧。
這時候在邊上玩耍的小苗苗跑了過來,小傢伙多少是有些閒不住的。沒人陪著能自己玩,現在有人陪著了就想大家一起玩。
老劉也不是那差事的人,雖然說二寶在腿上躺著呢,也能捉著小苗苗玩上一通。這也是小傢伙喜歡跟他玩的一個主要原因吧,不管啥時候湊過來都能開心的玩耍。
玩得正開心呢,老劉的電話響了起來,竟然是趙鵬打過來的。
“趙鵬,有啥新情況了麼?”劉文睿問道。
“老闆,今天又有人想襲擊咱們的水洗廠。不過被咱們給輕鬆搞定了,我們有個想法。是不是可以派人出去接著搜捕他們呢?”趙鵬問道。
“這個事情就得你自己來判斷了,畢竟我不在那邊,對於那邊的情況也不是很瞭解。”劉文睿想了一下說道。
“我個人的意見就是在能夠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你們想怎麼折騰都行。對了,那兩個礦場的建設咋樣?不會受到影響吧?”
“目前看還沒有什麼關係,咱們在那邊也放了不少保安。”趙鵬笑著說道。
“反正您要是允許了,我們在這裡的動作就可以大一些。要不然在咱們公司附近轉悠的人太多,也可以適當的給梅羅德他們一些支援,也不知道那些人往林子裡鑽是不是為了襲擊咱們。”
“成,現在你就是在那邊的負責人,你想怎麼來都可以。只要咱們站住理,所有事情都好辦。”劉文睿笑著說道。
“咱們接下來還會自己釀啤酒呢,存上一批,到時候給你們送過去。這個走咱們的運輸渠道,還不用那麼麻煩。”
“哈哈,老闆,那就先這樣,我去做佈置。”趙鵬笑著說道。
“那邊那麼亂,沒關係麼?”王莎莎擔憂的問道。
老劉將電話放到了一邊,“其實越亂的地方,越是應該宣揚一下自己的武力值。咱們以前就是顧慮得太多,總擔心會背上不好的名聲。實際上呢?人善被人欺啊。”
“要是所有人都知道咱們是不好惹的、小心眼兒的,以後還會有人跟咱們找麻煩麼?就算是NG公司都得掂量一下啊。咱們就是光腳丫子跑的,哪裡會在乎他們這些穿綾羅綢緞的。”
王莎莎白了他一眼,這都是啥比喻啊。只不過邊上的小苗苗可是聽得真真兒的,小鞋子一踢,小襪子一拽。你不是說光腳丫跑麼,那就這麼辦。
一家四口帶著小動物們在這裡玩得很開心,這時候就看到車隊緩緩的開了過來。上邊裝著的都是咖啡漿果,今年的收穫季算是正式開始了。
“啥時候接那些猴子們去啊?”王莎莎問道。
“還得等等,咱們這裡的咖啡漿果最少還得過半個月左右吧。接太早了,那些猴子們也會想家。”劉文睿說道。
“你現在也能估算出來大概的採摘日子了麼?”王莎莎好奇的問道。
“那當然了,每年都要花兩個月以上的時間在這些咖啡林裡轉呢。”劉文睿躺到草地上,將二寶放到了自己的胸口。
“我覺得我還是很聰明的,只不過我對於很多事情都沒有啥太多的興趣。也就是咖啡漿果屬於我剛來肯亞就接觸的產業,要不然我連茶葉應該也能玩轉。”
“現在啤酒算是沒啥問題了,無非就是找釀酒師罷了。我覺得紅酒應該也沒啥事,還不如一起請,然後把紅酒釀造的裝置也給買進來。”
“管是啥新世界還是舊世界的紅酒釀造方法呢,咱們的目標就是好喝就完了。以後咱們在酒水方面是不是就算得上是全品系了?白酒、啤酒、紅酒就都有了。”
“哎,咱們只正經做農產品的公司,現在可倒好,還很不正經的開始賣酒了。”王莎莎感慨了一句。
“哈哈,老郭不是說過麼?擠兌死你的未必是同行,有可能是跨界而來的啊。”劉文睿笑眯眯的說道。
“咱們這裡水好,只要跟水有關係的咱們就都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咱們就折騰唄,賣不好,咱們就自產自銷。”
“這段時間跟老大聯絡投資的人也很多,後天吧,還會有一撥人過來實地考察。等投資的人越多,就越能夠吸引人過來。”
“那在外圍轉悠那些人呢?也不能總是讓保安公司的人驅趕他們啊。”王莎莎皺眉問道。
“哎……,那些人也是真愁人。可以給他們機會從事最簡單的工作,可是他們不把握啊。”劉文睿很無奈的說道。
“身上沾染的惡習太多了,連最基本的體檢都無法通過。咱們是做買賣的,不是開避難所的啊。老大都無能為力了,只能就這麼著了。”
王莎莎也是很無奈,因為她知道劉文睿說的是事實。
在這樣一片略顯無序的土地上生活的人們,很難不沾染上一些惡習。如果僅僅是懶還沒什麼,這個能夠慢慢改正過來。可是很多人都是受到了毒.品的殘害的,這樣的人咋用他們?
也不是說歧視他們,主要是這些人在犯癮的時候就會帶來安全隱患。不能說因為照顧他們,然後就將別的工人給陷入危險中。
更不用說他們的存在,也會讓這裡變得亂糟糟的。除非他們有真正的決心,可是他們會有麼?要是能有的話,也不至於淪落到現在的地步了。
“別想這麼多了,難得我今年能夠好好休息一下。稍後咱們就踅摸船,那麼大的船也得好好的佈置和改造一下啊。”劉文睿笑著說道。
“反正你就是想到玩的事情比誰都開心。”王莎莎很無奈的看了他一眼。
老劉美滋滋的沒有說話,這也是應該的嘛。

非洲農場主 – 787 自釀啤酒很不錯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爸爸,今天起這麼早幹啥啊?”小苗苗摟著老劉的脖子迷迷糊糊的問道。
“今天咱們得嚐嚐啤酒是個啥味道,要是好喝呢,咱們以後就得多釀一些。”老劉一本正經的說道。
小傢伙無聊的打了個小哈欠,這也就是能夠看個新奇,要不然說啥都得往家跑。對於啤酒是真沒啥興趣,哪裡有睡懶覺好啊。
也是因為這幾天老劉一直都忙著跟老弗蘭克林鬥志鬥法,偶爾也要上一下新聞發表一下自己的態度和意見,所以對小傢伙管理的就更加寬鬆了。造成的後果就是小傢伙有些黑白顛倒,每天都要玩到很晚才睡。
其實王莎莎的狀況也差不多,這兩天一直都是在跟苗苗混,東跑西顛的體會了一下苗苗的日常生活。
“喲,老大啊,你咋還比我們還積極呢?”來到了這裡看到了陳成後,劉文睿打趣了一句。
陳成白了他一眼,“就興你鼓搗不興我好奇?我也得看看這個啤酒釀的咋樣啊。要是有潛力的話,咱們就可以聘請更加專業的釀酒師。將來土地的耕種上,也要適當的調整比例。”
“你隨便鼓搗的一個事情,你能當成玩,我們呢?我們都得認真對待啊。弄好了的話,這也會是正經的買賣呢。”
老劉咧了咧嘴,又挨批評了嘛。不過這個也沒啥,反正也是被批評貫了。
“你這些小機器每天能產多少啤酒啊?”陳成問道。
“每天的產量好像能達到兩噸。”劉文睿說道。
“這個就是小機器,也是實驗看看,如果真能釀出不錯的啤酒再買哪種大機器、修建大廠房。其實我也不是啥都不想,我也是有想法的。”
這個話也就是聽聽就完了,別說陳成了,就連王莎莎和小苗苗都不帶信的。他現在做事情差不多都是想一出是一出,哪裡有什麼遠大計劃啊。
邊上的工人們就聽著他們聊天,雖然有些話還是聽不懂,但是從表情上也能判斷出來大概的情況。
對於自家這個老闆的想法,其實也是蠻複雜的。老闆絕對是一個好老闆,給大傢伙這麼好的福利、這麼高的薪水,但是老闆的威嚴好像是差一些。
過濾用的是矽藻土,這也是目前最先進的過濾方法了。要不然你就算是釀酒技術再好,釀出來的酒液也是渾濁的。這個啤酒跟白酒可是不一樣,有著本質的區別。
老劉他們眼巴巴的瞅著,在第一瓶啤酒走下生產線以後,他直接就給搶到了手裡邊。
有些小頭疼,啤酒有些溫,這樣喝起來口感肯定不好。不過也沒辦法,這是從巴氏殺菌機經過高溫消毒出來的酒液,不是生啤。
“你倒是喝啊。”王莎莎笑眯眯的說道。
“不成,還得再等等。我就忘了,應該先接一些生啤酒出來的。”老劉苦笑著說道。
“那就是兩個味啊,咱們將來要出售的更多的還是熟啤酒。再等等吧,反正這個涼的也快,我們應該有耐心。”
“估計你這個話也就是糊弄小苗苗。”王莎莎白了他一眼。
降溫需要一個過程,一起等待的可不僅僅是劉文睿他們,這裡的工人們也在等。都是好酒的人啊,這個啤酒還是自己參與下釀製出來的。
其實對於他們來講啥啤酒都行,能夠喝到就中。現在就看老闆給這個啤酒賣多少錢了,要是便宜一些呢,晚上下班以後隔三差五的就能夠盡情喝上一通。
等啊等,啤酒的溫度總算是降了下來,老劉可是用了好多的冰塊呢。看著澄清的酒液倒進杯裡,在酒杯上方冒出來一堆泡沫,老劉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先不說這個味道咋樣,最起碼這個樣子還是不差的。
他還在拿著酒杯端詳呢,陳成他們這些人已經開始品嚐了,王莎莎都跟著喝了一大口。
“你們為啥不等等我,味道咋樣?”老劉幽怨的問道。
“你自己嚐嚐啊,我們說的又不作數。”陳成笑眯眯的說道。
老劉很無奈,拿起酒杯嚐了一口。
略微有一點點的苦味和麥芽香,仔細嘖吧的話還有一絲回甘。酒液順滑,喝起來很爽口。反正劉文睿順手又灌了一大口,然後暢快的打了個酒嗝。
給小苗苗愁夠嗆,雖然說被他抱著也挺舒服的,但是這個酒嗝的味道是真的不咋好聞。只不過小傢伙也是有些好奇了,因為大傢伙都在喝啊。
皺著小眉頭想了想,然後她就從老劉的手裡將杯子搶過來。在手裡邊晃了晃,晃出了一堆泡沫後在上邊舔了一口。
小嘴抿了抿,味道不咋地,她就很嫌棄的把酒杯又塞回了老劉的手裡邊。
“你們感覺咋樣,這個是全麥的,咱們將來要正經賣的會新增別的原材料,肯定比這個味道差一些。”劉文睿又灌了一口後說道。
“反正我也品不出來啥,咱們現在僅僅是粗略的釀造,我覺得應該也可以吧。”陳成說道。
“我估計還是咱們這邊的水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這個專案也正經做出來吧,最起碼現在釀出來的啤酒還是很不錯的。”
“你們覺得呢?”老劉又問向了邊上的工人們。
大傢伙沒有說話,只剩下了點頭。這個啤酒太好喝了嘛,比小酒吧釀造的那些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成,那就這麼定了,啤酒專案正式上馬。稍後再採購一套大型的釀酒裝置,也要聘請專業的釀酒師。”劉文睿說道。
“以後這套裝置做全麥的啤酒,大型的那個隨便做。這兩天出的酒就給農場中的工人們免費喝吧,平時的工作也很忙碌,當成小福利。”
“稍後我再聯絡一下吧,把銷售許可證辦下來。不過近幾個月的時間裡恐怕都是在咱們內部銷售,想要真正對外賣怎麼也得明年。”陳成說道。
“嘿嘿,那都沒關係。最近也不用裝瓶,直接裝桶然後放到食堂就完事。”劉文睿笑著說道。
“不過也得給他們提醒,這個雖然是免費給大傢伙喝的,也不能不要命的喝。我倒是不心疼錢,就怕有些人喝多了會誤事。”
這也不是他瞎擔心,關鍵是農場中的這些工人們自制能力差一些。而且他們還都非常喜歡喝酒,就算是給提醒了,到時候都不定會有多少人喝多呢。
“這個啤酒確實很不錯,你看現在杯上還有沫子呢。”王莎莎說道。
老劉得意的點了點頭,“那你看,就咱們這裡生產的產品都是頂呱呱的。往後不僅僅能賺錢,還能省錢呢,再也不用到外邊去買啤酒了。”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得把早飯給吃了?”陳成問道。
“到食堂糊弄一頓吧,我再弄的話還得等半天才能吃。”劉文睿苦笑著說道。
對於啤酒專案太著迷,現在其實已經錯過了早飯的時間。他們這些大人倒是沒啥,關鍵是小苗苗沒法像他們這樣灌啤酒啊。
“爸爸,貝克也想喝啤酒。”這時候小苗苗喊了一句。
老劉扭頭看向了邊上的貝克,貝克同志就帶著它的媳婦穩穩當當的坐在邊上看著他。這是苗苗翻譯過來的想法,一準不帶差的。
劉文睿就是個不正經的人,然後他就興致勃勃的開啟了兩瓶啤酒遞給了貝克和它的媳婦。
相較於貝克來講,後帶回來的這頭大猩猩略顯矜持一些。也可能是因為跟老劉他們一起混的時間還不是太長,抱著啤酒一個勁兒的打量。
貝克就沒有那麼多事兒了,老劉送過來之後直接就抱著酒瓶插到了嘴裡。然後瓶子裡的啤酒一瞬間就沒了,就跟直接往外倒一樣。
這是貝克第一次喝啤酒,喝完之後眼睛眨了眨。打了一個小酒嗝之後,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很燦爛,掄起拳頭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力的捶了半天。
“貝克啊,你不會是喝醉了吧?喝猴子酒的時候也沒看你這樣啊。”老劉湊過去摸著貝克的饅頭腦門笑著說道。
“爸爸,才不是呢,貝克還想喝。”小苗苗開口了。
老劉摸了摸貝克的肚皮,就這個身量,估摸著沒有個十瓶八瓶的很難解渴。不過今天也是有些小開心嘛,難得貝克有這樣的小要求,那就讓它喝個夠吧。
好多工人都很羨慕暢飲的貝克,他們剛剛只分到了一瓶啊。現在都在想要是能夠把貝克換成自己可多好,一口喝一瓶得多過癮。
貝克的胃口不差,連著灌了十三瓶。造成的後果也是很明顯的,坐在那裡都有些晃身子。在老劉他們打算吃飯去的時候,跟著走的貝克就有些打醉拳。
它的媳婦呢?反倒對啤酒沒啥興趣兒,那一瓶都是勉強喝完。要不是因為嘴大,恐怕還得剩很多。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你是寵它們還是害它們。”看著繞圈圈走的貝克,王莎莎無奈的說道。
“嘿嘿,今天開心嘛。苗苗,一會兒看著點貝克啊,就不要帶它去玩水了。”老劉笑嘻嘻的說道。
小傢伙乖乖的點頭,對於貝克現在的狀態也是有些小憂愁。看來以後得管著點貝克了,不能讓它這麼任性的喝酒。

非洲農場主 – 787 自釀啤酒很不錯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爸爸,今天起這麼早幹啥啊?”小苗苗摟著老劉的脖子迷迷糊糊的問道。
“今天咱們得嚐嚐啤酒是個啥味道,要是好喝呢,咱們以後就得多釀一些。”老劉一本正經的說道。
小傢伙無聊的打了個小哈欠,這也就是能夠看個新奇,要不然說啥都得往家跑。對於啤酒是真沒啥興趣,哪裡有睡懶覺好啊。
也是因為這幾天老劉一直都忙著跟老弗蘭克林鬥志鬥法,偶爾也要上一下新聞發表一下自己的態度和意見,所以對小傢伙管理的就更加寬鬆了。造成的後果就是小傢伙有些黑白顛倒,每天都要玩到很晚才睡。
其實王莎莎的狀況也差不多,這兩天一直都是在跟苗苗混,東跑西顛的體會了一下苗苗的日常生活。
“喲,老大啊,你咋還比我們還積極呢?”來到了這裡看到了陳成後,劉文睿打趣了一句。
陳成白了他一眼,“就興你鼓搗不興我好奇?我也得看看這個啤酒釀的咋樣啊。要是有潛力的話,咱們就可以聘請更加專業的釀酒師。將來土地的耕種上,也要適當的調整比例。”
“你隨便鼓搗的一個事情,你能當成玩,我們呢?我們都得認真對待啊。弄好了的話,這也會是正經的買賣呢。”
老劉咧了咧嘴,又挨批評了嘛。不過這個也沒啥,反正也是被批評貫了。
“你這些小機器每天能產多少啤酒啊?”陳成問道。
“每天的產量好像能達到兩噸。”劉文睿說道。
“這個就是小機器,也是實驗看看,如果真能釀出不錯的啤酒再買哪種大機器、修建大廠房。其實我也不是啥都不想,我也是有想法的。”
這個話也就是聽聽就完了,別說陳成了,就連王莎莎和小苗苗都不帶信的。他現在做事情差不多都是想一出是一出,哪裡有什麼遠大計劃啊。
邊上的工人們就聽著他們聊天,雖然有些話還是聽不懂,但是從表情上也能判斷出來大概的情況。
對於自家這個老闆的想法,其實也是蠻複雜的。老闆絕對是一個好老闆,給大傢伙這麼好的福利、這麼高的薪水,但是老闆的威嚴好像是差一些。
過濾用的是矽藻土,這也是目前最先進的過濾方法了。要不然你就算是釀酒技術再好,釀出來的酒液也是渾濁的。這個啤酒跟白酒可是不一樣,有著本質的區別。
老劉他們眼巴巴的瞅著,在第一瓶啤酒走下生產線以後,他直接就給搶到了手裡邊。
有些小頭疼,啤酒有些溫,這樣喝起來口感肯定不好。不過也沒辦法,這是從巴氏殺菌機經過高溫消毒出來的酒液,不是生啤。
“你倒是喝啊。”王莎莎笑眯眯的說道。
“不成,還得再等等。我就忘了,應該先接一些生啤酒出來的。”老劉苦笑著說道。
“那就是兩個味啊,咱們將來要出售的更多的還是熟啤酒。再等等吧,反正這個涼的也快,我們應該有耐心。”
“估計你這個話也就是糊弄小苗苗。”王莎莎白了他一眼。
降溫需要一個過程,一起等待的可不僅僅是劉文睿他們,這裡的工人們也在等。都是好酒的人啊,這個啤酒還是自己參與下釀製出來的。
其實對於他們來講啥啤酒都行,能夠喝到就中。現在就看老闆給這個啤酒賣多少錢了,要是便宜一些呢,晚上下班以後隔三差五的就能夠盡情喝上一通。
等啊等,啤酒的溫度總算是降了下來,老劉可是用了好多的冰塊呢。看著澄清的酒液倒進杯裡,在酒杯上方冒出來一堆泡沫,老劉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先不說這個味道咋樣,最起碼這個樣子還是不差的。
他還在拿著酒杯端詳呢,陳成他們這些人已經開始品嚐了,王莎莎都跟著喝了一大口。
“你們為啥不等等我,味道咋樣?”老劉幽怨的問道。
“你自己嚐嚐啊,我們說的又不作數。”陳成笑眯眯的說道。
老劉很無奈,拿起酒杯嚐了一口。
略微有一點點的苦味和麥芽香,仔細嘖吧的話還有一絲回甘。酒液順滑,喝起來很爽口。反正劉文睿順手又灌了一大口,然後暢快的打了個酒嗝。
給小苗苗愁夠嗆,雖然說被他抱著也挺舒服的,但是這個酒嗝的味道是真的不咋好聞。只不過小傢伙也是有些好奇了,因為大傢伙都在喝啊。
皺著小眉頭想了想,然後她就從老劉的手裡將杯子搶過來。在手裡邊晃了晃,晃出了一堆泡沫後在上邊舔了一口。
小嘴抿了抿,味道不咋地,她就很嫌棄的把酒杯又塞回了老劉的手裡邊。
“你們感覺咋樣,這個是全麥的,咱們將來要正經賣的會新增別的原材料,肯定比這個味道差一些。”劉文睿又灌了一口後說道。
“反正我也品不出來啥,咱們現在僅僅是粗略的釀造,我覺得應該也可以吧。”陳成說道。
“我估計還是咱們這邊的水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這個專案也正經做出來吧,最起碼現在釀出來的啤酒還是很不錯的。”
“你們覺得呢?”老劉又問向了邊上的工人們。
大傢伙沒有說話,只剩下了點頭。這個啤酒太好喝了嘛,比小酒吧釀造的那些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成,那就這麼定了,啤酒專案正式上馬。稍後再採購一套大型的釀酒裝置,也要聘請專業的釀酒師。”劉文睿說道。
“以後這套裝置做全麥的啤酒,大型的那個隨便做。這兩天出的酒就給農場中的工人們免費喝吧,平時的工作也很忙碌,當成小福利。”
“稍後我再聯絡一下吧,把銷售許可證辦下來。不過近幾個月的時間裡恐怕都是在咱們內部銷售,想要真正對外賣怎麼也得明年。”陳成說道。
“嘿嘿,那都沒關係。最近也不用裝瓶,直接裝桶然後放到食堂就完事。”劉文睿笑著說道。
“不過也得給他們提醒,這個雖然是免費給大傢伙喝的,也不能不要命的喝。我倒是不心疼錢,就怕有些人喝多了會誤事。”
這也不是他瞎擔心,關鍵是農場中的這些工人們自制能力差一些。而且他們還都非常喜歡喝酒,就算是給提醒了,到時候都不定會有多少人喝多呢。
“這個啤酒確實很不錯,你看現在杯上還有沫子呢。”王莎莎說道。
老劉得意的點了點頭,“那你看,就咱們這裡生產的產品都是頂呱呱的。往後不僅僅能賺錢,還能省錢呢,再也不用到外邊去買啤酒了。”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得把早飯給吃了?”陳成問道。
“到食堂糊弄一頓吧,我再弄的話還得等半天才能吃。”劉文睿苦笑著說道。
對於啤酒專案太著迷,現在其實已經錯過了早飯的時間。他們這些大人倒是沒啥,關鍵是小苗苗沒法像他們這樣灌啤酒啊。
“爸爸,貝克也想喝啤酒。”這時候小苗苗喊了一句。
老劉扭頭看向了邊上的貝克,貝克同志就帶著它的媳婦穩穩當當的坐在邊上看著他。這是苗苗翻譯過來的想法,一準不帶差的。
劉文睿就是個不正經的人,然後他就興致勃勃的開啟了兩瓶啤酒遞給了貝克和它的媳婦。
相較於貝克來講,後帶回來的這頭大猩猩略顯矜持一些。也可能是因為跟老劉他們一起混的時間還不是太長,抱著啤酒一個勁兒的打量。
貝克就沒有那麼多事兒了,老劉送過來之後直接就抱著酒瓶插到了嘴裡。然後瓶子裡的啤酒一瞬間就沒了,就跟直接往外倒一樣。
這是貝克第一次喝啤酒,喝完之後眼睛眨了眨。打了一個小酒嗝之後,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很燦爛,掄起拳頭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力的捶了半天。
“貝克啊,你不會是喝醉了吧?喝猴子酒的時候也沒看你這樣啊。”老劉湊過去摸著貝克的饅頭腦門笑著說道。
“爸爸,才不是呢,貝克還想喝。”小苗苗開口了。
老劉摸了摸貝克的肚皮,就這個身量,估摸著沒有個十瓶八瓶的很難解渴。不過今天也是有些小開心嘛,難得貝克有這樣的小要求,那就讓它喝個夠吧。
好多工人都很羨慕暢飲的貝克,他們剛剛只分到了一瓶啊。現在都在想要是能夠把貝克換成自己可多好,一口喝一瓶得多過癮。
貝克的胃口不差,連著灌了十三瓶。造成的後果也是很明顯的,坐在那裡都有些晃身子。在老劉他們打算吃飯去的時候,跟著走的貝克就有些打醉拳。
它的媳婦呢?反倒對啤酒沒啥興趣兒,那一瓶都是勉強喝完。要不是因為嘴大,恐怕還得剩很多。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你是寵它們還是害它們。”看著繞圈圈走的貝克,王莎莎無奈的說道。
“嘿嘿,今天開心嘛。苗苗,一會兒看著點貝克啊,就不要帶它去玩水了。”老劉笑嘻嘻的說道。
小傢伙乖乖的點頭,對於貝克現在的狀態也是有些小憂愁。看來以後得管著點貝克了,不能讓它這麼任性的喝酒。

非洲農場主 – 787 自釀啤酒很不錯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爸爸,今天起這麼早幹啥啊?”小苗苗摟著老劉的脖子迷迷糊糊的問道。
“今天咱們得嚐嚐啤酒是個啥味道,要是好喝呢,咱們以後就得多釀一些。”老劉一本正經的說道。
小傢伙無聊的打了個小哈欠,這也就是能夠看個新奇,要不然說啥都得往家跑。對於啤酒是真沒啥興趣,哪裡有睡懶覺好啊。
也是因為這幾天老劉一直都忙著跟老弗蘭克林鬥志鬥法,偶爾也要上一下新聞發表一下自己的態度和意見,所以對小傢伙管理的就更加寬鬆了。造成的後果就是小傢伙有些黑白顛倒,每天都要玩到很晚才睡。
其實王莎莎的狀況也差不多,這兩天一直都是在跟苗苗混,東跑西顛的體會了一下苗苗的日常生活。
“喲,老大啊,你咋還比我們還積極呢?”來到了這裡看到了陳成後,劉文睿打趣了一句。
陳成白了他一眼,“就興你鼓搗不興我好奇?我也得看看這個啤酒釀的咋樣啊。要是有潛力的話,咱們就可以聘請更加專業的釀酒師。將來土地的耕種上,也要適當的調整比例。”
“你隨便鼓搗的一個事情,你能當成玩,我們呢?我們都得認真對待啊。弄好了的話,這也會是正經的買賣呢。”
老劉咧了咧嘴,又挨批評了嘛。不過這個也沒啥,反正也是被批評貫了。
“你這些小機器每天能產多少啤酒啊?”陳成問道。
“每天的產量好像能達到兩噸。”劉文睿說道。
“這個就是小機器,也是實驗看看,如果真能釀出不錯的啤酒再買哪種大機器、修建大廠房。其實我也不是啥都不想,我也是有想法的。”
這個話也就是聽聽就完了,別說陳成了,就連王莎莎和小苗苗都不帶信的。他現在做事情差不多都是想一出是一出,哪裡有什麼遠大計劃啊。
邊上的工人們就聽著他們聊天,雖然有些話還是聽不懂,但是從表情上也能判斷出來大概的情況。
對於自家這個老闆的想法,其實也是蠻複雜的。老闆絕對是一個好老闆,給大傢伙這麼好的福利、這麼高的薪水,但是老闆的威嚴好像是差一些。
過濾用的是矽藻土,這也是目前最先進的過濾方法了。要不然你就算是釀酒技術再好,釀出來的酒液也是渾濁的。這個啤酒跟白酒可是不一樣,有著本質的區別。
老劉他們眼巴巴的瞅著,在第一瓶啤酒走下生產線以後,他直接就給搶到了手裡邊。
有些小頭疼,啤酒有些溫,這樣喝起來口感肯定不好。不過也沒辦法,這是從巴氏殺菌機經過高溫消毒出來的酒液,不是生啤。
“你倒是喝啊。”王莎莎笑眯眯的說道。
“不成,還得再等等。我就忘了,應該先接一些生啤酒出來的。”老劉苦笑著說道。
“那就是兩個味啊,咱們將來要出售的更多的還是熟啤酒。再等等吧,反正這個涼的也快,我們應該有耐心。”
“估計你這個話也就是糊弄小苗苗。”王莎莎白了他一眼。
降溫需要一個過程,一起等待的可不僅僅是劉文睿他們,這裡的工人們也在等。都是好酒的人啊,這個啤酒還是自己參與下釀製出來的。
其實對於他們來講啥啤酒都行,能夠喝到就中。現在就看老闆給這個啤酒賣多少錢了,要是便宜一些呢,晚上下班以後隔三差五的就能夠盡情喝上一通。
等啊等,啤酒的溫度總算是降了下來,老劉可是用了好多的冰塊呢。看著澄清的酒液倒進杯裡,在酒杯上方冒出來一堆泡沫,老劉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先不說這個味道咋樣,最起碼這個樣子還是不差的。
他還在拿著酒杯端詳呢,陳成他們這些人已經開始品嚐了,王莎莎都跟著喝了一大口。
“你們為啥不等等我,味道咋樣?”老劉幽怨的問道。
“你自己嚐嚐啊,我們說的又不作數。”陳成笑眯眯的說道。
老劉很無奈,拿起酒杯嚐了一口。
略微有一點點的苦味和麥芽香,仔細嘖吧的話還有一絲回甘。酒液順滑,喝起來很爽口。反正劉文睿順手又灌了一大口,然後暢快的打了個酒嗝。
給小苗苗愁夠嗆,雖然說被他抱著也挺舒服的,但是這個酒嗝的味道是真的不咋好聞。只不過小傢伙也是有些好奇了,因為大傢伙都在喝啊。
皺著小眉頭想了想,然後她就從老劉的手裡將杯子搶過來。在手裡邊晃了晃,晃出了一堆泡沫後在上邊舔了一口。
小嘴抿了抿,味道不咋地,她就很嫌棄的把酒杯又塞回了老劉的手裡邊。
“你們感覺咋樣,這個是全麥的,咱們將來要正經賣的會新增別的原材料,肯定比這個味道差一些。”劉文睿又灌了一口後說道。
“反正我也品不出來啥,咱們現在僅僅是粗略的釀造,我覺得應該也可以吧。”陳成說道。
“我估計還是咱們這邊的水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這個專案也正經做出來吧,最起碼現在釀出來的啤酒還是很不錯的。”
“你們覺得呢?”老劉又問向了邊上的工人們。
大傢伙沒有說話,只剩下了點頭。這個啤酒太好喝了嘛,比小酒吧釀造的那些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成,那就這麼定了,啤酒專案正式上馬。稍後再採購一套大型的釀酒裝置,也要聘請專業的釀酒師。”劉文睿說道。
“以後這套裝置做全麥的啤酒,大型的那個隨便做。這兩天出的酒就給農場中的工人們免費喝吧,平時的工作也很忙碌,當成小福利。”
“稍後我再聯絡一下吧,把銷售許可證辦下來。不過近幾個月的時間裡恐怕都是在咱們內部銷售,想要真正對外賣怎麼也得明年。”陳成說道。
“嘿嘿,那都沒關係。最近也不用裝瓶,直接裝桶然後放到食堂就完事。”劉文睿笑著說道。
“不過也得給他們提醒,這個雖然是免費給大傢伙喝的,也不能不要命的喝。我倒是不心疼錢,就怕有些人喝多了會誤事。”
這也不是他瞎擔心,關鍵是農場中的這些工人們自制能力差一些。而且他們還都非常喜歡喝酒,就算是給提醒了,到時候都不定會有多少人喝多呢。
“這個啤酒確實很不錯,你看現在杯上還有沫子呢。”王莎莎說道。
老劉得意的點了點頭,“那你看,就咱們這裡生產的產品都是頂呱呱的。往後不僅僅能賺錢,還能省錢呢,再也不用到外邊去買啤酒了。”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得把早飯給吃了?”陳成問道。
“到食堂糊弄一頓吧,我再弄的話還得等半天才能吃。”劉文睿苦笑著說道。
對於啤酒專案太著迷,現在其實已經錯過了早飯的時間。他們這些大人倒是沒啥,關鍵是小苗苗沒法像他們這樣灌啤酒啊。
“爸爸,貝克也想喝啤酒。”這時候小苗苗喊了一句。
老劉扭頭看向了邊上的貝克,貝克同志就帶著它的媳婦穩穩當當的坐在邊上看著他。這是苗苗翻譯過來的想法,一準不帶差的。
劉文睿就是個不正經的人,然後他就興致勃勃的開啟了兩瓶啤酒遞給了貝克和它的媳婦。
相較於貝克來講,後帶回來的這頭大猩猩略顯矜持一些。也可能是因為跟老劉他們一起混的時間還不是太長,抱著啤酒一個勁兒的打量。
貝克就沒有那麼多事兒了,老劉送過來之後直接就抱著酒瓶插到了嘴裡。然後瓶子裡的啤酒一瞬間就沒了,就跟直接往外倒一樣。
這是貝克第一次喝啤酒,喝完之後眼睛眨了眨。打了一個小酒嗝之後,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很燦爛,掄起拳頭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力的捶了半天。
“貝克啊,你不會是喝醉了吧?喝猴子酒的時候也沒看你這樣啊。”老劉湊過去摸著貝克的饅頭腦門笑著說道。
“爸爸,才不是呢,貝克還想喝。”小苗苗開口了。
老劉摸了摸貝克的肚皮,就這個身量,估摸著沒有個十瓶八瓶的很難解渴。不過今天也是有些小開心嘛,難得貝克有這樣的小要求,那就讓它喝個夠吧。
好多工人都很羨慕暢飲的貝克,他們剛剛只分到了一瓶啊。現在都在想要是能夠把貝克換成自己可多好,一口喝一瓶得多過癮。
貝克的胃口不差,連著灌了十三瓶。造成的後果也是很明顯的,坐在那裡都有些晃身子。在老劉他們打算吃飯去的時候,跟著走的貝克就有些打醉拳。
它的媳婦呢?反倒對啤酒沒啥興趣兒,那一瓶都是勉強喝完。要不是因為嘴大,恐怕還得剩很多。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你是寵它們還是害它們。”看著繞圈圈走的貝克,王莎莎無奈的說道。
“嘿嘿,今天開心嘛。苗苗,一會兒看著點貝克啊,就不要帶它去玩水了。”老劉笑嘻嘻的說道。
小傢伙乖乖的點頭,對於貝克現在的狀態也是有些小憂愁。看來以後得管著點貝克了,不能讓它這麼任性的喝酒。

非洲農場主 – 786 玩一把大的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本來關注兄弟公司的媒體就很多,在各方渠道下獲知兄弟農場對於這次遇襲事件的反應很強烈之後,也將這一波報道推向了巔峰。
很多瞭解劉文睿的人都不認為現在兄弟公司的反應是在喊口號,因為他們知道啊,劉文睿這貨真的是啥事情都敢做,也能做。
以前針對盜獵者的反擊就很猛烈,現在基本上馬薩馬拉保護區就沒有人敢到那裡去盜獵。在別的地方盜獵基本上躲過了現場就沒啥事了,在他的地盤搞活動就要有被追一輩子的準備。
再有的就是哈維給出的官方宣告,要加大對盜獵團伙的打擊力度,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這兩個八杆子打不著的事情,現在被哈維一起給提出來,為得是啥都不用多說。
只不過這一次也沒有人會拿劉文睿和哈維之間的私人關係說事,畢竟劉文睿要在這裡建設一座城市。他弄出來的那個產業園,現在也進入了招工的籌備期。
針對國際上對奶茶和速溶咖啡裡有違禁新增劑的說法,哈維也給予了官方迴應。經過肯亞的相關部門調查,並沒有發現任何違禁新增劑。
這也算是哈維幫了劉文睿一道吧,畢竟在這裡生產的速溶咖啡和奶茶並不是很多,更多的都是在國內工廠生產的。不過有了哈維這種官方層面的力挺,對於別的國家來講也是有些壓力的。
雖然說一傢俬有企業無法決定兩國之間的合作走向,但是他能夠影響啊。尤其現在兄弟公司在非洲大陸上的主要業務還是跟每個國家人們都有關係的農產品,這就不得不多考慮一些。
如果說這些僅僅是處於報道中的事情,能夠引起一些人們的興趣。那麼在各個分公司的保安團隊將“武裝盜獵團伙”給抓捕歸案後,這個事情又有了新的變化。
哪怕誰都知道被抓的那幾夥地方武裝的主營業務根本不是盜獵,他們肯定是與兄弟公司所屬水洗廠遇襲有關。但是這個事情呢,你還說不出來反對的意見。
因為在這些地方武裝組織的經營範圍內,肯定是會有野生動物這一項的,無非就是涉及得多還是少罷了。
可不要以為抓捕的這些都是小團伙,有一支也是非常強勁的,然後就被兄弟公司的保安公司給精準打擊了。
這一波武力秀真的震懾了很多人,從兄弟公司做出迴應到抓捕歸案,這才幾天的時間啊。好像比官方層面的行動要更加快速、更加有成效,兄弟公司真的很強大。
外邊還在議論紛紛,劉文睿跟陳成倆人則是跟哈維湊在一起用小爐子烤著串喝著酒。
“目前我能幫你的也就這麼多了,畢竟我們擁有的力量還很弱。”哈維說道。
“哈哈,這就已經很好了。”劉文睿笑著說道。
“這次也就是先試探一下反應,如果他們還沒有任何行動,那麼我們再接著幫他們幹活。他們要是不嫌丟人,我們也不介意多出力。”
“再有五天左右吧,那些組織和部門就算是再不願意也得公佈出來抽樣檢查的結果。其實對我這裡雖然也會有影響,但是真的不是很大。”
“目前我們在歐美國家的銷量雖然已經可以了,相較於我們國內的銷量而言也就是那麼回事。反倒因為這個事情讓很多人更加關注我們的速溶咖啡和奶茶,我們的咖啡豆和茶葉包賣得很不錯。”
“估計這也是老弗蘭克林沒有想到的吧,他以為我們會在意銷量,我們在生產中肯定也會使用很多的新增劑,根本都沒有那個說法。”
“估計他最沒有想到的就是咱們的人會直接動手吧。”陳成笑著接了一句。
“安保公司的行動真的太迅速了,我還以為最少也要再等幾天呢。將人交出去之前咱們自己先審了一輪,現在也要看別的國家對這個事情怎麼對待。如果他們不認真的話,到時候就會將這些給洩漏出去。”
“難道你們不擔心會與別的國家關係弄僵?”哈維好奇的問道。
“哈哈,哈維,你想多了。”劉文睿笑著灌了一口酒。
“在國家層面上來講,我們一直都是合作得很愉快。那些反應遲鈍的,差不多就是被人收買了,或者是等著我們去收買的人。”
“我們公司的行事風格也要改一改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溫吞吞的。我們又不突襲享受到更多的優惠和照顧,我們只希望能夠公平對待我們就可以了。”
“經過我們這一輪的反擊也見到了一些效果,最起碼有些領導已經能夠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主動跟我們溝通這個事情。”
“其實這也是招商引資的一個弊端,有些人就覺得把企業引進來了,投資落實了,然後就沒啥關係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如果不能夠接著給他們提供持續發展的土壤,以後誰還會接著過來啊?”
“我們的產業確實沒有那麼多的高科技,也沒有那麼多的含金量,可是我們能夠波及到的人口很多。我們如果消減了咖啡豆的採購數量,受到影響最大的不是我們,而是那些農戶。”
“在整個非洲大陸上,咖啡豆的產量真的是太多了。我們現在只佔據了一點點的份額,即便是在某個國家我們全部撤出,我們也能夠收購來足夠多的咖啡豆。”
“但是隻要我們撤出了,即便是將來再給我們多麼優厚的條件與資源,我們都不會再次進入。我們要做一家有性格的公司,很多人只看重利益,我們在看重利益的同時也看重相互之間的合作。”
“其實要不是咱們的關係很不錯,我都不會接受建城這個活。哪怕將來能夠給我帶來非常多的收益我也不帶接的,真的是太操心了,現在都牽扯了我們很多的經歷。”
哈維點了點頭,這個事情他能夠理解,他也算是一個受益人啊。如果換成一個普通商人來講,只要接了兄弟公司這邊的生意,他就能夠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了。這幾年時間賺的錢,絕對比很多人辛苦一輩子賺得還要多。
他也能感受出來,現如今兄弟公司展示出來的這一切更當初已經完全是兩碼事。那時候的兄弟公司太弱,現在的兄弟公司真的很強。
邊上跟著轉悠的小苗苗將烤架上烤好的魷魚拿下來,都不用老劉管,自己拎著剪子剪成小塊,然後就開心的吃起來。
“這個差不多就是我們公司以後的對外方針政策,至於說將來還會不會調整,那就到時候再說了。”劉文睿給小苗苗擦了下嘴又接著說道。
“做生意本來是應該求財的,可是總是有人想著給我們添堵,那我也沒辦法。我們現在可不僅僅在收集老弗蘭克林的材料,我們也在收集NG公司的一些資訊。”
“玩一把大的嘛,他們管不好自己家的孩子,那我就連他們一起管。反正我的業務範圍也沒有那麼大,我的公司也沒有上市,我才不怕他們呢。”
劉文睿的話給哈維都嚇了一跳,可沒有想到他會將戰火擴散得這麼大,竟然連NG公司都給捎到裡邊來了。
“哈哈,有些嚇人吧?其實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劉文睿聳了聳肩膀。
“這也是我們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做下的決定,NG公司再強大,他也僅僅是一個組織。他們的優勢是他們躲在暗中,這個也是他們的致命傷,因為他們不敢過多的暴露在世人的面前。”
“而且他們這個組織看似很強大,其實無非就是在資金的擁有上很強大。又不是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能夠真正的胡作非為。他們要是有那個膽量,我還真的歡迎他們到我的農場裡來搗亂呢。”
“跟NG公司之間早晚也會有一輪衝突,這次還是老弗蘭克林挑起來的,我就跟他們較量一下唄。又花不了太多錢,初步預計不到三百萬美元就能夠維持下來了。”
“如果能夠通過這次的事情跟NG公司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這個錢我們花得也是超值了。要不然一直有人在邊上盯著你、惦記著你,這個日子可不好過。”
哈維很感慨的點了點頭,“我確實沒有想到你們竟然會有這麼大的魄力,這可不是很輕鬆的事情啊。”
“這就看怎麼想了嘛,偶爾做一些大膽的嘗試,其實也沒啥。”陳成笑著說道。
“要不然我們公司在所有人的眼裡仍舊是以前的那個小公司,很難獲得應有的國際地位。也許將來我們再發展的時候,都很難獲得更好的條件。”
“咋樣,你覺得我們跟NG公司能幹贏不?反正我們倆是非常有信心的,大不了這兩年我們就不擴張了唄,就按照現在這個規模來發展。”
哈維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雖然說他也對這哥倆很有信心,但是現在也覺得這個事情演變成了這樣有些扯淡。
那麼強大的NG公司,真的能夠被他們哥倆這樣的小公司給碰瓷麼?有時候碰瓷碰不好,就會被車直接給撞過去啊。

非洲農場主 – 786 玩一把大的

小說,小說推薦
非洲農場主
本來關注兄弟公司的媒體就很多,在各方渠道下獲知兄弟農場對於這次遇襲事件的反應很強烈之後,也將這一波報道推向了巔峰。
很多瞭解劉文睿的人都不認為現在兄弟公司的反應是在喊口號,因為他們知道啊,劉文睿這貨真的是啥事情都敢做,也能做。
以前針對盜獵者的反擊就很猛烈,現在基本上馬薩馬拉保護區就沒有人敢到那裡去盜獵。在別的地方盜獵基本上躲過了現場就沒啥事了,在他的地盤搞活動就要有被追一輩子的準備。
再有的就是哈維給出的官方宣告,要加大對盜獵團伙的打擊力度,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這兩個八杆子打不著的事情,現在被哈維一起給提出來,為得是啥都不用多說。
只不過這一次也沒有人會拿劉文睿和哈維之間的私人關係說事,畢竟劉文睿要在這裡建設一座城市。他弄出來的那個產業園,現在也進入了招工的籌備期。
針對國際上對奶茶和速溶咖啡裡有違禁新增劑的說法,哈維也給予了官方迴應。經過肯亞的相關部門調查,並沒有發現任何違禁新增劑。
這也算是哈維幫了劉文睿一道吧,畢竟在這裡生產的速溶咖啡和奶茶並不是很多,更多的都是在國內工廠生產的。不過有了哈維這種官方層面的力挺,對於別的國家來講也是有些壓力的。
雖然說一傢俬有企業無法決定兩國之間的合作走向,但是他能夠影響啊。尤其現在兄弟公司在非洲大陸上的主要業務還是跟每個國家人們都有關係的農產品,這就不得不多考慮一些。
如果說這些僅僅是處於報道中的事情,能夠引起一些人們的興趣。那麼在各個分公司的保安團隊將“武裝盜獵團伙”給抓捕歸案後,這個事情又有了新的變化。
哪怕誰都知道被抓的那幾夥地方武裝的主營業務根本不是盜獵,他們肯定是與兄弟公司所屬水洗廠遇襲有關。但是這個事情呢,你還說不出來反對的意見。
因為在這些地方武裝組織的經營範圍內,肯定是會有野生動物這一項的,無非就是涉及得多還是少罷了。
可不要以為抓捕的這些都是小團伙,有一支也是非常強勁的,然後就被兄弟公司的保安公司給精準打擊了。
這一波武力秀真的震懾了很多人,從兄弟公司做出迴應到抓捕歸案,這才幾天的時間啊。好像比官方層面的行動要更加快速、更加有成效,兄弟公司真的很強大。
外邊還在議論紛紛,劉文睿跟陳成倆人則是跟哈維湊在一起用小爐子烤著串喝著酒。
“目前我能幫你的也就這麼多了,畢竟我們擁有的力量還很弱。”哈維說道。
“哈哈,這就已經很好了。”劉文睿笑著說道。
“這次也就是先試探一下反應,如果他們還沒有任何行動,那麼我們再接著幫他們幹活。他們要是不嫌丟人,我們也不介意多出力。”
“再有五天左右吧,那些組織和部門就算是再不願意也得公佈出來抽樣檢查的結果。其實對我這裡雖然也會有影響,但是真的不是很大。”
“目前我們在歐美國家的銷量雖然已經可以了,相較於我們國內的銷量而言也就是那麼回事。反倒因為這個事情讓很多人更加關注我們的速溶咖啡和奶茶,我們的咖啡豆和茶葉包賣得很不錯。”
“估計這也是老弗蘭克林沒有想到的吧,他以為我們會在意銷量,我們在生產中肯定也會使用很多的新增劑,根本都沒有那個說法。”
“估計他最沒有想到的就是咱們的人會直接動手吧。”陳成笑著接了一句。
“安保公司的行動真的太迅速了,我還以為最少也要再等幾天呢。將人交出去之前咱們自己先審了一輪,現在也要看別的國家對這個事情怎麼對待。如果他們不認真的話,到時候就會將這些給洩漏出去。”
“難道你們不擔心會與別的國家關係弄僵?”哈維好奇的問道。
“哈哈,哈維,你想多了。”劉文睿笑著灌了一口酒。
“在國家層面上來講,我們一直都是合作得很愉快。那些反應遲鈍的,差不多就是被人收買了,或者是等著我們去收買的人。”
“我們公司的行事風格也要改一改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溫吞吞的。我們又不突襲享受到更多的優惠和照顧,我們只希望能夠公平對待我們就可以了。”
“經過我們這一輪的反擊也見到了一些效果,最起碼有些領導已經能夠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主動跟我們溝通這個事情。”
“其實這也是招商引資的一個弊端,有些人就覺得把企業引進來了,投資落實了,然後就沒啥關係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如果不能夠接著給他們提供持續發展的土壤,以後誰還會接著過來啊?”
“我們的產業確實沒有那麼多的高科技,也沒有那麼多的含金量,可是我們能夠波及到的人口很多。我們如果消減了咖啡豆的採購數量,受到影響最大的不是我們,而是那些農戶。”
“在整個非洲大陸上,咖啡豆的產量真的是太多了。我們現在只佔據了一點點的份額,即便是在某個國家我們全部撤出,我們也能夠收購來足夠多的咖啡豆。”
“但是隻要我們撤出了,即便是將來再給我們多麼優厚的條件與資源,我們都不會再次進入。我們要做一家有性格的公司,很多人只看重利益,我們在看重利益的同時也看重相互之間的合作。”
“其實要不是咱們的關係很不錯,我都不會接受建城這個活。哪怕將來能夠給我帶來非常多的收益我也不帶接的,真的是太操心了,現在都牽扯了我們很多的經歷。”
哈維點了點頭,這個事情他能夠理解,他也算是一個受益人啊。如果換成一個普通商人來講,只要接了兄弟公司這邊的生意,他就能夠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了。這幾年時間賺的錢,絕對比很多人辛苦一輩子賺得還要多。
他也能感受出來,現如今兄弟公司展示出來的這一切更當初已經完全是兩碼事。那時候的兄弟公司太弱,現在的兄弟公司真的很強。
邊上跟著轉悠的小苗苗將烤架上烤好的魷魚拿下來,都不用老劉管,自己拎著剪子剪成小塊,然後就開心的吃起來。
“這個差不多就是我們公司以後的對外方針政策,至於說將來還會不會調整,那就到時候再說了。”劉文睿給小苗苗擦了下嘴又接著說道。
“做生意本來是應該求財的,可是總是有人想著給我們添堵,那我也沒辦法。我們現在可不僅僅在收集老弗蘭克林的材料,我們也在收集NG公司的一些資訊。”
“玩一把大的嘛,他們管不好自己家的孩子,那我就連他們一起管。反正我的業務範圍也沒有那麼大,我的公司也沒有上市,我才不怕他們呢。”
劉文睿的話給哈維都嚇了一跳,可沒有想到他會將戰火擴散得這麼大,竟然連NG公司都給捎到裡邊來了。
“哈哈,有些嚇人吧?其實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劉文睿聳了聳肩膀。
“這也是我們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做下的決定,NG公司再強大,他也僅僅是一個組織。他們的優勢是他們躲在暗中,這個也是他們的致命傷,因為他們不敢過多的暴露在世人的面前。”
“而且他們這個組織看似很強大,其實無非就是在資金的擁有上很強大。又不是像電影裡演的那樣,能夠真正的胡作非為。他們要是有那個膽量,我還真的歡迎他們到我的農場裡來搗亂呢。”
“跟NG公司之間早晚也會有一輪衝突,這次還是老弗蘭克林挑起來的,我就跟他們較量一下唄。又花不了太多錢,初步預計不到三百萬美元就能夠維持下來了。”
“如果能夠通過這次的事情跟NG公司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這個錢我們花得也是超值了。要不然一直有人在邊上盯著你、惦記著你,這個日子可不好過。”
哈維很感慨的點了點頭,“我確實沒有想到你們竟然會有這麼大的魄力,這可不是很輕鬆的事情啊。”
“這就看怎麼想了嘛,偶爾做一些大膽的嘗試,其實也沒啥。”陳成笑著說道。
“要不然我們公司在所有人的眼裡仍舊是以前的那個小公司,很難獲得應有的國際地位。也許將來我們再發展的時候,都很難獲得更好的條件。”
“咋樣,你覺得我們跟NG公司能幹贏不?反正我們倆是非常有信心的,大不了這兩年我們就不擴張了唄,就按照現在這個規模來發展。”
哈維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雖然說他也對這哥倆很有信心,但是現在也覺得這個事情演變成了這樣有些扯淡。
那麼強大的NG公司,真的能夠被他們哥倆這樣的小公司給碰瓷麼?有時候碰瓷碰不好,就會被車直接給撞過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