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跟新安候有什麼關係?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方休和趙嫣同時轉頭看去,便看見幾個彪形大漢,手拿著木棍,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排隊的人見到這一幕,臉上都是露出驚恐之色,紛紛讓開。
一般來說,到這布莊來買步的都是中年婦女,便是年輕的姑娘都是很少。
見到這一幕,自然沒有幾個敢出頭的。
“你們掌櫃的是誰?讓她滾出來!”
領頭的是個刀疤臉,看著布莊前的小丫鬟,一臉凶狠的道。
看上去就不是什麼善茬。
那小丫鬟也是被嚇得不輕,顫聲道:“掌,掌櫃的不在,你,你們有什麼事?”
“有什麼事?呵!”
那刀疤臉把木棍往肩上一扛,罵道:“你說有什麼事?你們這邊的布匹賣的這麼便宜,還讓不讓別人做生意了?
按照新安候的話,你們這叫做,叫做……”
那刀疤臉面露沉思之色,想了許久,方才道:“對了,叫做擾亂市場規律!你們這是故意搗亂的!我要跟你們掌櫃的好好談一談!”
幾個看上去就是地痞混混的傢伙,手裡還拿著木棍,到人家的布莊前面,還說人家是搗亂的。
還說什麼擾亂市場規律。
別說是在一旁有些無語的方休和趙嫣,便是那些中年婦女聽了都是覺得莫名其妙。
終於有人鼓起勇氣的道:“人家賣多少銀子,是人家的事情,關你們什麼事?”
“就是!你們做不了生意,自然有別人做,有什麼好說的?”
那刀疤臉聽見這話,表情不善的看了說話的那兩人一眼。
那兩人頓時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這個時候,刀疤臉才繼續說話。
“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給我老實一點,乖乖的給我把價格漲上去,不然我砸了你們的店鋪!還有你們那個什麼狗屁機器,也給你們一塊砸了!”
說著,拿著那木棍狠狠的朝布莊前面的窗戶砸了一下。
瞬間,玻璃炸開來,響起一陣聲響。
圍觀的人都是尖叫著撤了好幾步。
那彪形刀疤臉還是不滿意,看著那幾個小丫鬟,露出凶狠的表情,惡狠狠的問道:“聽見沒有!?”
幾個小丫鬟都是被嚇的不知所措,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個時候,卻是傳來一道悅耳的聲音:“沒聽見。”
眾人聽見這聲音,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那刀疤臉也是一怔,怔了以後,更是凶狠的道:“滾出來讓爹看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
話音落下,便看到一個俊俏的女子身披輕紗,緩緩的從布莊裡面走了出來。
站定以後,看著那刀疤臉,眼眸之中皆是不屑,整個人顯得那麼清冷,淡淡的道:“大楚律法並沒有規定一匹布便不能賣一文錢。
今日,我便告訴你,我無休布莊,無論何時,布匹都是賣一文錢,無論你們如何威脅,如何做,都是一文錢。
你若是不服氣,儘可以砸了我這布莊,看看事情鬧大以後,倒黴的究竟是你們,還是我們無休布莊!”
這話說的鏗鏘有力,和這女子的外表極不相符。
圍觀的人見到這一幕,都是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這女子是誰啊?竟然這麼硬氣?膽子這麼大?不怕人家打她一頓?”
“還能是誰?這便是無休布莊的掌櫃的兼背後的東家,林婉晴!”
“怪不得,不虧是伊人居的頭牌清倌人,花魁,這相貌都快要比得上我年輕的時候了。”
“得了吧,你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真以為我不知道,跟人家比中間還差了不知道多少個我呢!”
“你說誰呢!”
“……”
圍觀的人都是在議論,林婉晴卻是往前走了一步,徑直的走到了那刀疤臉的面前,冷冷的看著他。
“我便是無休布莊的掌櫃,我如今便站在你的面前,我看你敢怎樣!”
那刀疤臉原先是京都府有名的地痞混混。
因為夏憶雪和新安候的雙重打擊,這段時間沒有辦法,只能改良從善。
用多年的積蓄開了一家布莊,卻是沒有想到開業了沒有幾天,就突然殺出了一個無休布莊,還離他的布莊不遠。
這幾天,布莊的生意是急轉直下,他不知道怎麼回事,便出來看一看。
沒有想到,就看見了這隻賣一文錢的布莊,啥也不瞭解,便叫上了幾個兄弟,拿著木棍到這兒來了。
本以為一個做生意的,能有多大的膽子,嚇唬嚇唬也就完事了。
卻沒有想到冒出來這麼個傢伙,看上去這麼的柔弱,實際上竟然比他以前見過的那些男的掌櫃的還要硬氣。
他心裡面一陣苦澀,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面上卻是呲牙咧嘴,儘量的讓自己看起來凶狠一些。
指著林婉晴,惡狠狠的道:“你有種再說一遍!”
“我便說了,我無休布莊無論何時一匹布都是隻賣一文錢,你要砸便砸,要打便打!我看看最後到底倒黴的會是誰!”
林婉晴站在那刀疤臉的面前,表情十分的清冷,竟是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也是,能在寧王叛亂的時候,沒有絲毫的考慮便收留下方休一行人。
這樣的女子又如何會表現的柔弱呢?
在她的身後,幾個小丫鬟都是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家掌櫃的,很想上前幫忙,卻是沒有一個人有膽子這麼做的。
這個時候,正在後院忙活的珠兒也是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趕到布莊的前面,見到了這一幕,忙不迭的跑開了。
同時,吩咐了布莊的丫鬟們一句:“你們在這裡看好了,若是那些地痞混混真的動手,你們快點把掌櫃的拉回來,不要跟他們起衝突,我去找新安候,你們明白嗎?”
“明白,明白。”
小丫鬟們不住的點頭。
珠兒這話的聲音不大卻也不小。
雖然沒有那麼的刻意,可是圍觀的人和那刀疤臉都是能聽得見。
那刀疤臉聽見新安候三個字,整個人都是懵了。
這布莊和新安候有什麼關係?
那小丫頭怎麼莫名其妙就提到了新安候?
莫不是這家布莊是新安候開的?
這個時候,圍觀的人們也是議論了起來。
“我怎麼說的,這林婉晴肯定是和新安候有點事,要不然當初能傳的像模像樣的?”
“的確是,你看那小姑娘,一出了點事就往新安候府跑,一定是沒少去!”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無休紡紗機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趙嫣看著那些布匹的顏色,越來越覺得熟悉。
片刻後,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拽住方休的胳膊,大聲的道:“我想起來,林婉晴前段時間送了我幾塊布,就是這個顏色的,當時她還問我好不好看來著!”
方休聽見這話,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林婉晴,方休是知道的。
表面上看柔弱的很,標標準準的伊人居花魁的模板。
可實際上卻是要強的很,方休曾經給了珠兒一筆銀子,到頭來又給送了回來。
她除了偶爾到方府來打打牌,吃吃飯,還真就沒有什麼事情是依賴方府的。
前段時間也的確是聽她說過自己想要開個布莊,到寶樂坊借了大概五百兩銀子。
王寶樂想著自己在方府見過這位姑娘,也是聽說過以前所謂婉晴姑娘和少爺的往事,想要多給一些銀子,而且不想著寫借據。
但是最後還是一切都是按照規矩來的。
甚至,方休還聽王寶樂提起過這件事情,就是那五百兩銀子,不出幾天的時間,林婉晴就還給了寶樂坊,連本帶息,一點都沒有少。
只是……
方休看向趙嫣,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覺得這幾塊布匹價值多少銀子?”
趙嫣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片刻後回答道:“得看地方,若是放在一般的布莊,最多也就是一百文錢一匹,若是放在一些大的布莊,或是御用的布莊,那就不好說了。
多少銀子都有可能,但是這布匹的確可以稱得上是上好的。”
因為寧王的事情,原先趙嫣和林婉晴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對付的,如今卻是真的以姐妹相稱了。
雖說沒有多好,卻也不像以前那樣了。
因此趙嫣說的話,應該算是比較公道的。
方休聽了以後,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開口道:“上百文的布匹賣一文錢,這每賣出一塊布匹,都是虧損九十九文啊,就算是刨去成本,那也是虧了不少。
既然如此,林婉晴她靠什麼賺的銀子?”
趙嫣聽見這話,也是想到了這一點,道:“對啊,她靠什麼賺的銀子?難道說她那裡的布匹都是不要成本的嗎?”
話音落下,旁邊的一箇中年婦女卻是開口了:“你們都是從外鄉來的吧?”
方休和趙嫣聽見這話,有些無奈,卻還是點點頭,道:“也算是從外鄉來的吧,怎麼了?這布莊莫非還有什麼說道?”
“那是當然了!”
那中年婦女抱著幾塊布匹,笑道:“首先,這布莊,或者說這世上任何一家鋪子都是不可能做虧本的買賣的,這家布莊賣的這麼便宜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方休和趙嫣都是好奇。
那中年婦女道:“原因就是她家的機器。”
“機器?”
方休聽見這個詞,總覺得有些荒誕,好似自己不是在楚國,而是回到了自己穿越前的現代。
那中年婦女點了點頭,開口道:“就是機器,這紡織啊,咱們自己都是用手,一點一點的紡,一點一點的織,人家卻是不一樣。
這布莊的主人,說起來……這布莊的主人也是有點來頭,伊人居,你們知道吧?
現在是新安候的酒樓,原先卻不是,原先啊是那等煙柳之地,這布莊的主人姓林,叫做林婉晴,原先便是伊人居的頭牌清倌人,也是花魁,聽說還和新安候……”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趙嫣打斷:“您還是直接說那機器的事情吧。”
“對對對,又說岔了,這機器……”
那中年婦女頓了頓,繼續道:“大一點的布莊都是有織布機和紡紗機,要先紡紗,紡紗完了以後呢,再織布,你們這些年輕人怕是不知道。
我原先在布莊幹過一些活計,見過,那織布機快的很,想要織一匹布,那就是一瞬間的事情,慢的是紡紗的機器,半天才能紡好一條線,慢的要命。
聽說這布莊的主人自己紡織的時候,突然想到了改良那紡紗機器的辦法,然後找來了木匠,又從寶樂坊借來了點銀子。
這話我是不太相信的,那寶樂坊是新安候的地方,林婉晴跟新安候的那點事情,整個京都府誰不知道啊?
她要銀子還需要到寶樂坊去借銀子?”
“說機器。”
“好,說機器,借了點銀子,又請了木匠,就把那紡紗機給改好了,還取了個名字,叫做無休紡紗機,說起來這個名字也是有點兒意思。
你說這紡紗機可不就是沒有休息嗎?”
那中年婦女還在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
方休和趙嫣的表情卻是發生了一些變化。
無休紡紗機……這個名字取得的確是有些奇怪。
這林婉晴原先可是說過,想要到方府做個舞姬的?
如今又來了個無休,是沒有方休的意思嗎?
這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趙嫣陷入了沉思。
方休同樣是陷入了沉思。
他想的卻不是趙嫣想的那些瑣事。
而是這無休紡紗機勾起了他的一些記憶。
他可是清晰的記得所謂的工業時代便是從一個叫做珍妮紡紗機的機器開始的。
怎麼聽著就覺得這無休紡紗機和珍妮紡紗機那麼相似呢?
而且,白小純的信,他剛剛收到。
這胡人也已經到了南洋。
顯然動作比自己想象的要快。
胡人到南洋是要做什麼?
若是這機器真的可以大大的提高紡織的速度,布匹的價格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這樣的變化帶來的是什麼?
東南道的海寇清剿的差不多了,這海運是不是該開始了?
方休不擅長工科,更不擅長理科,可是這歷史卻是他擅長的。
莫名其妙的,他總感覺這歷史竟是和自己記憶裡面的出奇的巧合。
莫非真如課本上所說的。
某些事情,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
若是自己沒有出現在這片土地,沒有做所謂的小閣老,那楚國豈不是和自己記憶裡的那些一樣?
方休這麼想著,感覺自己的思緒有些亂,想要進那布莊裡面看看。
正想著呢。
不遠處卻是傳來了一陣噪雜聲。
“都讓讓,讓讓!”
“聚在這裡做什麼?滾開!”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心懷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那校尉走了以後。
左飛還是沒忍住內心的疑惑,開口問道:“白總管,其實小的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白小純看向左飛,淡淡的道:“說吧。”
左飛道:“少爺耗費這麼多的精力,真的只是為了到南洋做生意嗎?在大楚,無論是東南道,兩湖道,兩川道,甚至是中原道,都還有大量的空白,為何非得到這南洋來?
賺的銀子還未必有投入的銀子這麼多。”
白小純聽見這話,臉上露出笑容,看向左飛,開口道:“其實這個問題,原先我也曾經想過,如今在這裡漂泊了也有半年,我卻是想通了很多。”
頓了頓,方才繼續道:“首先賺的銀子一定是比投入的要多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其次,我等看到的都是銀子,是眼前的苟且,是那一點點的利益,但是在少爺的眼裡,卻是未必。”
左飛還是一臉疑惑,完全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白小純繼續道:“很簡單,天下,天下,少爺心懷的是天下。”
左飛仍是疑惑,這心懷天下和到這南洋有什麼關係?
白小純見左飛還是不明白,乾脆挑明瞭,十分直白的道:“少爺的天下不是京畿之地,不是中原道,不是大楚,不是草原諸部,而是真正的天下,不是南洋,也不是胡人,而是包括大楚,草原,南洋,胡人的天下!
若是連天下是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又談何心懷天下呢?”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隨即雙眸微微一凝,瞬間感受到了少爺的志向,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了。
白小純見他這般,只是笑笑,看向東邊,好似是感慨般的道:“少爺看上去玩世不恭,實際上卻是比我等看的都要遠。
這天底下的人,像少爺一樣,怕是一萬萬中也找不出一個。
這……便是少爺!”
…………
白小純不知道的是他所說的一萬萬中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個的方休,此時此刻正在陪著趙嫣在城南逛街。
如今的城南已經不是一年以前的城南了。
經歷過古井街的事情,再加上京師大劇院,春風樓,竹軒齋的加成。
如今的城南可以說是整個京畿之地,乃至整個楚國最為繁華的地方。
夏季到來,城南的湖泊更是給人帶來一陣清涼。
夜幕即將降臨,四處都是掛著火紅的燈籠。
遊人也是漸漸的多了起來。
到城南的遊人可不僅僅是京畿之地的人,還有許多是從其他各道來的,皆是慕名而來。
方休和趙嫣並排走著。
趙嫣看上去顯得非常開心。
不知怎麼的,她總想起一年前的那個夏天。
自己好像就是站在這裡,拿著劍,想要行俠仗義。
卻是沒有想到,幾乎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那個時候,她還只是以為自己想要逃離京都府的計劃被改變了。
現在看看……
頗為感慨。
趙嫣嘆了口氣。
不遠處各個攤販的聲音不絕於耳。
趙嫣看著一個糖人鋪子,也是想起一年前的上元節,自己和方休並排走的時候,方休就曾經給自己買了一個糖人,看上去和自己的容貌差不多。
甚是好玩,這麼想著,她開口道:“方休,你看那個糖人好看嗎?”
方休轉頭,看了一眼那個糖人,開口道:“好看。”
趙嫣盯著糖人,不說話。
方休也是不說話。
趙嫣突然跺了跺腳,沒好氣的往前走了。
方休站在後面,看著這一幕,一陣莫名其妙。
你問糖人好不好看,我也回答你了,這生什麼氣?
呵……
女人。
方休正想著上去,安撫兩句。
這個時候,不遠處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
“上好的絲綢,上好的布匹,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啊!一匹只要一文錢!”
“你想要的,這裡都有,價格優惠,價格優惠!”
趙嫣聽見這聲音,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頭看向方休,眼睛裡冒著小星星,道:“走,看看去。”
方休聽了,覺得有些無語。
都這麼有錢,還非要湊這個熱鬧做什麼?
無語過後,又是有些好奇。
這是誰家的布匹,一匹只要一文錢?
要知道,大楚的紡織業其實還沒有那麼的發達。
織布機已經得到了一定的發展,可是紡機卻還是幾百年前的那老一套。
產量就那麼多,價格一直也是居高不下。
方休還什麼都不是的時候,曾經想過要改良機器賺錢。
可是他那點工科知識,怕是連高中生都比不過,看過來紡織的機器以後,還是作罷了。
選擇寫寫書,開開酒樓,掙錢。
雖然如此,但是他對這京畿之地的布價也是有一定的瞭解的。
在這京畿之地,便是最次的布匹,一匹也不可能低於十文錢。
這一匹一文錢,無論如何應當都是賠本賺吆喝的。
也不怪趙嫣想要去湊湊熱鬧。
畢竟這麼便宜的價格,任誰聽了都不可能無動於衷,更何況是女孩。
方休嘆了口氣,雖是無奈,只能跟著湊了上去。
那布莊的前面聚集了很多的人,不用想也知道都是衝著這一文錢的布匹來的。
出乎方休意料的是站在布莊前面的不是五大三粗的漢子,反而是幾個看上去有些嬌弱的小丫鬟。
小丫鬟們一個個的手裡拿著不同的布匹,一邊用清脆的聲音喊著:“都不要擠,排隊,排隊,一文錢一匹,只要是給銀子,都會有的!”
“呀,方休,你別說,這些布匹還挺好看的,本姑娘還以為都是一些……”
趙嫣說著說著,轉頭看向方休,看到他的眼神以後,表情發生了一些變化,沒好氣的掐了他一下,“你看什麼呢!?”
“我看……”
方休剛準備說話,忙不迭的止住了,改口道:“我看那些布呢,還真挺不錯的。”
“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趙嫣罵了一句,繼續看著那些人哄搶那些一文錢的布匹。
突然,她好像看到了什麼,臉上浮現出詫異之色,開口道:“這幾塊布匹的顏色,本姑娘總覺得有些熟悉,好像在那裡看見過……”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心懷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那校尉走了以後。
左飛還是沒忍住內心的疑惑,開口問道:“白總管,其實小的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白小純看向左飛,淡淡的道:“說吧。”
左飛道:“少爺耗費這麼多的精力,真的只是為了到南洋做生意嗎?在大楚,無論是東南道,兩湖道,兩川道,甚至是中原道,都還有大量的空白,為何非得到這南洋來?
賺的銀子還未必有投入的銀子這麼多。”
白小純聽見這話,臉上露出笑容,看向左飛,開口道:“其實這個問題,原先我也曾經想過,如今在這裡漂泊了也有半年,我卻是想通了很多。”
頓了頓,方才繼續道:“首先賺的銀子一定是比投入的要多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其次,我等看到的都是銀子,是眼前的苟且,是那一點點的利益,但是在少爺的眼裡,卻是未必。”
左飛還是一臉疑惑,完全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白小純繼續道:“很簡單,天下,天下,少爺心懷的是天下。”
左飛仍是疑惑,這心懷天下和到這南洋有什麼關係?
白小純見左飛還是不明白,乾脆挑明瞭,十分直白的道:“少爺的天下不是京畿之地,不是中原道,不是大楚,不是草原諸部,而是真正的天下,不是南洋,也不是胡人,而是包括大楚,草原,南洋,胡人的天下!
若是連天下是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又談何心懷天下呢?”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隨即雙眸微微一凝,瞬間感受到了少爺的志向,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了。
白小純見他這般,只是笑笑,看向東邊,好似是感慨般的道:“少爺看上去玩世不恭,實際上卻是比我等看的都要遠。
這天底下的人,像少爺一樣,怕是一萬萬中也找不出一個。
這……便是少爺!”
…………
白小純不知道的是他所說的一萬萬中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個的方休,此時此刻正在陪著趙嫣在城南逛街。
如今的城南已經不是一年以前的城南了。
經歷過古井街的事情,再加上京師大劇院,春風樓,竹軒齋的加成。
如今的城南可以說是整個京畿之地,乃至整個楚國最為繁華的地方。
夏季到來,城南的湖泊更是給人帶來一陣清涼。
夜幕即將降臨,四處都是掛著火紅的燈籠。
遊人也是漸漸的多了起來。
到城南的遊人可不僅僅是京畿之地的人,還有許多是從其他各道來的,皆是慕名而來。
方休和趙嫣並排走著。
趙嫣看上去顯得非常開心。
不知怎麼的,她總想起一年前的那個夏天。
自己好像就是站在這裡,拿著劍,想要行俠仗義。
卻是沒有想到,幾乎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那個時候,她還只是以為自己想要逃離京都府的計劃被改變了。
現在看看……
頗為感慨。
趙嫣嘆了口氣。
不遠處各個攤販的聲音不絕於耳。
趙嫣看著一個糖人鋪子,也是想起一年前的上元節,自己和方休並排走的時候,方休就曾經給自己買了一個糖人,看上去和自己的容貌差不多。
甚是好玩,這麼想著,她開口道:“方休,你看那個糖人好看嗎?”
方休轉頭,看了一眼那個糖人,開口道:“好看。”
趙嫣盯著糖人,不說話。
方休也是不說話。
趙嫣突然跺了跺腳,沒好氣的往前走了。
方休站在後面,看著這一幕,一陣莫名其妙。
你問糖人好不好看,我也回答你了,這生什麼氣?
呵……
女人。
方休正想著上去,安撫兩句。
這個時候,不遠處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
“上好的絲綢,上好的布匹,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啊!一匹只要一文錢!”
“你想要的,這裡都有,價格優惠,價格優惠!”
趙嫣聽見這聲音,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頭看向方休,眼睛裡冒著小星星,道:“走,看看去。”
方休聽了,覺得有些無語。
都這麼有錢,還非要湊這個熱鬧做什麼?
無語過後,又是有些好奇。
這是誰家的布匹,一匹只要一文錢?
要知道,大楚的紡織業其實還沒有那麼的發達。
織布機已經得到了一定的發展,可是紡機卻還是幾百年前的那老一套。
產量就那麼多,價格一直也是居高不下。
方休還什麼都不是的時候,曾經想過要改良機器賺錢。
可是他那點工科知識,怕是連高中生都比不過,看過來紡織的機器以後,還是作罷了。
選擇寫寫書,開開酒樓,掙錢。
雖然如此,但是他對這京畿之地的布價也是有一定的瞭解的。
在這京畿之地,便是最次的布匹,一匹也不可能低於十文錢。
這一匹一文錢,無論如何應當都是賠本賺吆喝的。
也不怪趙嫣想要去湊湊熱鬧。
畢竟這麼便宜的價格,任誰聽了都不可能無動於衷,更何況是女孩。
方休嘆了口氣,雖是無奈,只能跟著湊了上去。
那布莊的前面聚集了很多的人,不用想也知道都是衝著這一文錢的布匹來的。
出乎方休意料的是站在布莊前面的不是五大三粗的漢子,反而是幾個看上去有些嬌弱的小丫鬟。
小丫鬟們一個個的手裡拿著不同的布匹,一邊用清脆的聲音喊著:“都不要擠,排隊,排隊,一文錢一匹,只要是給銀子,都會有的!”
“呀,方休,你別說,這些布匹還挺好看的,本姑娘還以為都是一些……”
趙嫣說著說著,轉頭看向方休,看到他的眼神以後,表情發生了一些變化,沒好氣的掐了他一下,“你看什麼呢!?”
“我看……”
方休剛準備說話,忙不迭的止住了,改口道:“我看那些布呢,還真挺不錯的。”
“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趙嫣罵了一句,繼續看著那些人哄搶那些一文錢的布匹。
突然,她好像看到了什麼,臉上浮現出詫異之色,開口道:“這幾塊布匹的顏色,本姑娘總覺得有些熟悉,好像在那裡看見過……”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心懷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那校尉走了以後。
左飛還是沒忍住內心的疑惑,開口問道:“白總管,其實小的一直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白小純看向左飛,淡淡的道:“說吧。”
左飛道:“少爺耗費這麼多的精力,真的只是為了到南洋做生意嗎?在大楚,無論是東南道,兩湖道,兩川道,甚至是中原道,都還有大量的空白,為何非得到這南洋來?
賺的銀子還未必有投入的銀子這麼多。”
白小純聽見這話,臉上露出笑容,看向左飛,開口道:“其實這個問題,原先我也曾經想過,如今在這裡漂泊了也有半年,我卻是想通了很多。”
頓了頓,方才繼續道:“首先賺的銀子一定是比投入的要多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其次,我等看到的都是銀子,是眼前的苟且,是那一點點的利益,但是在少爺的眼裡,卻是未必。”
左飛還是一臉疑惑,完全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白小純繼續道:“很簡單,天下,天下,少爺心懷的是天下。”
左飛仍是疑惑,這心懷天下和到這南洋有什麼關係?
白小純見左飛還是不明白,乾脆挑明瞭,十分直白的道:“少爺的天下不是京畿之地,不是中原道,不是大楚,不是草原諸部,而是真正的天下,不是南洋,也不是胡人,而是包括大楚,草原,南洋,胡人的天下!
若是連天下是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又談何心懷天下呢?”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思索之色,隨即雙眸微微一凝,瞬間感受到了少爺的志向,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了。
白小純見他這般,只是笑笑,看向東邊,好似是感慨般的道:“少爺看上去玩世不恭,實際上卻是比我等看的都要遠。
這天底下的人,像少爺一樣,怕是一萬萬中也找不出一個。
這……便是少爺!”
…………
白小純不知道的是他所說的一萬萬中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個的方休,此時此刻正在陪著趙嫣在城南逛街。
如今的城南已經不是一年以前的城南了。
經歷過古井街的事情,再加上京師大劇院,春風樓,竹軒齋的加成。
如今的城南可以說是整個京畿之地,乃至整個楚國最為繁華的地方。
夏季到來,城南的湖泊更是給人帶來一陣清涼。
夜幕即將降臨,四處都是掛著火紅的燈籠。
遊人也是漸漸的多了起來。
到城南的遊人可不僅僅是京畿之地的人,還有許多是從其他各道來的,皆是慕名而來。
方休和趙嫣並排走著。
趙嫣看上去顯得非常開心。
不知怎麼的,她總想起一年前的那個夏天。
自己好像就是站在這裡,拿著劍,想要行俠仗義。
卻是沒有想到,幾乎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那個時候,她還只是以為自己想要逃離京都府的計劃被改變了。
現在看看……
頗為感慨。
趙嫣嘆了口氣。
不遠處各個攤販的聲音不絕於耳。
趙嫣看著一個糖人鋪子,也是想起一年前的上元節,自己和方休並排走的時候,方休就曾經給自己買了一個糖人,看上去和自己的容貌差不多。
甚是好玩,這麼想著,她開口道:“方休,你看那個糖人好看嗎?”
方休轉頭,看了一眼那個糖人,開口道:“好看。”
趙嫣盯著糖人,不說話。
方休也是不說話。
趙嫣突然跺了跺腳,沒好氣的往前走了。
方休站在後面,看著這一幕,一陣莫名其妙。
你問糖人好不好看,我也回答你了,這生什麼氣?
呵……
女人。
方休正想著上去,安撫兩句。
這個時候,不遠處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
“上好的絲綢,上好的布匹,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啊!一匹只要一文錢!”
“你想要的,這裡都有,價格優惠,價格優惠!”
趙嫣聽見這聲音,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頭看向方休,眼睛裡冒著小星星,道:“走,看看去。”
方休聽了,覺得有些無語。
都這麼有錢,還非要湊這個熱鬧做什麼?
無語過後,又是有些好奇。
這是誰家的布匹,一匹只要一文錢?
要知道,大楚的紡織業其實還沒有那麼的發達。
織布機已經得到了一定的發展,可是紡機卻還是幾百年前的那老一套。
產量就那麼多,價格一直也是居高不下。
方休還什麼都不是的時候,曾經想過要改良機器賺錢。
可是他那點工科知識,怕是連高中生都比不過,看過來紡織的機器以後,還是作罷了。
選擇寫寫書,開開酒樓,掙錢。
雖然如此,但是他對這京畿之地的布價也是有一定的瞭解的。
在這京畿之地,便是最次的布匹,一匹也不可能低於十文錢。
這一匹一文錢,無論如何應當都是賠本賺吆喝的。
也不怪趙嫣想要去湊湊熱鬧。
畢竟這麼便宜的價格,任誰聽了都不可能無動於衷,更何況是女孩。
方休嘆了口氣,雖是無奈,只能跟著湊了上去。
那布莊的前面聚集了很多的人,不用想也知道都是衝著這一文錢的布匹來的。
出乎方休意料的是站在布莊前面的不是五大三粗的漢子,反而是幾個看上去有些嬌弱的小丫鬟。
小丫鬟們一個個的手裡拿著不同的布匹,一邊用清脆的聲音喊著:“都不要擠,排隊,排隊,一文錢一匹,只要是給銀子,都會有的!”
“呀,方休,你別說,這些布匹還挺好看的,本姑娘還以為都是一些……”
趙嫣說著說著,轉頭看向方休,看到他的眼神以後,表情發生了一些變化,沒好氣的掐了他一下,“你看什麼呢!?”
“我看……”
方休剛準備說話,忙不迭的止住了,改口道:“我看那些布呢,還真挺不錯的。”
“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趙嫣罵了一句,繼續看著那些人哄搶那些一文錢的布匹。
突然,她好像看到了什麼,臉上浮現出詫異之色,開口道:“這幾塊布匹的顏色,本姑娘總覺得有些熟悉,好像在那裡看見過……”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章 西邊來的船隊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那小廝聽見這話,怔住了,顯然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麼的嚴重。
都督大人竟然已經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左飛聽了以後,也是有些詫異。
畢竟連敵人的面都還沒有見到,就做好離開的準備,未免有些太過……懦弱。
白小純卻是看了左飛一眼,淡淡的道:“海上不同其他地方,若是覆滅,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就全部白費了,因此,無論如何,儲存現有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敵人究竟有多少人,戰力如何,我等皆不知道,這個時候,隨時準備離開,才是最為妥當的辦法。
我離開以後,你留在南洋,也應當如此,無論是外敵,還是土著,若是無力抵抗,便要儲存力量,想著離開,不可硬抗。
因為只要你們還在,少爺的努力和付出就沒有白費。”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點了點頭,應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校尉已經是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禮,表情十分的嚴肅,開口道:“都督大人,您找我。”
白小純點點頭,吩咐道:“你帶著幾個弟兄,去西邊看看,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鬧得這麼大的動靜。”
“是,大人!”
那校尉表情十分的嚴肅,應了一聲。
“等下。”白小純喊住了他,繼續問道:“對了,放在那兩道聲音,可是神威的聲音?”
神機營的校尉顯然是比他們都要清楚的多的。
他的表情異常的凝重,開口道:“回大人的話,不是神威,卻與神威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是明白了。
怕是和白小純猜測的沒有什麼分別。
“去吧。”
“是,大人!”
那校尉轉身離開了。
左飛和白小純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凝重。
片刻後,白小純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釋然了,開口道:“實際上這件事情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若是對方的確不是來自大楚,那麼能夠研究出神威這等利器,定然也是物產豐饒之地,說不定順著對方,我等可以更加輕鬆的找到那黃金之地。”
左飛聽見這話,點點頭,應了一聲,心裡面卻是沒有那麼的輕鬆。
因為他知道。
對自己而言,對方的國度是黃金之地。
可是對方而言,難道又不是嗎?
也還是一樣的。
自己可以順藤摸瓜,對方也是可以。
兩個人都是各懷心事,坐在太師椅上,表情凝重。
許久都是沒有說一句話。
這段時間,外面嘭——嘭——的聲響從來都沒有停下過。
白小純的表情也是越發的凝重。
因為類似的情況,他們之前都是經歷過。
有能力出海的都不是烏合之眾,到了這裡,和南洋的土著相持不下,更證明了這一點。
從此以後,這南洋怕是要多出一個勁敵。
只是可惜……
少爺費了這麼多的銀子,費了這麼多的時間,費了這麼多的精力,到頭來自己卻是沒能在這地方站穩腳跟。
實在是……有些愧對少爺。
這麼想著,那校尉已經是回到了這裡。
端端正正的站好,拱手行了一禮,方才道:“都督大人,卑職帶著幾個人去探查過了,是有一支船隊從西邊想要上岸。
但是土著們並不同意,要繳納銀子,因為這銀子的數目,發生了衝突,便演化到了這般地步。”
白小純聽到這裡,心裡面已經大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怕是這銀子只要一兩,對方也不會同意的。
原因很簡單,當初的白小純就是用了這個理由,硬生生的從這裡強佔了一塊地。
“那支船隊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可查清楚了?”
白小純看著那校尉,開口問道。
校尉的表情有些猶豫,想了想,還是開口道:“回大人的話,具體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卑職並不知道,只是看他們上岸的位置,十之八九是從更西邊來的。
那裡,都督大人還沒有帶人探查過,應當是還有一片大陸。
除此之外,那些人的面孔都是看著奇怪,並不是咱們楚人,與草原上的人也是有不小的差別。
至於和南洋的土著們,那更是不相同了,依卑職看,更像是胡人。”
白小純聽見這話,嘆了口氣,道:“果真是那些胡人。
當年我還跟在少爺身邊的時候,便曾經見過一個胡人,那時候少爺便曾經說過。
胡人能到大楚,必定是地廣物博,實力強盛。
若是朝廷能如此繼續發展,不出百年,我大楚必定與胡人有一次碰面。
卻沒有想到,這碰面竟然來的這麼早。”
左飛和那名校尉聽見這話,臉上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他們沒有想到,少爺竟然料事如神到了這般地步。
一年前竟是預料到了一年後發生的事情。
白小純的表情非常的凝重,好似在思索著什麼,好一會,方才抬眸,看向那名校尉,開口問道:“那船隊有多少人?多少支船?比之我方,又如何?”
那校尉想了想,開口回答道:“卑職並沒有仔細看,但是大約看上去不過千人,神威的數量不超過三十,最多隻是能佔領那一塊地方,勉強堅守下來,想要更進一步,卻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卑職觀察那些船分佈的位置,卑職猜測短時間內是不會有任何的後援的。”
白小純聽見這話,心裡面鬆了一口氣。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但是他還是道:“不可輕敵,更不可放鬆,原先我等只需要警惕南洋的土著,還有附近的海寇,如今卻是又多出了一個胡人。
這段時間,多派些船隻到南洋的西邊去看一看,若是發現了什麼異常之處,一定要回來稟告。
當然,這部分的人不要用我神機營的將士,可以派些南洋的土著。
南洋的土著不同於我大楚,他們沒有所謂的四書五經,更是不懂何為仁義禮智信,不懂何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因此,多給些銀兩,多給些好處,總會有人專心做事的。
你們都是校尉,看人的事情,我就不教你們了,你們自己應當會。
就這麼些事情,去辦吧。”
那校尉聽了,拱拱手,應了一聲:“是,大人!”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章 西邊來的船隊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那小廝聽見這話,怔住了,顯然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麼的嚴重。
都督大人竟然已經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左飛聽了以後,也是有些詫異。
畢竟連敵人的面都還沒有見到,就做好離開的準備,未免有些太過……懦弱。
白小純卻是看了左飛一眼,淡淡的道:“海上不同其他地方,若是覆滅,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就全部白費了,因此,無論如何,儲存現有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敵人究竟有多少人,戰力如何,我等皆不知道,這個時候,隨時準備離開,才是最為妥當的辦法。
我離開以後,你留在南洋,也應當如此,無論是外敵,還是土著,若是無力抵抗,便要儲存力量,想著離開,不可硬抗。
因為只要你們還在,少爺的努力和付出就沒有白費。”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點了點頭,應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校尉已經是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禮,表情十分的嚴肅,開口道:“都督大人,您找我。”
白小純點點頭,吩咐道:“你帶著幾個弟兄,去西邊看看,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鬧得這麼大的動靜。”
“是,大人!”
那校尉表情十分的嚴肅,應了一聲。
“等下。”白小純喊住了他,繼續問道:“對了,放在那兩道聲音,可是神威的聲音?”
神機營的校尉顯然是比他們都要清楚的多的。
他的表情異常的凝重,開口道:“回大人的話,不是神威,卻與神威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是明白了。
怕是和白小純猜測的沒有什麼分別。
“去吧。”
“是,大人!”
那校尉轉身離開了。
左飛和白小純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凝重。
片刻後,白小純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釋然了,開口道:“實際上這件事情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若是對方的確不是來自大楚,那麼能夠研究出神威這等利器,定然也是物產豐饒之地,說不定順著對方,我等可以更加輕鬆的找到那黃金之地。”
左飛聽見這話,點點頭,應了一聲,心裡面卻是沒有那麼的輕鬆。
因為他知道。
對自己而言,對方的國度是黃金之地。
可是對方而言,難道又不是嗎?
也還是一樣的。
自己可以順藤摸瓜,對方也是可以。
兩個人都是各懷心事,坐在太師椅上,表情凝重。
許久都是沒有說一句話。
這段時間,外面嘭——嘭——的聲響從來都沒有停下過。
白小純的表情也是越發的凝重。
因為類似的情況,他們之前都是經歷過。
有能力出海的都不是烏合之眾,到了這裡,和南洋的土著相持不下,更證明了這一點。
從此以後,這南洋怕是要多出一個勁敵。
只是可惜……
少爺費了這麼多的銀子,費了這麼多的時間,費了這麼多的精力,到頭來自己卻是沒能在這地方站穩腳跟。
實在是……有些愧對少爺。
這麼想著,那校尉已經是回到了這裡。
端端正正的站好,拱手行了一禮,方才道:“都督大人,卑職帶著幾個人去探查過了,是有一支船隊從西邊想要上岸。
但是土著們並不同意,要繳納銀子,因為這銀子的數目,發生了衝突,便演化到了這般地步。”
白小純聽到這裡,心裡面已經大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怕是這銀子只要一兩,對方也不會同意的。
原因很簡單,當初的白小純就是用了這個理由,硬生生的從這裡強佔了一塊地。
“那支船隊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可查清楚了?”
白小純看著那校尉,開口問道。
校尉的表情有些猶豫,想了想,還是開口道:“回大人的話,具體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卑職並不知道,只是看他們上岸的位置,十之八九是從更西邊來的。
那裡,都督大人還沒有帶人探查過,應當是還有一片大陸。
除此之外,那些人的面孔都是看著奇怪,並不是咱們楚人,與草原上的人也是有不小的差別。
至於和南洋的土著們,那更是不相同了,依卑職看,更像是胡人。”
白小純聽見這話,嘆了口氣,道:“果真是那些胡人。
當年我還跟在少爺身邊的時候,便曾經見過一個胡人,那時候少爺便曾經說過。
胡人能到大楚,必定是地廣物博,實力強盛。
若是朝廷能如此繼續發展,不出百年,我大楚必定與胡人有一次碰面。
卻沒有想到,這碰面竟然來的這麼早。”
左飛和那名校尉聽見這話,臉上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他們沒有想到,少爺竟然料事如神到了這般地步。
一年前竟是預料到了一年後發生的事情。
白小純的表情非常的凝重,好似在思索著什麼,好一會,方才抬眸,看向那名校尉,開口問道:“那船隊有多少人?多少支船?比之我方,又如何?”
那校尉想了想,開口回答道:“卑職並沒有仔細看,但是大約看上去不過千人,神威的數量不超過三十,最多隻是能佔領那一塊地方,勉強堅守下來,想要更進一步,卻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卑職觀察那些船分佈的位置,卑職猜測短時間內是不會有任何的後援的。”
白小純聽見這話,心裡面鬆了一口氣。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但是他還是道:“不可輕敵,更不可放鬆,原先我等只需要警惕南洋的土著,還有附近的海寇,如今卻是又多出了一個胡人。
這段時間,多派些船隻到南洋的西邊去看一看,若是發現了什麼異常之處,一定要回來稟告。
當然,這部分的人不要用我神機營的將士,可以派些南洋的土著。
南洋的土著不同於我大楚,他們沒有所謂的四書五經,更是不懂何為仁義禮智信,不懂何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因此,多給些銀兩,多給些好處,總會有人專心做事的。
你們都是校尉,看人的事情,我就不教你們了,你們自己應當會。
就這麼些事情,去辦吧。”
那校尉聽了,拱拱手,應了一聲:“是,大人!”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一十章 西邊來的船隊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那小廝聽見這話,怔住了,顯然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麼的嚴重。
都督大人竟然已經做好了跑路的準備。
左飛聽了以後,也是有些詫異。
畢竟連敵人的面都還沒有見到,就做好離開的準備,未免有些太過……懦弱。
白小純卻是看了左飛一眼,淡淡的道:“海上不同其他地方,若是覆滅,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就全部白費了,因此,無論如何,儲存現有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敵人究竟有多少人,戰力如何,我等皆不知道,這個時候,隨時準備離開,才是最為妥當的辦法。
我離開以後,你留在南洋,也應當如此,無論是外敵,還是土著,若是無力抵抗,便要儲存力量,想著離開,不可硬抗。
因為只要你們還在,少爺的努力和付出就沒有白費。”
左飛聽見這話,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點了點頭,應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校尉已經是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拱手行了一禮,表情十分的嚴肅,開口道:“都督大人,您找我。”
白小純點點頭,吩咐道:“你帶著幾個弟兄,去西邊看看,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鬧得這麼大的動靜。”
“是,大人!”
那校尉表情十分的嚴肅,應了一聲。
“等下。”白小純喊住了他,繼續問道:“對了,放在那兩道聲音,可是神威的聲音?”
神機營的校尉顯然是比他們都要清楚的多的。
他的表情異常的凝重,開口道:“回大人的話,不是神威,卻與神威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話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是明白了。
怕是和白小純猜測的沒有什麼分別。
“去吧。”
“是,大人!”
那校尉轉身離開了。
左飛和白小純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凝重。
片刻後,白小純似乎想到了什麼,又釋然了,開口道:“實際上這件事情未必就是一件壞事。
若是對方的確不是來自大楚,那麼能夠研究出神威這等利器,定然也是物產豐饒之地,說不定順著對方,我等可以更加輕鬆的找到那黃金之地。”
左飛聽見這話,點點頭,應了一聲,心裡面卻是沒有那麼的輕鬆。
因為他知道。
對自己而言,對方的國度是黃金之地。
可是對方而言,難道又不是嗎?
也還是一樣的。
自己可以順藤摸瓜,對方也是可以。
兩個人都是各懷心事,坐在太師椅上,表情凝重。
許久都是沒有說一句話。
這段時間,外面嘭——嘭——的聲響從來都沒有停下過。
白小純的表情也是越發的凝重。
因為類似的情況,他們之前都是經歷過。
有能力出海的都不是烏合之眾,到了這裡,和南洋的土著相持不下,更證明了這一點。
從此以後,這南洋怕是要多出一個勁敵。
只是可惜……
少爺費了這麼多的銀子,費了這麼多的時間,費了這麼多的精力,到頭來自己卻是沒能在這地方站穩腳跟。
實在是……有些愧對少爺。
這麼想著,那校尉已經是回到了這裡。
端端正正的站好,拱手行了一禮,方才道:“都督大人,卑職帶著幾個人去探查過了,是有一支船隊從西邊想要上岸。
但是土著們並不同意,要繳納銀子,因為這銀子的數目,發生了衝突,便演化到了這般地步。”
白小純聽到這裡,心裡面已經大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怕是這銀子只要一兩,對方也不會同意的。
原因很簡單,當初的白小純就是用了這個理由,硬生生的從這裡強佔了一塊地。
“那支船隊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可查清楚了?”
白小純看著那校尉,開口問道。
校尉的表情有些猶豫,想了想,還是開口道:“回大人的話,具體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卑職並不知道,只是看他們上岸的位置,十之八九是從更西邊來的。
那裡,都督大人還沒有帶人探查過,應當是還有一片大陸。
除此之外,那些人的面孔都是看著奇怪,並不是咱們楚人,與草原上的人也是有不小的差別。
至於和南洋的土著們,那更是不相同了,依卑職看,更像是胡人。”
白小純聽見這話,嘆了口氣,道:“果真是那些胡人。
當年我還跟在少爺身邊的時候,便曾經見過一個胡人,那時候少爺便曾經說過。
胡人能到大楚,必定是地廣物博,實力強盛。
若是朝廷能如此繼續發展,不出百年,我大楚必定與胡人有一次碰面。
卻沒有想到,這碰面竟然來的這麼早。”
左飛和那名校尉聽見這話,臉上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他們沒有想到,少爺竟然料事如神到了這般地步。
一年前竟是預料到了一年後發生的事情。
白小純的表情非常的凝重,好似在思索著什麼,好一會,方才抬眸,看向那名校尉,開口問道:“那船隊有多少人?多少支船?比之我方,又如何?”
那校尉想了想,開口回答道:“卑職並沒有仔細看,但是大約看上去不過千人,神威的數量不超過三十,最多隻是能佔領那一塊地方,勉強堅守下來,想要更進一步,卻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卑職觀察那些船分佈的位置,卑職猜測短時間內是不會有任何的後援的。”
白小純聽見這話,心裡面鬆了一口氣。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但是他還是道:“不可輕敵,更不可放鬆,原先我等只需要警惕南洋的土著,還有附近的海寇,如今卻是又多出了一個胡人。
這段時間,多派些船隻到南洋的西邊去看一看,若是發現了什麼異常之處,一定要回來稟告。
當然,這部分的人不要用我神機營的將士,可以派些南洋的土著。
南洋的土著不同於我大楚,他們沒有所謂的四書五經,更是不懂何為仁義禮智信,不懂何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因此,多給些銀兩,多給些好處,總會有人專心做事的。
你們都是校尉,看人的事情,我就不教你們了,你們自己應當會。
就這麼些事情,去辦吧。”
那校尉聽了,拱拱手,應了一聲:“是,大人!”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零九章 突變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三名校尉聽見這話,臉上都是露出詫異之色。
實在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有這麼多銀子的獎賞?
而且留在南洋,一年就可以獲得一百兩,那豈不是說五年就是五百兩?
五百兩銀子便是在京都府也能好好的過日子了吧?
而且這是對普通士卒們而言,他們這些校尉一定還是其他的待遇。
幾人想到這裡,表情都是發生了一些變化,下意識的互相對視了一眼,都能從彼此的眼裡看到喜色。
白小純朝身後的左飛使了一個眼色。
左飛立刻會意,拉來了一個麻袋。
白小純繼續道:“當然,每隔三個月,你們還可以收到從家裡寄來的信,你們也可以寫信寄回家裡。
若是不會寫字,自然會派人幫你們,你們說,他們寫,從今天開始,這裡便是你們家人寄給你們的信。
不要懷疑這些信的真實度,你們想過的事情,我早就想過了,這些都是侯爺定下的規矩。”
三名校尉聽到‘侯爺’兩個字,心裡面都是安穩了許多,看向那麻袋,一個個的都是眼裡放著光。
他們是神機營,可是之前都是羽林衛,很少離開家這麼長時間,思鄉心切,這是人之常情。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離開家鄉這麼長的時間,沒有什麼比一封家書更讓人覺得欣慰了。
三名校尉看著那麻袋,都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但還是沒有忘記朝白小純行禮,恭恭敬敬的道一聲:“卑職謝過大人!”
白小純擺擺手,看上去並不在意,隨口道:“這信上面都是寫了名字,你們帶走吧,這段時間,好好的防著點,免不了這南洋的土著心有不甘,還想要找咱們的麻煩。”
“是,大人!”
三名校尉都是拱手稱是,帶著那一麻袋的信件,轉身離開了。
他們走了以後,白小純看向身旁的左飛,道:“人都走了,你找個地方坐,還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說一說。”
“是,白總管。”
左飛應了一聲,找了個椅子坐下,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
白小純見到這一幕,本想說不必如此。
可是轉念一想,自己在少爺面前似乎也是這樣。
這麼說來,這倒也算是新安候府的一個傳統了。
因此,只是笑笑,道:“這南洋的土著並不是這麼好對付的,他們的國王叫做……叫做什麼,我也給忘了,但不是一個懦弱之君。
這一次,我等是依著神威,才讓他們屈服,讓了這麼一塊地給我們。
時間一長,他們定是按耐不住的,可能不會突然翻臉,但是一些刺客,探子,斥候,還有細作,定然是不會少的,你要注意。”
左飛本身就是城防營的,類似的事情肯定是見過不少,也是瞭解不少。
因此,聽見這話,並沒有多問什麼,只是點頭。
白小純繼續道:“除此之外,若是沒有什麼事情,也儘量不要與南洋的土著發生衝突,因為我等畢竟是到這裡做生意的,卻不是來燒殺搶掠的。
最為主要的是留給你的只有一千人,這一千人少一個就是少一個,下一次再派人來得等到五年以後,你明白嗎?”
“小的明白。”左飛連連點頭。
白小純繼續道:“神機營只能由少爺委派,剩下的人,你可以多多少少的招募一些,但是隻能給他們最為基本的兵器,便是火銃都不能讓他們碰。”
“小的明白。”
“還有一點,這地方,白天要比夜晚多…….”
白小純還準備說些關於氣候、食物的閒雜瑣事。
這個時候,門外卻是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嘭——
聽上去竟有點像是神威的聲音。
白小純和左飛聽見這聲音,都是臉色一變,忙不迭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門外的小廝也是匆匆的走了進來,稟告道:“大人,西邊好像出事了!”
西邊?
白小純和左飛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是從彼此的眼裡看出詫異之色。
他們所佔的地方只是東南的小小的一塊。
相比於整個南洋,實在是微不足道。
剩下的地方都是南洋的土著。
這麼說,跟自己沒有關係?
只是……
這聲音聽上去怎麼那麼像是神威?
白小純想到這裡,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
這個時候,又是嘭的一聲巨響。
白小純繼續已經可以肯定了。
這東西就是神威!
就算不是神威,那和神威也是相差無幾。
左飛雖然不是神機營的人,但也是見過神威的人。
聽見這聲音,表情也是發生了一些變化。
第一反應是:“神機營出了叛徒?將神威的祕密洩露給了南洋的土著?”
白小純聽見這話,並沒有否認,可是也沒有肯定。
他與神機營的人朝夕相處,對這些傢伙也算是有些瞭解。
無論如何,他們都是做不出這樣的事情的。
更何況,大部分的神機營的士卒都是隻知道如何使用神威,如何製造,壓根就不知道。
如今的神機營早已經不是一年前,剛剛研究出天罰的神機營了。
如今的神機營分成了兩個部分,一個部分被稱為研究院,專門研究各種火器,另一個部分則是這些士卒,平日裡的訓練便是練習如何操縱這些火器。
因此,幾乎不可能是神機營的人洩密。
既然如此。
白小純猛地想起了少爺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選項,剩下的那一個,即便是再不可能,那也是事實!
如此說來……
“是有其他人到這南洋來了,而且他們也懂得如何製造神威!”
白小純十分篤定的道。
“什麼?”
左飛聽見這話,徹底的懵了。
這世上那裡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先不說神威這東西有多難製造。
神機營耗費了多少時間,耗費了多少銀子,耗費了多少物力,耗費了多少人力,這才研究出來。
就說自己等人前腳剛剛到這南洋沒有幾個月,後腳便是其他的人來了?
他覺得這可能很小啊。
正當他還在疑惑的事情。
白小純已經做出了決定。
他看向那小廝,開口吩咐道:“讓神機營的張校尉來見我,吩咐另外兩位校尉,讓兄弟們做好防守的準備,同時清理貨物,隨時準備離開這裡!”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 第八百零八章 是去是留,自己選擇

小說,小說推薦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左飛雖然家裡窮,又沒有什麼文化,不識幾個字,可畢竟是在方府做過一段時間的管事,還是見過世面的。
聽見白小純這話,瞬間就明白了怎麼回事,點了點頭,道:“小的明白了。”
說話間,一個小廝走了進來,端端正正的站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開口道:“都督大人,外面又來了幾個人,說是要與您談一筆生意的。”
白小純點點頭,道:“讓他們過來吧。”
“是,都督大人!”
那小廝應了一聲,轉身離開,片刻後便有幾個人到了這屋子裡面。
落座以後,各自開價。
一個出的價比一個高。
在京都府賣一文錢的東西在這裡竟然賣上了兩百文錢。
左飛看的是瞠目結舌,幾乎說不出話來。
白小純卻是一臉的風輕雲淡,顯然早已經看透了一切。
最後,各個物品都是找到了最合適的定價,或者說兩邊都比較滿意的定價。
同時,白小純看向幾個這南洋的商賈,開口道:“除了要賣這些東西,還有一些東西,我們要買。”
買?
幾個商賈面面相覷。
都是不太明白。
這楚國地廣物博,有什麼東西需要從南洋買的。
白小純朝小廝使了一個眼色。
那小廝便拿上來了一個東西。
眾人看過以後,瞬間明白了,紛紛開口道:“都督大人是要買橡膠嗎?”
顯然,白小純並不知道這個橡膠是什麼東西,但他還是一本正經的點點頭,道:“就是橡膠。”
這橡膠乃是當地土著經常用到的一種材料。
似乎是從樹上流下來的,然後加了一些東西晒幹,具體是如何製作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應了少爺的要求,他還是把這東西寫進了信裡面。
沒有想到,其他的東西,少爺都是沒有看上,反倒是十分的看重這叫做橡膠的材料。
甚至在信裡面下達了命令。
這種橡膠,有多少,新安候府便要多少。
只要是價格合適,無限量的收。
他雖然疑惑不解,卻也是照做。
即便少爺不在這裡,但是無數次的事實證明了,只要是跟著少爺走,最後的結果一定不會有錯!
白小純這麼想著,幾個商賈已經開始報價。
按照常理,應該是選擇價格最低的那一家。
但是白小純卻是並沒有這麼多,而是規定了這橡膠的品質必須達到什麼樣的要求。
幾個商賈聽了以後,又是一陣的爭論,最後才確定價格。
商談完了以後,白小純看向左飛,開口問道:“你可知道少爺要這橡膠有何用?”
左飛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少爺只是說要多買一些,卻並沒有說做什麼用。”
白小純聽了以後,也就沒有再多問。
這時,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這腳步聲讓人感覺十分的熟悉,一聽就知道是楚人。
果然,下一秒,一個小廝前來稟告道:“都督大人,三位將軍在外面候著,想要見您一面。”
白小純聽見這話,心裡面已經有了猜測這幾個人是來幹什麼的。
因此,只是擺擺手,道:“知道了,讓他們過來吧。”
“是,大人!”
行了一禮,轉身離開。
片刻後,三個看上去十分魁梧的神機營校尉走了進來。
端端正正的站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卑職等見過都督大人。”
白小純看著他們,沒有說話。
三個校尉站著,表情都是有些尷尬。
白小純道:“你們想要說什麼,直接說便是,堂堂的校尉,為何如此的扭扭捏捏。”
三個校尉聽見這話,彼此對視了一眼,咬咬牙,開口道:“都督大人,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
只是兄弟們想讓卑職們問一問,這什麼時候才能回京都府啊……”
說到這裡,頓了頓,忙不迭的補充道:“都督大人,您不要誤會,卑職等並不是想要臨陣脫逃,只是原先來這裡的時候,侯爺只是告訴我們,去清剿海寇。
如今,海寇已經是清剿的差不多了。
然後侯爺又讓我們到南洋來,這是卑職和兄弟們職責所在,沒什麼好說的。
只是這南洋實在不是人住的地方,又熱又晒,這也就罷了,吃的東西還難吃,天天吃那什麼香蕉,弟兄們都快要吃吐了。
除此之外,還有……”
說到這裡,表情有些猶豫,但咬了咬牙,還是說出來了:“還有就是,卑職們家裡也都是有老有少的,這大半年的沒有回去,難免有些想念家裡的親人。”
這都是人之常情。
白小純聽了以後,點點頭,表情十分的沉穩,淡淡的道:“你們的意思,我都聽明白了,實話告訴你們。
過一段時間,侯爺還會派人到這南洋來,大概在一千人左右,大概是一年以後,到了那個時候,你們就可以選擇究竟是回去,還是留在這裡。
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的人可以選擇跟著我繼續尋找那黃金之地。”
三個校尉聽見這話,表情都是發生了一些變化。
有人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白小純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制止他,繼續道:“你們先不要說話,先聽我說。
我知道,你們思鄉心切,思念家人,過不慣這裡的生活。
我也是,我從小到大都是在京都府長大的,到這裡自然也是不適應的。
你們所想的,我全都想過,但是,無論如何這件事情都是要有人做的。
你們若是不願意留在南洋,侯爺不會強求,還是會讓你們回到京都府。
同時給你們每個人一百兩的銀子,當作這段時間的獎賞,除此之外呢,就沒有了。
選擇留下來的人,每個人每年都會有一百兩銀子的獎賞。
這銀子,你們可以選擇自己留著,也可以選擇送回去給家人。
並且,留下來的人也不是永遠的便留下來,每五年的時間,還是要換人的。
到時候,你們便是想要留在南洋,那也不可能,還是要回京都府。
至於願意跟著我繼續去尋找那黃金之地的,每個人每個月都是五十兩銀子。
這筆銀子是按照每個月發放,而且若是中途出了什麼意外,家人還可以額外的獲得五百兩銀子!
是去是留,到時候你們自己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