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的變遷 – 462章 花園衝突(上)

小說,小說推薦
大宋的變遷
丁睿一瞧,原來是四年前認識的熟人劉從德,師父曾經說過此人不是好人,加之又搶了皇帝師兄的愛侶,丁睿早就對他厭惡之極,估摸今日耶律可之事定是他使壞。
當下也顧不得他是什麼小國舅,丁睿趕緊跑上前去喝道:“住手!住手!”
耶律可看到丁睿來了,跑到丁睿身邊,指著劉從德道:“睿哥哥,這無賴自稱是什麼小國舅,想非禮我,還誣賴我毆打什麼錢相的孫子。”
丁睿見耶律可滿臉氣憤,明媚的大眼睛裡滿是水霧,眼看著就要掉下眼淚,丁睿從袍袖裡掏出手絹給耶律可擦去淚水,轉頭對劉從德說道:“劉兄,我等昔日亦跟隨太子有過幾面之緣,其中莫非有何誤會?”
劉從德自持有太后撐腰,本就眼高於頂,而劉美、張耆諸人雖然畏懼吳夢,卻也不會在小輩面前示弱,劉從德、張德一、錢景紓等等官宦子弟一貫在京城橫行霸道,並未將臺灣府眾人放在眼裡。
今日他已然喝高,說話更加肆無忌憚,一對小眼上上下下大量一番丁睿,口不擇言道:“我道是誰,原來是臺灣府的小神童啊,這小娘子出言無狀,得罪某家,毆打錢相愛孫,對抗禁衛,形同謀逆。”說罷,鼻孔朝天,對丁睿不屑一顧。
丁睿聞言眉頭一皺,想不到劉從德竟然如此不講理,不由斥道:“劉兄,你身為朝廷官員,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小娘子,是何道理?在下也不想為難你,不過今日之事你須給在下一個交待。”
劉從德一滯,想不到丁睿居然如此硬氣,他狂笑道:“要某給你交待,你算老幾?當此處是臺灣府麼?東京城裡有啥事是俺們說了算!爾等宿宮禁衛,還不將擾亂皇宮之逆賊抓獲?”
丁睿見劉從德口出狂言,心甚惡之,他掃視四周,眼見對方有十名宿宮禁衛,加上錢景紓和劉從德,自己和耶律可萬萬不是對手,但他長期受林貴平的教導,即便是在皇宮裡,束手就擒那絕對不是他的作風。
丁睿迅疾做出選擇,附在耶律可耳邊說道:“耶律小娘子,我擋住他們,你快快去天安殿找元兒公主,請她告訴我師父來幫忙。”
耶律可瞅瞅四周,怕丁睿吃虧,扭捏著身子不願走,丁睿撿起地上的樹枝,迅捷出手,禁衛們只覺眼前一花,靠近園門的一名禁衛被掃倒在地,大聲呼疼。
丁睿將耶律可往園門一推,大聲呼喚園門口畏畏縮縮的小內侍道:“小兄弟,速帶她去天安殿找公主。”說罷手持樹枝擋住園門。
耶律可瞅了眼丁睿,知道自己在此處也幫不上忙,還不如趕緊去搬救兵,掉頭便隨著小內侍跑出小花園。
劉從德大怒,喝道:“爾等真是沒用,還不速速將賊人擒獲。”
皇城司自從由藍繼宗執掌後,基本是貫徹陳琳昔日的方略,羅崇勳作為入內侍省副都知根本指揮不動皇城司兵馬,他便想盡辦法摻沙子,從和臺灣府素無瓜葛的河北邊軍中調來一批軍士為皇城司禁衛,以此與藍繼宗對抗。
這一隊禁衛便是從河北禁軍選拔而來,對臺灣府並不熟悉,否則聽到“臺灣府”三字,哪裡還會為難丁睿。
禁衛十將手一揮,十名禁衛抽出腰刀,向丁睿逼近,丁睿卻也不懼,忽然間一聲大喝,橫握樹枝一個魚躍衝前,樹枝結結實實擊打在正前方兩名禁衛的小腿上,兩名禁衛猝不及防,一下子摔了個狗吃屎,丁睿隨即一個翻滾,避開一名禁衛下劈的腰刀,右腿探出又掃倒一個。
他站起身來挽了個槍花,俊臉緊盯劉從德吼道:“劉從德,你有本事自己放馬過來,唆使他人算什麼好漢。”
丁睿話雖是這麼說,心下可不敢大意,須知宿宮禁衛均是軍中精銳,自己瞬間擊倒三人,靠的是出其不意使出舅舅教的怪招,且樹枝長過對方的兵刃而已。
劉從德想不到丁睿如此厲害,雙腿有些顫抖,他鬼心眼一轉,忽然想到若是將事情鬧大,亦是打擊吳夢的一招好棋,於是厲聲喝道:“此小賊居然敢攻擊禁衛,爾等還不將他拿下”
三名禁衛從地上爬起,滿臉羞怒,今日居然一招未使便被十幾歲的少年人放倒在地,十將更是大吃一驚,想不到眼前儒雅的少年身手如此之快。
他手持腰刀指向丁睿道:“汝是何人,竟敢在禁中拒捕,擊傷禁衛軍士,形同謀逆,還不速速放下兵器就擒。”說罷從衣襟裡拿出口哨欲吹。
丁睿搖了搖頭,說道:“今日元日大朝會,你若是吹哨,必然驚動大殿中人,驚擾太后官家事小,讓外邦藩王看了笑話,只怕你吃罪不起。”
十將醒悟過來,吩咐身旁的軍士道:“速去請虞侯帶人前來,就不信此人能插翅飛走不成。”誰知丁睿死死守住園門,那軍士無法出門。
十將無奈,令手下的十名禁衛列出群毆陣型,分進合擊,步步朝著丁睿逼近,丁睿一時間搞了個手忙腳亂,人家不貿然進擊,穩打穩紮,丁睿雙拳難敵四手,頓時節節敗退。
十將嘴裡發出一聲怪叫,突然一步跨前,腰刀帶著一陣勁風劈頭砍來,丁睿避開刀鋒,樹枝一晃,敲擊刀側,十將刀勢一收,待樹枝掃過,忽然順著樹枝直削下來,快若閃電。
十將那聲怪叫亦是攻擊的訊號,他身側的兩名禁衛一個跳躍,朝著丁睿的左右側劈來,刀鋒呼嘯,丁睿眨眼間便深陷危境。
丁睿大驚,電光火石間他果斷丟棄樹枝,一個翻滾急速後退,三名禁衛的合擊落了個空。
丁睿靠著園門心有餘悸,呼哧呼哧的喘出陣陣白氣,想不到禁衛們的配合如此精妙,好在自己是背對園門,若是後面還有一人,方才就是不死亦會身受重傷。
十將冷笑道:“少年人,某即便不叫援兵,我等齊上你必然不是對手,且如今你手中已無兵刃,還不束手就擒?”
劉從德一步三搖走到十將身後,幸災樂禍的說道:“丁小子,知道厲害了吧,不要以為與官家有幾面之緣,便想在東京城裡吆三喝五,你這小子沒那資格。”